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月儿圆(4)

时间:2009-05-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典心 点击:

第四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
         霪雨霏霏,空气里有黄梅的香气。
         沿著浣纱江往南方走,离浣纱城八十里处,有一座热闹小镇,名为临海,是浣纱江出海处。这儿不时都在飘著细雨,因为位处海口,出入份子复杂,有著不少流寇海贼出没,朝廷为了管理,在这儿设了府衙。
         临海镇的市集上,路上来往的人潮众多,摊贩上摆满了各类商品,除了寻常吃食,还有不少奇珍异宝。
         一马一驴,缓缓踱步穿过市集。
         秦不换高坐马背上,轻摇素扇,面无表情。跟在身後的,是穿著绿纱袄的月儿。她一手牵著驴绊绳,一手还拎著果子啃著,圆亮的大眼眨啊眨,四处张望著。
         「这里的人,衣著好怪。」月儿说道,盯著路上的行人猛瞧。
         这些人们,身上有著浓浓的海潮味儿,披头散发,身上穿的衣服破破烂烂,是用不知名的材质织成的,嗓门奇大,动作粗鲁,不少商家见了他们就连忙拉上门,不做生意。
         骏马维持优雅步调,持续向前,马背上的高大背影没有回头,置若罔闻。
         她提高声量。
         「我说,这里的人衣著好怪。」
         达达达,马蹄声规律前行。
         咦?还是没听见?
         月儿深吸一口气,气运丹田,忍住拿果子扔他後脑勺的冲动。
         「我说——」
         简单两个字,就听得出中气十足,一旁卖东西的鱼贩,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叫喊,吓了一跳,手里的一盘鱼,全给打翻到地上。鲜鱼乱蹦,鱼贩抓都抓不住。
         这回,前方总算有了反应。
         「闭嘴。」秦不换语气平淡,仍旧没有回头。
         「啊,原来你不是没听见啊?」月儿双脚一踢,小毛驴驮著她,往前快走了几步,跟著骏马并肩而行。
         「听见了。」他慢条斯理的说道。
         「那你刚刚怎麽不应我?」她质问。
         幽暗的黑眸往下瞄,睨了她一眼,薄唇不动。
         「我知道了,你还在生气,对吧?」她恍然大悟,又从包袱里摸出颗果子来啃。「我都道歉了嘛,中午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你吃饱了,才会把剩下的肉包都给吃了的。」她叨叨的说道,在心里埋怨他度量狭小。
         不过就是肉包嘛!瞧他生得高头大马,腹里却是小肚鸡肠,挺会记恨的呢!
         「我不过是吃得快了些,中午吃掉你的肉包、早上啃掉你的斤饼、昨晚吞了你半桌的酒菜,前天——」水嫩小嘴儿念个不停,一路往下数。
         秦不换深吸一口气,第无数次後悔,竟带了这麽个碎嘴丫头出来。
         离开浣纱城前,方舞衣还一脸无辜,对著他直笑,铁口直断,说他这一路上可绝对不会无聊。
         是不无聊,他快被这小丫头给烦死了!
         月儿生性活泼,那张小嘴像是有说不完的话,这一路上,就是见著稀奇的野花、野草或是小动物,她也会乐不可支,自言自语上半天,压根儿不管他听或不听。
         秦不换揉著太阳穴,好纡解连日来挥之不去的头疼。
         「我们这趟是来做什麽的?」见他不吭声,她换了个问题,再接再厉。
         他叹了一口气,总算开了金口。
         「奉城主夫人的指示,来处理凤阳村的事,那里的人贩卖私盐,给关进牢里。」
         那个村落正巧在南方商道上,要是贩卖私盐的情势扩大,海贼进驻,势必影响商队的安全。
         月儿偏头想了一会儿,似懂非懂。
         「为什麽要卖私盐?」
         他又扫来一眼。
         光看那眼神,任谁都猜得出,他正在心里骂她笨。
         「凤阳村多雾多雨,地处丘陵,耕种不易,因地利之便,才跟海盗勾结,卖起私盐。」
         「卖盐,能挣得到银两吗?」她眨著大眼睛,狐疑的瞪著他,怀疑他骗人。
         怪了,盐不是很便宜吗?
