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极品淑女

时间:2009-07-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典心 点击:

[NextPage第一章1]

第一章
        --------------------------------------------------------------------------------

         夏季的台北午后,因为先前的一场短暂雷阵雨,空气难得变得清新而凉爽,街道两旁的绿荫显得青翠,许多水滴正从树叶滴落,濡湿了道路两旁的红砖道,也让结束午餐的上班族,享受了一场小雨。
         方款款正紧抱着怀中的牛皮纸袋,飞快地奔跑着。她暗灰色的套装看来黯淡而毫不起眼,柔细的黑发盘成最古板的发髻,脚上则是硬头的黑皮鞋:她手里还拿着半块法国面包,一边奔跑,一边将面包胡乱地塞入口中。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她困难她嚼着硬如牛皮的面包,还分心低嚷着。
         方款款狼狈地跳过一个水洼,持续往“太伟集团”的总部大楼前进。
         在这个时间,路上已经没有任何行人,在“太伟集团”上班的人,没有一个胆敢不遵守时间限制。那个白手起家的富豪老板坚持“时间就是金钱”,没有准时上班,等于是浪费公司资源。所以就算是高级干部也罢,若是没有遵守时间上下班,绝对会被一脚踹出公司。
         而方款款进入公司才两个月,却已经是开除黑名单上的榜首,今天要是再迟到,她铁定要回家领失业救济金。
         都是淑雅的错!若不是淑雅坚持要留她午餐,顺便挑选新货品,她也不至于因为挑选货品而延宕到现在。
         方款款抱着怀中的牛皮纸袋,再一次为自己的缺乏自制力而叹息,短短的几十分钟,竟然就花掉了半个月的薪水,她把钱全都花在这些玩意儿上头了。
         由于奔跑得太急切,她侧背的提包冷不防地勾着一辆轿车的后视镜,整个身子霎时不由自主地往前倒,而手中的牛皮纸袋则是飞了出去,像是长了翅膀般,笔直地朝一个男人飞去。
         那男人刚走出轿车,合身的黑色西装让他看来更加高大,深遂的黑眸看向太伟集团的总部大楼,沉思地略微瞇起。还来不及反应,牛皮纸袋已经朝他飞来,在他眼前松开,里面的东西砸了他满脸,在他傲然的脸庞上停留几秒钟后纷纷掉落。
         款款发出困窘的呻吟声,双手覆盖在脸上,简直不敢看那人的表情。她几乎想要当场挖个地洞,把自己深深地埋起来,眼前的场面实在太过尴尬十多件五颜六色的蕾丝内裤以及贴身胸衣从牛皮纸袋中掉落,有的掉落地面,有的则是停留在那男人身上。
         男人瞇起双眼,不可置信地皱起浓眉,缓慢地伸手拿下头上一件粉红色的缎质内裤,锐利的黑眸瞪视着那件最贴身的布料,按着转头看向呆立一旁的方款款。
         “这是你的?”他黝黑的手指握着那块蕾丝,看来十分不协调。
         款款羞红了脸,鼓起勇气走上前去,试图抢救那些贴身衣料。她的手有点颤抖,踮高脚尖才能拿下他肩头那几件内衣裤,一颗心紧张得像是要从胸腔中蹦出。
         “是的。”她硬着头皮承认,心疼地看着地上那几件已经被污水毁坏的衣料。
         他瞇起眼睛,锐利的眼紧盯着她,在心中猜测着她的身分。
         “你是”太伟“的员工?”他询问着,将手中的布料递到她眼前。
         不可思议的不是他认不出她,而是她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身分!?他有些怀疑这只是一项最新的搭讪方式,只是她用来吸引他目光的手段。
         但是,哪个女人会在试图引起男人注意时,装扮得如此糟糕?
