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月儿圆(6)

时间:2009-05-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典心 点击:

第六章
         春季的太阳,从云端露出脸来,天气变得暖烘烘的。
         看见浣纱城宏伟的城墙时,月儿几乎要发出欢呼。
         两人在临海镇又拖了数日,等茶种跟茶师都到达凤阳村,一切处理妥当後,才踏上返家的归途。
         秦不换骑著骏马,在前头带路,率先进入浣纱城。月儿坐著小毛驴,照例在后头追著,跟来时不同的,是她怀里还抱著大包小包的食物,沉重的负荷,差点把小毛驴的腰脊给压断了。
         才刚走入城中大道,人们如同以往,争相走合,不消片刻,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方府奔了出来。
         「月儿,你总算回来了!」那人越过秦不换,直扑到小毛驴前头,对著月儿咧嘴直笑。
         他是黑衫军里的雷帐帐主,生得人高马大、力大无穷,在战场上,敌人们见到他,全吓得哭爹喊娘。但是这会儿,在月儿面前,他却一脸傻笑,木讷极了。
         「我去临海镇玩了一趟。」她回以甜笑,笨拙的翻过身子,跳下小毛驴。「雷帐的大哥,你能替我把小毛驴牵回去吗?我怕它要累坏了。」
         「好!没问题。」雷帐帐主一拍胸脯,牵起小毛驴,就要往方府走。
         一抬头,却赫然发现,秦不换正高坐马背,眯著眼觑他。
         「呃,秦先生。」他有些尴尬,搔搔脑袋,像是这会儿才发现秦不换就在一边。
         「城主要你来接我们的?」秦不换挑眉。
         「呃,不是。」雷帐帐主再度搔搔脑袋。「我、呃,我是来接月儿的。」
         月儿嘻嘻一笑,扬起白嫩的手,重拍他的膀子。「怎麽?肩膀的旧伤又犯了?」
         「没有,你教的方法很管用,这阵子阴雨,膀子也不疼。」雷帐帐主摇头,一脸感激。「我老婆嚷著要谢你,一听你回浣纱城了,连忙要我来接你。」
         「别忙了。」她挥挥手,笑得很开心。
         「你又做了什麽?」秦不换问道。
         她眨眨眼睛。「嗯?」
         他朝雷帐帐主的方向,点了个头,无言的提示。
         月儿恍然大悟。
         「喔,雷帐的大哥,肩上有旧伤,每到阴雨就要犯疼,我只是把北方的法子教给他,替他缓缓疼。」
         「你在浣纱城里,都在忙这些事?」他淡淡的问道。
         她偏头想了一会儿,露出笑容,很爽快的回答。「能帮忙的,我就尽量帮忙。」
         雷帐帐主等不及,开口插话。
         「就这麽说定了,你今晚上我家里吃饭去。」妻命难为,他仔细交代著。
         月儿张开嘴,那个「好」字,还没说出口,後头就有人嚷了起来。
         「不行、不行,月儿说好了,一回城里,就要上我家,让我爹娘替她做件衣裳,当作谢礼的。」金织裁缝的年轻师傅,手里还拎著布尺,急著出来抢人。
         学堂里的夫子,往著桧木杖,踱到小毛驴旁。
         「不,月儿是跟老夫有约,先前我跌到渠里,她救了我,还跳进渠里帮我捞书,忙得一身脏,我还没能谢她。」夫子捻著长须,肃穆的说道。
         丝厂的女工们瞧见,也凑上前来,不过碍於尊师重道的传统,不敢得罪夫子。
         只能通力合作,将夫子整个人端起来,往旁边一摆,这才叽叽喳喳的开口。
