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家务事

时间:2012-08-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这样的事在这个世界上,或许是非常普遍的,我对於妹妹的未婚夫始终未曾有过好感,而且,我甚至觉得妹妹竟然会决心和这样的男人结婚,实在令人感到怀疑。说得坦白一点,我觉得很失望。或许这样的想法是我偏狭的性格所造成的。

至少妹妹是这样认为。然我们表面上都不以此为话题,但是,我对她的未婚夫不太满意这一点,妹妹也非常了解,对於我这样的想法,妹妹也觉得非常不高兴。

「你对事情的看法眼光太狭窄了」

妹妹对我说。

当时我们正在谈论义大利面,她所说的应该是指我对义大利面的看法眼光太狭窄吧!

但是,妹妹当然不会只针对义大利面的问题,在义大利面之前还有她的未婚夫,所以,事实上妹妹所指的应该是未婚夫的问题。这种情形就是所谓的借题发挥。

事情的开端是缘於妹妹邀我一起在星期天的中午吃义大利面,因为我也有点儿想要吃义大利面,於是就随口说:「好吧!」

於是我们就走进车站前一家新开的义大利面馆,我点了茄香洋葱义大利面,妹妹点了传统的义大利肉酱面。

面送上来之前,我一直喝着啤酒,到此为止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这是五月里的一个星期天,天气非常晴朗。

问题出在送来的义大利面的味道,面表面看起来是煮熟了,其实心还是硬的,奶油好像是用煮狗食的劣等货冒充,我勉强吃下了半盘就放弃了。

妹妹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说一句话,依旧慢慢地将自己盘中的面吃完。这时候我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一边喝下第二罐的啤酒。

「喂!怎麽剩这麽多就吃不完了,多可惜啊!」

妹妹将她盘子里的面吃完了之後说。

「太难吃了!」我回答。

「都吃下去一大半,应该不算太难吃吧,只要稍微忍耐一下,一定可以吃完的!」

「想吃的时候吃,不想吃的时候就不吃,这是我的胃,不是你的胃!」

「这家店才刚开张不久,厨房可能还不熟练,你就稍微宽容一下,不行吗?」

妹妹看着送上来口味清淡的附餐咖啡说。

「虽然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不好吃的食物就应该将它留下来,这也是一种常识。」

我向她说明。

「你是什麽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伟大的呢?」妹妹说。

「你听了不舒服是吗?」我说「口气这麽不好,是不是生理期?」

「讨厌啦!请你不要再说些奇怪的话了!你以前不说这些的。」

「有什麽关系,我对你第一次的月事什麽时候来也都非常清楚。我记得你的第一次来得很晚,妈妈还陪你一起去看医生呢?」

「你闭嘴不说话也没有人当你是哑巴!」她说。

我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所以只好听她的话闭上嘴巴。

「大概是你对事情的看法都太偏激了!」

她一边在咖啡里水加入了一些奶精,一边说。

一定是这杯咖啡太难喝了。

「不论什麽事情你只是将缺点找出来,大肆批判,好的地方你这看都不看。只要与你的标准不合,你一概不加以理会,这种情形以旁人的眼光来看就是神经病!」

「这是我自己的人生,与你无关!」我说。

「可是你出口伤人,故意找人麻烦!你这个只会手淫的家伙!」

「手淫!」我大吃一惊地说。「你到底在说些什麽?」

「你在念高中的时候经常喜欢手淫,每次都把内裤都脏了,你应该也很清楚,那些东西洗起来是很累人的,可是你却一做再做,你不是故意给人添麻烦吗?」

「我以後会小心一点!」我说「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我有我自己的人生,有我喜欢的东西,有我讨厌的东西,这是这我自己都无法改变的啊!」

「但是,你不可以伤人!」妹妹说。

「为什麽你不稍微努力一下呢?为什麽你不往好的地方去看呢?为什麽你不愿意多忍耐一点呢?为什麽你一直都没有成长呢?」

「我是正在成长!」

我觉得自己已经被伤害了。

「我也要求自己要多忍耐、多往好的方面看,只是我的观点和你不一样罢了!」

「你这种情形只有傲慢两个字足以形容,所以你到了二十七岁仍然找不合适的对象!」

「我有女朋友啊!」

「那些人只不过是睡睡觉罢了!」妹妹说。「不是吗?每年更换一个睡觉的对象, 这样才感到快乐吗?没有快理想、没有爱情,也不用相互体谅,这到底有 什麽意义呢?和手淫没有两样吧?」

「我哪有一年换一个?」

我毫无力气地说。

「意思是完全相同的!」妹妹说。

「你能不能稍微认真思考一下,过着认真一点的生活,稍微像个大人的模样?」

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从此之後,不管我说什麽,她都不愿意再回答。

为什麽她会对我产生如此偏激的想法呢?我也不大清楚。大约在一年前,还和我一起生活得非常愉快, 而且从来不会反驳过我的想法。她会开始批评我 ,是在她认识了她的未婚夫之後。

这种事情是非常不公平的,我和她已经相处了二十叁年,虽然每一件事情我们都是率直地商量,但是说起来仍是一对感情相当不错的兄妹,几乎从来不曾吵过架。她知道我手淫的事情, 我也知道她初潮的事情; 她知道我第一次买保险套的事情(在我十七岁的时候) ,我也知道她第一次买 有蕾丝的内裤时的事情(在她十九岁的时候)。

我和她的朋友约过会(当然没有上床睡觉),她也和我的朋友约过会(我想应该也应该没有上床睡过觉),总之我们是在一个非常相同的环境下长大的。这样友好的关系,在一年前开始变质,一想到这件事我就越来越生气。

妹妹说要到车站前的百货公司看鞋,我只好一个人回到公寓里。然後打电话给女朋友,可是她不在家,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从不在星期天下午两点钟突然打电话给她,约她出来见面。

我放下电话筒,翻动记事本,找到了另外一个女孩子的电话,这是一个知道哪里有狄斯可舞厅的女大学生,她在家里。

「出来喝点东西吧!」我邀她。

「才下午两点钟!」

她不耐烦地说。

「时间不是问题!出来喝点柬西,很快就天黑了。」我说。「我知道一个以看夕阳闻名的酒吧,下午叁点过後再去的话,就没找不到好位子了。」

「你这个人真是讨厌!」她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