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妖火(下)

时间:2009-07-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校删订正完《妖火》的续集之后,相当感慨,在不少处,加了按注,说明当时属于幻想中的情形,已成了目前日常生活中十分普通的现象。
    冬虫夏草,真菌繁殖的设想,是第一篇科幻小说的题材,因此自己一直十分喜爱这个设想,读者诸君如有兴趣,不妨弄一支“虫草”来仔细观察一下──模样殊不可爱,但确然能引起人的幻想力的。
    第十二章 毁灭全世界的力量
----------------------------------------

    来到了门口,我才停了一停,道:“我可能要回去,你可有甚么话,要和你父亲、姊姊说的?”
    张小龙身子,又震了一震,这才抬起头来,道:“他们怎么样了?”
    我真想趁这机会,不顾一切,将我的身份,我心中所想的,全都和他一股脑儿,讲个清楚。
    但是,我却知道这样做了之后,反而会对我、对张小龙不利。
    所以,我竭力使我的声音显得冷酷,道:“他们怎样,那要靠你来决定了。”我的话中,微有威胁之意,那当然不是我的真心,而是为了满足偷窥者而已。
    张小龙自我进来之后,一直呆在那张椅子上不动,可是,我那句话才一出口,他突然之间,站了起来,抓起一只杯子,向我掷了过来。
    我身子一闪,那只杯子,“兵”地一声响,在墙壁上撞得粉碎。
    他戳指向我大骂,道:“出去,滚出去,你们这群老鼠,不是人,是老鼠!”
    他骂到这里,面色发青,口唇发白,显见他的心中,怒到了极点,在喘了几口气之后,又“砰”地一拳,击在桌上,道:“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要将你们,都变成真正的老鼠!”
    他目射怒火地望着我。我问心无愧,自然不会感到难堪,我只是迅速地退了出去。当我来到了实验室的门口之时,那门自动地打了开来。
    我退出了门外,门自动地关上,我听得汉克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道:“你的工作做得不好。”我耸了耸肩,道:“你不能要求一天造罗马的。”
    汉克的面色,十分冷峻,道:“有一位重要的人物,要召见你。”
    我心中一凛,道:“是最高领袖?”
    汉克一声冷笑,道:“你别梦想见到最高首领了,他是不会见你的,要见你的,是他四个私人秘书之一,地位也够高的了。”
    我装着不经意地道:“地位在你之上?”
    这一问,实是令得汉克,感到了十二万分的狼狈。如果他不是高傲成性的人,他可以十分简单地回答:“是的,他地位在我之上。”
    可是,汉克的地位不高,却又偏偏不愿意有人的地位比他高,他高傲的性格,令得他不肯承认地位比人低的这一事实。
    但是,他却又不敢胡说,因为在这里说错了一句话的后果,连我都可以料想得到了,汉克当然不会不明白的。他面色呆了片刻,才含糊地答应了一声。
    我知道我这一问,更可以刺激他向高位爬上去的野心,这是我下的伏笔,可能一点作用也没有,但也有可能,起意想不到的作用,我心中暗暗高兴,跟着汉克,走进了升降机。
    没有多久,我们又站在一扇钢门之前,门内响起了一个十分娇柔的声音,道:“进来。”
    汉克推门进去,只见近门处,放着一张桌子,在桌子后面,坐着的一位小姐,竟是美丽的日本小姐,她向我们笑了一笑,道:“甘木先生在等你们。”
    汉克板着脸,像是要维持他的尊严一样。
    我们又进了另一扇门,那是一个很大的会客室,在我进去的时候,我看到一张单人沙发上,坐着一个人。那人的脸面,我看不清楚,但是我却看到他在阅读一份“朝日新闻”。
    我向那份“朝日新闻”的日子,看了一看,心中不禁暗暗吃惊,因为这日子,和我日历表上的日子吻合。也就是说,他们虽然在海底,却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当天的报纸!
    我们进了会客室,那人放下了报纸来,向我们作了一个官样文章似的微笑。
    我向那人望了一眼,心中又不禁吃惊。
    那是一个日本人。而且,他的装束、神情,都显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日本军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日本军人)。同时,从他的神情中,我还可以肯定,他过去在日本军队中,有着极高的地位。我甚至感到十分面熟,像是曾看到过他的照片一样。
    他向汉克摇了摇手,汉克连忙躬身退了出去。
    然后,他以英语向我道:“请坐。”我坐了下来,道:“你祖国有甚么特别的新闻?”他似笑而非笑地道:“没有甚么,无聊的政客,发表着无聊的演说,没有人检讨失败的原因,天皇成了平民!”
