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月儿圆(9)

时间:2009-05-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典心 点击:

第九章
         秦不换归来,方府里人人心花怒放,府内不时传来笑声,气氛和乐。
         倒是住在客厢里的李锦娘,心里很不痛快。
         父亲李颢,买完桂花後就返回京城去,她嚷著说丝绸没挑著,发了顿小姐脾气,就是不肯回京城。李颢没法子,只能让她留在方府作客。
         他最是疼爱这个美丽的女儿,丫鬟、仆人都留在方府伺候,他只领了一队人马,运送十来车的糖腌桂花回去。
         其实,将李锦娘留在方府,一来,是拗不过她的骄纵;二来,是想跟方府攀点关系。
         浣纱城富可敌国,虽说楚狂跟方舞衣鹣鲽情深,但自家女儿到底是个一等一的美女,说不定还有机会。
         好吧,就算是做不成二夫人,那个秦不换也是个绝顶的人物啊!有了这麽一个女婿,可胜过金山银山。
         只是,如意算盘拨得再精,到底也是人算不如天算。
         李锦娘始终被当成客人,方府礼貌周到,却也仅仅是礼貌而已,没显露出半点热络。
         住得愈久,她的火气就愈旺。
         某日黄昏,空气燠热,让人闷得难受。
         李锦娘坐在回廊上,手里握著三件一套的瓷杯,啜著这季新收成的云雾茶。
         身旁站著两个丫鬟,恭敬戒慎的伺候著,一个提著紫砂壶,另一个拿著沁了冰水的丝绢。
         轻快的脚步声响起,绕过回来,跑到了附近,却陡然停了下来。
         月儿站在那儿,眨了眨眼睛,因为看见李锦娘,所以打算绕道而行。
         先前的事情,还让她记忆犹新,要不是有秦不换挡著,只怕她的脸蛋,早让李锦娘打成了红面龟。
         偏偏,她溜得不够快,脚步才刚跨出去,身後就传来叫唤。
         「站住。」李锦娘喊道。
         月儿心里偷偷骂了一声,勉强挤出笑脸,隔著老远福身。「李姑娘有什麽吩咐?」
         李锦娘的视线,在她身上转了一圈,手上的丝绢,挪到娇艳的面容上,轻轻擦拭汗水。
         「你在府里是作什麽的?」她问道。
         月儿偏头想了一会儿。
         「唔,什麽都做啦。」这段日子里,她总是在城里四处打转,任何事情都能插上一腿,夫人似乎也对她很满意,没有另外安排工作给她。
         「那就是打杂的?」丝绢下的樱桃小口,传来一声不以为然的轻哼。
         月儿耸肩,慢慢往後退,本能的想开溜。「你怎麽说都行。」
         「回来。」
         她咬咬红唇,没有上前。「李姑娘,你要是没有事要吩咐,我——」
         「谁说我没有事吩咐的?」李锦娘问道,伸出一只柔荑,扶著丫鬟的手臂,柔若无骨的起身。「我到浣纱城来,是为了挑选丝绸,只是城主夫妇跟秦先生,似乎都忙得很,没能陪我去挑。」
         忙?秦不换忙?
         月儿蹙著眉头思索。
         他很忙吗?不会啊,这阵子他老是缠著她不放呢!
         一阵大风卷起,吹凉了她脸上的烫热,她连忙回神,将那张可恶的俊脸扔出脑海。
         李锦娘走了过来,卷起一阵香风。「天气这麽热,我也懒得出去,不如你把丝绸都搬到我屋里来,让我慢慢挑。」
         「我让丝绸坊的人派车过来,那里的师傅,对丝绸懂得较详细,由他来解释好了。」月儿提议,转身就要离开。
         「不行。」
         脚步停住了,她回过头。
         「不行?」
         「你也想想,那些做丝绸的,都是粗人,怎麽能踏进我住的地方?你以为我是谁,哪里是谁都可以见的?」李锦娘厌恶的说道,挥挥丝绢。
         月儿双眼一翻,拳头握得紧紧的,实在很想冲到那女人面前吼叫。那些丝绸师傅们,既善良又热心,全都有著巧夺天工的手艺,怎麽会是粗人?!