         她看来就像是一个滞销的存货。
         方款款点点头,匆忙将那块衣料胡乱地放回皮包中。两人的手指有一瞬间的接触,她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而那块布料则是沾了他的温度,顿时,某种奇异的感受让她双颊嫣红。
         “先生,很抱歉,我还赶时间,要是下次在员工餐厅遇见你,我再请你用餐当做是赔礼。”她匆匆说道,然后很懦弱的就想逃走。
         当方款款转身正想往大门奔去时,冷不防地手腕竟被他握住,男性的温度从手腕传来,吓得她几乎尖叫出声。
         “等等。”他出声制止,视线落在她略显丰润的双颊上,有些讶异那双眼眸的澄澈。
         她似乎真的不认识他,这让他意外的感到兴趣。
         款款不知所措地看着他,顺着他的手指,看向他的胸膛。
         一件嫩绿色的蕾丝胸衣:细细的肩带正勾在他的西装钮扣上,像是嘲笑她般地随风晃动着。
         “我想你还忘了这一件。”他低沉的声音里有着压抑的笑声。
         她发出懊恼的呻吟,伸出扯着那块布料,双手因为紧张而颤抖,她几乎等于站在他的怀中,可以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古龙水香味。然而,她的双手愈是发抖,就愈是拿不下那块蕾丝。
         若不是这件蕾丝胸衣,是她这次消费行动里最钟情的目标,她大概已经放弃它,转身落荒而逃。但是,这可是本季最美的颜色,她特别订购了三个礼拜才拿到。
         他看得见她嘴角的法国面包碎屑,暗自猜测着个中滋味。他的目光看着那红润的菱唇,下腹陡然觉得一阵燥热,他无法理解,自己竟会对模样如此糟糕的女郎有所反应?
         从任何角度来看,她完全不合格。
         灰暗的套装包里着丰润的身躯,看来比标准体型更丰满几分,一身暗灰色的套装,像是帐蓬般遮掩住她的曲线,只能从胸前隐约看出那贲起的线条。古板的发髻,以及会吓退所有男人的黑框眼镜,足以让所有男人敬而远之。
         只是,她澄澈的双眸以及红润的唇,又让他移不开视线。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因为工作过度,而有些饥不择食了。他的视线在她身上游走,猜测着她究竟会在何时穿起这些诱人的衣衫?如此能引得男人血脉贲张的内衣,似乎跟眼前的古板女郎扯不上关系。
         款款当然能够察觉到他的视线,那就像是有一把细微的火在烧灼她一般,让她紧张而不知所措。她双手仍努力扯着那块蕾丝,终于忍无可忍的奋力一拉之下-“嗒”的一声,她因为反作用力而颠簸数步,正在欣喜着顺利拿下蕾丝内衣时,视线落在那男人的西装上头,顿时她差点因为挫折而痛哭失声。
         内衣是取下了没错,但是因为她的硬扯,那件质料上等、看来价格不菲的西装,被她硬生生地扯下了两枚扣子。
         “噢,我好抱歉。”她的唇颤抖着,试图弥补所犯下的错误。“我在公司里有放着备用的针线,你把衣服交给我,我可以帮你缝补好的。”她热诚地说道。
         男人缓慢地勾起薄唇,露出一个难得的微笑“我怀疑若是将衣服交给你,等我再度看到它时,已经是几块破布了。”他摇摇头,不再理会她,迈开步伐往“太伟”的大门走去。
         款款羞红了脸,因为他的调侃而有些愤怒,却又无法反驳。
         她紧握着手中五颜六色的蕾丝内衣,困惑地猜测着这个男人的身分。
         ※ ※ ※
         “她跑到哪里去了?”经理的尖叫声让所有人停下手边的工作。
         头顶微秃的经理猛擦着光亮的额头,不停地在凌乱的办公室内寻找着。狭小的空间里挤满了档案夹,还有大量的玩偶,简直会让人发生错乱,怀疑这里不是太伟的办公室,而是某间玩偶贩卖屋。
         几个忙得昏头的经理级人物正在一堆玩偶里,努力寻找着与英国客户的重要合约。
         经理第无数次自责,他怎么会将那么重要的合约交给方款款?