    我倒未曾想到一句话,会引起他那么多的牢骚,他一定是属于不甘愿于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失败的那种最顽固的军人了。
    他顿了一顿,道:“我叫甘木。”我立即道:“我相信这一定不是你真正的名字。”甘木吃了一惊,神态也不像刚才那么倨傲了,他身子向前俯了一俯,道:“你认识我么?”
    我其实并不认识他,而且,我感到他脸熟,也只是因为他面上的那种典型的日本军人的神情而已。
    但是我却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的时候,你正统率着几万人的大军。”
    我的这句话,实在说得滑头之极。因为我既然肯定他在军队中的地位颇高,当然可能统率过几万人的。他听了之后,将身子靠在沙发背上,道:“那时,你是干甚么的?”
    我笑了一笑,道:“游击队。”
    在日寇占领下的任何地方,都有游击队的,我讲的仍是滑头语。
    甘木道:“马来亚森林中的滋味不好尝啊,是不是?”这是他自己透露出来的了。我知道他曾在马来亚服过役了。如果我能出去的话,要侦知他的身份,那是十分方便的一件事。我只要查阅日本马来亚派遣军的将官名单,对照他的相片,便可以知道他是谁了。
    当时,我只是笑了一笑,而在那时,门开处,又有一个日本人走了进来。
    我向那人一看之际,心中才真正地感到了吃惊。
    因为那个日本人,我是绝对可以叫得出他的名字来的!当然,此际我仍不便写出他的名字来。
    但是,那日本人却是一个世界知名的新闻人物,他过去是一个政客,曾经在中国活动,而最近,他的“失踪”,曾使得世界各地的报纸,列为重要的新闻,有的消息,甚至说他在印度支那的丛林中死了,却想不到他会在这里出现!
    (一九八六年加按:这个日本人神秘失踪,直至今日仍然成谜。)
    他走了进来之后,向甘木点了点头,在我的斜对面,坐了下来。
    甘木又欠了欠身子,道:“卫先生,当你见到他的时候——”甘木伸手向那后进来的人指了指,续道:“你应该知道,你要离开这里的可能性,已经是很少的了!”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得太多了。”他们两人,满意地笑了笑。
    甘木一伸手,接连按了几个掣钮,嵌在墙上的三只电视机,同时发出了闪光,不一会,三只电视机的萤光屏上,出现了不同角度摄取的同一间房间的情形。我望了过去,那正是张小龙的房间。
    张小龙正在焦急地踱来踱去,面上现出十分愤怒的神色。我们甚至于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甘木和那著名的日本人,一齐向那三只电视机看了一会,又将电视机关掉。
    甘木道:“卫先生,你的工作做得不好。”
    我立即道:“我没有法子做得好的,你们不肯给我了解张小龙的机会,而且,我还根本不知道,你们要我劝服张小龙,是要张小龙为你们做些甚么?”
    甘木冷冷地道:“那你不需要知道。”
    我道:“那就怪不得我了,你们又要瞒住我,又要我工作做得好,那怎么有可能?”甘木面色一沉,道:“我要提醒你,这里的一切,全是以最严格的军事行动来控制的。你既然到了这里,也必须服从这里的一切,不能完成指派给你的工作,你会有甚么结果,你自己是应该知道的,是不是?”
    老实说,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当真不知道应该怎样对付他们才好。
    我曾经和国际知名的盗匪、庞大的贼党,进行过你死我活斗争。但是,如今我面对的,却是这样一个掌握着尖端科学的野心集团。它的成员,绝不是盗匪,如果撇除了他们的野心不说,这些人,可能都是第一流的军事家、政治家、组织家和间谍。
    在他们面前,我感到我一个人实是无能为力!
    呆了半晌,我才道:“那算甚么,我已经是你们问的一份子了么?”
    甘木笑了笑,道:“有时候,幸运的到来,是意想不到的。如果你能够完成交给你的任务的话,你可以负一个相当重大的责任。”
    甘木道:“以你过去的记录来看,我们可以向最高当局,保荐你为远东的警察力量的首长。”我听了之后,不禁啼笑皆非,半带着讥讽地道:“世界政权,已经得到了么?”