         「浣纱城里的人们都知道,李姑娘是贵客。」月儿酸溜溜的说道。
         只是,李锦娘没听出其中的讽刺,反倒骄傲的抬起头,纡尊降贵的解释起傲人的家世。
         「你这打杂丫鬟哪里会知道,我爹爹创立的‘甜水庄’,独霸北方,可是号称‘天下第一ㄐ一ㄢ’呢!」
         「刀剑的剑?」月儿猜测。
         「不是。」
         月儿有点为难,但是碍於李锦娘期待的表情,却不得不继续往下猜。
         「啊——呃,那个——啊——下贱的贱?」她的声音很小,心里严重怀疑,这个称号很值得骄傲吗?
         李锦娘哼了一声。
         「笨,是蜜饯的饯。」
         月儿「喔」了一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甜水庄」是蜜饯世家啊,难怪这美女身上有著甜甜的果味儿呢!
         但是论起天下第一,她也不输人啊!李锦娘家里是天下第一饯,她可是饭量天下第一。
         她低下头,看见自个儿圆润不再、如今一片平坦的小腹,只能悄悄叹了一口气。
         好吧,曾经啦,曾经是天下第一!
         月儿缅怀结束後,再度抬起头,应付起眼前的骄纵美女。
         「李姑娘的意思,是要别人解说?」
         「不如,就你来解说吧。」
         「我?」没搞错吧,她又不懂丝绸。
         「是啊,就由你把丝绸抱进我屋里,再详细的解说给我听。」李锦娘微笑著笑得像只准备扑向金丝雀的猫。
         「李姑娘要看哪几色的丝绸?」月儿小心翼翼的问。
         「全部。」
         「可是,那可有好几车呢!」
         「我说要看全部,就是要看全部。」
         「不如等到明日,府里的人多了,可以一块儿帮著搬回来,免得让李姑娘久等。」她建议道,一颗心却早沉到了谷底。
         看李锦娘的表情,大概是不准备放她好过了。这会儿没人当靠山,她要是不乖乖听话,肯定吃不完兜著走。
         老天,那些丝绸都是成疋成疋的卷好的,每一疋都有好几斤重呢!再说,运丝绸的车子进不了府内,而今晚风势转强,怕是有飓风来袭,为免雨水为患,奴仆们全去忙著帮城民疏通水渠,根本没人可以帮她搬丝绸。
         事实摆在眼前,李锦娘存心恶整她。
         果不其然,美女杏眼一瞪,手上的茶杯已经扔了出来。唯唧一声,上好的青瓷,就这麽给砸碎了。
         「我怎麽说,你就怎麽做,难道还想违逆我的意思?一个打杂的丫鬟,以为秦不换替你出过头,就想拿翘了?」她不悦的说道,瞪著月儿。
         月儿脸色一沉,握紧双拳,几乎要压抑不住满腔怒火。
         李锦娘的大小姐脾气,府内仆人早就私下传开了。据说她一不如意,就乱扔东西出气,自个儿带来的丫鬟,时常被打哭不说,八月的大热天里,都还必须穿著长袖,遮掩手臂上被捏出的红肿青紫。
         其实,要是真的撂开阵势,一对一单挑,月儿有把握,绝对不会输给这个千金小姐。
         只是李锦娘到底是府里的客人,要是让她黑著一圈眼,哭著回家告状,岂不是让舞衣夫人为难吗?
         不行,她不能生气,否则将会给府里添麻烦!
         「怎麽了?你搬是不搬?」李锦娘渐渐没了耐性。
         月儿一咬牙,扭头往门口走去。
         「我搬!」。。。。。。。。。。。。。。。。。。。。。。。。。。。。
         天边红云肆卷,开始起风了。
         没过多久,风势转强,满园的绿树纷纷抖落绿叶。
         南方的夏季飓风,是人民的心头大患,每次来袭总会造成众多损害,浣纱城邻近江河,对於防御的功夫,更是不敢马虎。
         府内的人们,大多随著城主夫妇,在城内走动勘查。只有月儿一个人,扛著一疋又一疋的丝绸,来回在大门与客厢之间走动。
         她体力不差,但是方府占地辽阔,扛著几斤的丝绸,在大门与客厢之间连续走上数次,就连铁打的汉子也会受不了。不到一个时辰,她已经搬得气喘吁吁,全身香汗淋漓,双脚频频打颤。
         然而,门前的丝绸还是堆得跟小山一样,没有减少多少。
         月儿咬著牙,将一疋雾里花搬进客厢,「咚」的一声,重重搁在桌上。她眼前发黑,全身冒著冷汗,疲累过度,几乎要昏过去。
         「只搬了十五疋,还多著呢,」李锦娘穿著华丽的衣裳,坐在竹椅上,慢条丝理的啜著茶。
         月儿打起精神,转身又要去搬丝绸,但打颤的双脚不听使唤,两脚打结,她控制不住,狼狈的摔跌在地上。
         「怎麽了?还不去搬?」身後传来问句,口吻里带著不怀好意的笑。
         一旁的丫鬟看不过去,怯怯的开口。「小姐,外头已经开始下雨了,她也累了,不如让我去帮——」
         「站住!」李锦娘喝道,伸出纤纤玉指,在丫鬟的手臂上用力一摔。「谁允许你去帮忙的?你没事做了?闲了?竟有空去帮别人。」
         月儿抬起头,瞪著那张花容月貌,再也不觉得这张脸漂亮了。
         上苍给了李锦娘一张美丽的脸,却忘了给她一副好心肠,她空有容貌,却恶心得让人无法忍受。
         每个人都会被那张脸迷惑吗?还是会在看穿她的本性後,就明白这女人的恶劣?
