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拼命

时间:2012-11-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拼命


    “没有顺民,不会有暴君。”
    这是名言,要是广大群众,对付暴政,都有拚命的勇气。暴政绝无法生存,人类的历史也必然不是这样。
    地球人的性格,看来是可以改变的,暴政在地球上的范围正在缩小,虽然有不少人,自己做了顺民,还努力要别人也做顺民,或努力由顺民晋身为奴才走狗,可是历史总是走向暴政的灭亡,而暴政的灭亡,是要有人肯拚命,用生命作代价的。
    太严肃了,是不是?只不过是有感而发。这个故事,实际上十分轻松有趣,只是略为借题发挥了一下而已,尤其是在故事后来出现的那个女野人,更是卫斯理故事之中,从来也未曾有过的人物,她的名字是红绫——故事中的人名,第一个字是颜色,第二个字和丝有关,从白素开始,有黄绢,有黑纱,有蓝丝,又有了红绫,算是作者的一种自娱。
    娱己娱人,写小说,乐趣无穷。
    卫斯理(倪匡)
    一九九○年一月二十一日
    第一章 十二天官
----------------------------------------

    一年四季,我最喜欢秋。风和日丽,天青云白,温度是使人体感到最舒适的摄氏二十度左右,空气的相对湿度徘徊在百分之七十上下,深深地吸一口气,都使人感到,生活在地球上,还真的不算太坏。两三个星期之前,令人生畏的烈日,这时也会变得温暖可亲。
    每当这种“天凉好个秋”的时候,我都会抽上一天的时间,驾一艘船,扬帆出海,在海上去优哉悠哉地过一天清闲的日子,也就是古人“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思。
    我所说的扬帆出海,是真正的扬帆,为了远避尘嚣而出海,怎可以再让机器的声音来打扰?所以我只采用帆船。如果白素能参加,自然最好,因为白素是驾驶帆船的能手,对于风向和风速,她简直有第六灵感,可以把一艘性能良好的帆船,发挥到淋漓尽致。
    但如果她有别的事在忙,我自然只好一个人出海,趣味当然也大打折扣了。
    今年很叫人高兴,两个人都有空,而且连续的好天气。更叫人心旷神怡,我和白素一早就出海,在海上看了日出,当连人带船,甚至整个海面,都沐浴在初升旭日的万道金光之中的时候,我感到自己和大自然,已浑为一体,自然而然,发出了一阵长啸声来。
    一日易过,到黄昏时分,我们回航,风势不急不徐,帆船在海面上速度相当快,正驶过一个海产码头,在码头上,有几个大型的海鲜供应站,自然也有不少食肆,通常,我们都会在其中一家相熟的进食,然后,再在夜色之中,驾船离去。
    在快靠近码头的时候,我和白素都半躺在船首的甲板上,白素在使用一具相当特殊的望远镜——这具望远镜不必用手拿,而像戴眼镜一样,配戴在人的眼部,当然,戴上了它之后,看起来模样有点怪,甚至有点像外星怪物,可是却十分实用,因为不必靠双手把持,就像平时看东西一样,就可以把远方的景物拉近。
    这副望远镜,是戈壁沙漠的杰作,别看它体积小,性能相当好,甚至还可以自动变焦距。这时,我就看到白素为了要看清岸上的情形,而按下了一个钮,把焦距变短。
    我在想:在这个码头上,有甚么吸引了白素的注意呢?
    就在这时,白素忽然问:“记不记得温宝裕昨天的郑重宣布?”
    我没好气:“当然记得,昨天他一本正经跑来宣布,说接下来的三天,他有重要的事,不论有甚么事,都不要去打扰他,这小子,他把自己当作是甚么重要人物了?”
    白素笑了一下:“你猜他这三天要干甚么?”
    我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谁耐烦去猜。”
    白素把望远镜摘了下来,递给了我:“你看。”
    原来温宝裕在码头上!他在码头干甚么,我倒也很想知道。所以接过了望远镜来,略找了一找。就看到了温宝裕这小子。
    看到了之后,我也不禁呆了一呆,失声道:“这小子在干甚么?”
    白素道:“你看到他在干甚么,他就在干甚么。”
    白素的回答,听来有点无头无脑,自然是由于我的问题问得十分没有来由之故。
    我自然知道温宝裕在干甚么,只是不知道他何以要去做这件事而已。
    我看到温宝裕的手中,拿着一支三角形的旗子,站在一个出售渔获的摊档之前,一手提起一只巨大的龙虾,向他身边的人,正在说着话。
    在他身边的十来个人,样子很古怪,身形都不高,肤色黧黑,眉骨很高,看来是同一种族的人,而且行动显然都听从温宝裕的指挥。
    他是在干甚么?
    在码头上,像他那样,拿一面旗子,身边聚集一些人,听他讲话的,还有几个——这码头是外地来的游客必到之地,手里拿着旗子的,是旅行团的向导。
    温宝裕郑重宣布三天之内有重大事件,原来是为了做旅行团的向导?
    这真有点不可思议,我放下了望远镜,和白素互望了一眼,白素也现出大惑不解的神色。我想了一想:“看样子,他正在带队选择海鲜,会在码头上其中一家食店进食,我们上岸找他去。”
    白素多半是想起温宝裕看到我们之后惊愕的神情,所以她笑了起来:“好。”
    我负责使船靠岸,白素一直用望远镜留意着温宝裕,直到看到他带着那一队人,进入一家食店为止。
    白素一直把她所看到的情形告诉我,也加上她自己的意见。她道:“那一队人十分怪,可能来自同一个地方,一族人,或是一家人,他们一定习惯于山上的生活——习惯山居的人,走路的姿势十分异特,和在平地上生活的人不同,很容易分辨。”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