         「月儿,你可回来了,你帮忙挑的小蚕,全顺利孵化了。夫人知道是你帮的忙,直说要好好谢你呢!」
         众人围著月儿,吵成一团,只有秦不换冷眼旁观。
         看来,她的确是做了不少事情。
         她并非倾国倾城的女子,但是那由内而外,热切温暖的性子,就是能轻易赢得旁人的喜爱。就连他,也渐渐感受到,她那甜美的心地——深幽的黑眸,闪过复杂的光芒,直视著困扰的她。
         月儿举起双手,企图消弭这场争吵。
         「大夥儿别争了,不如今晚就到客栈里,我们聚一聚。你们就当是替我接风洗尘,我也好一并告诉你们,这几日在临海镇碰上的趣事。」她环顾众人,轮流注视每个人的眼睛。「这样好吗?」
         所有人想了一会儿,为免伤了和气,也不想让她为难,只得点头同意。
         秦不换翻身下马,站在月儿身後。
         「先让她回府里,等会儿就还给你们。」他简单的说道,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跟上来。
         月儿不敢怠慢,往前奔了几步,直觉的扯住他的衣袖。
         一路上众人都喊著她的名字,嘴角带著笑,争相招呼著。大人询问她的近况,小娃儿牵著她的裙子,吵著要她抱抱亲亲。
         就连一个刻薄寡言、让人难以亲近的老人,看见月儿回来,竟也笑开了脸,十动掀开蒸笼,拿了好几个豆沙包,塞进月儿的手里。
         秦不换站在一旁,始终没说话。他的视线跟著她,看著她笑著跟所有人打招呼,仿佛整座浣纱城的人们,她都认得。
         过了好半晌,月儿才察觉到他的目光。她微微一楞,亲亲怀里的娃儿,捧著个豆沙包走过来。
         「来,给你。」她掰开豆沙包,慷慨的分他一半。「这个很好吃唷!」
         他挑起眉头,还真的咬了一口。香甜的豆沙,是用酒熬的,味道比寻常包子好得多。
         「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月儿嚼著包子,一面说道。
         「什麽问题?」
         「嗯,你是真的不行了吗?」她很认真的问。
         这个问题困扰她很久呢!凤阳村的婆婆,偷偷跟她做了解释,她听得粉颊一红,却又更加担心。这一路上,她老是在想,秦不换要是——嗯——呃,不行了那该怎麽办?
         这突然的问题,让秦不换为之一愣,嘴里的包子却乘机作乱,噎在喉间不上不下。
         咳!
         他被哽住了。
         「秦先生?」有人察觉不对劲。
         秦不换摇摇头,正想捶胸运劲,将食物推进胃里。
         「我来帮你!」月儿清亮的声音响起,圆滚滚的身子往前一跳,攀住他的虎背,抡起拳头,往後背重重一敲,将那口包子硬是敲下去。
         巨大的力量,重击他的後背,他咳得弯下腰来,勉强举起左手,制止她的「暴行」。
         「好点了吗?」月儿探头问道,看见他的俊脸上,沾了些豆沙。「啊,豆沙。」
         她说道,很自然弯低身子,再伸出丁香小舌,舔过他的嘴角,将那豆沙馅舔回自个儿嘴里。
         她的举止是出於本能的,未经任何思索。
         只是,那软嫩的触觉、扑鼻的甜香,却让秦不换全身僵硬,他抬起头,瞪著月儿瞧,目光看进那双清澈瞳眸的深处。
         她身上总有糖果子甜甜的香气;她的热心,如醇厚的醍醐,令人酥醉;她冲动率直,比他所见过的任何女子都单纯可爱。这样的心地、这样的性子,任何人都会对她多了分疼爱,任何人——轰!
