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金故事(31)

时间:2012-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她笑了起来,笑容佻皮又充满着欢乐:“就算你把我杀了,我的鬼魂也将跟着你。”然后,她不经意地咬了咬下唇,语意也变得更加坚决:“告诉你吧,这一辈子,你别想能躲开我。”
    她的话虽然是软言俏语,可是听起来却又那样斩钉截铁,没有丝毫可以转圜的余地。
    他也笑了起来,笑意使他看来十足是一个小孩子:“你才想哩,小淫妇。”
    她的两道细眉倏然扬起:“我手里没有刀,不然,也照样砍你。”
    他笑得更欢:“好啊,把我砍成两半,我照样阴魂不散缠着你。”
    她的声音变得十分低微,喃喃地:“缠着我,缠着我,我要你缠着我。”
    他伸开有力的手臂,抱紧了她。当他抱着她的时候,利刃自他的手中落下来,刀尖插进了江边的大地之中,刀身在神秘幽暗之中轻轻晃动,闪着微光,在这样的境地之中,连这可怕的杀人利器,也给人以一种出奇的温柔之感。
    他们相拥了很久,在江水的奔流声中,他们两人的气息听来如此和谐宁静。在同一时候,普天之下,不知有多少男女在相拥,他们也只不过是女人和男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如果硬要找出什么特别之处来,那或许是女的在历尽沧桑之后,至少暂时有了平静的感觉,而男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可是在他生命中的惊涛骇浪,却在等着他去闯。
    是不是闯得过去,根本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因为他必须去闯,没有任何退缩回避、犹豫推却的余地。也许正由于这一点,所以他对这时的宁静,更全心全意地投入,完全融入其中。
    第十六章 密谋的实行
----------------------------------------

    一行人在江边疾行,江边根本没有路,全是嶙峋崎岖的怪石,有的石块拔地而起,足有两三个人那样高,横亘在前,阻住去路,以一种天兵天将也无法将之挪动的气势耸立着,于是,要向前去的人,就只好攀过它,才继续前进。
    一队是九个人。
    在前面开路的是三个精壮的汉子,深秋的天气虽然已经很凉,他们还是敞开了皮袄的襟,现出衬在下面的结实的胸膛来。他们的袖上,扣着短刀,腰际,系着长刀。
    在他们的身后,是一个一脸精悍之色,身形相当矮小的老者,头上的帽子略向后,现出光秃的前额。这老者大约六十以上,可是步履依然极其矫捷,他身形十分小,全身上下看来没有一点累赘。在他的靴帮子上,插着一柄匕首,匕首的刀身看不见,柄露在外面,在白铜的刀柄上,盘着一条金光灿然,一看就知道是足金打就,再精上镶嵌上去的五爪金龙。
    那柄匕首象征着权力和地位,那是龙头才能拥有的荣耀,有了它,就等于有了主宰几万人生死的权力。
    权力本来是无形的,人类社会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产生了权力这种无形的、但却又无所不能的力量。在最初,只怕是纯气力的角遂,到后来,逐渐加上了运气、智慧、计谋和策略、到再后来,就建立了一整套的规则和法典。
    于是,权力的拥有者就不再依靠原始的力量,即使他弱不禁风,也可以通过一切权力的运作,而驱使在他的权力统御范围之内的人去做任何事。
    于是,人类的社会结构就形成了,在形成的过程中又越来越成熟。
    于是,权力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也成为人类心向往之,拼命去追求的目的。同时,也发明了一连串象征权力的器物,像帝皇手中的权杖和印玺,像龙头靴帮上镶有金龙的匕首。
    在那老首身后,又是同样的三个精壮汉子,六个人前后保护着那个老着。尽管江边的地形使他们无法保持固有的队形,但不论江边石块的布排如何不规则,他们六个人都能巧妙地把老者拱围在中心。
    这是他们的职责,他们是龙头的近身保镳,要是龙头有了什么不测,他们也绝无颜面再苟活于世。
    龙头的腰际,在深紫色缎子面,上好的紫羔里子的皮袄,随着他急速地走动而掀起时,可以看到一枝乌黑漆亮的枪,枪柄上同样是深紫色的穗子,飘动着,看来十分轻柔。
    但是看到这柄枪的人,自然都知道这种枪的威力。
    这种枪械,是当时人类致力于杀人武器的发明和制造过程中的杰作,是轻型杀人武器中最有效的一种,它首先由德国人制造出来,迅即流传世界各地。
    它有着特殊的性能──可以扳一下枪机,只射出一颗子弹,也可以推动一个掣钮,使扳动一下枪械之后,把膛内的一梭二十发子弹,在极短的时间中,一下子发射出来。所以,它的名字,叫作“快慢机”。
    它通常又有一个木制的枪盒,可以把枪柄部份接驳到枪盒上,利用枪盒靠在肩下,使得更能射中射击的目标,所以,它又有一个名称,叫“驳壳枪”。
    枪法好,而惯于将之随身携带之人,大多数嫌那个木盒太重而不够灵活,所以将之弃而不用,他们又给了这种枪一个十分威武的名字:“盒子炮”。
    龙头腰际所挂的,就是一枝真正德国造的盒子炮。几乎同样的盒子炮,在子字堂堂主的腰际,也有着一枝。子字堂堂主跟在后面,而走在最后的,就是那个有着一副娃娃脸的“金字来”(假定他就是传奇人物张拾来)。
    张拾来一样在赶着路,他有点神思不属,不时,会在口角无缘无故泛起一个笑容,又不时,会在眉心之间深深地打着结。
    天色相当灰暗阴沉,看不出是上午还是下午,在阴暗的天色之下,翻腾着的江水溅起的水花,看来有一种异样的洁白。
    九个人中没有人出声,只有子字堂堂主不时向张拾来投以一个眼色,张拾来虽然心神不属,可是也总能及时表示知道,同时回以眼色,表示自己并没有忘了在适当的时候,发动密谋要进行的事。
    由于知道会有事发生,所以气氛相当紧张,而且镜头的角度也变化多端,一下子在前面,一下子在后面,一下子又在侧边,变换快速。

顶一下
(22)
73.3%
踩一下
(8)
26.7%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