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第二种人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第二种人


    第一章 航机上的突发事故


    先说一个笑话:美国太空人登陆月球的那天,有一个暴发户,为了炫耀他的财力,斥巨资买了一具倍数极高的天文望远镜,准备人家在电视上看太空人登陆月球,而他,可以与众不同,在望远镜中看。当晚,还广邀亲朋,准备炫耀一番。
    结果,当然甚么也看不到。
    没有一具望远镜可以使人看到月球表面上的人,因为人太小了,可以清楚看到月球表面,绝不等于可以看到月球表面上的人。
    在理论上说,如果有一具望远镜,可以将距离拉近二十三亿倍,那应该可以看到人在月球。在拉近了二十三亿倍之后,等于看一公里以外的人,怎么会看不见?
    可是事实上的情形是,如果有这样的望远镜,自这样的望远镜中望出去,所看到的,一定只是月球表面的极小部分,要在月球表面搜寻几个人,也没有可能。
    看得到整个月球,看不到人。
    只看到月球表面的一小部分,根本找不到人。
    在地球上,要用肉眼看到月球上的人,不可能。地球上人那么多,有四十多亿,在月球上,同样也无法用肉眼看到地球上的人。
    人虽然多,但是和整个地球相比,实在所占的体积甚小。
    所以,在理论上,如果有人,有一批人,生活在地球上,而一直未被人发现,是大有可能的事。
    再问一个问题:人有多少种呢?
    这问题很难回答,要看如何分类。男人,女人,是一种分法;白种人,黄种人,又是另一种分法;愚人和聪明人,再是一种分法。不同的分类法可以有不同的答案,从两三种人到几百种人不等。
    但实际上,人只有一种。
    所有的分类法,只是一种表面的现象。犹如一张桌子,不论它是方的圆的,红的白的,高的矮的,始终是桌子,不可能是别的东西。
    从已获得的资料来看,从猿人进化到原人再进化而成的一种高级生物,就是人。世界上只有一种人,每一个人,都循这个进化方式而来,所以,每一个人,也有着共同的生物特性。
    然而,世上真的只有一种人吗?
    马基机长是一个两鬓已经略见斑白的中年人。
    马基机长的一次飞行,就像是普通人的一次散步。虽然在他面前,是普通人看了会感到头昏脑胀的各种仪表,可是马基机长却熟悉每一根指针的性能,也清楚地知道它们指示着甚么情况。
    马基机长生性豪爽开朗,他嘹亮的笑声,在公司著名,新加入服务的人,都一致说,不论情况多么坏,只要听到马基机长的笑声,就会觉得任何困难,都可以克服,心里不会再恐慌。
    恐怕没有人知道,这个身形高大,面目佼朗,精神旺盛,事业成功,看来快乐无比的单身汉,也有着忧虑。而我,认识他的时候,正是他忧虑一面之时。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何等样人,只知道他是一个醉汉。
    马基机长是德国和土耳其的混血儿,所以他有西方人高大的身形,却又有着很接近东方人的脸谱。那天晚上,我参加了一个喜宴归来,近是初秋,夜风很凉,在经过了整整一季的暑热之后,让清凉的秋风包围着,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所以我不急于回家,只是无目的地在街头漫步。
    于是,我看到了马基机长。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穿着一件衬衫,敞着胸,露出壮厚的胸肌,显然是喝醉了。本来,在深夜街头,遇到一个醉汉,绝引不起我的注意,可是,他的行动,却相当古怪。
    他站在一家商店的橱窗前,那橱窗的一边,是一个狭长条的镜子。他就对着镜子,凑得极近,眼睁得极大,盯着镜子中他自己的影子。
    我在他的身后经过,听得他在喃喃地不断重复着说一句话:“我做甚么才好?我做甚么才好?”
    他语调和神情之中,有一种深切的悲哀,看来已到了人生的穷途末路。
    我十分好管闲事,一个醉汉在自怨自艾,本来和我一点也不相干,但是当我向他望了一眼之后,我看到他是这样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而居然在这样子彷徨无依,那使我十分生气,认为那是极没有出息的行为。所以,我十分不客气地在他的肩头上,重重拍了一下:“朋友,做甚么都比午夜在街头上喝醉酒好!”他转过身来,盯着我。
    当他望着我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犯了错误。我对他的第一个印象,是一个十分没有出息的醉汉。可是这时,我发觉,尽管他醉意未消,但是有神的双眼,坚强的脸部轮廓,都使人直觉:这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典型。
    我改变了印象,立时摊了摊手:“对不起,或许你只是遭到了暂时的困难?”
    他神情有点茫然地笑了一下,我又说道:“请问我是不是可以帮忙?”
    他突然笑了起来:“可以的,只要你有力量可以改变那个制度。”
    我呆了一呆,一时之间,不知道他这样说是甚么意思,只好自然而然道:“甚么制度?”
    他盯着我,一字一顿道:“退休制度!我要退休了!我该做甚么才好?”
    我略呆一呆:“别开玩笑了,你可以进斗牛学校去学做斗牛士。”
    他举了举双臂:“你的想法和我一样,可是有甚么法子?我年龄到了— ”他又作了一个手势:“不能通融,制度是这样。”
    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头发已经花白,脸上的皱纹也不少,肌肉也有松弛的现象。的确,他已经不是一个年轻人了。

顶一下
(9)
60%
踩一下
(6)
4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