         像是有朵烟花,在心头炸开,原本暖昧不明的一切,全都变得清晰。
         月儿眨著双眼,楞楞的看著他,水嫩的红唇微微张著。
         他像是著了魔,情不自禁的靠上前去,热烫的唇贴上了她,汲取那些温暖的华美。
         他吻了她。
         日正当中,浣纱城的市集陡然间静了下来。
         卖饼的,没发现饼焦了。
         卖酒的,没发现酒滚了。
         卖鸡的,没发现鸡跑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
         在款纱城最热闹的街心上,秦不换正吻著月儿。
         高大的身躯紧贴著怀里的少女,将她抱了个满怀。她的身子好软,软得如此美妙、如此不可思议。
         坚若磐石的体魄拥抱著月儿,按在她颈後的大掌,又将她压向他需索的唇。
         「唔、呃——」她动弹不得,眼睛瞪得圆圆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怎麽了?怎麽了?
         他的手为何环在她腰上?他的唇为何印在她嘴上?
         啊,秦不换吻了她!
         紧密的拥抱、扑面而来的强烈男性气质,都证实了这是现实而非梦境。
         月儿连骨头都酥软了,全身使不上半点力气,只能勉强攀住他。
         这是个彻底激烈的吻,灼热的薄唇贴著她,趁著她低吟的瞬间,灵活的舌窜入她的口中,纠缠著柔嫩的丁香小舌,诱惑著她,逼迫她给予反应。
         她剧烈颤抖著,双手搁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感受到那激烈的吸吮啃咬。她从没有过这种感觉,比品尝至极的美味,更加的销魂——两人纠缠的吻里,都带著豆沙的甜香。他身上的热度,熨烫著粉嫩的肌肤,他全身的血液都像要沸腾,胸中翻起异样的感觉,酥酥的、暖暖的,还有好多慌乱。
         讨厌,他这麽吻著她,她的头好晕!
         不安慢慢消失,她羞怯的伸手,圈著秦不换的颈项,以生涩的方式回吻,朦胧间还听见,他喉间发出的低吼。
         许久之後,月儿才茫然的睁开眼睛。她头晕晕的,粉颊嫣红,像刚灌了整坛女儿红。
         市集上一片岑寂,没半点声音。
         她抬起小脑袋,往上一瞧,看见秦不换那张俊脸。
         他也在瞧著她,结实的手臂还环在她腰间,一张薄唇却紧抿,黑眸里跳跃著奇异的光芒,俊脸煞白,没有血色。
         全城的人都看著他。
         月儿眨著眼睛,抬起手摸摸他的脸。
         「你怎麽了?」她小声问道,开始有些担心了。怎麽回事?他的模样,像是吓坏了。
         月儿开始努力回想,自个儿刚刚是不是咬了他。没有啊,她只是照著他劝诱的方式,羞涩的回吻他——想著想著,粉嫩的脸儿又成了红苹果。
         她软嫩的触摸,却让他眼里的惊愕更深。他陡然收回手,像是被烫著般,跳开好几大步。
         「咚」的一声,毫无防备的月儿,整个人跌趴在地上。
         「啊,你做什麽?」她惨叫一声,先前酥暖兴奋的感觉,这会儿全跌光了。
         秦不换站在原地,黑眸紧盯著她,连连深呼吸。他可以感觉得到,全城的人都在看著他,每一双眼睛,都目睹了那个吻。
         他吻了她!
         聪明过人的脑袋,这会儿完全不管用了,秦不换说不出半句话,全身僵硬,看著圆滚滚的月儿。
         她不是绝世美人、更没有倾国的娇妍或是诱人的娇媚,但却无端令他心动,甚至罔顾众人的目光,就在这儿吻了她。
         从没有女人,能让他神魂颠倒,而他却因为月儿而失去理智——这个女人,竟让他失去理智!
         秦不换极为缓慢的摇头,脸色更加苍白,高大的身躯微微晃动,往後退了一步,黑眸还盯著月儿。
         她拍拍身上的灰尘,爬了起来。「喂,你是——」
         他又退了一大步,神情转为惊恐。
         月儿蹙著眉头,不死心的往前走去,想要问个清楚。「秦不换,你这是什麽意思,刚刚——」
         这回,他身形一晃,施展轻功,转眼就到了骏马旁,隔著远远的看著她,看样子是下定决心,要跟她保持距离。
         太过分了!
