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误伤故人子

时间:2012-03-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多情剑客无情剑(全文在线阅读)》>第七章 误伤故人子

  李寻欢喝了酒,解药的药力发动得更快,还不到六个时辰,李寻欢已觉得体力渐渐恢复
了过来。
  这时天刚破晓,虬然大汉虽熬了一夜,但人逢喜事精神爽,只不过酒喝得太多了,头有
些疼。
  梅二先生也用手捂住脑袋,喃喃道:“该死该死,天又亮了。”
  虬然大汉道:“天亮了有何不好?”
  梅二先生叹道:“我喝酒就怕天亮,若是天不亮,我一直喝下去都没关系,但只要天一
亮,就会立刻头痛,连酒也喝不下去。”
  李寻欢本在闭目养神,此刻笑了笑,道:“岂止阁下,喝酒的人只怕都有这个毛病。”
  梅二先生道:“既是如此,趁着天还未大亮,赶快再喝几杯吧。”
  李寻欢笑道:“你我如此牛饮,大先生见了只怕要心疼的。”
  梅二先生道:“所以他早已躲进去睡觉了!乐得眼不见,心不烦。”
  李寻欢喝了杯酒,又不停地咳嗽起来。
  梅二先生凝注着他,忽然问道:“你这咳嗽的毛病,已有多久了?”
  李寻欢道:“好象已有十年了吧。”
  梅二先生皱眉道:“如此说来,你还是莫要喝酒的好,久咳必伤肺,再喝酒只怕……”
  李寻欢笑道:“伤肺?我还有肺可伤么?我的肺早已烂光了。”
  他忽然顿住语声,目中精光闪动,沉声道:“此间只怕又有远客。”
  梅二先生动容道:“三更半夜来的绝不会是老大的客人,只怕又是来找我的。”
  其实他直等到现在才听到屋外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来的人似乎并不只一个,布履都
很轻健。
  只听一人朗声道:“不知这里可是梅花草堂么?”
  过了半晌,就听得梅大先生的语声在前厅响起,道:“三更半夜的闯来,是小偷还是强
盗?”
  那人道:“在下等专程来访,不但非偷非盗,而且还有一份薄礼奉上。”
  梅大先生冷笑道:“三更半夜的来送礼,显然更没有存好心,各位还是回去吧。”
  那人笑道:“既是如此,在下等只好将这幅王摩诘的画带回去了。”
  话未说完,门已开了。
  梅二先生皱眉道:“这几人先摸透老大的脾气,投其所好而来,必有所求,我们看看他
们到底是哪一路的人马。”
  他并没有走出去,只将门推开一现,悄悄往外望。
  只见来的一共有三个人,一人只有三十多岁,短小精悍,目光炯炯,手里托着个长长的
木匣子。
  第二人面如重枣,长髯过腹,披着件紫缎团花大氅,顾盼之间,目卑睨自雄,显然是个
惯于发号施令的人物。
  第三人却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红斗蓬上镶着白兔毛的边,看
来就象是个粉装玉琢的红孩儿。
  除了他之外,其余两人眉目间都带着忧闷焦急之色。
  那精悍汉子手托木匣,一进来就躬身笑道:“此画乃是蔽主人重金购来,已经名家鉴定
,确是真绩,请梅大先生过目。”
  梅大先生的眼睛早已盯在匣子上了,嘴里却道:“无功不受禄,你们要的是什么?”
  那人笑道:“在下等只求梅大先生指点一条明路,找到梅二先生。”
  梅大先生立刻松了口气,展颜笑道:“这倒容易。”
  他一把将匣子抢了过来,道:“老二,出来吧,有人来找你了。”
  梅二先生叹了口气,摇头道:“好小子,有了王摩诘,连兄弟都不要了。”
  紫袍老人和精悍汉子见到梅二先生,都已喜动颜色,只有那红孩儿却直皱眉头,瞅着梅
二先生道:“这人看来赃兮兮的,真会治病么?”
  梅二先生嘻的一笑道:“大病治不了,小病死不了,马马虎虎还过的去。”
  紫袍老人似乎也怕这孩子再乱说话,干咳一声,沉声道:“我等久闻阁下回春之妙手,
是以特来相请阁下随我等一行,诊金无论多少,我们都可先付的。”
  梅二先生笑道:“原来你连我的脾气都摸清楚了,但你不怕我跑了么?”
  紫袍老人沉着脸不说话,却已无异在说怕这孩子再乱说话,干咳一声,沉声道:“我等
久闻阁下回春之妙手,是以特来相请阁下随我等一行,诊金无论多少,我们都可先付的。”
  梅二先生笑道:“原来你连我的脾气都摸清楚了,但你不怕我跑了么?”
  紫袍老人沉着脸不说话,却已无异在说:“你跑不了的!”
  那短小汉子立刻陪笑道:“只要梅二先生肯去,除了应付的诊金外,在下等还另有重酬
。”
  梅二先生道:“除了诊金先付外,你可知道梅二先生还有三不治?强盗不治,小偷不治
!”
  那短小汉子笑道:“在下巴英,虽是无名小卒,但这位秦孝仪秦老爷子在江湖中的侠名
,梅二先生多少总该有些耳闻吧。”
  梅二先生道:“秦孝仪?可是铁胆震八方秦孝仪?”
  巴英道:“好说,正是他老人家。”
  梅二先生点了点头,道:“嗯,这人的名头倒的确不小,好,过几天你们再来吧,到时
我若有空,也许会跟你们走这一趟。”
  话未说完,那红孩儿已跳了起来,大叫道:“这人好大的架子,我们跟他罗嗦什么,把
他架回去不就完了么。”
  巴英赶紧拉住了他,陪笑道:“若是病不急,过两天本无妨,可是病人受的伤实在太重
,莫说迟几天,只怕连几个时辰都迟不得的。”
  梅二先生道:“你们的病人要紧,我这里的病人难道就不要紧?”
  巴英道:“梅二先生这里也有位病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