         但是这也不能怪他啊,谁教方款款生来一副老处女模样,他还以为这样的女人应该心无旁骛,能够专心于工作:哪知道她这么会混水摸鱼,一遇上紧急事件往往就不见人影?
         “经理!”款款手里挥舞着打卡单,匆促地奔进办公室内。
         “你!你又给我迟到了!我从上星期就提醒过你,今天有英国客户要来签约,而负责保管合约的你竟然到现在才出现?你知不知道那些客户等了你两个小时了?”经理气得几乎要脑溢血,指着方款款的手在颤抖着。
         平时出一些纰漏,公司里众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蒙混过去了,但是今天可不比平常,总裁从美国的分公司回国来,连带着那几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级干部都会出现,整个总部大楼里的员工如临大敌,只有方款款还不知死活地姗姗来迟。
         “经理,我不是有意的,我已经很努力在跑了,只是在门口前出了一些意外。”
         她解释着,并忙乱地从皮包中拿出一叠绉得有如陈年梅干菜约合约文件。在翻找的动作中,好几件内衣裤掉落地面,男同事们礼貌地避开视线。
         款款倒吸一口气,用脚偷偷把内衣裤踢入桌椅底下。
         “不要解释!”经理气得几乎发狂,拉住她的手腕就往楼上的贵宾室拖。“你自己把合约交给总经理,然后站在旁边乖乖递茶送水,绝对不许给我开口!”他愤怒地将方款款贬为送茶小妹,并在心中决定等英国客户离开后,就要她拿着遣散费滚出公司。
         踏入直达顶楼的专用电梯,方款款不安地偷瞄经理的脸色,顺便借着电梯里的镜子稍稍整理仪容,叹息地猜想今天大概不是她的幸运日。
         “在这里给我等着!”经理命令道,让她待在休息室里,然后自己先拿着合约入内,安抚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客户及总经理。
         休息室的角落里还有一个七岁左右的小女孩,精致约五官衬着长而微鬈的头发,穿着舒适的棉布衣裙,看来就像是令人爱不释手的姿娃娃。
         只是那双漂亮的黑眸里,有着深深的怒气,小小的手臂紧抱着一本厚重的精装书。
         此时,小女孩正愤怒地拿着那本精装书敲击着桌面,把书敲出不少凹痕。
         “嘿,书本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敲桌子的。”款款好奇地走到小女孩身边,带着笑容说道。她家里开设着幼儿园,跟小孩子相处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只是,小女孩不买她的帐,傲然地抬起下巴,用漂亮的眼睛睨着她,表情充满了不以为然。
         “这是我的书,要怎么处理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唐心的情绪坏透了,她恼怒地瞪着眼前不识相的女人。因为她昨天再度气走了一个家教,爸爸知道后。愤怒地要她在休息室里反省。
         这是她今年气走的第五个家教,但是心中却没有半点愧疚,那些家教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说是来照顾、教育她,实际上却把目标摆在爸爸身上。她们在爸爸面前一脸贤淑,背后却在暗中使劲,打算成为太伟的总裁夫人,每晚把她哄睡后,就上昼房去勾引爸爸。
         像昨晚那一个,还穿着透明睡衣上书房。她只不过是悄悄把大狼狗放进屋子,让狗儿把那女人的睡衣咬成残丝破缕罢了。
         她讨厌那些企图接近爸爸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存心不良,嘴里说着会照顾她,其实却只是把她当成接近爸爸的垫脚石。而爸爸却不知道她的苦心,竟然不听她的解释、就将一切怪罪在她头上。
         唐心更用力地把书本敲击在书角边,企图将精致的精装书砸得破烂。
         然而方款款不是会被轻易吓退的,脸上的笑容虽然黯淡了些,但是并没有消失。
         “小朋友,没有老师教导你该有的礼貌吗?”她对这个小女生的用词感到讶异。