         月儿握紧拳头,咽下当街臭骂他的冲动,打定主意要抓住他,仔细问个清楚。
         他为什麽要吻她?为什麽吻了她之後,会是一脸深受打击的模样?她才是那个被偷去初吻的人呐!
         她提著绿袄裙,咚咚咚的走过去,粉脸上的红潮未褪。
         只见秦不换神情一凛,俐落的翻身上马,以迅雷之势,扯缰策马,将马头掉转了方向,往城门口狂奔而去。
         「告诉城主,我到京城去,处理朝廷跟方府借款的事。」他头也不回,扬声交代,浑厚的声音响彻款纱城,一人一骑转眼已奔出城门。
         他、跑、了!
         春光暖暖,而浣纱城还是一片寂静。所有人目送著秦不换策马狂奔,像身後有鬼在追似的,往北方疾驰而去。
         接著,他们掉转目光,看向呆立街心、一脸茫然的月儿。她一动也不动,双眼瞪得大大的,整个人像被抽了魂。
         半晌之後,她陡然「哇」的一声,大声哭了起来。
         *****惊天动地的哭嚎声,从府外响进了府内,没人劝得了,那哭声愈来愈响。
         舞衣在花厅里,正叮嘱著春步上菜。
         难得楚狂今日要搁下筑堤的事,回府里来用中餐,她格外费心,不但亲自下厨,做了一笼海鲜饺子,更要厨房做满一桌他爱吃的好菜。
         只是,楚狂还没回来,月儿倒是在众人的簇拥下,哭哭啼啼的闯了进来。
         「夫人!!」她哭得双眼通红,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滴滴答答的直掉,委屈的扑进舞衣怀里。
         「怎麽回事?为什麽哭成这样?」舞衣连忙伸出双手一接,要不是她身强体健,有几分武功底子,这下子非给月儿撞飞不可。
         月儿抽噎著,没办法说话,双手紧揪著舞衣的衣裳,满是眼泪的圆脸,拚命往舞衣怀里钻。
         舞衣拍拍她的小脑袋,秀眉轻蹙。
         「秦不换呢?」她猜测,这小丫头的痛哭失声,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
         站在门口的徐香小声回答:「呃,他说,要去一趟北方。」
         「去北方?」
         「是,他说要去京城处理朝廷借款的事。」
         月儿哭得更大声了。
         「他跑掉了啦!」她嚷著,一想到秦不换可恶的举止,就心如刀割。
         呜呜,在她有一点点喜欢上他的时候,他竟然逃了!
         舞衣瞪大眼睛,拍拍怀里的小脑袋,看向徐香。「朝廷还不敢赖帐不还,皇上丢不起这个脸的,这件事入秋後再去商谈就行了,他不是才刚回来吗?何必急着走?」
         「呃——他、他是——」徐香一脸为难,不知该怎麽解释。
         月儿抬起头,泪如泉涌。「他亲了我之後,就逃走了。」她哭著指控。
         啊?
         舞衣的眼睛瞪得很大,怀疑自个儿听错了,她看向门口,挑眉求证,徐香轻轻点头,证实此事不假。
         「秦先生——呃——在街上吻了月儿,然後——」徐香看了月儿一眼,满脸同情。「然後他突然跳上马,扔下一句话,说是要去北方,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舞衣暗暗骂了一句,眉头摔得更紧些。
         那个男人,平日冷静过人、胆量超群,怎麽这会儿反倒成了缩头乌龟了?
         短短的时日里,全浣纱城都发觉了月儿的好,一群年轻小伙子,总隔著远远的,望著她脸红。就连舞衣也看出,这少女的善良热心有多麽难得。
         是看在秦不换好歹是个挂名的「拥有者」,俊美且足智多谋,也是浣纱城的第一号人物,她才使了小手段,将这两人凑在一块儿。
         他会当众吻了月儿,代表他知悉了月儿的好,算得上还有些眼光。只是,舞衣没想到,他竟深受打击的逃了。
         这男人可以面对千军万马,面不改色,却无法面对一个吻?
