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废墟(卫斯理系列)

时间:2012-08-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废墟



   序

    废墟,是一个使人相当伤感的名词,可以有很多的联想。一个地方,一处所在,原来就是荒芜的,那不叫废墟,一定要曾经辉煌过,曾经繁华过,曾经闪耀过,曾经美好过,而由于种种可测或不可测的原因,辉煌不再,繁华消失,闪耀逝去,美好隐没,这个所在,才能被称为废墟。
    有万千种原因可以使废墟形成,但大抵可以分成两种力量,一种是自然的,一种是人为的。
    自然的力量之中,包括了各种自然灾难,风雷水电地震气候变化时间迁移,等档档档。有一说,说是地球上早已有高度文明,但冰河时期一来临,一切也就烟消云散,整个地球,都成了废墟。
    就算没有任何急遽袭到的破坏力量,时间的侵蚀也是废墟形成的主因,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可以维持原来的样子,十万年百万年千万年呢?
    人为的力量种类更多,兵燹变形成无数废墟,大量人聚居的地方,忽然大家都离去了,也形成废墟,耸立在罗马只剩下一半的大建筑废墟还在挣扎着,在数以吨计的炸药下,几十层高楼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就成为废墟。中国历史上有“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的阿房宫毁于一把大火,近代战争史中有广岛长崎在原子弹爆炸之后成了瓦砾堆。
    废墟是数不尽的,但不论是甚么样的废墟,大或小,可以载入史籍或只是一个无人注意的边缘小村,所有的废墟都会给人以一种苍苍茫茫,恍恍惚惚的感觉:过去的一切都到哪里去了呢?
    过去的一切,自然都不存在了!可是又确确实实曾经存在过。于是,每一个废墟,都有着它自己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不同,就像是每一个人的生命历程都不相同一样。
    用《废墟》这样的题目,可以写出上千个上万个故事来,但自然,这里写的,只是一个故事。
    第一章 一幢稀奇古怪的屋子
----------------------------------------

    我曾不止一次地提及陈长青的那间屋子。在我已记述出来的故事之中,他的那间屋子,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在“黑灵魂”中,在“追龙”中,都有他那幢房屋的出现。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好好描述过它,只是称它为一幢极大的房屋,而且,又一再提及这屋子中,稀奇古怪的东西之多,真是数也数不完。
    陈长青,照温宝裕的说法是:上山学道去了,了无牵挂,一个立志要去勘破生死奥秘的人,自然不会再将一间房屋放在心上,所以他把屋子交给温宝裕全权处理。温宝裕把他的时间,尽可能放在那幢房屋之中。
    温宝裕的母亲开始时十分反对,后来,温宝裕找到了他的舅舅做说客,总算说服了他的母亲。
    所以温宝裕在和我见面的时候,话题也大都不离陈长青的屋子和屋子中的新发现,以及征求我处理的意见。早些时,他在一间房间之中,发现了上万种不同的昆虫标本,尖叫着奔进来叫我去看,我抽空去看了一下,真是叹为观止,数量品种之多,只怕超过了世上任何博物馆,那是陈长青在中学时期搜集回来的(有钱好办事)。我和小宝就公议了,将所有的昆虫标本连同资料,一起送给了当地的自然博物馆,整理后展出时,加上了“捐赠人陈长青”的名字。
    那个博物馆负责这一部分的,是一个年轻的生物学家,博物馆方面得到这批捐赠,他个人并没有甚么好处,反倒要连夜工作超过一个月。可是他却是一个真正的“昆虫迷”,而且知识极丰富,再古怪的虫,他也可以顺口叫出名字来。
    当我和小宝带他去看陈长青的收藏之际,他简直如痴如狂,手舞足蹈,一面看,一面不住地叫着:“啊,西藏青蝶,天,世界上只有二十只标本。”“啊,从虫卵到成虫的蜉蝣科标本,竟超过了十五种。唉唉,这种昆虫的成虫生命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可是要变成成虫,有的要脱皮二十次以上,最长要经过七、八年时间,真不知这样的生命有甚么意义,可是它们的历史,可以上溯到第三纪——几千万年之前。”
    他不断叫着“啊啊”,后来声音有点哑了,但还是在叫着,不过听起来有点像唉声叹气,神情兴奋得简直无法控制自己。
    我虽然一见就十分喜欢这位才从大学生物系毕业出来的年轻人,可是绝对无法陪他在一只看来令人恶心的不知名昆虫前念爱情诗,所以只和他在一起没有多久,就把他交给了温宝裕。
    温宝裕也立即喜欢了胡说——那正是这个年轻生物学家的名字:胡说。
    当我们第一次见面,他把名片递给我,我和温宝裕两个人,一看到这个名字,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用一支铅笔,轻乔敲着桌子:“这是每个人见到了我名字之后的正常反应,不足为奇。”
    我止住了笑:“对不起。”
    温宝裕仍在笑:“姓胡名说,字,一定是八道了。”
    胡说瞪了温宝裕一眼:“不,我字‘习之’。”
    温宝裕愣了一愣,我向他望过去:“小宝,这是在考你的中文程度了,胡先生的名字,应该怎样念?”
    温宝裕笑得有点贼忒嘻嘻:“‘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胡先生的名字是胡说。”
    温宝裕把“说”字念成了“悦”字,那当然是对了,“说”和“悦”两个字是可以通用的。他又笑了一下:“为甚么不干脆叫胡悦呢?逢人就要解释一番,多麻烦。”
    胡说也笑了起来:“那是我祖父的意思。”
    温宝裕一点也不管是不是和人家初次见面:“‘说’字和‘脱”字也相通。小心人家叫你胡脱。“

顶一下
(6)
75%
踩一下
(2)
2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