    甘木冷冷地道:“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是一群狂人,但是当狂人已有了发狂的条件之际,那却也是一件可怕之极的事情。甘木又道:“我获得批准,让你看一些东西。”
    甘木伸手按了几个按钮,正中那架电视机的萤光屏上,突然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丛林,我根本认不出那是甚么地方来,不一会,我便看到,在那丛林之中,有着一排一排,许多火箭。
    在那些火箭上,都有着一个奇特的标志,却不同于美国或苏联火箭上的标志。甘木道:“这是我们武装力量的一部份。”
    我道:“那是在甚么地方?”
    出乎意想之外,甘木竟立即回答我道:“巴西。但是发命令的地方,却在这里。这些是定向火箭,定向火箭的飞行方向,是根据地球磁角方向,永恒不变的。这些火箭,有的指向华盛顿,有的指向莫斯科,一声令下,几分钟内,所有的大城市,便化为灰烬了。”
    我不知道甘木所说的是不是有夸大之处。但是我却记起了一件事实,若干年前,有两个十分优秀的火箭弹道学家,一个被人谋杀,一个神秘失踪,这件事并没有弄清楚。
    而那两个科学家,他们曾经提出过,以地球固定的磁角方向,来制造专门对付某一地点的火箭,一旦发生战事,只要照地名来按钮,火箭便飞向永恒不变的方向。
    我不知道在地面上,其他的国家是不是也已有了这样的火箭。但我知道,甘木的话,至少不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
    我默然不出声,甘木面有得色。
    不一会,电视画面上,又起了变化,林立的火箭消失了,我看到了一块平地,像是一个飞机场,而在那块平地之上,则停着许多圆形的东西。那些东西,因为我是在电视机面上看到的,而附近又没有其他的东西,所以,我无法判断它们的大小。
    只是它们的形状,十分像是世上所盛传的飞碟。
    我怔了一怔,道:“飞碟?”
    甘木突然怪声大笑了起来,道:“卫先生,至少你比任何地面上的人都先进,你明白了他们一直吵嚷着,所不明白的事情。”
    我吸了一口气,道:“甘木先生,你的意思是,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各地所出现的飞碟,全是——”我才讲到这处,甘木水狂笑起来,接下去道:“不错,全是我们的杰作。”
    我心中的吃惊,又到了一个新的程度。
    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来历不明,去向不明的“飞碟”,曾经使得几个大国的国防部伤透脑筋,也是人人皆知的新闻。
    可是“飞碟”之为物,究竟从何而来,有甚么作用,却一直没有人知道。我相信,如果我侥幸能够离开海底,回到地面去的话,那么,这世上,怕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肯定地说出飞碟的来龙去脉了。
    (一九八六年加按:这自然是对飞碟的假设,但二十多年前,飞碟是谜,现在仍然是谜,人类进步,有些地方,也慢得可以。)
    我又呆了半晌,道:“这究竟是甚么东西?”
    甘木将背部舒服地倚在沙发背上,道:“很简单,那就是我们的飞机。但是它的性能,是地面上的飞机设计师所不敢梦想的。”
    甘木讲到此处,点着了一支烟,吸了几口,续道:“例如,不久之前,美国人有了U—— 15 型的飞机,可以飞到脱离地心吸力的高度。但是我们的飞碟,早在七八年前,便已可以做到这一点了。”
    我专注看电视画面,只是一只一只的飞碟,密密排排,一个眼花,像是一大张蚕卵一样,不计其数。我心中奇怪,虽然甘木表示看不起地面上的国家,但是,在地面上要辟出那么大的一个停驻飞碟之所,而不为各国所侦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指了指,道:“那又在甚么地方?”
    甘木“哈哈”笑道:“那是南太平洋中的一个岛,世界上任何地图——除了我们的——都没有这个岛。”我不服气道:“难道不会被人发现么?”甘木道:“巧妙的伪装,使得地面上落后的科学,难以发现。”
    我不再说甚么,甘木“拍”地一声,关掉了电视机,道:“就是刚才你看到的那些世所未有的武器,也使你相信我们有足够的力道征服世界了?”
    我几乎是立即摇了摇头,道:“不!”
    甘木面色一沉,“嗯”地一声,我立即道:“如果你们已有力量征服世界的话,你们早已发动征服世界的举动了,而你们如今,还未发动这样的战争,可知你们,还未曾有这个力量。”
    我一面说,甘木的神色,一路在转变。等到我说完,他的面色,难看之极。而那个日本政客,则站了起来,在我肩头上拍了拍,道:“你分析得不错。”
    那个日本政客的名气十分响亮,也有人捧之为“学者”的。但是我对之却不会有好感。我厌恶地让开了身子,道:“请你不要碰我!”