         “礼貌?跟你需要扯到什么礼貌?再说,那些老师可没教我礼貌,她们只教会我勾引男人的小把戏。”唐心刻意装出粗鲁的语气,学着那些叔叔们私底下的模样。唐家的坏脾气在她体内发酵,她因为被责怪而愤怒着。
[NextPage第一章2]

         款款震惊地瞪大眼睛,一手覆盖在胸前,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长得十分可爱、说话却活像小太妹的女孩。“我真想见见你的家长,看看他是怎么教育你的。”“见我的家长?你也想爬上他的床吗?或许你们可以在床上好好谈论有关”教育“的问题。不遇他的品味高得很,大概看不上你这种又胖又丑的女人。”唐心鄙夷地说、将方款款看成另一个不懹善意的女人。
         黑框之后的眼睛瞇了起来,清澈的眸子逐渐凝聚怒火,方家的人对于小孩子的教育有着异于常人的热诚,怎么忍受得了唐心的放肆?她不是愤怒于唐心对她容貌的评语,而是愤怒于唐心的无礼。
         款款缓慢地走近几步,连连深呼吸,想要克制心中的冲动。
         她握紧双拳,勉强挤出微笑,不停提醒自己,此刻是在公司内,这个语气不善的小女孩很可能是某位高级干部的孩子,为了饭碗着想,她必镇冷静。
         “女孩子不可以这么说话的。”款款的嘴角僵硬着。
         唐心哼了一声,根本不将款款放在眼里。然后,像是存心挑衅般,她弯唇冷笑几声,摊开了已经残破的精装书,漂亮的眼睛直视着方款款,然后以刻意缓慢而夸张的动作,开始撕下书页。
         纸张被撕裂的声音响彻休息室,精致书页被撕成碎片,散落在柔软的地毯上。
         像是听见脑海中有某种声音陡然爆炸般,款款几乎可以感觉到理智的绳索陡然绷断。
         她被激怒得无法自制,猛地冲上前去,将一脸错愕的唐心翻倒在膝盖上,开始不客气地朝挣动不休的小屁股打下去。
         唐心尖叫着。她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胆敢如此对待她?“放开我!你这个丑女人不想要命了吗?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她惊慌地叫着,不停地挣扎,臀部遭到一次又一次的责打,漂亮的眼里蓄满泪水。
         “就算你是天王老子的女儿,我也照样打,不乖的孩子可以用言语教育,恶劣的孩子就必须用这种方法教训。”款款奋力地打了好几下,气喘吁吁地制伏挣扎不休的女孩。
         唐心从小到大从没有被责打过,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教训?她已经习惯了被旁人捧在手掌心。就算是做错事情,旁人也必须陪着笑不计较,她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愤怒着她的粗鲁与无礼,如此地在意她的言行举止。
         就像是……真正的在关心她,而不是将目标放在爸爸的身上。
         心中有某种奇异的感觉,但是屁股上的疼痛实在太剧烈了,唐心实在没有办法多想。
         她发出杀猪似的嚎叫声,在方款款的腿上挣扎着。
         “你不但无礼,而且还不知道爱惜书本,你不知道有很多小朋友,求知若渴却无书可看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珍惜?”款款凝聚的怒火没有办法轻易消灭,当怒火一来时,她往往容易失去理智。
         贵宾室的门被打开,众人呆立在门前,所看到的就是道种景况,一个愤怒的女人挥着手掌,痛扁着尖叫不休的小女孩。
         方款款有些诧异,没有想到门会陡然被打开。她的手停在半空中,尴尬地看着眼前一群目瞪口呆的男人。
         经理看清楚方款款所责打的人是谁时,突然两眼一翻,承受不住心中震惊而昏厥。
         在昏倒前,他彷佛看到退休金长了翅膀飞离他的荷包,他后悔极了当初让方款款进公司来,他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在太岁头上动土,惹上了绝对不能招惹的人物。
