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这一秒,我哭了

时间:2009-07-1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暗夜行路 点击:

 [NextPage   1.]

   1.

    齐皓考上公安学校以后,家里人大张旗鼓地庆贺了一下。不仅仅因为家里人对人民警察的崇敬,而是齐皓终于有了铁饭碗在手。如今,齐皓公安大学毕业,家里人又开始庆贺了,齐皓跟着大家一起乐和了半天,他是那种看着人家乐自己就得咧嘴的人。齐皓一共有七个姨,所以一群女人跟乌鸦似的嘱咐这个嘱咐那个,齐皓始终保持微笑。小姨是个业余主持人,主要工作是替人家操办婚事儿,叫得好听的,是婚庆公司。她是时刻不离本行,这会儿在齐皓毕业庆功宴上,拉着齐皓的手说:皓扬,你有相中的人儿吗?

    啊?齐皓乌突突地吓了一跳。

    问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

    啊?没有没有。七姨,我还小呢。

    小啥小?快22了吧?

    啊。

    老七!你就好操心这种事儿,小皓才刚毕业,你倒是急。齐皓家母开口了。三姐,这不是问问吗。你说齐皓,长的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肯定没少招姑娘吧?就是不像别人那么油嘴滑舌的。你可不知道,如今这油嘴滑舌是门手艺啊。净胡说,油嘴滑舌算什么手艺。我们小皓这么本分挺好。

    哎你们爱信不信。

    齐皓夜深人静的时候,从警察宿舍里醒了,他又做了几年来一直做的梦。梦见了那个大眼睛的男孩子,梦见他笑着看着自个儿,呲着白牙,笑得一脸纯洁。又想起七姨问他有什么心上人,还真是奇怪,这么多年,没有。

    起来喝了口水,旁边床上梁明说,起夜啊?

    齐皓说,对,起夜。本来不打算去厕所,他也不得不去了一趟。期间,他仔细地想了想那个男孩子的名字。叫什么来着?好像是自己的小学同学,他确认。齐皓以为自己会被派去做文职,因为他进所第一天,就被所长说,这个是拍电影儿的吧?长得这么白白净净的怎么当警察。跟姑娘一样做文职得了。后来他没做文职,跟刘玉梅探长一起,抓小偷。

    他们每天早起晚睡的活跃在各路公交车上。那个探长出名儿的擒贼能手。皓扬决定好好跟她学习。两个人在刀削面馆儿吃面的时候,刘探长说:

    小齐,刚来还不习惯吧?

    挺习惯的。他呼噜着面说,今儿这面怎么这么咸。

    那么早起也行?

    行啊,那有什么?我妈以前在屋里练什么功,跟着音乐,谁睡得着。比这还早呢。嗯。刘探长点了下头。

    当天,在刘探长的跟踪布控下,齐皓第一次摸到了小偷儿,弄得他心砰砰乱跳,给小偷带手铐的时候,不知是喜悦还是惊吓,他铐了几次才把他铐上。小偷一副瑟瑟梭梭的样儿,有人给了他两脚。小偷是招人恨的,因为他不劳而获。好几次,小偷都被事主暴打一顿。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们都睁一眼闭一眼。晚上大家吃了个狠的,7个人吃了两百多,这在刘探长这儿,算大数儿了。一直跟着刘探的英子好像对齐皓有那么点意思,给他夹菜。齐皓不知道为什么对女孩子的献殷勤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像兄弟似的。上学的时候,大家讲追女孩儿,和女孩打啵,上床。他一点共鸣都没有。听故事,图个乐还行。而且,见到漂亮姑娘,他都没有脸红过,倒是有一次被高大师兄不经意搂了一下,他连耳根子都热了。齐皓自个儿想,倒是挺奇怪,大概因为自己特别老实吧。

    英子比齐皓大了3岁,而且长得有点黑,不细致。刘探长也不看好他们,用她得话说,小齐比英子还秀气呢。隔了没几天,他正休息,在夜市和梁明,葛涛在马路边儿喝酒。人家两个在重案组。说话都透着霸气。葛涛说,这干重案和电影电视真不一样。有时候,真怕啊。不过,表面上不能显出来,老爷们儿么!你知道吗齐皓。开始候队还想要你来着。然后管扫黄的杨队说,你这样的应该去他那儿,打入内部扮个鸭子没什么问题。梁明和葛涛狂笑。

    齐皓也笑。

    他没想到,这事儿以后真成了真。

    三个人正乐呵着,就听到有一个女高音大喊:齐皓!堵住他!

    一个人影儿从眼前掠过。

    齐皓条件反射地站起来,刚要抬脚,葛涛抄起凳子就了出去!那个跑过去的人影在横穿马路的过程中被凳子正正砸中!直接仰面躺在地上,眼睛还有点向上翻。刘玉梅和几个人已经奔了过去,围了好多人,但都没有太靠近。齐皓三个穿进人群。那个小偷已经被拎了起来,反手被铐了手铐。齐皓急急地靠了过去,那小偷正好被一抻,同时他的头一歪,齐皓正正看到了他的脸!大眼睛的男孩已经长大了不少,没了稚气,却有一丝邪气。

    他猛然想起来了,他叫,原佑!

   [NextPage 2.]

 2.

    他偷了一个手机,从衣袋里被翻出来。施主冲上来就打。被齐皓拦住,而且不知道哪里来得愤恨,对着那个施主吼,东西找回来没有?当着警察打什么人?!施主果然作罢。

    刘玉梅叫了车过来,大家在路边等警车来。那个小偷儿被反铐双手靠在树上。葛涛和梁明没走,看热闹。葛涛抡凳子的情景还在齐皓眼前浮现,他不由得看了看那个小偷,那凳子好像砸到了他的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哎!你发现没有。葛涛诈唬到。这小子和齐皓长得有点像呢。

    齐皓看过去,想起小时候老师的话,齐皓,昨天我把三班的原佑认成你了。警车终于来了,小偷被押到后面,齐皓也坐在后排。小偷靠在那儿,始终一言不发。刘玉梅和英子正侃侃而谈。齐皓忍不住身子向后仰了仰,小声问,你是原佑吗?那小偷惊了一下,随即抬头看他。眼睛里的惊异一闪而去,随即他又歪头望着车外。没有再看齐皓一眼。其实小偷无非是拘留两天,很快就会放了。除非是跟什么盗窃团伙有关。齐皓没有参与审讯,但却等消息。他们从审讯室出来的时候,他看到原佑走路有些困难。还没等他开口。刘玉梅看见了他,喊,小齐,去医务室,跟着。他跟去了,看着小偷被带到了医用床边。医生是个女的,中年。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说,把裤子脱了。小偷被手还被反铐着,医生又喊,快点啊,愣着干吗?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