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茫点

时间:2012-04-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茫点


    序

    《茫点》以人脑活动为主题,故事情节十分复杂,写得也较其他的故事,长了一大半,这次修订,发觉并无可供大段删节之处,只是零碎的删掉了一些可有可无的句子,令得文字更简洁,故事的发展更利落。
    整个故事,在又重读了一遍之后,掩卷感叹:人,实在很笨,是智力甚低的一种生物,甚至连是真是幻,这样简单的事,都难以作出判断,人脑活动所产生的思想,作为一种高级生物,实在相当可怜。
    或许,真或幻,并不是那么重要。人生许多烦恼,正是为了要弄清楚真、幻而产生的。
    谁知道呢?正如故事想表现的那样──人类的脑部,太容易受外来信号的干扰了!
    前 言
----------------------------------------

    《茫点》在开始之后,有几个楔子。小说有楔子,由来已久。要是没有那位官拜太尉的洪信先生在龙虎山、上清官揭开了那块石板的楔子,一部水浒传也不知从何说起才好。但有好几个楔子,似乎不多见,是不是可以列入首创,待考。
    接下来的几个楔子,看来好像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实际上,却大有关系。而且,在以后,楔子中出现的人物,还会再出现。
    楔子一
----------------------------------------

    台北是一个美丽的都市。文艺气息浓厚。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很多画廊、艺廊。
    画廊,或艺廊,陈列着成名的或未曾成名的艺术家作品,不定期的展览或经常的陈列,供人欣赏、选购。
    艺廊有的占地相当广,有的规模比较小,我那天去的那一家,中等规模。
    对于画、雕塑,我并不内行,可是也很喜欢。我也不必冒充风雅而会专门到艺廊去,老实说,我那天到那家艺廊去,是给雨赶进去的。
    早春,突如其来地下上一阵骤雨,淋得街上的行人狼狈不堪。开始下雨,还想冒雨赶到目的地去,可是雨点越来越大,恰好在这时候,看到有一道楼梯,以一个相当大的弧度通向下,下面,就是一家艺廊。我根本没有考虑,就急匆匆向下走去。到了下面,用手拍打着身上的雨水,就有人道:“请签名!”
    这才知道,有一个画展,正在举行。抬头看了一下,宽大的艺廊中,相当冷清,我一眼就接触到了展出的画。画家多数用一种近乎震颤的线条来作画,风格十分特别,就打算稍为看一下,至少等雨小一点再说。
    所以,我接过了笔来,签了一个名,看展出的画,我并不是每一幅都仔细欣赏,所以很快地,就来到了另一端的出口处,那个出口,通向另一个陈列室,我看到很多陶艺品,我想快步走过去看看。
    就在这时候,我感到后面有人在跟着我走,我向前走,后面的脚步跟随着,脚步声是女性穿着高跟鞋发出来的,我停了一停,跟随者的脚步声也停止。
    我想:或许是另一个参观者,不是在跟我,于是我继续向前走,又走出了三四步,可以肯定,有人在跟着我!
    我感到奇怪,为甚么会有人跟我?没有人知道我在台北,我到台北来,也没有任何古怪目的。
    我再次站定,假装在看着我面前的一幅画,但是事实上,那是一幅甚么样的画,我根本未曾注意。我不想被跟随者知道已经发现了被跟随,所以我站定了之后,头略向下低,用一个十分技巧的角度,想看看是甚么人在跟着我。
    我看到一双白色高跟鞋,式样新颖,上面沾了一点泥水,由于外面在下雨。然后,我看到了一双线条极其动人、肤色极白的小腿,在腿弯之下,是一条黑色缎子束脚裤的裤脚。这种束脚裤,正是流行款式。
    就在这时,在我的身后,响起了一个略带沙哑,可是听起来十分优美动听的声音:“卫先生,你终于注意到这幅画了!”
    我呆了一呆,在不到半秒钟之内,我就知道,那个女人,自然是在门口看到了我签名,这并不算甚么。值得奇怪的是,为甚么她特别重视在我面前的那幅画?
    我站在那幅画的前面,绝不是因为我注意到了那幅画,想仔细欣赏。纯是偶然:发现有人跟我,突然站定,恰在画前!
    在这时候,我听得那女人这样说,自然而然,向我面前的那幅画望了一眼。这一看之下,我不禁有点脸红,因为我站得离那幅画十分近,那并不是欣赏一幅画的适当距离。
    那幅画,画的是一个人首,可是在应该是眼睛、眉毛的部分,也就是说在鼻子的两边,却被两片成锐角的扇形物体所占据。
    那两片扇形的,作青蓝色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片被撕成两半的银杏树叶。那个人首的头部线条,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僵直。
    由于我站得相当近,所以我同时,也看到了画旁的标签,题着“茫点”两个字。自然就是那幅画的标题。
    我不觉得这幅“茫点”和其它的画比较,有甚么特别特出。
    身后磁性的声音又响起:“这幅画的题名是‘茫点’。”
    我“嗯”了一声,我仍然没有转过头去,有一部分是为了表示矜持,也有一部分是为了我对绘画外行,对方可能是艺术家,如果和我讨论起这幅画来,那我就没有甚么好说。
    那动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画家想表达甚么?眼睛部分不见了,被遮了起来,奇怪画家为甚么不用‘盲点’这个标题,而用‘茫点’?”
    我随便道:“那得去问画家,我想,画家可能在这里!”
    我强烈在暗示对方不必再和我讨论这幅画了!
    可是,那位女士显然不想就此离去,她又道:“日本有一位大小说家,曾用‘盲点’这两个字,写过一篇非常精采的小说。”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