         唐心看到救星降临,猛然扭动小屁股,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方款款的膝盖,再也忍受不住地放声大哭,迅速扑向父亲的大腿。“爸,那个丑女人,她……她……她打我。”
         她哭得打隔,泪水流满了小脸蛋。
         男人没有伸手去安慰女儿,锐利的视线落在方款款的身上,在认出她的瞬间,黑眸略微瞇起。
         方款款微微一愣,因为想起先前情况而脸红。女孩的父亲竟然就是在“太伟”门前,与她有过早一面之缘、见识过她新购买的那些内衣裤的男人。看他身旁众多经理环绕的模样,身分职级可能还不低。
         “你为什么打她?”他询问着,声调平滑如丝,却隐含着危险的气氛。他并不愤怒,反倒有些讶异竟然这女人敢对他的女儿动手。
         他的女儿有着超出一般同龄女孩的聪明,那些智商不但用在求学,更擅长用于恶整旁人,而碍于他的身分,受整的人们通常敢怒不敢言,因此唐心的气焰被养得更大,几乎无人可以降服。而他也正因为如此,为着女儿的教育问题大伤脑筋。
         “她的行为太过恶劣了。”方款款回答道,拿起那些先前被唐心撕碎的昼页。
         “你应该好好的教导她爱惜书本。另外她的礼貌也必须加强,不能够像是野孩子般满嘴粗话。”“她不会说粗话。”“在你面前或许不说,但是在我面前她说得十分流利,就像是天生的小太妹。”款款忍下心中再度见到的紧张,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小女孩的教育问题上。
         只有她知道自己的手心正在冒汗。不知为何,一见到他就感到某种奇异的情绪,让她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她无法正视那双眼眸,却敏感地感受到他的视线正在细细审视她的一切,没有放过任何细节。
         男人的眉头紧皱着,锐利的视线看向女儿。
         唐心有些心虚地避开眼睛,但仍旧表现出受委屈的模样,努力哭泣着。“爸,你不要相信这个丑女人的话。”她的声音微弱,害怕爸爸真会听进方款款的谗言。
         他的眉头皱得更萦。“看来她说得没错,你的礼貌的确需要改进。”他也清楚女儿欺善怕恶的行径,她虽然年仅七岁,但已经聪明得懂得阳奉阴违,用大小姐的身分欺压旁人。
         “或许跟她学校的老师沟通一下,就能够稍微改进,这个年纪的女孩学习能力很强的。”款款在一旁出主意,突然看见一位经理很努力地使眼色,似乎想传达什么。
         她关怀地偏头,几乎想开口询问对方是不是脸部肌肉抽筋。
         但是,男人再度开口,她的注意力就全被吸引了。这个男人就像是天生的焦点,生来就是旁人注目的目标。
         那是一种绝对的霸气,一种会被称为王者之风的特质,让人无法移开视线,只能追寻着他的举止,自愿听从着他的所有言行。
         “她没有上学,只是请了家教,而所有的家教都无法驯服她。”他踏上前一步,丝毫不以为意地拂开女儿紧抱着他大腿的细瘦双臂。
         “那么或许该请你多陪伴她一些,家长的言行对孩子有着示范的作用。”款款想起幼儿园里所提倡的教育方针,客观地给予意见。
         “不需要你多嘴。”唐心惊慌地喊着。她喜欢爸爸,但是也有些怕他,学不会怎么跟他相处。
         “唐心。”他淡淡地喊道,低头看了女儿一眼,总算清楚地知道女儿的礼貌有多糟。
         他转过头,继续看着方款款。不知怎么地,他对她有着某种程度的好感,再度看到她时,如雪原冰封的理智竟然出现龟裂,喜悦的情绪缓缓涌出。
         在看着方款款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成形,他缓慢地露出微笑。“你愿意替我接下这个艰巨的工作吗?”他提出邀请。
         房间内所有的人,在听见这个提议时全都倒抽一口凉气。而跪坐在地毯上的唐心则是张大嘴,苍白的脸仰望着父亲,她的心跌落绝望的深渊,知道父亲一旦决定就绝不更改。
         这是什么样的厄运?她才刚摆脱了一个家教,马上又来一个,而眼前这个衣着没有半点品味的女人,不但没有像平常人般对她言听计从,反倒还敢动手打她。要是让方款款成为新任家教,自己的小屁股岂不是前途堪虑?
