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连锁

时间:2017-12-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序

    《连锁》这个故事由于小说架构庞大,所以写得相当长,这次重新整理,也就分成了上下册,上册用原名,下册订名为《愿望猴神》。
    在曲折离奇的故事之中,重要的自然是第八章“来自印度的古老故事”,借一个老人之口,叙述了一个人想得到快乐而结果失望的故事。结论是“世上根本没有快乐的人”。
    世上自然有快乐的人,但也只是在某一个时间中快乐,在某一件事上快乐,不可能永远快乐,快乐只是一生中的一刹那,不可能是一生的全部。
    想想也有道理,要是人的一生中,满是快乐,那岂非等于一点快乐都没有?
    许许多多无关的人,无关的事,联结了起来,成为连锁,而每一个人又有一个内心深处的化身,《连锁》的故事,情节变化之多,卫斯理故事中,堪称第一。


    第一章 职业杀手、小商人和神秘谋杀
----------------------------------------

    远程来复枪上附设作为瞄准用的望远镜,通常的有效度是乘十,也就是说,可以将距离拉近十倍。望远镜的目镜上,有很细的线,交叉成为一个“十”字,只要使射击的目标固定在“十”字的中心部分,扳动枪机,子弹呼啸而去,就可以射中目标。
    当然,并不是说上这种远程来复枪在任何人的手中,都可以依据同样的程序射中目标,还得看握枪的人,手是不是够稳定,要是在扳动枪机的一刹那间,手稍为震动了一下,那么即使是极为轻微的震动,也足以使子弹射不中目标。
    根据最简单的数学计算,如果目标在三百公尺之外,枪口只要移动一公厘,子弹就会在距离目标三公尺处掠过。
    绝对稳定的双手,是一个远程射手所不可缺少的条件。
    铁轮就有这样一双绝对稳定的手。
    铁轮以一种十分舒服的姿势坐在宽大柔软的沙发上,面对着挂着厚厚的丝绒帷帘的大窗,房间里的灯光相当暗,在他身边,是一杯散溢着芳香的陈年白兰地,在酒杯旁边,是一枝已经装嵌好了的远射程来复枪。
    铁轮将那枝可以拆成许多部分的,制作极其精美的来复枪,自盒子中取出,装好之后,连铁轮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在沙发上坐了有多久。他一坐下来就是这个姿势,而且一直保持着。
    他坐着,将双手的手指伸直,掌心向着自己,凝视着手掌和手指。双手像是完全没有生命的石刻,一动不动,甚至给人以这双手的里面,没有血液在流动的感觉。
    铁轮一直伸着双手,直到他对自己稳定的手感到满意,才慢慢屈起手指,将身边的远程来复枪抓在手里,枪口上早已套上了灭音器,使得子弹射出时所发出的声音,不会超过拔开酒瓶上的软木塞。
    他用枪口轻轻挑开了帷帘,帷帘后的大玻璃窗子上,早已有一个可供枪口伸出去的圆孔,那是铁轮一进入这间房间之后就弄成的。
    这是一家大酒店中最豪华的房间之一,在十二楼。枪口伸出去,望远镜的镜头,贴在玻璃上,铁轮略俯身向前,将眼睛凑在望远镜的目镜上。
    通过望远镜,他可以看到对面的那幢大厦,那是一幢十分新型的大厦,这种新型的大厦,即使在迅速发展中的日本东京最繁盛地区,也并不多见。大厦的外部结构,全是玻璃,连走廊的外墙,也是玻璃,可以由外面看到匆促来往的人。
    铁轮慢慢移动着枪枝,将目标固定在对面那幢大厦十一楼的走廊上,使望远镜中的“十”子,对准了一个穿着鲜红上衣少女的饱满胸脯,然后,跟着这个少女向前走,一直到这个少女在走廊的弯角处消失。
    在这几十秒中,铁轮的手指,一直紧扣在枪机上,他知道,只要自己的手指向下一压,那个穿红衣服少女的生命,立刻就会消失。这种感觉,常常使铁轮感到极度兴奋,谁是生命的主宰?不是上帝,也不是阎王,是他!铁轮,可以使任何人在一刹那间死亡,是他!这个从不失手的职业杀手!
    铁轮并没有再移动,他双手把持得极稳,从望远镜中看出去,“十”字的交叉,停留在走廊的转弯处,那地方的墙上留下了一个不为人注意的高度记号,离地一百六十四公分。他要射杀的目标,身高一盲六十八公分,也就是说,当目标转出走廊,铁轮扳动枪机,子弹就会射进目标的眉心,一枪致命,绝不落空。
    目标的行动,铁轮也早已调查得很清楚,中午一时,目标会离开他的办公室外出,一定会转出走廊,进入他的射程范围之内。
    一时零七分,铁轮看到了他的目标,转过走廊的弯角,进入了望远镜中“十”字的中心,他扳下了枪机。
    铁轮的身子立时向后一仰,用极其迅速的手法,将来复枪拆成七个部分,放进了那只精致的箱子中,然后合上箱盖,取起身边的那杯酒来,一饮而尽,提着箱子,走出了房间。
    他甚至不必花半秒钟去看一看他射击的目标是不是已经倒地,那不必要的,二加二一定等于四,铁轮射出了一枪,目标一定倒地,事情就是那么简单。
    从升降机出来,穿过酒店的大堂,和几个向他行礼的酒店员工点了点头,走出酒店的大门,置身于街上熙来攘往的人丛之中,他感到无比的轻松,那幢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夺目光彩的大厦十一楼走廊转角处,有一个人死了,他和这个死人之间,不会发生任何的联系,不会有任何人想到他和那个死人之间有关系,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只是那颗射进了死人体内的子弹,但子弹不会说话。
    板垣一郎在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心情并不愉快。
    他是一家中等规模企业公司的董事长,完全独资,每年的盈利,通常在两百万美金左右,所以他的生活享受一流。身上的西装,是紫貂毛和羊毛混纺品,裁剪的是东京一流的裁缝,穿在他身上,更衬得他气宇轩昂,是成功的中年人的典型。
    他有一个美丽的情妇,情妇的名字是云子。云子是一个知名度不太高的歌星,年龄恰好是他的一半。

顶一下
(5)
45.5%
踩一下
(6)
54.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