         噢喔,那种眼神又出现了!
         秦不换耐著性子,索性一并解说了。看来,让这小丫头跟在身边,倒是能磨练他的修养。
         「就是因为利润丰厚,朝廷才会下令,盐、铁、酒必须由官府公费。」他淡淡的说道,瞪著她猛点头的小脑袋。
         「那麽——」她又开口。
         他眯起眼睛,黑眸里迸出不耐。
         月儿陪著笑脸,拉拉他的衣袖。
         「再问一个问题就好了,一个,就一个嘛!」她笑眯了眼,笑容甜美得让人无法拒绝。
         「说!」
         她把握机会,立刻开口。
         「怎麽别人坐牢,夫人会要你来处理?」这事也管得太远了吧?
         「因为她爱管闲事。」秦不换冷冷的抛下这句话,在一间客栈前停住,俐落的翻身下马。
         月儿仍坐在小毛驴上,煞有其事的点头,很能理解这个回答。
         夫人的好管闲事,可是人尽皆知的呢!她在方府里,老是听见城主在吼叫,似乎连严酷的城主,也对夫人伤透脑筋。
         只是,她很敬佩夫人的性格呢!是夫人心地善良,生来菩萨心肠,才会爱管闲事,为了不相关的人费神。
         想著想著,那张圆脸上,涌现无限的决心。
         客栈里的伙计,一见两人衣著光鲜,立刻知道是贵客上门,连忙凑上前来,殷勤的牵过骏马。
         「客倌,用饭还是住店?」掌柜的问道,一脸和气。
         秦不换略略看了看四周,满意的点头。「住店。」
         「呃,一间上房?」掌柜的视线落到後头,瞧著月儿,在心里猜测这两人的关系。
         黑眸一抬,看了小毛驴上那枚圆月一眼,薄唇掀了掀。
         「两间。」
         「是、是,立刻给您准备!」掌柜连忙喊道。
         门外,月儿还坐在小毛驴上,只见她自顾自的点著头,像是做了什麽重大的决定。
         「还不进来?」他站在门内,居高临下的睨著她,目光锐利。
         「你先进去,我去买包子。」月儿扬声道,骑著小毛驴,往人潮汇集处挤去,圆滚滚的翠绿背影,在人群里格外显眼。
         秦不换眯起眼睛,回身随伙计往楼上客房走去,没有追上去。
         客房雅致,环境清静,住店的人倒是不多。伙计送来上好的酒菜,替秦不换倒好酒後,喜孜孜的领了赏钱,不敢再多加打扰。
         他坐在桌前独饮独食,享受难得的清静,一面思索著,凤阳村的麻烦事,该如何处著手。
         虽说浣纱城的名号,在天下可谓畅行无阻,但是这件事跟官府有关,多少还是收敛点好。
         或许,可以跟当地府衙套些消息,再随机应变。据说凤阳村里的壮了,全被抓进牢里了,村里就只剩下一些妇孺——他又倒了一杯酒,目光深敛,静静思索著。沉潜在体内的肃杀之气,只在四下无人时,才会迸发而出。
         那寒意弥漫四周,任何人见了,绝对不敢多看那俊美的容颜一眼,反而会被那森冷的气势吓得魂飞魄散。
         咚咚咚,熟悉的脚步声踏上阶梯。
         贩卖私盐的罪,可大可小,端看当地巡官怎麽处理。而如今的巡官,是范封桐。
         咚咚咚,脚步声愈来愈靠近,声音大得很。
         问题是,救出那些壮丁後,他们无以维生,还是会再去卖私盐——咚咚咚「喂,你在哪间房啊?」熟悉的声音,从门廊处传来,嚷得震天价响,连死人都会被惊醒。
         秦不换深吸一口气,很缓慢很缓慢的放下酒杯。像变戏法似的,室内寒意消逝一空,他眼里的森冷,转眼全部敛去。
         咚咚咚,脚步声来到门前,接著,轰的一声,门被踹开。
         「嘿嘿,可找到你了。」月儿站在那儿,双眸闪亮,嘴角噙著笑,一脸的得意。在她身後,跟著十来个寻常打扮的女人,有的是少女,有的是少妇,还有几个鸡皮鹤发的老妇人。
         他皱起眉头,握起酒杯,连灌了好几杯酒,才能将那股冉冉浮现的不祥预感给压下去。
         半晌後,秦不换才开口。
         「这些人是谁?」
         月儿眨著圆亮的眼睛,对他露出笑容。
         「凤阳村的人。」。。。。。。。。。。。。。。。。。。。。。。。。。。。
         室内岑寂,没人说话。
         秦不换沉默著,月儿沉默著,连带著她带回来的那一大票女人也沉默著。
         凤阳村的人!