         「你不需牵连到别人身上,我自个儿会把丝绸搬完。」月儿投给丫鬟一个感激的眼神,拖著颤抖的双腿,又往外走去。
         丝绸很多,而且愈来愈重,她又抱回了几疋。到最後,她已经分不清,这是几疋的丝绸,双手先是发酸、接著是发疼,现在则已经麻木得没有半点知觉。
         天色暗了下来,风雨转大,雨声哗啦啦的,像是有人从天上,往地面倒水似的。
         月儿艰难的走著,将丝绸扛在肩上,直到肩膀快要被压断了,才又将丝绸捧在胸前。
         双腿在发抖、双手在发抖,她全身都抖个不停,既疲倦又寒冷。
         八月的气候虽然温暖,但是夜里的风雨,仍是十分冻人,她连续在雨里走了好多个时辰,身子自然受不了。
         好不容易搬完雾里花後,她开始搬起五色绸。
         这种布料,比雾里花更重。
         她冒著大风大雨,抱著五色绸走下回廊,踏上花园。原本空无一人的小径上却无端端多了一颗挡路的石头,天色昏暗,加上她疲累得几乎看不见前方,竟毫防备的撞了上去。
         「啊!」月儿惊叫一声,还记得要抱紧怀里的东西。
         丝绸、丝绸要紧!那是舞衣夫人细心监督、丝绸师傅们花费心血才制造出的,绝对不能弄脏了!
         纤细的身子,猛地往硬硬的地面摔去,手肘跟膝盖先著了地,引发一阵剧痛。
         她滚了几圈,躺在地上喘息著,几乎再也没力气起身。雨很冷很冷,而她好好累——膝盖上暖暖的,她勉强转头看去,这才发现刚刚那一摔,已经摔得她皮破血流。
         好悲惨,她开始想哭了——巨大的黑影从廊另一端飞窜而来,即使在吵杂的风雨声中,也能听见那人正在高呼她的名字,口吻里满是焦急。
         黑影逐渐接近,只差两、三步——「不要踩到我。」月儿凝聚最後的力量,喊了出来。
         只见只靴子,就在她身上半尺高的地方,硬生生停住。
         「月儿?」高大的身躯蹲了下来,秦不换忧虑的俊脸,出现在她视线可及的范围内。
         她吐了一口气,掀起眼帘,虚弱的看著他,一面还在庆幸,自个儿有喊出声来。否则以她现在的惨况,再被他重重一踩,只怕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了。
         「你、你、你——」她想问他,为什麽出现在这里,但是偏偏牙齿不听话,喀啦喀啦抖个不停,连一句话都说不好。
         秦不换扯开衣衫,露出结实的胸膛,抱起全身冰冷的月儿,直接贴在肌肤上,用体温温暖她。
         她抖个不停,本能的缠住他,汲取源源不绝的热度。
         老天,他好温暖——月儿满足的叹息著,却仍旧抖个不停。
         「你要不要紧?」秦不换问道,全身肌肉紧绷著,压抑著源源不绝的狂怒。
         他的双手在她身上搜寻著,黑眸里的怒火,几乎要迸射而出。
         「你——不要又摸我啦!」她虚弱的抗议,气他逮到机会,就爱在她身上乱摸。
         黝黑的指掌,来到她的膝头,她疼得发出呻吟。
         「别摸那里,会痛!」月儿抱怨。
         他的手没移开。
         「膝盖能弯曲吗?」
         她的回应,是弯起膝盖,给他一踹。
         「只是外伤,没有伤到筋骨。」秦不换说道,小心翼翼的抱起她。
         「你不是在堤防上,帮著城主巡视吗?怎麽会来找我?」月儿发问。
         「有丫鬟来通风报信,说你被折腾了好几个时辰了。」他满脸阴鸷,怒气转为杀气。「我要杀了那个女人!」他嘶声说道,冰冷的语气,在风雨里听来格外吓人。
         月儿立刻想起,李锦娘身旁那个丫鬟。
         「糟糕,那李锦娘铁定饶不了她的!」她挣扎著要下地去。
         「不要动!」秦不换吼道。
         「不行,我要去救她。」她坚持。
         他瞪了她一眼,简直想打昏她。「我把那丫鬟安置在府外了,李锦娘找不着她。」这该死的小女人,自个儿都冻成这样了,还想著要去救别人?
