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密码

时间:2012-08-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密码



   前言 关于密码


    密码,顾名思义,可以解释为秘密号码,但实际上,内容却远比这种简单的、只照字面来解释复杂得多。
    首先,密码可以作秘密通讯之用,用作秘密通讯用的密码,千变万化,可以由心创造,不知有多少种。但密码不论如何变化,有一个根本原则是不变的,那就是,使用密码的,至少要有两个人或以上,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那种密码,就只能维持个人的秘密,而无法作通讯之用。
    密码要是用在通讯上,花样实在太多,也难以—一列举了,用在个人秘密的保守上, 花样也同样多, 用数字组成的密码,要来开启特制的号码锁,那是最普通常见的一种。
    任何人,一生之中,几乎都接触过一组或几组密码,日常生活上,也缺少不了密码。可是有没有人想到过,各种巫术、法术中使用的咒语,也属于密码的一种?
    咒语,是发动巫法术力量的密码,是开启巫术和法术神秘之门的密码。
    又有没有人想到过,各种动听的、悦耳的不朽的音乐作品,其实也是密码的组合,某些人有特殊的能力,把音符通过排列组合,形成了他个人的独特的一组密码,再通过乐器演奏出来,就成了美妙动人,千古流传的音乐。
    由此申引开去,所有伟大的传世的文学作品,种种曲折离奇引人人胜的故事,也可以是文字以密码方式的组合,一万几千个文字放在那里,人人可以自由选用,不受任何干涉和限制,为什么有的人选用了他的组合就叫人看了感动得放不下手,有的选用了就叫人根本无法看得下去?当然是组合的密码在起作用!
    讲一个有关密码的“笑话”——如果你笑得出来的话。由于密码可以通过各种形式来传递消息,在一个先认定了所有国民都是特务分子的地方,军队进城,第一次接触到电灯,不知道日光灯在开着的时候,是会先闪动几下的,尤其在天气较冷的时候。
    于是,有一个警觉性特别高的好军官,在接连三天,看到对面窗口,每到天黑,都有不规则的光亮闪动时,毫无疑问就认定了那是窗口之后,有潜伏的特务在利用灯光作密码的通讯。
    结果,窗口后面的一个青年人,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判了二十年徒刑。
    不好笑,是不是?日光灯开启时的闪动,不是密码,但是也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其实,又焉知那不是一种独特的、代表了噩运的密码呢?有一个密码,控制了一切地球生物生命的发生和生长的过程,生命的形态和繁殖的的方法,低等生物的繁衍生长,包括最原始简单的抱子植物在内,高等生物到人,生命历程中的性格、外型,也全然都受着密码的控制,完全按照密码所规定的、所排列的、所组合的运行,没有任何例外。
    什么密码,有那么厉害,控制了一切生命?
    答案是,遗传密码。
    遗传因子中的密码程式,决定了千千万万种生命的不同的存在。生长和生活的形式,一直没有人解得开,弄得懂许多决定许多种生物不同形态、不同生活方式的遗传密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有人忽然弄通了,知道了这种密码的秘密,会产生什么样的局面呢?
    也没有人知道,就像没有人知道遗传密码的奥秘一样,那是天地之间最大的奥秘。
    关于密码,说到这里也该打住了,再说下去,故事也不成立了,而“密码”,毕竟只是一个故事的题目,并非讨论密码的专论。
    故事,照例,我,是主要人物。所以,很多情形之下,我,先出场。
    第一章 遇见了一位怪医生,提出了一个怪问题
----------------------------------------

    (多么老套的章目)
    ※       ※       ※我在看信,信是由一个相当古怪的朋友写来的——我自己人很正常,可是怪朋友之多,可以说天下第一。才和一个怪人胡明分手不久,又接到了齐白的信,大家还记得齐白吗?他就是那个盗墓专家。
    自从上次和齐白分手之后,他照例音讯全无,不过他这个人,有一个好处,隔上一年半载,只要他忽然想起你来,不论他在天涯海角,总会和你通一下音讯。
    我现在在看的这封信,发自泰国北部的城市清迈,那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城市,神秘而且动人。齐白的信文十分简单,大意是:年来仍以掘墓为业,异有所获,乏善足陈,阁下若有可盗之墓,千万勿秘而自享。
    这家伙,自己盗墓成癖,仿佛全世界人都和他一样,会喜欢盗墓。
    我看着信,想起了陈长青那屋子的地窖,那放置了那么多灵枢之处,不知算不算是一座大墓?幸亏齐白不知道,要是他知道的话,那自然非得把所有的灵枢全都弄开来看创不可了。
    我又想到,李规范他们,也算是神通广大了,虽然说钱多好办事,但是那么多具灵枢,一下子就运走,运到什么地方去了?
    在什么地方入士为安了,我曾打听了一下,却一点消息也打听不出来,好像根本就没有这件事发生过一样。
    他们那一伙人,过惯了隐秘的生活,行事作风,未免有点鬼气森森,温宝裕把良辰美景当成了“红衣女鬼”,倒也不是偶然的事。
    推测,那些棺木,多半是运回他们各自上代的家乡去了,只怕也正因为事情发生在不为人往意的闭塞地区,所以才不为人知的。
    我挪开了齐白的信,在信纸一扬之间,恰好迎向灯的灯光,在一刹那间,令得白纸在灯光的透视下,变成了半透明。
    这本来是十分普通的一种现象,可是就在那一闪之间,我却看到,洁白的信纸之中,有着一些暗影。

顶一下
(9)
81.8%
踩一下
(2)
18.2%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