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金故事(20)

时间:2012-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温宝裕口唇掀动了一下,说了一句什么话,我刚好在这时,大创打了一个呵欠。人打呵欠的时候,由于大量舒气,耳鼓会被空气的舒出而膨胀,在那一霎那,听觉受阻,所以我并没有听清他说了句什么,我也没有问,他也没有重复。
    又过了两天,小郭那里,音讯全无,也未见再有录影带出现,白老大那里,却来了电报,电文十分简单:“请查全唐诗卷… ”
    白素和我,取出了全唐诗,一查白老大电文上所说的第几卷第几页,不禁为之气结,原来那是王维的两句诗:“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
    那自然是他表示对这件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这本来是意料之中的事,在通常情形下,我和白素一定互相对望,一笑了之。可是这次,白素却表现了出奇的固执:“他不来,我们去。”
    我吃了一惊:“万里迢迢,请他看二十分钟录影带?他农庄里根本没有电视机。”
    白素淡然道:“我们带去。”
    白素很少作这样意外的决定,既然决定了,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使她改变主意。于是,在购置了小型的录放影机和小型的电视机之后,就远赴法国,请白老大看这卷录影带去。
    在机上,我觉得事出有因,但是我又不知道“因”是什么,所以问了白素。白素吸了一口气:“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我总觉得,他老人家看看,会有根多帮助。”
    第九章 白老大的话
----------------------------------------

    白素说得不错,白老大看了之后,的确对了解这片于的背景,大有帮助。
    白老大的话,大多数已融进了我前面的叙述之中,但也还有许多没有用进去,所以要再说清楚。
    白老大一见我们专程前来,十分讶异,尤其是当他知道这次竟然是白素的主意时,更是诧异,因为知女莫若父,他自然知道白素平时不是那样有兴趣做这种事情的。
    我把情形简单地向他说了一遍,他呵呵笑道:“那一带的事情,我相当熟悉,现在知道的人已经很少了,要拍金沙江背景的电影,应该找我做顾问才是。”
    我苦笑道:“片子是谁拍的,怎么查也查不出来。”
    白老大望向白素:“你想要我解决什么疑难杂症?”
    白素笑吟吟道:“一切。”
    白老大也笑着,我赶紧寻找电源,幸好,农庄中是有电的,白老大看我忙着,有点感慨:“录影带?这东西现在发展得这样迅速,嘿,不知多久未曾看电影了,人老了,只是好静。”
    我把一切都弄好,请他坐下来,然后,开始播映那卷录影带。
    白老大一看到二十个劲装黑衣人,在江滩疾走,就“啊”地一声:“这是一队‘金子来”,贴在他们背后的是一种锋利之极的长刀,这种刀有一个专门的名称,叫作’碎雪‘。“
    惭愧得很,我直到那时,才第一次听到“金子来”这样的名称。刀手称作“金子来”还有点道理,利刃竟然叫“碎雪”,真有点匪夷所思了。
    我道:“这杀人利器的名称,何其大雅?”
    白老大道:“这种刀,背厚,刃薄,全是用百淬精钢作刃口的,锋利无比,可以轻而易举,把一个人不论从什么方位,劈成两半。”
    我早已看熟了录影带,对这种刀的锋利,更无疑问。白老大又道:“刀法纯熟的人,在下雪天舞刀,一刀劈出,能把轻飘飘落下来的雪花,劈成两半,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名称。当然不是人人能做到这一点,但要舞这种刀,非有极大的膂力不可,这队‘金字来’,是准备去参加大厮杀的吧,不论有多少人参加,结果一定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这个人是唯一的胜利者。”
    白老大一面看,一面滔滔不绝他说着,他的话,有的解释了许多看不明白的现象,有的带着这个地区久远的掌故和传说,有的涉及帮会在金沙江欺压前去淘金的苦工的情形,他所说的一切,我都已经摘要在前面夹在我的叙述之中了。
    等到看到那瘦老者扬起手上的那怪东西之际,白老大指着萤幕:“这东西叫‘响茄’,专为公证人发令,厮杀开始之用,所以有一句话,叫作‘响茄一响,准有不见孩子的娘’。真怪,这片子是谁拍的?他一定曾到过金沙江,而且曾经看过大厮杀的场面,不然,不会知道有‘响茄’这样的东西。”
    他讲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由于那东西一响,必然有大量人死亡,所以被当作是囚器,平时由威望极高的人密密收着,不到帮会之间,真要拼斗时,是不会拿出来的。”
    白素问了一句:“这两个老者就是威望极高的人?”
    白老大道:“当然,他们担任着大厮杀的公证,要是没有威望,谁服他们?他们的身分地位,十分特殊,自然也都是帮会中人,但绝不能和参加厮杀的帮会沾上任何关系,当年我在川西,被哥老会的龙头请到金沙江去,也作了一次大厮杀的公证。”
    我不禁大是骇然:“真是那样血肉横飞?”
    白老大深深吸了一口气:“那还有假的,这片子……真……我看是实地拍摄的。大厮杀在江边的‘神牙台’上举行,这石台,就是‘神牙台’,要不,就是照足了‘神牙台’的形状,搭出来的布景。”
    我听得更是骇然,我绝不否认片子拍得真实,可是也绝未想到竟真实到了这一地步。
    白老大提出了“实地拍摄”的可能性,莫非真有此可能?
    白老大继续看下去,一面看,一面发出“啧啧”的称奇声,而且,在石台上还有十来人在混战时,他已指着其时行动如闪电的那个看来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年轻人道:“这娃子会是唯一的生存者,所有人之中,只有他能活下来!”

顶一下
(22)
73.3%
踩一下
(8)
26.7%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