         他不再浪费时间,抱紧月儿,施展轻功,迅速的回到自个儿的院落。高大的身躯推门入内,以最轻柔的动作,将不断发抖的娇躯放在床上。
         「这是、这是、这是——你、你的床——」她抗议著,还想要爬起来,却被他以一只手摆平,牢牢压在床上。
         「躺好!」他嘶声吼道。
         「会被我弄湿的。」她抗议道,还想滚下床去。
         「那就脱了!」他嘶声说道,黝黑的大手落在她的丝衫,用力一扯。就听得「嘶」的一声,素白的丝衫,瞬间已经成了破布。
         月儿倒抽一口气,双手遮住翠绿色的肚兜,惊恐的瞪著他。「喂,你怎麽可以撕我的衣服,我——我——我——」她双唇颤抖,没办法再说下去。
         「把湿衣裳脱了,不然你暖不起来的。」他绷著脸说道,那双手又伸了过来。
         月儿连连摇头。「那也该由我自个儿来脱啊!」
         秦不换僵了一下,不知低声咒骂了些什麽,才站回床边,双手抱胸,不耐的看著她。
         「好,你自己脱。」他居高临下的盯著她,视线从她苍白的小脸、冻得青紫的唇,扫到全然被雨水浸湿的肚兜,脸色变得更加阴鸶。
         「你看著我,要我怎麽脱?」她瞪了他一眼。
         秦不换眯起眼睛,耐性全失。「是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已脱,选一个。」他说道。
         她缩缩脖子,拉起床上的被子,勉强遮住身子,这才笨拙的脱下肚兜。
         「亵裤也脱下来。」他冷冷的说道。
         月儿倒抽一口气,想要抗议。「呃——」
         「脱。」简单扼要的命令,丝毫不容讨价还价。
         她嘴儿一瘪,不敢再抗议,慢吞吞的又脱下薄薄的丝绸亵裤,塞在枕头底下。
         秦不换点点头,突然一扯腰带,没有三两下,就将衣服脱得精光。
         「你、你、你——」月儿吓得连魂都飞了,甚至忘了欣赏他健硕的男性体魄,整个人直往被子里钻。
         「来不及烧热水,只能用这种方式让你暖起来。」他实事求是的说道,一手扯著被子的一角,眼看那赤裸的强健身躯,就要钻进来。
         「我可以等。」月儿尖叫,连连摇头。
         「我不能。」他简单的说道。
         她开始严重怀疑,这家伙是想乘机揩油。
         「不可以,我们不是夫妻,怎麽可以光溜溜的躺在一起。」她拉著被子,一脸坚决,不断往後退。
         不行不行!就算是伤风感冒、大病一场她都认了,说什麽都不能让他进棉被里来!
         秦不换眯起眼睛,深吸一口气,克制著大吼的冲动。他转过头,在屋内扫了一圈,突然放开被子,走到书柜前,拿回一个密封的陶壶。
         「过来。」他又走回床边。
         「做什麽?」月儿一脸警戒。
         「喝酒。」秦不换说道,左手为刀,猛然挥下,劈开了陶壶顶端,香醇的酒香迅速飘了出来。
         「不要!」他该不是想把她灌醉吧?
         「喝了酒,身体就暖了。」
         她转过头,既怀疑又好奇。「真的吗?」
         他点头,黑眸亮得有些异常。
         月儿没有察觉,慢慢的爬过去,抽著鼻子闻了闻。哇,好香!
