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追龙

时间:2012-05-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追龙


    这个故事,是所有幻想故事中最奇特的一个,奇特在它虽然看来是一个幻想故事,可是却再实在也没有──东方的一个大城市会彻底毁灭,那是“气数”,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挽回。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都知道这个大城市的名字,也知道这个大城市会在甚么时候毁灭。
    卫斯理能做的事──孔振泉说他是“吉星”──只是在事前,也就是现在,尽他的一切可能告诉大家:如果有可能,赶快离开这座快毁灭的城市,别存半丝半毫幸念,赶快,尽一切可能!
    大灾劫必然会发生,一定会!
    可以逃避的,尽一切力量逃避!
    留下来的,必然遭劫!
    天啊!
    两点说明第一点说明:香港俚语,“追龙”这个名词有特殊意思——指吸毒,尤其指用锡纸加热来吸食海洛英粉的行为,是一个专门动词。香港的反吸毒运动,有标语:“生龙活虎莫追龙”,可知“追龙”一词,应用相当普遍。
    我写的《追龙》故事,当然和这种特殊的意义毫无关连。这情形恰似早年记述过的一个故事《蛊惑》,我写的是蛊的迷惑,和粤语中的“蛊惑”一词的含义,绝无关连。
    第二点说明:《蛊惑》是蛊的迷惑,《追龙》,是不是追寻龙的踪迹故事呢?为了避免有这样的误会,所以要作第二点说明:也不是。
    追寻龙的踪迹,倒是一篇科学幻想小说的题材:恐龙是已经绝迹了的生物,某地,忽然发现了恐龙的足迹,于是组织探险家去追寻,结果可以是找到了恐龙或找不到,但过程,照例有很多惊险可写——深入蛮荒啦,沿途的原始森林啦(可以查参考书,抄大量古代动植物的名称、形状、生长过程),也可以写蛮荒的风景,可以写大量古代生物(照样查参考书,抄一些名词上去,甚至连拉丁文名字也抄上去,以示作者的渊博),再加上人物有忠有奸,添点爱情,就是一篇科幻小说的样版!
    只可惜,照这样方式写出来的东西,决不会好看,可能有大量科学,却少了幻想。
    我如果照这样的方式去写,“卫斯理”这个名字,大约至多只能出现在三五本书上,而决不是像如今这样的四五十本。公式化的故事,读者很快就会厌倦。
    那么,《追龙》记述的究竟是甚么故事呢?当然不是三言两语讲得完,看下去,自然会明白。
    下面是正文。


    第一章 一个垂死的星相家
----------------------------------------

    那天晚上,雨下得极大。大雨持续了大半小时,站在歌剧院门口避雨的人,每个人都带着无可奈何的神情,看着自天上倾泻下来的大雨,雨水沿着檐泻下来,像是无数小瀑布,雨声哗哗地吵耳,有车子经过时,溅起老高的水花。歌剧散场,大量听众涌出来时,大雨已经开始。听歌剧的人,衣着都十分整齐,很难想像衣着整齐的绅士淑女,在这样的大雨之中冒雨去找车子,所以,涌出来的人,都停在歌剧院的大门口,大门口挤满了人之后,人就挤在大堂。
    这样的大雨天,天气大都十分闷热,小小的空间中挤了好几百人,更是令人难以忍受,可是雨势一点没有停止的意思,越来越大。
    我对歌剧不是很有兴趣,它和我的性格不合:节奏太慢——主角明明快死了,可是还往往拉开喉咙,唱上十分钟。可是白素却十分喜欢,我陪她来,她显然对这次的演出十分满意,所以看她的神情,并不在乎散场后遇上大雨的尴尬,还是在回想刚才台上演出的情景。
    等了大约十多分钟,我觉得很不耐烦,一面松开了领结,一面道:“车子停得不很远,大不了淋湿,我们走吧。挤在这里有甚么好。”
    白素不置可否,看起来她像并不同意,我又停了一会,忍无可忍,而且,剧院方面在这时候,竟然熄了灯,向外看去,在路灯的照映之下,粗大的雨丝,闪缮生光,去淋一场大雨,重新尝尝少年时常常淋雨的滋味,也是很有趣的事。
    所以,我不理白素同意与否,拉着她的手,向外面挤去。
    我一手抻向前,一面不断道:“请让一让,请让一让。”
    我快挤到门口,我向前伸出开路的手,推了一个人一下,那个人转过身来,用十分粗大的声音,向我呼喝着:“挤甚么,外面在下大雨。”
    那是一个样子相当庄严的中年人,身子也很高,身体已开始发胖,略见秃头,浓眉、方脸,一望而知是生活很好、很有地位,一面还用十分不耐烦的神情望着我。
    我冷冷地望了他一眼:“还是要请你让一让,我愿意淋雨。”
    那中年人的口唇动了一下,可是他却没有再说甚么,我拉着白素,在他身边走了过去,一面向前走着,一面向白素咕哝着:“这种人,不知道为甚么这样怕淋雨,看他的情形,就算他爸爸快死了,他也会因为下雨而不去看他。”
    白素瞪了我一眼,她感到我说话太刻薄,就会这样白我一眼。在白素瞪我的同时,我听得那中年人发出了一下愤怒的闷哼声。
    也就在这时,忽有人大叫了起来:“卫斯理!”
    这时,挤在剧院门口和大堂的人虽多,但是也决没有人大声讲话,只是在低声交谈或抱怨,所以那一下大叫声,几乎引得人人注意。我站定,循声看去,想看看是哪一个混蛋在做这种事。
    我看到一个人距离我大约十公尺,正急急忙忙,向我挤过来,他挤过来的情形,比我刚才挤出来时粗野得多了,在他身边的人都皱着眉。
    我也立时认出他是甚么人来了,他是陈长青。

顶一下
(14)
63.6%
踩一下
(8)
36.4%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