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后备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序


    这篇小说的题目是“后备”。
    “后备”不算是一个好的小说题目,比较起“╳╳惊魂”、“血溅╳╳”等题目,没有甚么刺激性,吸引力好像也比较差。所以,在写这篇小说之前,曾费了相当长的时间,考虑用另外一个题目,但是想来想去,整篇小说写的既然是后备的故事,那么,叫“后备”,虽然没有甚么石破天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至少贴切,所以,仍然以“后备”为题。
    后备是一个专用名词,大多数的情形之下,用在体育运动上。例如一队球队,必有后备队员。以一队球队为例,在正常的情形下,后备可能一点也起不了作用,正选球员比赛,后备只是在场外等着。一旦,正选球员表现不理想,有受伤的情形出现,那时候,后备才发生作用,顶替正选,使整个球队,仍然在正常的情形下进行赛事。
    在机械上,也常用到后备这个名词。任何机械,都由许多零件组成。一组机械,其中特别容易损坏的部份,一定要有后备的配件,以便在出现损坏的情形时,随时替换。后备配件的作用极大,因为整组机械,可能由于一个极小配件的损坏,而致整个瘫痪,使整部机器,无法进行任何操作。
    简略地介绍了一下后备这个词的意义,看来好像很乏味,然而整个《后备》的故事,倒是很曲折诡异的。
    《后备》,讲的就是后备的故事。


    第一章 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

    丘伦没有法子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盯着前面,心怦怦地跳着,一时之间,竟忘记了举起他的摄影机。本来一看到了新奇、异特的事物,就立刻举起摄影机来,那已是他多少年来培养出的职业本能了,他从来也不会错过珍贵的镜头,那种职业本能,曾使他多次获得国际性的奖状。
    可是,如今看到的实在太令他惊愕,他只是呆呆地瞪着他所看到的,无法再有其他别的动作。
    丘伦是一个摄影家,或者说,是一个摄影记者。再具体一些说,他是一个自由摄影记者。他的职业是摄影,他在世界各地旅行,拍摄各种照片,然后将照片出售给通讯社、杂志、报社。
    这是一项相当不错的职业,尤其对一个本来就喜欢冒险、刺激、旅行和摄影的人来说,那简直是一门上佳的职业。
    丘伦曾在中美洲的原始丛林之中,拍摄过左翼游击队活动的照片;曾在亚洲的金三角地区,拍摄过秘密会社会议的情形;曾在海拔七千公尺的山岭,拍摄过雪人的足迹;曾在深海一千公尺,拍摄过鲸鱼产小鱼的刹那……
    丘伦曾经用他的摄影机,记录下时速六百公里的火箭车失事情形;也曾经利用特殊的仪器,摄下了紫罗兰花的花粉美丽无比的结构。
    在他从事职业摄影的过程中,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惊险,非洲一个国家的独裁统治者,就因为他拍下了一个残酷虐待镜头,而出动该国的全国军警追捕他,据他自己说,他在泥沼之中,抓住了一条大鳄鱼的尾巴,逃出了该国国境。
    一个曾经有过这样经历的人,应该没有甚么事情再可以令他惊呆,但这时丘伦却真的呆住了。丘伦这时所在的地方,平静之极,那是一个小湖边的一片草地,绿草如茵,野花杂生,湖边有几株老树,树根曲折盘虬,一半浸在水中。就在湖边的草地上,丘伦铺了一张方格桌布,桌布上是一个竹篮,篮中有美酒和食物,还有一具收音机,正在播放着悠扬的音乐。
    在小湖对岸,有几艘小船,近湖岸停着,小船上有人在垂钓。偶然有几只水鸟,在水面上低掠而过,令平静的湖水,荡起一圈圈的水花。
    这是一个极理想的渡假的地方,最适宜于和爱人静静地消磨时光。
    而丘伦到这里来,正是如此。十天前,他在酒会里认识了海文之后,这样的约会,已经是第三次了。
    几秒钟之前,丘伦还怔怔地望着海文的背影,长发随着微风轻拂而飘动,海文坐在靠近湖边的树根上,正用一根树枝,轻轻地在拍打着湖水,而丘伦也正想凑近去,对她讲一句他在心中已盘算了好几天,而找不到适当时机讲出来的话。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情景,应该是适宜于讲这句话的时刻。丘伦在他三十二年的生命之中,曾讲过无数的话,就是没有对所爱的异性讲过这句话,所以他明知道是最好的时刻,还是有多少犹豫。
    如果不是他犹豫了一下,他就不会听到身后那一下轻微的声响,也不会转过头去,看到那令人惊愕得不知所措的情形。
    但是他却偏偏犹豫着,所以他听到了那一下声音,他转过头去,他看到了那个人。
    千万别以为他看到了一个甚么八只眼睛,六条腿,头上长着触须的怪人,绝不是,他看到的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个人,大概有一百七十公分高,肤色出奇地苍白,双眼失神,就在他的身后,不到十公尺处,站着,失神的双眼甚至不是望着丘伦,而只是盯着草地上的那具正在播出音乐的收音机。
    那个人的身上,穿着一件极其奇特的衣服,那简直只是一幅布,套在一个人的身上。
    令得丘伦在刹那之间感到如此程度吃惊的,当然就是这个人,即使和心仪的女性一起野餐时,丘伦的摄影机,也随身携带着,可是一时之间,他竟然忘了举起它来。
    这个人,丘伦认识,绝对认识。
    就在半个月前,丘伦还曾替他拍过照,丘伦在离这个人的身侧,大约十五公尺处,替他拍过照,而这个人,正对着十万以上的群众在演讲。
    这个人,是一个才通过极其缜密的阴谋而夺得了政权的一个亚洲国家的元首,齐洛将军。
    齐洛将军在发表他就任国家元首后的第一次公开演说,几乎每一句话,都引起上万群众的喝采。丘伦全副摄影配备,在演讲台的左侧挤上去,向神采飞扬的齐洛将军拍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