         款款也被吓着,没有想到会突然受到邀请。她的表情有些僵硬,但仍然硬是挤出一个微笑。
         “很抱歉必须要回绝你的提议,我还有工作在身,而令千金大概是需要全天候的家教,而”太伟“的工作手册上明文规定,员工是绝对不能兼差的。”她擦擦额上的冷汗,怀疑自己究竟是惹上什么样的麻烦。
         男人弯唇微笑,那笑容有几分冷傲,更有几分危险,足以让其它人战栗。
         “那简单,你被开除了。从今天起就到我家里报到,做我女儿的家教。”他霸道地说道,不容许任何反驳。像是决定了最微不足道的事情,高大的身躯转身迈步,往休息室外走去。
         款款先是惊讶,接着理智几乎被怒火给吞噬。她不曾见过如此霸道的人,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想决定她的工作?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这对父女都像是野蛮人般不讲理!
         “等等,你不能这么做,你没有资格开除我。”她喊叫道,冲动地扑上前去握住他的手臂。“我好不容易方得到这个工作,虽然做得不是很顺手,但是绝对可以慢慢上轨道,你没有资格辞退我的。”她对其他人投射求救的眼神,却看到一张张无能为力的表情。
         他的脚步略微停顿,纡尊降贵似地看了她一眼,彷佛她是不识相的捣乱小虫。
         “方小姐,相信我,在这间公司里,我是最有资格开除你的人。”他的手缓慢地落在她的下颚上,轻率地捏起,按着又松开,一抹冷然的笑容跃上嘴角。“对于一个进公司两个月,竟然还无法一眼认出公司总裁的员工,我还留在公司做什么?”说完,他不再逗留、大步离开休息室,而身后的一票经理也诚惶诚恐地跟着他走出去。
         款款虚弱地软倒在地毯上,震惊地瞪着已经关上的门,他临走前所说的话不停在脑中回荡,她恐惧地思索着,冷汗流得比唐心的眼泪还快。
         他先前的触摸,在她的肌肤上残留一些体温,提醒着她先前的接触。
         她终于认出那张严肃而充满霸气的容颜……原先只能在报章杂志上偶尔看到他,所以当面对面时,她迟钝的视线根本认不出他来。她懊悔地呻吟着,把脸庞埋在双手中。
         他就是“太伟集团”的总裁唐霸宇,那个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就掌握庞大商业集团的传奇男人。传说中,他有着惊人的商业头脑,还有魔鬼般的运气,在商界几乎无往不利,在他的地盘上,他所说的话就等于是圣旨,没有人可以违抗。
         “天啊,我竟在他面前做出那些事情!”她的脸颊嫣红着,几乎想要远远地逃出“太伟”的大门,她再也没有颜面可以面对他。
         但是她没有胆子逃开,不知为何,她隐约知道任何人都无法逃离唐霸宇的视线,而他已经“钦点”她做他女儿的家教,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唐心仍在哭泣着,她一边流泪一边咬着牙,漂亮的眼睛瞪着方款款,在心中决定要给方款款一些教训。她已经赶走无数的家教,而这个女人看来又笨又不聪明,相信不会花费她太多时间。
         然而小女孩没有想到,虽然方款款的确不怎么聪明。但是,不聪明的女人通常都有一个特点-很顽固。

         [NextPage第二章1]

顶一下
(17)
56.7%
踩一下
(13)
4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