    他干笑了几声,并不引以为忤,道:“起先,我也和你一样,不认为这里的力量可以征服全世界,但是甘木中将——”
    甘木纠正他,道:“现在,我不是军人。”
    那政客微笑了一下,道:“甘木先生改变了我的看法。”我冷冷地道:“那是你的事情。”
    甘木站了起来,走动了几步,道:“我愿意再进一步告诉你,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去毁灭全世界——”我立即道:“关于这一点,我并不怀疑,你们可以毁灭全人类,你们也可以统治一个大废墟,但是你们,决不能征服全人类,历史上有多少狂人,想征服全人类,结果都倒下去了!”
    甘木面色铁青,道:“但我们可以改写历史。”
    我望了他好一会,才道:“你如果有兴趣写历史,你大可以关起门来写,又何必和我来说上那么多的废话呢?”
    我一面说,一面也站了起来。
    甘木面上的怒容,已到了极点,他像一头恶犬一样,蹬蹬蹬地冲到了我的面前,两眼闪着异光望着我,像是要将我吞了下去一样。
    我则若无其事地望着他。
    因为我知道,他们将我弄到这里来,是有目的的,在目的未曾达到之前,他们绝不会使我受到损伤的,所以我绝不怕得罪甘木。
    甘木挥舞着拳头,像是想向我身上击来,我冷冷地道:“甘木先生,如果你想动手的话,那么我可以保证,在一分钟之后,你将像一只死虾!”
    甘木喉间“咕咕”有声,他后退了一步,抓起了一只电话的听筒,看他的情形,像是准备吩咐甚么人来对付我一样。
    但是,就在他拿起那个电话筒之际,旁边的一只电话,却响了起来。我看到甘木面上神色,微微一变,连忙放下了原来取在手中的听筒,取起了那只来,听筒中“嗡嗡”作声,可以听得出是一个人在不断地讲着话,但是却听不到在讲些甚么。
    本来,我有一具十分精巧的偷听器,可以利用来听对方的讲话的,但因为我被莎芭绑到这其来的时候,根本事先一点准备也没有,所以一些有用的小器械,也根本未曾带在身上。
    我只看到甘木的态度,十分恭谨。
    从这一点上,看得出打电话来的,乃是地位比甘木更高的人。我心中不禁怦然而动,因为据汉克说,甘木在这里,地位已经极高,乃是最高领袖的四个私人秘书之中的一个。
    那么,能令得他满口道是,而且又态度如此恭谨的那个人,一定是这里的最高首脑了!
    我心中一面想,一面在忖着用甚么法子,可以和这个最高领袖接触。甘木在说了一连串的“是”字之后,已放下了电话。
    他扬起头来,面上的神色,十分尴尬,道:“请跟我来。”我道:“到哪里去?”
    甘木冷冷地道:“我不以为你在这里,还有自由选择去处的可能!”
    我耸了耸肩道:“走吧!”
    我和甘木,一起出了会客室,那政客却还留着不走。我们出了会客室,那美丽的日本女郎立即从她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为我们开门。
    那日本女郎的一举一动,完全表现出她曾经过严格的仪态训练。我猜想她原来的职业,大概是空中小姐,在这里的人为了抢劫甚么人而制造的空中失事事件中,她也来到这里,自然也不得不在这里居住下来了。
    我出了门口,回过头来,向她一笑,道:“你好,要不要我告诉你的家人,你并没有在飞机失事中死去?”我这样说法,原是想证明我的猜想是不是正确而发的。
    只见那日本女郎美丽的脸庞,突然成了灰白色,修长的身子,也摇摇欲坠。
    我知道我的猜想不错,同时也感到,我的玩笑有点太残忍了。
    我又没有法子去安慰她,只得匆匆地跟在甘木的后面,走了出去。
    来到了升降机的门前,等了片刻,升降机到了,有两个人从电梯中走了出来,一见甘木,便立即站住了身子,等在一旁。
    甘木只是向他们点了点头,便跨进了升降机。那两个人的襟前,都扣着紫色的襟章——和指挥汉克的那中年人一样。
    由此可知,甘木在这里的地位,的确是非常之高,而且,我也已经料到,如今,他可能是带我去见比他地位更高的人——这个野心集团的首脑!
