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鬼混

时间:2012-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鬼混



   序


    很多喜欢看卫斯理故事的朋友都说:你的每一个故事之中,都有一定的想表现的主题。
    答:是,多少有一点,虽然说一直在说:文可以不载道,但有载道的机会,不妨也载上多少,总以不妨碍小说的好看程度为准则。
    会看的,看得出门道来,不会看的,只看热闹可也。
    那么,《鬼混》这个故事的主题是什么呢,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讲述离奇的降头术的故事,紧张热闹,十分有趣,只是一个“纯故事”,并无主题。
    可是,真是大有主题,而且一早就刻意安排,整个故事的中心思想是:被实用科学认为绝无可能的一些异象,千真万确地存在着。中国异人张宝胜的种种异能,无一不把现代人类实用科学践踏于脚底,俯直可以宣布现代实用科学的死亡!
    这是地球人在所谓科学观念上的大冲击,所以借行之已久,但被科学认为荒诞的降头术,来发挥这一点。
    还是囿于实用科学的观点,在写到史奈大师出现之际,不敢写他穿门而过,而张宝胜就有这异能。
    幻想小说的内容,竟不及事实,算不算一大讽刺呢?
    第一章 重要人物被凶杀
----------------------------------------

    这一件怪事,有两个人亲身经历。
    可是,两个人所说的,却又绝不相同。
    这就令得怪事变得怪上加怪。
    不是想把事情拖慢来说,而是事实上,若不是从头说起,反倒不容易明白,只有愈看愈心急,倒不如从一开始说起,比较容易明白。
    首先,从温宝裕离开说起。
    不管温宝裕多么不满意,他还是陪着他的母亲,去了旅行。在临走之前,他一面愁眉苦脸,─面又兴高采烈,到处找人介绍目的地的熟人给他。其中包括要原振侠医生介绍史奈大降头师,要我介绍被我誊为东南亚第一奇人的青龙,等等。
    虽然人人告诉他,他想见的那些人,都行踪不定,而且,不见得很喜欢见外人,而且,也提醒他,他和他母亲在一起,那些人,个个身分古怪,和许多诡异神秘的事联在一起,任何一个,被本来就性格大惊小怪、夸张臭名的温太太知道了他们的来历,只伯早超过了肥胖标准的温太太会受不了这种刺激。
    可是温宝裕一意孤行,他大声抗议:“虽然说陪母亲去旅行,是做儿子的责任,但做儿子的至少也应该有权找一点快乐,不然,做儿子的在整个旅程之中都闷闷不乐,母亲怎会高兴?”
    大家都很喜欢温宝裕,听他讲得那么可怜,自然也只好尽量满足他的要求。乎日一直和他在斗嘴的良辰美景,甚至在听他说得可怜时,提出来:“如果需要,我们可以跟了去保护你。”
    她们的提议,令得温宝裕长叹一声:“不必了吧,一个女人已经够麻烦了。”
    良辰美景本待大怒,可是温宝裕愁眉苦脸的神情,又十分令人同情,所以她们也就只好鼓了气不出声。
    温宝裕一定,连带我的屋子,也静了下来,不然,他几乎每天都来大放厥词一番,也够吵耳的。
    第四天,我和白素在闲谈,白素忽然笑了起来:“温家母子不知相处得怎样?”
    我笑道:“放心,小宝其实很有分寸,不会做太过分的事,他想见的那些人,我看一个也不会见到,等他回来之后,多半可以听到他说他母亲见到了人妖就昏过去的故事,真要是见到了降头师、那会是悲剧了。”
    白素忽然摇了摇头:“真可惜,温太太实在是一个美人,不过真的太胖了。”
    (我们在这样说的时候,绝想不到,若不是温太太的体重,这宗怪事可能不是那样发生的。)
    (我们全无目的地闲谈,却又和远在千里之外发生的事有联系,说宇宙万事万物,都有看不见摸不着的联系,看来真有点道理。)
    我想到最近一次见到这位温家三少奶的情形,也不禁摇头:“早几年,如果她肯下决心,还有得救,现在,看来她有决心争取成为中国最胖的女人了。”
    正说着,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白素先拿起电话来听,一听之下,神情就古怪之极,我立时坐直身子──看到白素这种神情,我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了。白素已把电话递给我,同时要压低了声音:“某地警察局打来的。”
    我已吓了一跳,我们正在谈论温家母子,他们正在某地,某地的警局就来了电话,这说明了什么?
    我接过电话,就听到了一个相当急促的声音:“卫斯理先生?我是陈耳,曾经见过你,青龙介绍过我。”
    我迅速转着念,立刻想起了这个人来──和这个人的相识过程,是另外一个故事,和这个故事全然无关,反正不必提起。陈耳是一个高级警官,在该地的警界的地位相当高,曾有一个时期,是该国皇室要人的卫队的负责人。
    他高大,黝黑,漂亮,在枪法和武技上,都有过人的造诣,而且精明灵活,是最值得相识结交的一类人,我只见过他一次,就对他印象十分深刻。
    所以我忙道:“陈警官,有什么事?”
    陈耳立即道:“有一个育年人,叫温宝裕,他说是你的朋友?”
    我在接过电话的同时,按下了一个掣钮,所以白家也可以听到陈耳的声音。一听到陈耳那么说,我和白素互望一眼,神情苦涩,心中所想到的是:糟糕,小宝闯祸了。
    在那个国家那种地方,有许多风俗上的禁忌,在别的地方,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在那里,就可能是弥天大祸,所以我和白京都十分焦急。

顶一下
(14)
82.4%
踩一下
(3)
17.6%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