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金故事(16)

时间:2012-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门推开,一个人一闪而入,那是一个相当高大的身形,当他进来的时候,烛火陡然向上扬了一下,他进来的动作十分快,带动了空气的流动,空气的流动形成风,风能使火焰闪动,火焰本身也是一种空气的异常现象。
    那人一进来之后,就顺手拿起一根杠子,顶住了门,才转过身来。
    那是一个看起来老实木讷的一个汉子,约摸二十三、四岁,这时,在他那张普通之极的脸上,有着一股掩不住的、异样的兴奋。
    她再扬了扬眉──她一定知道自己这个动作,相当动人──身子向后略斜,她穿着一件薄薄的棉袄,紧裹在她的身上,使她看来诱人。
    他不由自主喘着气,迅速地接近她,她有点习惯地解开了领口的第二颗扣子(第一颗本来就没有扣上),他却作了一个手势,拉开了自己的棉袄,指着腰间所系的一条看来涨鼓鼓的腰带。
    她立时现出了十分疑惑的神情来,伸手在腰带上捏了一下,神情更是惊疑。
    他把声音压得极低:“一共三十斤,是我三年来,千方百计藏下来的。”
    她陡然站了起来,捏熄了另一朵烛火,窝棚之中,立时黑了下来,在黑暗中,她和他对立着,可以看到他们两人胸脯都在起伏着,那自然是由于他们的心情紧张,导致他们呼吸急促的缘故。
    她的声音有点发抖:“你想死!”
    他立时道:“我不想死,我想带着这些金子,带着你,一起逃走。”
    在黑暗之中,这“逃走”两个字,自他的口中吐出来,真有石破天惊的力量,仿佛是宇宙中最大的隐秘,被这两个字戳破了一样。那是绝对禁止,绝不能犯,连想也不能想一下的天条,而居然认他的口中,讲了出来,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吃惊的事?
    她没有出声,他气咻咻地说着,不觉得自己即将犯禁,会被陷入天罗地网之中:“这时机,我等了好久了。‘金子来’争到了新的江段,龙头召集所有人,宣布这件事,会有一天让大伙歇着… ”
    他讲到这里,突然住了口,接着又颤声问:“你怎么啦?你不在听我说,你在想什么?”
    问别人“你在想什么”,这大抵可算是天地之间,宇宙之中,最最愚蠢的一个问题了。
    这是一个永远得不到正确答案的问题,因为人无法真正判断另一个人在想些什么。问这个问题所能得到的答案,也就永远无法判断它是真实的或是虚假的。
    她并没有回答,可是呼吸却更加急促,他伸出双手,紧抓住她的手臂,她并没有挣扎,只是微微抬起头来望着他。
    在黑暗之中,可以看出她俏丽的脸上,神情镇定,她的年纪并不大,大约是二十出头,可能比他年纪小些,但是成熟程度,显然还在他之上,这时,他的神情慌乱而焦躁,他用力摇晃着她,她像是劲风中的柳枝一样,随着他的摇晃而柔软地前后摆动。
    他的气息更急促:“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个‘金字来’得胜归来,你在想… 你想被他选中,变作他的女人,你在想这个。”
    “金子来”在大厮杀中,生还归来,为本帮本会带来了胜利,那可以使他的地位,提高到空前的地步,得到帮会上下的无限崇敬,如果是争夺江段的大厮杀的胜利者,他可以得到第一天在新江段找到的全部金块,那可能超过一百斤,自然也可能更多,可能不足。
    这些金子,是他应得的,因为他在出发之前,明知生还的机会,只是六十分之一,五十九个人的死亡,换来了他的胜利,这又岂是侥幸得来的?
    除此之外,自然,他还可以得到女人──自古以来,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三样东西,是不可或缺的,就像要植物生长茂盛,必须土壤之中有氮、磷、钾三种元素一样,男性要的是:权力、黄金和女人。
    他得到女人,是由他自己选择的,在他所属的帮会的势力范围之内所有的女性,任凭他选择,不必通过任何过程,只要他伸手一指:这个。
    那么,这个女人,就是他的了,仿佛那个女人不是有思想的生物,甚至不是有生命的,从此,就归属于另一个人,这是他的特权。
    当然,也有乐意被得胜的“金子来”选中的女人,这时的地,显然就是这样,所以,当他向她提出指责的时候,她把饱满的胸脯挺得十分高:“是,又怎么样?”
    他像是突然气馁了,双手垂了下来,喃喃地:“他… 会拣中你的… 你是那么美丽动人… 可是不要跟他,他们… 那些‘金子来’,只不过全是杀人的刀,他们和他们手中的刀一样,只会伤人,不会… 爱人,跟我… 我有足够的金子,只要逃得出去,我们可以好好过日子。”
    她的两弯细眉,在他说话时,连续扬了好几次,然后,又紧蹙在一起:“是,只要逃出去,你可知道,如果逃不出去,会怎样?”
    他一听,身子忽然像筛糠一样,发起抖来,张大了口,喉际发出一种奇异的“咯咯”声,脸色在黑暗中看来,也是一片煞白,像是涂上了一层白垩粉一样。
    她的声音却十分快速:“你连想一想也不敢,是不是?别说你逃走教抓回来,就算现在,叫人发现你私藏了那么多金块,金块有多重,就得在你身上砍下同样分量的骨肉,刚才你说多少斤?三十斤,砍下你一条腿,也够了?”
    他抖得更厉害,她却在继续着,她的声音听来是无情的:“要是你带着三十斤金子逃走,被捉住了,那三十斤金子,倒是你的,永远是你的— ”
    他终于进出了一句话来:“别说了。”
    可是她却一伸手,推得他退开了一步:“他们会把三十斤金子溶成汁,从你的口中灌下去,那三十斤金子就永远归你所有了。”
顶一下
(22)
73.3%
踩一下
(8)
26.7%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