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婚约保卫战(13)

时间:2012-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可蕊 点击:

    陈扛山连连后退着,结结巴巴地说:“谁,谁是妖怪,你才是妖怪呢!别过来,你不是看不见我吗?”

    疯子现在半点也不像看不见陈扛山,他的眼中满是杀意,一爪向陈扛山抓下去。

    正在后退的陈扛山吓得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尖叫着闭紧了眼。

    薛子云及时挥出长鞭,救了陈扛山一命。

    陈扛山口中不停地尖叫着,双手抱着头在地上蜷成一团。他可不像薛子云或者吴潜峰,被疯子打中的话,就算不死估计也得丢半条命。

    天啊,人妖殊途果然不假,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离妖怪越远越好,再也不和他们有任何关系了。

    陈扛山正在心里盘算遗言时,疯子再一次转移目标冲向了薛子云。他的神智不太清楚,脑子里只有对妖怪的憎恨和对杀的渴望,他甚至没思考眼前的对手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只是一门心思想先把离自己最近的生物杀了再说。

    薛子云手忙脚乱地应付着疯子,大叫:“快给他贴上符!”听到他的话,陈扛山才停下尖叫睁开眼,不解地看着正离他而去的疯子的背影,眼泪不挣气地流了下来。

    “快趁现在去给他贴上!”吴潜峰完全不顾别人的现状。

    “他现在能看见我了!”陈扛山大声抗议。

    吴潜峰跺着脚叫:“可他又看不见了。”

    “万一他再看见怎么办?”

    “到时候再说!”

    陈扛山和吴潜峰忙着讨论,薛子云独自在那里和疯子打斗,应付得越来越吃力,终于忍不住吆喝起来。

    陈扛山知道一旦没了薛子云挡在前面,疯子多半也不会放过自己,他可不敢去指望吴潜峰。无奈之下,他只好爬起来,先远远试探疯子是不是真看不见自己。确定他的确看不见自己后,陈扛山才四处寻找那张符,发现它在自己摔倒时被风吹走,正挂在一棵树枝上飘摇着。

    薛子云又挨一下,发出呼疼声。陈扛山来不及爬树去拿那张符,便抡起自己一直使用的木棍冲上去对着疯子疯狂乱打,他的力量虽然微不足道,但还是让疯子停下攻击东张西望起来,暂时减轻了薛子云的压力。吴潜峰一扬手,又一张符咒飞到陈扛山手中:“快,这次给他贴上!”

    陈扛山一接符咒,就发现疯子的双眼正死死盯着自己,那只利爪也蠢蠢欲动。他急忙后撤,慌乱之中手里的符咒再次被风卷走了,谁知符咒刚一离手,疯子马上又回头去追薛子云。

    陈扛山拾起符咒,疯子又转回去。经过多次尝试,陈扛山终于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愤怒地向吴潜峰喊:“我一拿你的符他就看见我!”

    “不可能!除非……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护身符。”

    “护身符?”陈扛山在身上乱摸着,最后从脖子上取出一条红绳,“是不是这个?”红绳上系着一个核桃大小的圆形物体,黑漆漆的毫不显眼。“这是大师送我的,我带了好多年了,不知是不是护身符。”

    吴潜峰远远看那个“核桃没什么特别,大声说:”这么大的东西挂脖子上你不难受啊?拿来,让我看看!“

    薛子云的惨呼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他的尾巴被踩住了,正痛得在地上翻滚扭动着。

    陈扛山顾不上多想,扬手把那个“核桃”向薛子云扔了过去。薛子云张口把它衔住,疯子立刻停止了对他的攻击,举着头四处看了一下,接着向陈扛山扑过来。

    眼看疯子已到了陈扛山面前,薛子云反应过来,一甩脖子把“核桃”扔了回去。

    陈扛山接在手中,疯子马上又改变目标,冲向吴潜峰。

    虽然薛子云又是甩头又是摆尾地示意陈扛山别管吴潜峰,可是陈扛山还是把核桃扔给了他。当疯子又去抓薛子云时,吴潜峰手拿核桃迟疑了好一会,直到疯子的爪子离薛子云只差一线时才抛了过去。然后,疯子就开始在三个少年“抛核桃”的游戏中疲于奔命。

    发现这种轻松的方式后,三个少年就站成个三角形,边抛“核桃”边聊起了天。

    “这东西的样子虽然难看,想不到还挺好用的。”

    “当然,这可是和尚大师给的护身符!陈山娃你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我都被打得半死了!”

    “我早忘了有这东西了!‘”大师给的东西你也会忘?“

    “他那么罗嗦,我会忘有什么奇怪!”“可惜这东西一旦和其它法术结合就失效了,不然这疯子就是板上的鸡鸭,要脱毛就脱毛,要红烧就红烧。”

    “能保住命就不错了,你还贪心!”

    “我这还算贪心,不想法子解决掉他,难道咱们一直在这里抛‘核桃’玩?”

    他们边扔边聊,看着疯子狼狈的样子不知不觉放松了警惕。吴潜峰抛给陈扛山时一失手,那“核桃”居然打到了疯子头上。疯子一张嘴,“咔嚓”一声把那“核桃”咬了个粉碎。三个少年顿时傻了眼。

    “嗷嗷嗷……”疯子发出了一声狂吼,“妖孽们受死吧!”他的头蓦地跳到脖子上安顿下来,龇着牙伸着手向三个少年扑来。三个少年大叫一声,狼狈地分头逃窜。

    三个人就数陈扛山跑得最慢,疯子偏偏拣软柿子来捏,在陈扛山背后步步紧逼。

    等到薛子云回过头来想帮他时,陈扛山已经被打倒在地。

    陈扛山这次连想遗言的功夫都没有,只能呆呆等着那只爪子抓到自己头上。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南无阿弥陀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