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金故事(27)

时间:2012-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男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偏过头来,望着他身边的女人,他的脸型看来仍是充满了稚气,可是眼睛之中,却充满了奇异的色彩,那真是奇怪之极的一种眼神,像是他的全身都充满了欲火,欲火本来想从眼中喷射而出,而却又被什么东西阻住了一样,无法得到宣泄,所以看起来是这样的沉郁和痛苦,一种不由自主、无可奈何的压抑,得不到宣泄。
    女人略抬了抬头,接触到了他的这种眼光,倏然低下头去,后颈在发脚之下,是雪白的一大截,看起来十分诱人,男人先是盯着看,接着,突然张开了口。
    他的牙齿本来很洁白整齐,可是这时,或者是由于他那种怪异的神情,或者是由于掩映的烛光,使他的牙齿看来有一种森然之感。
    他张开了口,喘了两口气,陡然向女人雪白的后颈咬了下去。
    他咬得十分用力,女人才一被咬中时,吃了一惊,但随即现出十分娇媚的神态来,反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声音腻得又浓又甜:“咬吧,小冤家,只要你喜欢,咬死我也甘心。”
    她说着,眼珠之中,却仍然反映出黄金的色泽来,但尽管如此,她的声音还是十分甜腻动听,荡人心魄。
    画面突然又变成一片漆黑。
    等到又有了画面时,已经换了一个场景了。
    第十三章 又一次小讨论
----------------------------------------

    白老大看到转换画面时,闷哼了一声:“这小子,不能人道。”
    刚才看到的那一场,虽然不是很直接,堪称含蓄,但自然也可以看得懂是怎么一回事。正如白老大所说,那么精壮的一个小伙子,是一个性无能患者。
    这或许正是他在他一世中一个荣耀之夜,选择了一个妓女作为他女人的原因,他希望凭借妓女的性经验来医治他的无能,不过,看来,他失望了。而那个妓女虽然使出了浑身解数,而且,软言温语在安慰他,不过她的心中,显然只有箱子中的金块,因为自始至终,她的眼珠都反映着黄金的光泽──如果不是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黄金上,是不会有这样的情形发生的。
    我和白素都没有说什么,我在想:这部片子的导演,究竟企图在一部电影中表达多少意念?这一场男女在一起的戏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表示人拼命追求黄金,可是等追求到了,一样没有快乐?
    还是导演想说明,追求黄金的欲望,有时会及不上人生理上的原始欲望?
    那小伙子的演出,真是精湛之极,将一个原始欲望得不到发泄的男人的那种神态──尤其是那种满溢了而无法宣泄的眼神表现无遗,看来令人心悸。
    白老大又道:“倒未曾听说过张拾来有这个毛病。”
    白素道:“这种事,当事人怎会自己到处去宣扬?”
    白老大笑道:“那么,这部片子的编导是如何知道的?还是凭空捏造的?幸好现在时代不同,要是当年在金沙江畔,谁敢这样说张拾来,只怕一句话未说完,脑袋已成了二十八瓣。”
    在白老大的话中,听得出他对张拾来这个传奇性的人物,有着相当的崇拜。白老大的崇拜,可能来自他对张拾来出神入化的刀法的仰慕。一个毕生沉醉在武术中的人,知道有人可以用沉重的利刃,把轻柔的、毫不着力飞堕的雪花,碎成两半,自然不免心向往之。
    白老大一定不会欣赏张拾来的为人,因为他虽然曾经是七帮八会的大龙头,可是他本身是一个现代知识培育出来的人,对于黑暗的、落后的、神秘的、野蛮的帮会,不会有崇仰的心情,只会有改造的意顾。白老大见我和白素没有多表示什么,转过头来:“这小子的无能,可能是由于长期处于精神的极端紧张状态所形成的结果。”
    我道:“可能是,像他这种身分,无法知道自己下一分钟的生命历程会怎样,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提心吊胆中渡过,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精神病。”白老大侧着头:“张拾来当年神秘失踪,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部片子如果拍的是张拾来传奇,希望能揭开这个秘密。”
    我笑了起来:“只怕有结局,也是虚构的,你到金沙江畔,离他的失踪不到十年,事情已神秘莫测,如今事隔多年,谁还能知道。”
    白老大叹了一口气:“说得也是,那时候,那地方几乎一切全被原始的神秘所笼罩,不知有多少事的内情,再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白素低声道:“这种黑暗的历史,就这样过去了也罢。”
    白老大瞪大了眼:“那时那地所进行的一切,其实现时现地也一样在进行着,手段或许更卑鄙,但没有那么直接和赤裸而已。”
    白老大的话是无可反驳的,人类社会现在号称文明,可是争夺财富的过程,原则上,和当年金沙江畔发生的一切,在运作上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花样翻新,披上了文明的外衣,和非洲土人的笑话差不多:食人族进步了,用刀叉来吃人肉。
    第十四章 密谋
----------------------------------------

    白素追问一句:“爹,那个你遇到过的断腿人,讲的是什么故事?”
    白老大道:“我还是没有想通关键,暂且不说,再看下去。”
    白素没有再催,看她的神情,像是十分关注这个断腿人,我想不出她关注的理由来。
    镜头一转,转到了一间陈设相当简单的房间中,看起来已经是白天了,不过窗上糊着的棉纸相当厚,所以室内光线有点阴暗。
    先是那个娃娃脸的“金子来”,正在急速地来回踱步,每一步,都是他全身肌肉弹跳的结果,看来极有节奏,一种力的节奏。
    在一张竹椅上,则坐着一个中年人,那中年人的神情极其阴森凶狠,脸上轮廓分明,所以明暗对比也十分鲜明,看来尤如雕像一般。

顶一下
(22)
73.3%
踩一下
(8)
26.7%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