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金故事(26)

时间:2012-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白老大又瞪了我一眼:“我知道你心急想看下去,不过,张拾来在哥老会的地位十分高,虽然那女人样子很俏,张拾来也是没有道理爱上她的。”
    第十二章 男人和女人
----------------------------------------

    这一点,我和白素的意见相同:爱情是盲目的,全然没有道理可讲的。不过自然也不必长篇大论地发表爱情观了,所以我立时又换上了第二卷,在刚才停止的所在,接下去播放。
    在江边的画面,在那一男一女的相拥后不久就没有了,接下来是一片黑暗。
    黑暗之中,有着男人的喘息声,和一种十分暧昧的声音,那种声音,即使是成年人听了,也得运用一下想像力,才可以断定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之下,才会有这种声音发出来。
    声音的本身其实并不奇特,可以想像为任何声音,想像是每一个人脑部的思维活动,每一个人的想像力,由于每一个人的生活背景,教育程度,性格差别而不大相同,淫亵者在任何情形之下,都会想到淫亵,邪恶者即使看到了一张白纸,也可以在洁白的纸面,看出邪恶来。
    所以,在很多情形下,若是联想到了什么淫亵或邪恶,不要怪看到的或听到的使人触发联想的事物或声音,要明白一切全是从联想者自己的脑袋中产生的思念。
    画面一直在黑暗中,喘息声和那种声响也在持续着,然后,突然听到了男人的语声:“不必……不必了……”
    然后,是女人的声音:“我不信,我……不信,你是那么精壮……我再试试。”
    男人的声音变得十分粗鲁:“不必了。”
    接下来,就是一个短时期的沉默。那一男一女的声音,倒是熟悉的,男的就是那个有娃娃脸的“金子来”,大厮杀中唯一的胜利者。女的,就是那个娇丽娇媚的妓女,他们两人刚才在江边,现在来到了黑暗之中,这样的漆黑,看来不会是在大自然的情境之中。如果是在自然环境中,苍穹之下,大地之上,就算再漆黑无光,也不会黑到这种程度,那一定是在一个人为的密封的空间之内,譬如说,是在一间房间中。
    果然,就在这时,有火光闪了一闪,一枝火柴被擦着了。
    擦着的火柴,点燃了一枝蜡烛,烛光闪耀,看得出那的确是一间房间,不是窝棚,是一幢砖屋中的一间,屋中的陈设,很中规中矩,有一张挂着夏布帐子的床,还有桌椅和柜子。
    点着了蜡烛的,正是那个娃娃脸的金子来,这时,在他稚气的脸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愤然,而且满面全是汗珠,看起来,像是比他在“神牙台”上参加大厮杀时,更加疲累,他一定曾十分努力,用尽了他全身的气力想做一件事而未能完成,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神态出现。
    他点着了蜡烛之后,面肉跳动着,盯着灯火,一动也不动。
    而从帐子里,则传出了女人的声音:“你……一直是这样的?”
    男的现出十分愤恨的神色来,口唇掀动了几下,没有回答。
    帐子撩开,只松松系着己褪了色的红肚兜的女人,现身出来,有烛光映照之下,她裸露在外的粉臂玉腿,有着夺目的光采。
    她的语音十分诚恳:“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一定会好的……除非你对我……根本一点也不喜欢。”
    男的仍然没有动,可是脸上的肌肉颤动得更厉害,他赤着上身,身上肌肉也在颤动,看起来精壮无比。虽然他静止不动,但是那势子,和一头在疾驰中的豹子,也没有多少分别。
    他突然站了起来,走向一只箱子,箱子是加着一柄相当大的铜锁的,他伸手一扭,就把锁扭断,女人在这时,现出吃惊的神情来。
    男人用力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汗,声音变得很柔和:“你来看。”
    女人离开了床,来到男的身边,身子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地靠在男人的身上,双手勾住了男人的肩头。男人打开了箱盖,箱子中,全是大大小小的金块,烛光虽然闪耀不定,光线也不够明亮,但是,映在金块之上,还是发出令人窒息的光芒。
    黄金的光芒。
    那种光芒,可以使人的眼睛明亮,但是也可以使人心灵蒙垢,那女人刚才就为了三十斤黄金,而不动声息地杀了一个相约她逃亡的年轻人。
    女人的眼睛睁得极大,她漆黑的眸子,似乎也被灿然的金光填满,看起来成了奇异的金黄色。
    人的眼珠子是人体构造中最精密的一部分──其实,人体的每一部分,有什么是构造不精密的?比如头发、指甲,就绝对无法用人工一模一样制造出来──在眼球的内腔,充满了眼泪水、玻璃体和晶状体,来自物像的光线通过它们到达视网膜,视网膜将光的刺激转变为神经冲动,影响视神经,转而传递到脑部,于是视觉产生,人看到了眼珠对准了的物体的形象,再由早已储存在大脑皮肤中的记忆和知识,来判断看到的是什么东西。
    一连串的过程,听起来像是很复杂,但几乎任何正常的成年人,就可以在一刹那之间完成。
    女人盯着小半箱金子看着,呼吸不由自主有点急促:“怕……怕有两百斤?”
    男人的声音有点苦涩:“过了三百斤了。”
    女人的呼吸更急促,张大了口,一时之间,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男人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反手抓住了女人腴白的手臂。他的手指十分修长,看起来有点像钢琴家的手,或许正是由于这一点,他才能把沉重的利刃,作出神入化的挥动。
    这时,他的手指,陷进了女人丰腴的手臂,喃喃地道:“我愿把这些金子,换一次— ”
    他讲到这里,面肉又抽搐起来,手指捏得更紧。女人的眼光始终未能离开过那些不规则的金块,可是声音之中,却充满了对男人的爱怜:“你能的,一定能──”她的声音之中,还有着异样的媚荡:“当然不止一次。”

顶一下
(22)
73.3%
踩一下
(8)
26.7%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