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漫漫的长夜

时间:2012-10-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多情剑客无情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漫漫的长夜


  夜雾凄迷,木叶凋零,荷塘内落满了枯叶,小路上荒草没径,昔日花红柳绿、梅香菊冷
的庭院,如今竟充满了森森鬼气。
  小桥的尽头,有三五精舍,正是冷香小筑。
  在这里住过的有武林中第一位名侠,江湖中第一位灵人,昔日此时,梅花已将吐艳,香
气醉沁人心。
  但现在,墙角结着蛛网,窗台积着灰尘,早已不复再现昔日的风流遗迹,连不老的梅树
都已枯萎。
  漫漫长夜已将尽,浓雾中忽然出现了一条人影。
  只见他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看来是那么落拓、憔翠,但他的神采看来却仍然是那么潇
洒,目光也亮得像是秋夜的寒星。
  他萧然走过小桥,看到枯萎的梅树,他不禁发出了深长的叹息,梅花本也是他昔日的良
伴,今日却和人同样憔悴。
  然后他的人忽然如燕子般飞起!
  小楼上的窗子是关着的。
  窗棂上百条裂痕,从这裂痕中望进去,就可以看到那孤零寂寞的人,正面对着孤灯,在
缝着衣服。
  她的脸色苍白,美丽的眼睛也已推动了昔日的光采。
  她全上全没有表情,看来是那么冷淡,似乎早已忘却了人间的欢乐,也已忘却了红尘的
愁苦。
  她只是坐在那里,一针针地缝关,让青春在针尖溜走。
  衣服上的破洞可以缝补,但心灵上的创伤却是谁也缝补不了的——
  坐在好对面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他长得很清秀,一双灵活的眼睛使他看来更聪明,他的脸色也那么苍白,苍白得使人忘
了他还是个孩子。
  他正垂着头,在一笔笔地练字。
  他年纪虽小,却已学会了忍耐寂寞。
  那落拓的人幽灵般伏在窗外,静静地瞧着他们。
  他眼有已现出了泪痕。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孩子忽然停下了笔,抬起了头,望着桌上闪动的火焰,痴痴地出了
神。
  那妇人也停下针线,看到了她的孩子,她目中就流露出说不尽的温柔,轻轻道:小云,
你在想什么?
  孩子咬着嘴唇,道:我正在想,爹爹不知在到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妇人的手一阵颤抖,针尖扎在她自己的手指上,但却似乎一未感觉到痛苦,她的痛苦在
心里。那孩子道:妈,爹爹为什么突然走了呢?到现在已两年了,连音讯都没有。
  妇人沉默了很久,才轻轻叹了口气道:他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
  那孩子突然露出了一种说不出的狡黠之色,道:但我却知道他是为什么走的。
  妇人轻轻道:你小小的孩子,知道什么?
  那孩子道:我当然知道,爹爹是为了怕李寻欢回来找他报仇才走的,他只要一听到李寻
欢这名字,脸色就立刻改变了。
  妇人想说话,到后来所有的话都变做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她也知道孩子懂得很多,也许太多了。
  那孩子又道:但李寻欢却始终没有来,他为什么不来看看妈呢?
  妇人的身子似又起一阵颤抖,大声道:他为什么要来看我?
  小孩笑道:我知道他一直是妈的好朋友,不是吗?
  妇人的脸色更苍白,忽然板着脸道:天已快亮了,还不去睡?
  孩子眨了眨眼睛,道:我不睡,是为了陪妈的,因妈这两年来晚上总是睡不着,连孩儿
我看了心里都难受得很。
  妇人缓缓地阖起眼睛,一连串眼泪流下面颊。
  那孩子站起来笑道:但我也该去睡了,明天就是妈的生日,我得早些起来——
  他笑着走过,在那妇人的面颊上亲了亲,道:妈也该睡了,明天见。
  他笑着走了出去,一到门外,笑容就立刻瞧不见了,目中露出一种怨毒之色,道:李寻
欢,别人都怕你,我不怕你,总有一天,我要你死在我手上的。
  妇人目送着孩子走出门,目中充满了痛苦,也充满了怜惜,这实在是个聪明的孩子。
  她只有这么一个孩子。
  这孩子是她的命,他就真做了什么令她伤心的事,真说了什么令她伤心的话,她都还是
同样地疼爱他。
  母亲对孩子的爱,是永无止境,永无条件的。
  她又坐了下来,将灯火挑得更亮了些。
  每天夜色降临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会生出一种说不出的畏惧。
  就在这时,她听到窗外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咳嗽声。
  她脸色立刻变了。
  她整个人似乎已若然僵木,呆呆地坐在那里,痴痴地望着那窗子,目中似乎带着些欣喜
,又似乎带着些恐惧——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窗口,用一只正在颤抖的手,慢慢地推开
窗户,颤声道:什么人?
  四下哪有什么人影。
  那妇人目光芒然四下搜索着,凄然:我知道你来了,你既然来了,为可不出来和我相见
呢?
  没有人声,也没有回应。
  那妇人长长叹了口气,黯然;你不愿和我相见,我也不怪你,我们的确对不起你,对不
起你——
  她声音越来越轻,又呆呆的立了良久,才缓缓关起窗子。
  大地似已完全被黑暗所吞没。
  黎明前的一段时候,永远是最黑暗的。
  但黑暗毕竟也有过去的时候,东方终于现出了一丝曙光。小楼前的梧桐树后,渐渐现出
了一条人影。
  他就这亲戚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也不知已站了多久,他的头发、衣服,几乎都已被露
水湿透。
  他目光始终痴望着那小楼上的窗户,仿佛从未移动过,他看来是那么苍老、疲倦、憔悴
——
  他正是昨夜那宛如幽灵般白雾中出现的人,也正是那在孙驼子小店终日沉醉不醒的酒鬼

  他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心里却在呼唤:
  诗音,诗音,你并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
  我虽不能见你的面,可是这两年来,我日日夜夜都在你附近,保护着你,你可知道吗?
  一线骄阳划破了晨雾,天色更亮了。
  这人以手掩着嘴,勉强忍住咳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