         正确点说来,是凤阳村的女人。
         「你从哪里找到这群人的?」他眯起黑眸,视线扫过那些不安的脸庞,最後才落在那张志得意满的粉嫩圆脸上。
         月儿先将那些女人全给推进房里,关门上锁後,才咚咚咚的跑回桌前,兴奋的回答问题。「我去了市集,跟卖包子的打听凤阳村的事,他要我去问卖肉饼的,然後,卖肉饼的要我去问卖鱼的,卖鱼的要我去问煎糖果子的,那个卖——」
         「停!」秦不换举手。
         「嗯?」怎麽?她还有一大串没数呢!
         他皱著眉头,抵御来势汹汹的头痛。
         「说重点。」
         月儿想了一会儿,考虑著该舍掉哪段不说。
         一个老妇人等不及,率先走上前来,直视著奏不换。「这丫头找到我们,说你是来帮忙的。」
         村里壮丁被抓,女人们等不下去,全到临海镇来,想找个机会,把丈夫、儿子接回去。月儿模样讨喜,态度诚恳,这群走投无路的村妇们,立刻就把她当成救命菩萨,跟著她一块儿回来了。
         秦不换微微一笑,态度温文有礼,但笑意却没到达眼里。「可能是她说得不清楚,让各位误会了。」
         女人堆里响起议论声,脸上的不安表情更为浓重。
         月儿挪动臀儿,把老妇人挤到一旁去,对著他嚷。「什麽误不误会啊,我已经跟她们说了,你是来帮忙的。」
         他举起酒杯,嘴角仍在笑,缓缓的倾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著她,慵懒的提醒。「我没说要帮忙。」
         「可是,夫人说——」
         他打断她的话。
         「她只要我来处理。」
         月儿的柳眉打了几个小结,贝齿咬著红唇,双眼瞪著他,硬是忍住踹他几脚的冲动。
         「好吧,就算你不是来帮忙,如今瞧见这情况,你忍心袖手旁观?」她双手一摊,想逼他下海帮忙。
         秦不换只是挑眉,保持微笑,却不再吭半声。
         女人们盯著他,打从心里怀疑,这比姑娘还漂亮的男人,会愿意出手相助,众人焦急的扯扯月儿的袖子。
         「月儿,你不是说,秦公子急公好义,一定会帮助我们。」一个少妇低声说道。
         幽暗双眸蓦地一亮,嘴角微微勾起。
         这小丫头,还在这些人面前,给他戴高帽!