         月儿仍在哭个不停,眼睛扫见满桌的食物,直觉的就伸手去抓。她心中像是被开了个大洞,空虚得发疼,正需要食物来填补。
         「呜呜,他走了,他竟然走了。」她一边哭一边吃,肥嫩的五香鸽腿子,两、三口就进了肚子。
         「月儿,冷静些。」舞衣劝哄著。
         她不听,哭个不停,也吃个不停,化悲愤为食量。
         「呜呜,我们还亲过呢!」虽然那是因为她可惜那些豆沙,硬舔上他的唇,但是之後的那个吻,就是由他主动的啊——心中的难过,让她的双手扫向下一个盘子,端起杏仁豆腐,一张口就全吞了。
         舞衣心疼的看著,又抢救不了。
         那是楚狂最爱吃的呢,要是看不到这道小点,他肯定又要皱著眉头了。她开始怀疑月儿不是进来哭诉,而是进来抢食的。
         「月儿,你先别哭,我帮你作主,好吗?」舞衣轻声说道,不去看满桌的杯盘狼藉,免得心疼。
         带泪的双眸抬了起来,嘴里还塞满了香酥芋泥卷。
         「怎麽作主?他都跑了。」她含糊不清的说道,满口芋香。
         舞衣神秘的一笑,伸手拿开月儿手中的芋泥卷,拿起手绢,擦拭她满手的饼屑。
         「没错,他这会儿是跑了,但是我跟你保证,过没多久,他就会回来。」
         秦不换聪明绝顶,只需要一点时间,恢复理智後,自然就会知道,他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什麽。
         月儿停下咀嚼食物的动作,一脸狐疑。「他真的会回来?」
         「我保证。」
         她低下头,咬著红唇。「等他回来,我才不理他。」她小声的说道。
         「真的?」舞衣取笑。
         「真的。」月儿嘴上这麽说,心里却不敢确定。
         虽然他很可恶、虽然他很差劲,但是他的人、他的吻,又早在她心上留下痕迹,她没有办法不去想他。那个吻,让她看清楚,自个儿的心里,早已存有倾慕的苗芽。
         如今,她又是想他、又是怨他、又是气他,矛盾极了。
         舞衣微笑,轻轻摇头,抬头看向徐香。「香姨,瞧她哭得衣裳都脏了,请烧水让她洗洗,再让她好好休息。」
         徐香点头,领著满脸泪痕的月儿离开。
         门被关上後,舞衣走到窗前。她一想到秦不换狼狈逃出浣纱城的模样,就莞尔不已,要不是碍於夫人的身分,她肯定会大笑出声。
         情字啊,就连最聪明的人,也难以看得穿、想得透呢!
         *****皓月当空,春夜暖暖。
         入了夜,方府陷入寂静,人们都睡了。
         月儿仍住在秦不换的院落里,形单影只。
         以往他在的时候,虽然也不常哼声,但是却有著强大的存在感。即使他不理会她,她也能自得其乐。
         如今他不在了,这间屋子显得好冷清。
         她磨了墨,拿出文房四宝,在桌案上展开宣纸,先写了一封信回杨柳山庄报平安。不敢让姊妹们担心,她报喜不报忧,仍在纸上画了个笑脸。
         接著,她又展开了另一张宣纸,毛笔在宣纸上,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圈。
         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
         他不在身边,她的相思像缺了个口,这些圈儿怎麽画都不圆。
         画著画著,一滴晶莹的泪滴落在宣纸上,晕开了圈圈,宣纸变得湿糊糊的。
         夜深人静,月儿趴在书桌上,轻轻哭了起来。
[NextPage第七章]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