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金故事(14)

时间:2012-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她让录影带继续放映,一切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她又停止,停在应该是那“小俩口”在离开,在积血上留下脚印那里。
    我仍然不知道她想发现什么,她道:“两个人,救了人之后,准备离开,可是,为什么倒退着离开?”
    从脚印上看来,很容易分辨得出,是两个人倒退着在离开的。
    我摊了摊手:“这有什么关系?”
    白素继续放录影带:“那人在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对着我?”
    我有点想笑:“那怎样?”
    白素向我望去:“发挥一下你的想像力,‘手里拿的’是什么?”
    我愣了一愣:“可以是任何东西。”
    白素摇头:“不,是那个断腿人没有见过的一样东西。”
    我笑了一下:“那也几乎可以是任何东西了。”
    白素侧着头,我忍不住道:“你究竟想找出什么来?”
    白素有点惘然:“我也不知道,可是这一组镜头,从一直对着江滩开始,显得很怪,是不是?”
    我同意:“不但怪极了,而且,风格一点也不统一,可能换了导演的原因。”
    白素又想了一会,欲语又止,神情十分疑惑,显然她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却又说不上来。我有点心急:“看看下面的发展怎样。”
    白素再接下了掣钮。
    第七章 逃亡(上)
----------------------------------------

    窝棚之间的通道极狭窄,这时,已经有人从窝棚中走了出来,铜锣不急不徐地传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铜锣在中国就成了讯息传递的工具,而且不论在什么地区,都有一套相同的讯息传递的方法,类似印地安人的“鼓语”。不急不徐的铜锣声,代表着召集。急聚而凌乱的,那是紧急事故的发生,许多铜锣一起敲,是有了大喜事等等,凡是熟悉中国农村生活的人,自然而然可以接受铜锣声所传递的讯息。
    自窝棚中出来的人,自然都是听到了召集的讯息而出来的。
    天色十分黑暗,狭窄的通道之中,连星月的微光都被掩遮住,看来格外阴暗,所以出来的人,看起来也只是许多晃动着的人影。
    摹地,有一小队人,提着火把,为首的一个敲着锣,吆喝着:“我们的‘金子来’打赢了,快到江滩去集合,整段江,全是金块,等着我们。”
    这一小队人,约有七八个人,全是一色的劲装,看来神情十分威武,一手执着火把,在他们扬起的手臂上,扣着雪亮的短刀,腰带之上,人人都有两个连着铁链的铁圈,在他们过去时,黑暗之中,鬼魅一样的人影,一起闪开让路。
    这一队人,在金沙江边,是特殊人物之一,像这里,聚集了三万多人,自然有人统领,统领的最高层,哥老会派下来的一个龙头,和遍布四川全省的哥老会的组织一样,下设十二堂,每一堂都有一个掌舵,掌舵的下面,又有一层一层的组织。
    而这些组织,掌舵的权力,龙头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就由这些刀手来维持。
    这是人类的一种传统的统领方式:武力作为统领的保证,制订了一套规矩,由武力来保证这些规矩的实行,要是有什么人,觉得自己的脑袋比雪亮的钢刀来得硬,大可以去碰一碰试试。
    只不过,在人类的历史上,还没有脑袋碰赢过钢刀的例子,要碰赢钢刀,唯有更利的钢刀。一次一次下来,人类的文明,遂得以进步,从石块到铁器,从铁器到火器,乃至今日的火箭大炮核弹,花样翻新,科学进步,可是原则却一直存在,没有变过。
    每一个堂,像这样的刀队,有十队左右,他们的任务,是维持秩序,执行规矩,还有非常重要的一项,是防止逃亡。
    逃亡的,自然不会是龙头堂主,而是淘金的苦工。
    苦工不是自己愿意来的吗?江滩上,湍急的江水之下,有着无数金块,那么多吸引人,把成千上万的人,从千百里外,吸引到这里来,人人都以为在这里捱苦,只是十分短暂的时光,一年半截之后,就可以带着整袋的金块,离开这里,告别苦难,回家乡买田置屋,娶妻生子,生活从此改观。
    一到这里之后,他们就发现,生活的确改观了,但是绝不是照他们自己的意愿改观,而是另一些人的意愿,那些人订下的规矩,突然之间,以无可抗拒的力量,套向他们的身上,开始的时候,自乡间来到的、淳朴的、头脑简单的农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一切全像是一场幻梦一样,彻底地迷失了。
    人是有弱点的,在极度的迷失之中,除了默默承受之外,少会有别的反应。但逐渐地,当环境熟悉了,在极度的慌乱过去之后,慢慢定下神来,总有一些人会开始想想,觉得这样下去,一辈子也不能有出头的日子,于是自然而然,就会有人逃亡。
    刀队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阻止逃亡,尤其是偷带着金块的逃亡。
    淘金工的劳力,使金块得以从几万年之前就躺着的江底,进入库房。所以掏金苦工也等于是金块,等于是财富。在风闻随处有金块可拾的乡间,贫苦的农民,多半还是将信将疑的,而且,要农民离乡背井,非得叫他们下最大的决心不可,绝不是容易的事。
    于是,为了招募淘金的苦工,就有一队一队的人,到各处乡间去游说宣传。
    宣传,也是古已有之的,白的说成黑的,方的说成圆的,无变成有,苦变成乐──谎言说上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头脑简单,生活苦困的乡下人,怎经得起这样的引诱?而且,许下的条件,听来就令人怦然心动:动身之后,路上的费用,全有人代支,到了那里,第一个月管吃管住,等找到了金块,自然自己顾自己了,那里有的是大鱼大肉,连成都的标致娘们儿,都全到那里去,那里,人人都怀着金块哪。

顶一下
(22)
73.3%
踩一下
(8)
26.7%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