         「呃,你们别担心,这——」月儿搔搔头,狠狠瞪了秦不换一眼,又不敢明说,灭了这群人的希望。「他的确是乐於助人,但是,你们知道的,他的腿断了,所以心有馀力不足,只好在嘴皮上硬撑。」
         众人往前几步,发出理解的叹息,用怜悯的眼神看著秦不换,同情这俊美的男人,原来是个断腿瘸子。
         「年纪轻轻,怎麽会把腿弄断?」
         「看那人模人样的,还以为他身手该是不错呢!」
         「可惜,有那个心,没那个力。」
         叹息声此起彼落,他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
         几个老妇人走上前来,毫不客气,伸手就往他腿上摸,七、八只手隔著月牙白衫子,又摸又捏。
         「伤在哪里?」
         「有好好治吗?可别留了後遗症。」
         秦不换眯起黑眸,优雅却有力的手,无声无息的往前一挪,仅以一把素扇,就拦住妇人们的手。
         「只是小伤,不劳各位费心。」他微微一笑,指掌没有用劲,否则以他的内力之浑厚,眼前这些女人们,非被震出房间不可。
         礼貌的拒绝,很明显的不具备任何效力。那些满是皱纹的手,拨开素扇,再黏上裤衫下结实精壮的小腿,摸啊摸,捏啊捏的!
         「是啊,要是没治好,往後别说骑马走路了,连娶老婆生儿子都有问题呢!」
         老婆婆一脸关心,语重心长的说道,双手有如八爪蜘蛛,从小腿一路往大腿摸去。
         「啊,真的吗?」後头有人发问,还偷偷咽著口水。
         少女少妇们脸皮薄,只敢在後头,瞪大眼睛瞧著,尽管心痒难耐,全想上来摸两把,却不敢动手。
         毕竟,这麽俊俏的男人,平常可遇不到啊!那俊美无俦又气势非凡的模样,要是能摸上一把,也是不枉此生呢!
         老婆婆一面说著,也不让观众们失望,手渐渐往上挪。
         「是啊,隔壁村里,有个丁家的长子,摔断了腿,却搁著没去治,後来娶了个傻闺女。」
         「是有这麽一回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目光却全跟著那双手挪动。
         哇,越过膝盖了呢!
         「後来啊,隔了半年,那新娘跟人跑了。」老婆婆仍在说,双手照旧往上挪。
         女人们愈靠愈近,目光灼灼,吞咽的声音清晰可闻,全握著拳头,恨不得搁在秦不换腿上那双手,就是自个儿的。
         「那是怎麽回事?」只有月儿一脸担忧,没察觉情况有异,秦不换的清白正遭受著空前危机。
         她的双手正扭著绿袄裙,脸上满是忧虑,急著想知道下文。
         唉,秦不换的腿可是被她压断的,要是造成什麽无法挽回的伤害,她该如何是妤?呜呜,难道要拿自个儿去赔他吗?
         小脑袋偏头想了一会儿,盯著那俊美无俦,看似温和,实则内敛英敏的男人瞧,粉脸霎时涌上红霞。
         哼,就怕她自愿拿一生赔给他,他还不要呢!
         月儿老早就在浣纱城里,听其他人说了,秦不换眼高於顶,已经昭告众人,他今生的妻子,绝对会是天下第一美人。
         那麽,他会从「杨柳山庄」带回她,压根儿就是个误会。她完全清楚,自个的模样,跟美人儿可搭不上干系,更不会是他想迎娶的绝世美女。
         月儿偷偷叹息,白嫩的双手,扭得更为用力,弄绉了绿袄裙。
         她真的很清楚、很清楚呢。
         只是,心头这酸酸疼疼的感觉,又是怎麽一回事呢?
         没人察觉月儿古怪的表情,女人们凑在桌子旁,愈靠愈近。
         老婆婆双手没离开定点,神秘兮兮,嘴上说著不为人知的秘辛,其实醉翁之竟不在酒。
         「还不就是风邪入骨,让那话儿不行,新娘受不了,才跟别人跑了。」满是皱纹的手挪啊挪,只差毫厘,即将堂堂迈入禁区。
         女人们一脸痴迷,舍不得挪开视线,几乎要发出满足的叹息——蓦地,素扇咧的一声抖开。
         高大的身躯站了起来,在众女子间,如鹤立鸡群,居高临下的气势,立刻形成强大的压力。
         虽然他脸上还带著笑,但那令人神魂颠倒的俊容,添了几分阴冷,足以令空气冻结。
         那优雅有力的男性指掌,内蕴著强大的力道,陡然伸来,神准的往前一扣,挡开濒临「禁区」的禄山之爪。
         「亏得您费心了,秦某感激不尽。」秦不换皮笑肉不笑,看似礼貌,下颚却咬得死紧,让笑容看来有几分吓人。
         众人如梦初醒,老婆婆更是火速收回双手,不造敢次。
         啧,可惜了!就还差那麽一丁点儿,就要——「喂,她们是一片好意呐!」月儿往前一跳,拍开秦不换的手,没留意到老婆婆一脸不舍。「婆婆,後来那人怎麽办?伤有好吗?」她急著要知道下文。
         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听大夥儿的口气,那个——不行什麽的,似乎是挺严重的一件事呢!
