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怪物

时间:2012-11-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怪物



    早在四分之一世纪之前,就曾用“电脑作怪”作题材,写幻想小说。不过,那时写出来的故事,还相当轻松,因为那时人类和电脑的关系,还不是那么密切。
    在创作幻想故事的三十来的来,一直对人类越来越依赖电脑,感到隐忧。到了原振侠传奇故事中的《大犯罪者》,设想一个犯罪者,令自己的思想记忆进入电脑,直接指挥电脑的运作,这个犯罪者,立刻变成了全世界无敌的统治者──结果要依靠外星人的力量,才能将他消灭。
    在创作那个故事时,“电脑病毒”那回事,还不是很多人知道,电脑病毒是一九八五年五月才正式详尽地披露内容的。人的思想记忆侵入电脑,可以说是一种更可怕的电脑病毒。
    电脑病毒曾令电脑发生畸变,这是肯定的事,正在全世界各地发生着这种畸变。
    畸变的结果,必然是不正常,而在强弱如此悬殊的情形下,一些电脑要对付人类,有多少人可以逃得性命?
    当然,人类不会害怕──一则是怕也没用,没有它不行,二则是,人类有侥幸心,也亏得如此,不然,吓也吓死了!


    第一章 两位一体的怪异现象


    写了那么多古构怪怪的故事,也自然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古构怪怪的题目,那天,总览了一下,发现一个最现成、最普通的名字,竟然没有用过:“怪物”。
    有的时候,先定了名字,再来写故事,故事写得出了格,将就不到名字,就不免有点尴揶尬尬、勉勉强强的情形出现。如《大厦》这个故事,写的是一直上升不停止,不知升到何处去的电梯,其实应该叫作《电梯》才对。又例如《废墟》,说的是一群构怪莫名的古代遗尸的事,名字也就有点牵强。
    可是,用《怪物》来作题目,写卫斯理的传奇故事,却一定十分妥当,因为要在故事之中安排一个甚至多个怪物,实在太容易了──只要故事中一有怪物出现,这个故事题为《怪物》,就错不了,是不是?
    照例在故事之前,有点议论,也很有点和读者诸君闲话一番的味道。
    “怪物”这个名词,有一处怪的地方──明明是“物”,是没有生命的东西,可是一旦和怪字连在一怪,怪物就有了生命,凡被称为怪物的,都有生命,没有生命的,只好被称为“怪东西”。
    若问古今中外的小说之中,怪物出现最多的小说是哪一部?自然是我称之为“天下第一奇书”的《蜀山剑侠传》,原作者还珠楼主,我删改增注,前后花了四年多时间(比起曹雪芹的披阅十载,也差不多了),精简成为《紫青双剑录》,在删的过程中,对书中的怪物,一个也不敢动,因为实在太精采。那些怪物之中,有六个头九个身可以化为六个美女的、有只吃不排泄,在地底藏了几万年的──只要你想得出来的怪物,书中都有,想不出来的,更多,可称是小说中的“怪物大全”。
    又或者问:卫斯理的故事之中,最怪的怪物,而且没有写到最后,还可以大为发展的,是哪一个呢?
    答案自然是《密码》这个故事中的那个大蛹──经过X光透视,蛹中是一个人形昆虫类的生物,这个蛹,在勒曼医院中等待出世,出世之后,毫无疑问,是一大怪物,可是这个故事,讲的不是这个怪物。
    那么,是不是讲的是在苗疆,把温宝园姿匕走的那个怪物呢?那个女野人,在怪物之中,也可以算是怪得可以的!不,也不是,女野人红绫的关系太重大,要写她,真得大费周章不可,要把许许多多、提也不愿提的往事,全都挖出来──这些往事,由于实在太可怕了,有关人等,不但绝口不提,连想都不愿想。
    自然,绝口不提是可以做得到的──在那么多故事之中,真的做到了,连半句也没有提过。可是要不想,当然是十分困难,也正由于如此,所以不愿在笔下提起,反正还有别的故事可写。
    至于万一到了没有别的故事可写时,是写女野人的故事呢,还是宁愿停笔不写,也真难说得很。
    好像已不是“闲话”,而是剖白心声了,不必再多说;这个故事,写的究竟是什么怪物呢?
    自然要从头说起。
    ※       ※       ※从苗疆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知道原振侠医生打电话找过我──老蔡说:“这位原医生好构怪,久闻大名,可是行事却有点颠三倒四,他找你们两夫妻,不在,又说找温宝裕,我说也不在,他妈妈在,问他是不是要他妈妈听,这医生就把电话挂上了,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大国手。”
    老蔡发了一轮牢骚,我绝对相信老蔡的叙述,他决不是加枝添叶的人,所以我想了一想,也想不出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我只知道,这位俊俏的原振侠医生,最近情绪极坏,他找我,一定有事,所以立即找他,可是医院住所两不见,不知道他又浪迹何方了。一直到相当久之后,谈起来,才知道原振侠为什么匆匆挂电话的原因,所有在场的人,都笑的肚子痛。
    原来老蔡是扬州人,一直乡音不改,当他说到温宝裕的母亲的时候,温宝的母亲,接近一百二十公斤的温太太,真的是在我住所。可是原振侠绝想不到这一点,他听到老蔡连说了两声“他妈妈”,扬州话中,那已是俚俗粗言了。原振侠解释:“贵管家已然口出恶言,我还不挂上电话,难道要等着捱骂吗?”
    这可以说是最有趣的误会,后来我转达给老蔡,老蔡听了之后,笑着脱口而出:“他妈妈。”
    找不到原振侠,打发了温宝裕的母亲,总算松了一口气,只有一件事,令我颇为不解,我不知道何以白素要为了那女野人留在苗疆。
    我真的想不通是什么原因,而白素又在相当久之后才告诉我。使我瞠目结舌──这且不去说它。且说良辰美景,为了过中国新年,从欧洲回来,一到,知道白素不在,大失所望,又知道白素是在苗疆,又立即表示要到苗疆去,吵着要我和白素联络,派那架直升机去接她们──我离开的时候,把杜令的那架直升机留在苗疆,给白素使用。

顶一下
(3)
50%
踩一下
(3)
5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