    果然,升降机在“十一楼”停了下来。我和甘木一齐走出,来到了那“死光灯”的面前。我曾经见过的中年人,及出现在死光灯的那一面,这一次,他手中握着一柄奇形怪状的武器。
    那种武器,看来有点像枪,但是我却可以肯定,自这种枪射出来的,一定不会是子弹,而是其他我所不知的致命东西。
    那中年人以这柄枪对准了我们的身后,事实上,我们的身后,并没有人。
    当时,我不明白他那么做,是甚么意思。但是我立即知道,他为了要放我进去,必须将“死光灯”熄掉极其短暂时间。
    而在那短暂的时间中,如果另有他人,想趁隙冲了进来的话,那么他便可以以手中的武器应付了!
    从这一点来看,这里防卫的严密,也真的到了空前绝后的程度!
    死光灯熄灭了,我明知在通过之际,绝不会有危害,但是在那十分之一秒时间中,心头仍不免泛起了十分恐怖的感觉来。
    我一经过死光灯,那强烈的光芒,便立即恢复,甘木并没有进来,当我走出几步时,回头看去,他已经向后,退了回去。
    这更令得我吃惊,因为甘木的职位,乃是首领的私人秘书。但是看情形,他和首领,却也不能随便会面。那中年人跟在我的后面,道:“向前去,向左转弯,在亮着红灯的那扇门中走进去。记住,若是乱走的话,你随时可在十分之一秒内,化为灰烬。”
    我道:“这样死法,也没有甚么痛苦,是不是?”
    那中年人阴森森地望着我,道:“谁知道呢?你要试的话,只管试一试。”
    他话一讲完,便退了开去。
    我当然不想自己变成灰烬,因此我照着他所说的,向前走去,在向左转了一个弯后,果然看到,在一排七八间房间的门上,有一扇,门楣上悬着红灯。
    我来到那扇门前,尚未曾打门,便听得门内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道:“进来。”
    我一听得那人的声音,心中不禁一惊,因为那两个字,乃是十分纯正的中国国语!我一旋门柄,抬起头来,向内看去。
    一看之下,我心中的好奇心,更是到达了沸点。
    只见那是一间只有丈许见方的小室,室中只放着一张椅子和一只茶几。茶几上有烟有茶。而那椅子对着的方向,则是一幅挂着帷幕的墙。
    当我一开门之后,帷幕自动向两旁拉开,我看到墙上,镶嵌着许多仪表,许多明灭不定的小灯,和许多在转动着的小轮子,看来像是有一具十分精细的电脑装在墙上。
    而除了这些之外,室内便更无一人。
    我正在发呆间,只听得在墙上的一个扩音器,又发出纯正的国语来,道:“请坐,请你原谅,我只能在这样的情形下,和你交谈。”
    我走前了几步,坐了下来,道:“中国人?”
    那声音笑了一下,道:“当然不,这时你面对着的,乃是一具自动的翻译语言的电脑,可以翻译世界上三十九种主要的语言。”
    我心中不禁苦笑!
    因为,我这时,的确知道这个实力如许雄厚的野心集团的首脑在讲话。但是,我不但不能见到这个人,无法看清他是甚么模样的人。而且,他是哪一国人,我也是难以弄得明白!
    通过了电脑,他的声音,被译为纯正的中国国语,他原来是操甚么语言的呢?俄文?英文?法文?德文?日文?还是他本来就是一个中国人?
    这时候,我当然不会去提出这样的问题的。因为我明知提出来也是没有用处的。
    那声音又道:“我知道,你一定渴欲和我作真正的会面,是不是?”
    我心中一愣,不明白他是如何会将我的心事知道得那样清楚。我感到在那样的情形,我也不必隐瞒,因此我便答道:“是。”
    那声音笑了一下,道:“只要你在这里有了好的表现之后,我是可以赐给你这个荣耀的,但如今,我们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会面。”
    我心中虽然十分气愤,但是却也无法可想。因为这间房间中,只有我一个人,我想要发脾气也无从发起,我总不能将那具电脑打烂的。
    那声音又道:“我刚才,听到你和甘木的对话。”
    我冷冷地道:“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在那一瞬间,我突然看到电脑上许多红红绿绿的指示灯,迅速地一明一暗,显得电脑的工作,十分忙碌。
    我燃着了一枝烟,那声音又道:“你说,我们并没有力量征服全世界,我不和你争辩,只是想叫你看一个事实,我已经命令各地准备执行这一任务给你看了。你应该感到荣幸,因为这将是震动世界的一件大事,但是却因为你不信我们的力量而发生的。”
    我心中骇然,道:“你想作甚么?是要毁灭一个城市,来使我相信你们的力量?”