         女人们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月儿陡然间高了好几寸,一双胖腿儿竟就离开了地面。
         「你、你做什麽啦,快放我下来!」她惊呼一声,不断踢著双腿,急著想下地。
         在叫嚷不休的圆脸後方,是秦不换微笑的俊脸,他仅用单手,就将这枚圆月揪上了半空,模样轻松,看来不费吹灰之力。
         「各位,想插手凤阳村之事的,只有月儿一人,你们何不只找她讨论去?在下气弱体虚,不堪连日奔波,实在需要好好休息,恕我不奉陪了。」他皮笑肉不笑,摆明要赶人,那高大的身躯,看似平和,实则充满内敛的戾气。
         他前进一小步,女人们就连退好几大步。只凭最寻常的走动,就将一群女人。
         硬是从桌边堵到了门外。
         月儿挣扎不休,领口却被拎得高高的,根本下不了地。
         「喂,放我下来啊!」她叫嚷著,甚至还扭过头,想去咬他的手。
         秦不换眯著眼睛,保持微笑,左手却迅雷不及掩耳的伸出,捏住她的小嘴,没让那口白牙逞凶成功。
         「唔——唔唔!」被捏住的小嘴里,吐出含糊的字眼。
         瞧她气得双颊通红的模样,任何人都猜得出,她此刻说的,肯定不是什麽好话。
         「这是你自个儿揽的差事,可别让她们失望了。」薄唇维持上扬,笑意里却添了几分讽刺,他走到门边,稍微松开手,准备扔人。
         「秦不换,你敢!」她柳眉倒竖,洞悉他的意图。
         他笑得更愉快,将那圆滚滚的身子提到面前,深幽的视线,与那双清澈眼儿平视。他的脸靠得好近,热烫烫的呼吸,顺著粉嫩的肌肤,一路飘进她的颈窝…
         …
         月儿的胸口,莫名燃起一阵热烫,怒火瞬间减了大半。
         糟糕,这招不公平啊!那堪称倾国倾城的俊容,住她眼前这麽一摆,她的心就陡然跳得好慌,哪里还能冒什麽火——秦不换靠得更近了些,注视著那双清澈瞳眸,笑意更深。
         他往前倾身,靠在她的耳边,闻见她身上有糖果子香甜甜的气息。
         「你说,我敢不敢?」醇厚的男声,极为低沉,话语里带著不怀好意的笑。
         呃?!
         月儿猛地回过神来,双眼瞪大。
         不对啊,她在发什麽呆?
         还没来得及骂人或求饶,她只觉得领口的力道陡然一松,眼前一花,整个人往外飞去。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月儿咚的一声,一屁股跌在门外走廊上。
         「啊!」她惨叫一声,粉臀儿疼得像被抽了一鞭子似的,晶莹的眼儿,立刻就蓄满了泪,又痛又怒。
         该死的,这家伙还真的把她扔出来了!
         「月儿,事情办妥当了,记得回客栈来,别在外头乱闯乱晃。」秦不换笑意盈盈,仔细叮嘱的表情,就像个善良的兄长。
         只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只有屁股被摔得发疼的月儿,才清楚他的心地其实有多坏!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关上,这碗闭门羹,可让大夥儿都吃得撑了。
[NextPage 第五章]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