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城市的羔羊

时间:2013-04-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苦尘 点击: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黑暗的街角,身边偶尔窜过几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夜的寒风在耳边呼啸,刺耳的警笛似乎在向我奔跑,我对着天空长笑,回答我的是无边的浮躁……”咀嚼着这几句不算诗歌的词句,嘴边泛起一丝苦笑。
    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三个月了,没有找到工作,也没有找到小琴。小琴并不像她在信中所说的那样在一个大的公司里上班,我差点把那个公司翻了个底朝天,最后人事部的科长把所有员工名单给我看了我才相信小琴真的不在他们单位上班。小琴,你去哪了呢?
    小琴是我高中同学,我们高二的时候就在一起了,我们相约着一起上大学,一起工作,然后一起生活,可是天不随人愿,高考的时候,她却落榜了。我让她复读,她那年迈的父亲却为她安排了另一条路——打工。我们劳燕分飞,却一直鸿雁传情,我一直想去她的城市去看她,可是她总是推脱,并且说要是不毕业就见她就跟我分手,我只好在相思中度过了大学四年。毕业证一到手,我就来到了这个城市,可是,寻觅了三个月,也没有找到她的影子。手机总是关机,单位没有她这个人,我站在街头,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小琴,你去哪了啊?
    夜色在城市上空又一次降临,三个月来,我不知度过了多少个这样的夜晚,我徘徊在街头,心神不定地望着从身边走过的每一对红男绿女,希望从中找到小琴的身影。可是,我所看到的,没有一个人能和小琴扯上半点关系,哪怕能够拥有和小琴一样额前那绺刘海。
    身上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房东天天像黄世仁一样向我要房租,我只好整天早出晚归,在外游荡,一边找工作,一边找对象。霓虹像细雨一样洒在我的肩膀,我缩了缩瘦弱的身躯,用黑瘦的手在干瘪的口袋里摸索了好一阵,借着灯光看了下,口袋里只有两个硬币了。我吸了一下快到嘴角的鼻涕,走到巷口那个卖烧饼的女性面前,用两个亮光闪闪的东西换了四个金灿灿、香喷喷的东西。夜风又吹了起来,我裹了裹身上单薄的上衣,一边吃着烧饼一边向前走去。
    转过繁华的大街,我来到了一条偏僻的小街,三个月的时间,我找遍了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就剩这个地方没有找了,不是我不知道这个地方,也不是没时间,而是我不相信小琴会在这条街。早在大学里,我就从这个城市的同学口中得知了这条名噪一时的小街,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高级的轿车,眩目的灯光,暴露的服装,妖冶的女郎,一切都在我的眼前不停地晃动,让我眩晕,让我迷失。
    “帅哥,来啊,来坐坐,聊聊天嘛!”一个红发女郎向我招手。
    我厌恶地背过头去,狠狠地啐了一口,继续向前走去,我不敢抬头,只好低着头向前走着。
    “讨厌,动手动脚的!”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这本与我无关的声音却让我全身一震,我在刹那间想起高考过后的那个夜晚,我和小琴一起来到学校后山上,在月光下,我们互相诉说衷肠,互相说着情意绵绵的话语,情之所至,我不禁对小琴凹凸有致的身体上下其手,她一边躲避一边说着这句现在让我震惊的话语。
    我连忙抬起头来,向那个灯光闪烁的门口望去。霓虹灯的照耀下,一个妖艳的女郎正和一个肥猪似的男人调笑着,我不敢确定那是不是我的小琴,因为灯光已经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用手遮住刺眼的光线,又一次仔细打量了一下,像,可是又不像。像的是她额前的那绺刘海,还有她那柔媚的声音,不像的是她绝对不是小琴,小琴不可能穿成这样,小琴不可能这样放荡。
    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郎上了那个胖子的车,她的背影让我在瞬间迷失和狂乱:她太像小琴了!我抢不上前,拉开了胖子的车门,从车里把那个女孩从车里拉了出来,然后就下意识地向前奔跑起来,全然不顾那个女郎的刺耳惊叫……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捂着脸,怔怔地看着对面这个女孩,浓艳的妆让我根本看不清她的本来面目,可是我还是有点迷茫地说:“小琴,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啊?”