         「那,嗯,我只喝一点点。」只喝一点点,不会醉吧?
         黑眸闪过一抹光亮,俊脸上却仍是不动声色。「我另外替你拿个杯子。」他说道,拿了两个杯子回来,为两人各倒了一杯,举到了她面前。
         「好。」月儿不疑有诈,伸手要拿杯子。
         谁知道秦不换却陡然手腕一绕,缠住她的小手,低头喝了她手里的那杯酒,还将他手里那杯,硬是喂进她嘴里。
         「唔——你——你做什麽?」她措手不及,那杯葡萄酿转眼已咽得精光,只剩满口的酒香。
         「好了。」
         她像小动物般,警戒的瞪著他。「什麽好了?」
         为什麽她会有种中了诡计的感觉呢?
         「喝完交杯酒了。」秦不换淡淡的宣布道,神色泰然自若,眼里却聚满了浓浓的笑意。
         月儿呆住了,先看看手里的空杯,再抬头看看他,接着又低头,看看空杯杯。
         半晌後,她才明白过来。
         「你使诈!」她尖叫著,要不是全身光溜溜,肯定要扑过去,赏他几拳几脚。
         「是的。」秦不换承认,握住被子,就要往她身边躺来。
         「你要做什麽?!」月儿提高声量,拚命往後躲。
         「你说要成亲,我就跟你成亲了,不是吗?」他好整以暇的说道。
         「但是——但是——我们还没有拜天地——」
         浓眉一皱,耐性终於宣告用罄。「那个以後再补上。」深幽的黑眸落到她苍白的小脸上,他朝她伸出手。「现在,过来。」
         月儿心跳加速,全身发烫,几乎就要怀疑,自个儿是不是正在发烧,所以才会有这麽荒谬的幻觉。
         秦不换要娶她?他要娶她做妻子?
         见这小女人仍是不断摇头,俊脸瞬间沉了下来。
         「难道你不愿意嫁给我?」他咬牙问道,黑眸瞅著她。有生以来,他事事笃定,但是在这小女人面前,却首次尝到提心吊胆的滋味。
         月儿咬著唇,心里好乱。
         他不是要娶最美丽的女人吗?现在有了李锦娘,为什麽他反而不屑一顾,要本娶她这个蒲柳之姿?
         「你不是说了,只娶天下第一美人为妻吗?」她小声的问。
         秦不换深吸」口气。「现在不是。」
         「为什麽不是?」
         他呼吸一顿,伸手抬起她的下颚,注视那双惊慌失措的眸子。
         「因为我遇见你。」
         他不要美女,只要她,他的小小月儿。
         月儿心头一暖,不知为什麽,眼前陡然多了一片水雾。
         「你不要李锦娘?」
         「我不要。」秦不换摇头,将她揽人怀中,让那冰冷的小脸蛋,贴著他的心口。「我要你。」他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只靠在她耳边,说给她听。
         虽然发现得晚了些,但他终究还是省悟,月儿的美好,是世间难寻的,他要是放手让她离开,肯定会抱憾终生。
         他自恃聪明,却花了那麽多时间才看穿,男女的情爱,样貌只是开端,真正能掳得灵魂的,却是一颗温柔甜美的心。
         无论她是什麽模样,他都要定她了!
         月儿好慌,眼泪也不听话,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滑落。这是真的吗?还是她正在作一场太过美好的梦?
         「但是,为什麽呢?你不是说过,要娶天下第一美女,而她——」
         「我爱你,所以你就是最美的。」秦不换说道,在她湿淋淋的长发上印下一个吻。
         她剧烈的颤抖,扑入他的怀里,紧紧的抱著他。
         真的吗?这是真实的吧?她从来都不敢抱著希望,以为他的目光,应该要看着各形各色的美人儿,绝对不会落到她身上。但是,只有她自个儿清楚,胸口的这颗心,早就拴在他身上了。
         她偷偷爱了他好久呵,却又始终不敢说出口——室内静谧,窗外风雨依旧,她溜入他的怀里,静静哭泣,再由得他抹去那些泪水。此刻的相拥,跟情欲无关,反倒是一种更深刻的相许。
         秦不换的胸膛温暖极了,她伸出双手,圈著他的腰、贴在他的胸口上,倾听哪强而有力的心跳。
         她愿意这麽跟他相拥一辈子,也不厌倦。
         窗外风狂雨骤。被子里的两颗心却很踏实、很温暖——
[NextPage第十章]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