    那声音道:“那还不致于如此严重,请你转过那边去。”我坐的那张沙发,本来就是可以转动的,我向右转了过去,只听得“嗤嗤”连声,整幅墙都向两旁移去,现出了一幅极大的萤光屏来。
    那萤光屏之大,也是使人惊奇的,它足有二公尺高,四公尺宽。
    那声音道:“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电视机了,而且,它的传播是依靠世上的科学家,尚未能发现的一种特殊无线电波,所以可以不受距离的限制。你仔细地看看,可惜还不是彩色的,但是再过一两年,便可以研究成功了——”
    (一九八六年加按:这样的大萤光屏,彩色的,早两年已经出现。)
    他一面说着,我已经看到,萤光屏上,光线闪动,不一会,一片汪洋,便已出现在我的眼前。而转眼之间,画面便由海洋之上,而转到了海底下。
    当画面还停留在海洋之上的时候,我看出那是一个阴天,海洋虽不是波浪滔天,但却也不十分平静。然而海底是不受影响的。
    我看到画面上所出现的海底,已是十分深的深海,因为有一些鱼类,是绝不能在浅海中看到的。
    我到那时为止,仍不明白那是甚么意思。
    只听得那声音道:“这是大西洋底,你仔细看,甚么东西来了?”
    我用心凝视着萤光屏,只见远处,有一条黑色的大鱼,向前游了过来。那条“大鱼”的样子,十分奇特,等到渐渐地近了的时候,我不禁目瞪口呆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指着萤光屏,想说甚么,但是,却又一个字也难以讲得出口!
    因为出现在画面上的,并不是一条“大鱼”,而是一艘潜艇。
    而那艘潜艇,只要是稍为留心国际时事的人,一看便可以看出,那是属于哪一个国家所有,是用甚么力量来发动的。
    潜艇平稳地迅速地在海底行驶着,我的吃惊,也到了空前未有的程度。因为那种潜艇,是一个极强盛的国家的王牌力量。但如今,却这样赤裸裸地,毫无准备地暴露在人家的面前!
    在我骇然之极的时候,只听得那声音道:“你看清楚了没有,这是甚么?”
    我当时看到一个白色光芒,自海底冒出来。我直到此际,才大声叫道:“停止!停止!我相信你们的力量了!”
    但是,那声音却显得十分冷酷,道:“不,卫先生,我很知道你的性格,说是不能服你的,一定要叫你看,现在,就请你看!”
    潜艇仍然平稳地驶着,似乎根本未曾觉察到它已在极度的危险之中!而那灼亮的一团光芒,来势比潜艇迅速得多。
    因为发出的光芒实在太强烈,在电视的画面上看来,那只是白色的一团,就像以肉眼望向太阳一样,根本难以看得清那究竟是甚么东西。
    前后还不到半分钟,只见那灼亮的一团物事,已经贴在那艘形式优美的潜艇底部。而接下来,百分之一秒之内所发生的事情,令得我紧紧地抓住了沙发的靠手,身子竟不住在微微地发抖!
    只见那团灼亮的东西,才一贴了上去,那一艘庞大的潜艇,突然碎裂了开来,而且,立即成了无数的碎片,水花乱转,画面之上,成了一片模糊。
    那艘世界知名的潜艇,竟这样地被毁灭了。
    直到海水又恢复了平静,我才恢复呼吸。
    画面上根本已没有了潜艇的踪迹。
    (这艘潜艇的失踪经过,我想不必我来详细地叙述了,因为第二天,我在海底,看到了全世界的报纸,没有一份报纸不将这件事列作头条新闻的,只要是看报纸的人,都可以知道这件事了。潜艇的所有国,扬言要调查失事的原因,和打捞失事的残骸。但是我知道这是做不到的事情,因为在潜艇碎裂成那样的碎片而沉在海底之后,能打捞到甚么呢?)
    (一九八六年加按:这艘潜艇的真正失事原因,一直未曾查出,我对有关人提起过,可是他们不相信。)
    当下,我呆呆地站着,直到那声音又响了起来,道:“你看到了没有?”
    我颓然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在那瞬间,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疲乏,我以一个人将要熟睡时的声音和语气,疲倦地道:“看到了。”
    当我初入那海底建筑物之际:我还想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来摧毁那个野心集团的。但如今看来,我显然是太天真了。
    第十三章 同归于尽的计划
----------------------------------------

顶一下
(13)
65%
踩一下
(7)
3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