    “谁是小琴?你看清楚,我不是!我的名字叫小可。”
    “不是,你是小琴,不然你的声音不会这么像,还有你这刘海,还有你的背影……”
    “你他妈的喝醉了吧!”又是一拳捅在了我的胸口上。
    巨痛终于使我清醒了,我红着脸向她丢下了一句话:“对不起,我认错人了!”然后转身就要离开,但是我的衣袖却被她一把拉住: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啊?我今晚的生意都被你搅黄了,这笔帐怎么算?”
    “可是……我……我也是无心的啊!”
    “无心的,无心的就不是错误啊?”
    “那——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你要赔偿我的损失了!”
    “可是,我……我没钱啊!”
    “没钱?没钱你会去那个地方?”
    “我是去找人的啊!”
    “找人?找什么人啊?”
    我万般无奈,只好把我的遭遇全盘说出,一边说,我的眼泪一边流了下来。
    她不再闹腾,而是静静地听我说完,最后竟然还叹了一口气:“你也够难的,一个人刚出来,都不知道这个社会是什么样。”
    我无助地望着她,一言不发。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她问我。
    我摇了摇头,茫然地望向远方:“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准备先找工作,可是工作也不是那么好找啊!”
    “那你现在住哪?”
    “我租的房子,可是房租快到期了,没钱付,房东快把我赶出来了!”
    她沉思了一下,对我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找个工作,你干不干?”
    我看着她,试探着问:“真的?是什么工作?违法的事情我可不干哦!”
    “你想哪去了,我是看你怪可怜的,怕你在夜里冻死!哼!”她顿了一下:“让你去给别人看家,包吃包住一个月1000块,干不干?”
    “看家?”我迟疑了一下。
    “还犹豫什么,你这样就不怕被警察抓去?”
    我又抬头看了看她,点了点头:“行,行吧!”
    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再慢慢找小琴,可是等我干了这份工作的时候,我后悔了,因为我看的不是别人的家,就是这个小可的家。我没想到小可一个吧女竟然有这样大的豪宅,于是我情不自禁地就犯起了嘀咕:“这房子是你的?”
    她白了我一眼,说:“当然是我的,不过我可告诉你,在这吃住什么都行,就是别过问我的私生活,看到什么也不要好奇。”
    我点了点头,就在客厅边的一个小房间住了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简单而又单调,每天白天出门去游荡,寻找我的小琴,晚上回家睡觉。小可和我是相反的,她一般白天在家睡觉,晚上再出去上班。所以我们一天也难得见几次面。
    转眼间,又过了2个月,已经是初冬的天气了,我回了一次家,一是打听一下小琴的具体情况,一是从家里拿点过冬的衣物。可是小琴的爹提起小琴就一个劲的唉声叹气,说养女不孝,半年也不打个电话回家,也不寄钱回家,要这样的女儿有什么用。我带着遗憾和厌恶离开了小琴的家,登上了返程的火车。
    踏着漫天的星光,我回到了我的工作单位——小可的家,一进门,一股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我不禁皱了皱眉头,我打开灯,发现客厅里一片狼籍,酒瓶扔的到处都是,地板上被吐的到处都是,沙发也倒了,桌子也斜了。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呆立了好一阵子,然后才开始去收拾。
    打扫完客厅,我不禁有点担心小可起来,这肯定是她留下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喝这么多酒,思前想后,我决定去楼上她的卧室去看看。
    当我走进她的卧室的时候,我听见了一阵细细的低泣,我知道这是小可,我敲了敲门,问道:“小可,你没事吧?”哭泣声停止了,但是她没有回答我,我只好又问了一次,里面仍然没有回答,于是,我又说道:“我先下去了,有要我帮忙的叫我声!”说完,我转身就走,这时,门开了,一只手把我拉进了她的房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