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犀照

时间:2012-05-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犀照


   序


    可爱的、令卫斯理有时见到他也不免头痛的少年温宝裕,在这个故事中首次出现。《犀照》这个故事,也可以说是“温宝裕出世记”,像《封神榜》中哪吒出世一样,从此有了这个性好胡思乱想、常有匪夷所思想法、又胆大妄为、行动完全出格的少年人,在卫斯理故事中翻江倒海,大展拳脚。以后的许多故事,都和他有关,而且环绕着他,又发展出不少别的人物来,都性格鲜明,很可以有点故事在他们身上发展。
    这个故事中的胡怀玉博士,是不是真的患了病,还是遭到了不知名生物的侵入?近几年来,令得人人谈虎色变的、破坏人类先天免疫能力的那种病毒,有报导说是从实验室中不小心“逃”出来的——如果这项报导属实,那么胡怀玉的忧虑,就大有道理。
    实用科学能解释的东西太少,所以在许多情形下,需要幻想,在幻想的基础上,科学能进一步发展;若囿于现在实用科学所能知的,连幻想一下都没有可能了。
    幻想是主,科学是副!
----------------------------------------

    第一章 从南极寄来的一块冰
----------------------------------------

    那天,在一个宴会上,一位美丽的女士忽然对我说:“你们写故事的人真好,好像可以认识各种各样的古怪人物,甚么人都可以在你们笔下出现。”
    我笑而不答,对一个珠光宝气、体态因为不肯在食用上稍为牺牲一点而变得肥胖、有进一步的趋势变为臃肿的女士,很难解释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或许她的智慧十分高,但是由于长期来太过优裕的生活,使她没有多动脑筋的机会,所以自然会变得不甚灵敏。
    我这样说,绝对没有轻视这类女士的意思,只不过指出事实。
    而事实的另一点是,那位美丽的女士,真是十分美貌,她的美貌,远在她身上所佩戴的过量的名贵饰物之上,可是她自己却显然不知道,因为她正以一切可能的动作,有意无意地在炫耀她手上的一只极大的翡翠戒指,而忽略了她那带着三分稚气的动人的笑容。
    我没有说甚么,在座的一位男士却代我反驳:“其实,卫先生笔下的人物,也只不过是普通人,只不过他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发掘出古怪的事情来。”
    那位美丽的女士不服气:“普通?他连神仙都认识,还说普通?”
    那位男士显然知道对方所指的“神仙”是甚么人,所以立即回答:“你是说贾玉珍?当卫先生认识贾玉珍的时候,他并不是神仙,只不过是一个古董商人,如果当时卫先生以低价把那扇屏风卖给了他,那么以后再有甚么事发生,自然和卫先生也不发生任何关联。”
    美丽的女士显然是她说甚么人家就一定附和她的意见惯了,所以一旦遇到了反驳,神情就相当不自在,她扬了扬手:“是吗?那就是说,卫先生就算遇上了一个最平凡的人,也可以在他身上发掘出一个奇特的故事?”
    我对于这种争论,不是十分喜欢,一面喝着酒,一面道:“我倒有点像日俄战争时的中国。”
    那位男士笑了起来,他听懂我的话,可是那位女士却睁大了眼,分明不懂,我也懒得解释,要告诉她日本和俄国打仗,战场却是在中国,看来相当吃力,可是那位女士却还不肯就此干休:“卫先生,我看你就不能在我先生身上,发掘出甚么奇特的故事来。”
    我微笑道:“恐怕不能。”
    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这位美丽华贵的女士的先生干甚么,连她是甚么人,我也不知道,我顺口这样说,是根本不想把这个话题持续下去。
    而那位女士却连这样的暗示都不明白,神情像是一个胜利者:“看,是不是?”
    那位男士有意恶作剧,要令这位女士继续出丑,他问:“你先生是… ”
    美丽的女士的口部,立刻成了一个夸张的圆圈,仿佛人家不知道她丈夫是谁,是一种极度的无知。
    席中另有一个看来相当温文的长者,在这时道:“温太太是温家的三少奶奶。”
    我和那位男士,不禁一起笑了起来,“温家三少奶奶”又是甚么玩意儿?这似乎是一些人的通病,自己以为有了点钱,全世界就该知道他们是甚么人。当然,真到了奥纳西斯、侯活晓士或洛克斐勒,自然有权这样,可是一些小商人,真是,请原谅他们,但是笑还是忍不住。
    我和那男士一面笑,一面互相举了举杯表示我们都明白各自笑的是甚么。
    那位老者又道:“温家开的,是温余庆堂。”
    我眨了眨眼睛:“听起来,像是一间中药店。”
    那男士也学我眨了眨眼睛:“多半还发售甚么诸葛行军散之类,百病可治的独步单方成药。”
    那位男士说着,放肆无礼地哈哈大笑,抱着我:“中药店的掌柜,卫先生,我承认,只怕你也不能从蝉蜕、桔梗、防风之中,发掘出甚么奇特的故事了,算我说得不对吧!”
    那位男士在他的言语之中,表现了明显的轻视,令得阖座失色,那位美丽的女士,更是一阵青一阵白,下不了台。
    我只好替她解围:“那也不见得,事实上,任何人都可以有奇特遭遇。”
    那位男士道:“是吗?中药店掌柜,哈哈###!”
    他一面笑着,一面站了起来,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干,向着我说:“很高兴认识你,我姓罗,叫罗开。”
    这位男士一说出名字来,我震动了一下。这个人的名字,对在座的其他人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但是我却知道他是一个传奇人物,有着一个古怪的、不是现代人应该有的外号:“亚洲之鹰”。他也有许多极神奇的经历,我很想认识这个人。

顶一下
(10)
90.9%
踩一下
(1)
9.1%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