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搜灵

时间:2012-04-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搜灵


  第一章 大规模珠宝展览


    这个故事的开始,是一个盛大的珠宝展览的预展。展览由世界著名的十二家珠宝公司联合举办,地点在纽约。
    不,先别说这个珠宝展览,还是先说一说金特这个人。
    还记得有一个名字叫金特的人吗?只怕不记得了吧。就算是一直在接触我所叙述的各种怪异故事,如果能够在三十秒之内。记得这个人,并且说出这个人曾在哪一个故事之中出现过,那真是了不起。别说三十秒,就算三十分钟,只怕也不容易想起这个人。
    事实上,如果不是又见到了他,我绝不会想起他来。
    这个人我曾经和他在一起相当久,超过一个月,可是在和他一起的日子里——有好多天,几乎日夜在一起,我从来也没有听到他讲过一句话。有时候,我向他讲话,他也从不回答,而只是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神情望着我。
    那是一种十分难以形容的神情:他分明是望着你,可是眼神涣散,猜不出他视线的焦点在甚么地方。他像是在沉思,又像是精神极度迷惘,他的口唇随时准备有所动作,但是不论你等多久,他总是不发出声音来。
    整个神情,像是他对周遭的一切,全然漠不关心。
    结果是,我们各人分手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受不了他那种过度的沉默,甚至连最有礼貌的普索利爵士,也没有向他说一声“再会”。
    对了,金特不会有人记得,普索利爵士,记得他的人一定不少。这位热衷于灵魂学的英国人,在“木炭”的故事中,是一个主要人物。
    当时,我通知普索利爵士,我有一块木炭,在木炭之中,可能有着一个鬼魂,普索利大是兴奋,约了不少对灵魂学有研究的人到英国去,在他的那间大屋子之中,试图和灵魂接触。
    那件事的结果如何,自然不必再在这里重覆,我第一次见到金特,就是当我带着那块木炭,到了普索利爵士的住所,他请来的对灵魂学有研究的人,已经全在了,普索利曾向我一一介绍。
    其中有一个就是金特。
    爵士当时的介绍很简单,看来他自己对金特也不是很熟悉,只是简略地说:“这位是金特先生。金特先生,这位是卫斯理先生。”
    我自然握手如仪。现在,我详细叙述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是因为这样可以把这个人介绍得更彻底。我当时伸出手来,他也伸出手来,我们握手。
    金特和人握手的那种方式,是我最讨厌的一种,他不是和你握手,而是伸出他的手来给你握,他的手一点气力也没有。
    通常,只有红透半边天的女明星,才有这样和人握手的习惯。可是这位金特先生,当时打量了他一下,个子不高,不会超过一百六十公分,半秃头,一点风采都没有,看来有点像犹太人,但也不能肯定,一副糟老头子的模样,至少有五十开外,居然也用这种方式和人握手,真有点岂有此理。
    所以,我对他的第一个印象,绝不算好。只不过后来,我在开始记述“木炭”这件事的时候,在金特身上发生的古怪的事,已经开始了。所以,我才特地加了一句:“这个人,以后有一点事,十分古怪,是自他开始的。”
    在爵士家里,我和一干对灵魂有研究的人聚会之后,我们又转赴亚洲,在另一个朋友陈长青的家里去聚会。这次聚会历时更久,金特也自始至终参加,可是却也从来没有讲过一句话。
    我的那个朋友陈长青,十分好讲话,有一次,他对着金特独白了五分钟,金特连表示一下是或否的神情也没有,他实在忍不住,对我悻然道:“这秃子是甚么来路?他是聋子,还是哑子?”
    金特是甚么来路,我也不清楚。他是普索利爵士介绍我认识的,当然,我要去转问爵士。
    我找到一个机会,向普索利提起了这个问题,普索利皱着眉:“唉,这个人,我也不知道他是甚么人。”
    我笑道:“这像话吗?他出现在你的屋子里,由你介绍给我,你不知道他是甚么人?”
    普索利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事情是那样,你知道一个灵魂学家叫康和?”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这个人,普索利搔着头,像是在考虑该如何介绍这个人才好,他终于道:“你知道著名的魔术家侯甸尼?”
    我道:“当然知道,侯甸尼十分醉心和灵魂沟通,他曾以第一流魔术家的身分,揭穿了当时许多降灵会的假局,也得罪了很多灵媒。”
    普索利道:“是,康和就是侯甸尼的一个好友,对灵魂学有极深的研究,以九十高龄去世,我年轻时,曾和他通过信。”
    普索利爵士越说越远了,我忙道:“我问的是金特这个人… ”
    爵士道:“是啊,在你见到他之前三个月,金特拿了一封信来见我,信是康和还没有去世之前写的,绝无疑问,是他的亲笔,信写得很长,介绍金特给我认识,他真的不喜欢说话,当时我问他,为甚么有了这封信快十年,到现在才来找我,他都没有回答。”
    我“哦”地一声:“那么,信中至少对金特这个人,作了具体的介绍?”
    普索利道:“提到了一些,说他对灵魂学有深湛的研究,并且足迹遍天下,曾在日本和中国的一些古老寺院中长期居住,在西藏的一家大喇嘛手中,有过极高的地位。也曾在希腊的修道院中做过苦行修士,和在印度与苦行僧一起静坐,等等。他的经历,看来都和宗教有关,而不是和灵魂学有关,我真不该请他来的。”
    我想了一想:“他也不妨碍我们,其实,宗教和灵魂学,关系十分密切,甚至是一而二,二而一!”

顶一下
(9)
64.3%
踩一下
(5)
35.7%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