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盗墓

时间:2012-03-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盗墓


  序

    《盗墓》这个故事,灵感来自一则新闻,说美国太空总署一个官员,宣称有不少外星人尸体被发现,列为一级秘密。事实是,有几个中级官员,神秘失踪,下落不明,所以才构思了这个故事。
    地球人,在观念上,至今为止,还不够资格作为宇宙里的生物──连作为地球生物资格都不够,为了国与国的界限,这个主义和那个主义的不同,打得难分难解,这样的低级生物,有甚么资格把自己提高到宇宙的层次。
    一贯地鄙视地球人,是!


    第一章 莫名其妙的录音带
----------------------------------------

    一个仲夏的中午,我由于进食过饱,有点昏然欲睡,躺在沙发上,在聆听着一卷十分奇特的录音带,录音带是一位职业十分奇特的人寄来的。
    这个人所从事的职业,据他自称,全世界能干他这一行的,不过三十人。当然,滥竽充数的人不算,真正有专业水准的,只有三个人。
    请各位记着这三个人的名字,在以下事态的发展之中,这三个人会分别出场,而且占有一定地位。
    这三个人,两个职业,一个业余。
    两个职业好手,一个是埃及人,姓名相当长,很古怪,也不好记,所以从略,只介绍他的绰号:“病毒”。滤过性病毒是一种极其微小的生物,要在高倍数的显微镜下才能看到它,小得可以通过滤纸,比一般的细菌和微生物更小。这个绰号之由来,和他的职业有关,指他能透过任何细小的隙缝。
    病毒今年九十高龄,已经退休,据说,他正在训练一批新人,但尚未有成绩云云。病毒的晚年生活相当优裕,居住在开罗近郊的一幢大别墅中,不轻易露面,侍候他的各色人等有八十二人之多。
    第二个,就是交录音带给我的那个人,他的名字是齐白。当然,那是译音,原文是CIBE.这名字是他自己取的,以四大古国的第一个字母拼成。据齐白自称,他有着这四大古国的血统,所以,他最适合干他那种行业,简直是天生这一行的奇才。
    齐白究竟多少岁,我和他认识的时间不算短,可是无法猜测,大约是二十五岁到四十五岁之间,这个人的身世如谜,行踪如谜,我只知道他的职业,对他的了解不算很多。
    第三个是一个道地的中国人,名字叫单思。单思是单相的弟弟,我在认识单相时,就曾取笑他的名字,他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舍弟叫单思。”单家十分有钱,单相、单思两兄弟,可以完全不必工作而过着极舒适的生活。他们两人全十分出色,单思学的是考古,所以后来发展成为那个行业中的业余高手。单思的外形十分有趣,说他“有趣”,是因为他的打扮,永远在时代的最尖端,绝不像一个考古学家,他常在自己的额角上贴上一枚金光闪闪的星星,和将头发染成浅蓝色,看到他的人,一定会认为他是一个流行歌曲的歌手。
    这三个人都约略介绍过了,说了半天,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是甚么呢?
    照他们自己的说法,那是“发掘人类伟大的遗产”、“揭开古代人生活的奥秘”、“将不为人知的历史和古代生活方式显露在现代人面前”和“使得这世界上充满更多的稀世珍宝”的“伟大工作”。
    可是实际上,说穿了,他们的工作,实在很简单,他们是古墓的盗窃者:盗墓人。
    盗墓人所做的事,就是偷进古墓去,将古墓中的东西偷出来。可是也别看轻了盗墓人,盗墓人需要有丰富的历史知识,用来判断这座古墓中的主人身分,决定是不是值得去偷盗。盗墓人也要有丰富的工程学知识,因为一般来说,值得去偷盗的古坟墓,大都建筑得十分坚固,不是事先有着详细的规画,弄得不好,葬身在古墓之中的低手,不计其数。连带的,他们也要具有丰富的各种器械的使用知识,以达到事半功倍的目的。
    “病毒”、齐白和单思三个人的盗墓记录,都不公开,但其中有几项,人所皆知,例如英国的探险家,在进入埃及的大金字塔之后,发现在他们之前,早就有人进入过,那就是“病毒”年轻时的杰作。
    据齐白说,“病毒”在大金字塔中所得到的宝物并不多,不超过五件,但是当那些宝物出售给不愿意公开姓名的收藏家之后,“病毒”就可以靠所得的报酬,过一辈子舒适的生活。
    据我所知,“病毒”九十岁生日那一天,三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盗墓人,曾经有过一次叙会。他们在叙会中讨论甚么,当然没有人知道,就在这次叙会之后的两个月,我收到齐白打来的一封电报。
    电报的内容相当简单:“发电同时,寄出录音带一卷,希望详细聆听,日后再通消息。”
    电报是从埃及境内一个小地方发来,那个地方,要查详细的地图才能查得到,在埃及的中部,地名是伊伯昔卫。
    在收到电报之后,足足半个月,我才收到了那卷录音带。带子是普通的卡式带,包装得十分仔细,用一块不知是甚么旧麻布重重包裹着,装在一只厚厚的粗大箱子之中,用一种土制的长钉子将木箱装钉得十分坚固,以致我要花二十分钟时间,才能将木箱撬开来。那块旧麻布,散发着一阵极其难闻的霉味,我顺手将之抛进了垃圾箱。
    取出了录音带,放进一架小型录音机之中,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正如一开始我就讲过的,那天天气相当热,使人昏然欲睡,我在沙发上半躺下来之际,已经打了两个呵欠,希望录音带的内容精采一点,好让我提提神。
    可是,当录音带开始转动,有声音发出来之后不到五分钟,我已经将齐白骂了一百多次。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他寄这卷录音带给我的用意是甚么。我听到的声音,全然莫名其妙。
    一开始,声音很有点恐怖片配音的味道,听来十分空洞,有回声,像是有一个人在一个有回声的空间中向前走。

顶一下
(25)
67.6%
踩一下
(12)
32.4%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