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月儿圆(3)

时间:2009-05-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典心 点击:

第三章

         春风暖暖,空气里有著花香。
         楚绫坐在父亲的膝上,小脑袋点啊点,困得直打瞌睡。
         大厅的另一旁,坐著秦不换,他轻摇著素扇,聆听舞衣解说南方商道的事。
         这件事原本该由他负责,但前些日子他去了一趟北方,事情才又由舞衣接手。
         看见女儿猛打瞌睡,舞衣放下帐本,莲步轻移的走来。
         「我来抱著,你休息一会儿。」她伸出手,轻声说道。
         楚狂摇头。
         「我来。」
         「那麽,要是抱得胳臂酸了,记得跟我说一声。」她微笑说道,在丈夫身旁坐下,没去拿桌上的帐本。她聪慧过人,上头的每字每句,老早全烙在她脑子里了。
         楚狂点头,表情严酷,但看著妻儿的目光却是温和的。
         「我是否该退场,省得打断这一家和乐的好景?」大厅角落,传来调侃的话语。
         秦不换嘴角挑著笑,月牙白的衫袖卷到腕上,持著茶碗的手腕,阴柔中蓄著隐隐力道,姿态甚至比女人更美。
         茶碗送到嘴边,他浅浅一啜,偏头看著城主夫妇。
         要是在几年前,打死他都不相信,以冷酷闻名的楚狂,竟会流露出那麽温柔的目光。看来,家庭的力量果然惊人,能在短短数年内,将铁汉化为绕指柔。
         「要是真的识相,就该自个儿退场了,哪还会坐在那儿发问?」舞衣笑著,顺手捏了颗白梅,喂进丈夫的嘴里。
         「夫人,是你找我来,要研讨商道之事的。」秦不换淡淡说道,搁下茶碗。
         舞衣微微一笑。
         「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南方商道开拓得很顺利。」
         「派人去了?」他挑眉。
         「是的。」
         「那麽,夫人还有什麽吩咐?」
         舞衣绕过桌子,殷勤的为他将茶碗斟满,不答反问。
         「你跟月儿处得如何?」她唇边带著浅笑。
         俊脸上的神情,有些僵硬,瞬间又恢复常态。
         「不劳夫人费心。」他礼貌的说道,口吻内敛。
         「是吗?」舞衣学著他,皮笑肉不笑。「她毕竟是你带回来的,一时片刻也了知你打算怎麽处置她,乾脆就让她住在你那儿,让她能就近伺候你。」
         月儿讨喜善良,一进府里就很惹人疼爱。她模样好、心地好、脾气好,但那食量,更是一等一的好啊!
         就是——就是——太好了!
         任谁都想像不到,那圆润润的身子,竟能一餐吞掉满满一个桧木桶的白饭,那可是成年男子好几倍的饭量。
         秦不换吸气,然後微笑。「我率性惯了,不需要人伺候。」
         这女人竟然敢提起月儿的事!
         方府这麽大,舞衣却偏偏将那小丫头搁进他屋子里,这半个月以来,他的晚餐已有数次不翼而飞的惨痛经验。
         「别推阻得这麽快,说不定你哪天受了伤,会需要人照顾。」舞衣露出关切的神情。
         「夫人这是在咒我?」他挑眉。
         舞衣一脸无辜。
         「我只是关心。」
         楚狂坐在一旁,没有插嘴,早已习惯两人之间的言语交锋。一个是爱妻,一个是爱将,两人都聪明过人,表面上合作无间,但是一有机会,总不忘你来我往的斗上几句。
         喀啦——细微的声音在大厅上方响起,讨论中止,众人全都抬起头,瞪著屋顶。
         「怎麽回事?」楚狂拧起眉头,护住怀里早已睡得不省人事的女儿。
         白嫩的小手抚上黝黑粗壮的手臂,安抚的轻拍两下。
         「没事的,只是香姨差了几个人去修上头的砖瓦,前阵子两多,冲走了几片瓦,我让人上去修整。」舞衣轻声说道,接著转过头,正色看向秦不换。「对於凤阳村,你可有印象?」
         俊美的脸上掠过沉思的神情。
         「我记得,那村子是贩私盐的。」他看著舞衣,徐缓开口。
         「没错,那儿离浣纱城有八十几里。」舞衣解释道,神情一扫先前的莞尔模样。「前些日子,凤阳村的壮丁们,因为私盐买卖,全被抓进临海镇候审,咱们的商队经过,知晓了这件事,便以飞鸽送信回来,要我们去瞧瞧。」
         「浣纱城何时管起闲事来了?」秦不换淡淡说道,对这件事不感兴趣。
         这世间的麻烦事太多,他习惯独善其身,懒得一一过问,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偏偏老天跟他过不去,让他的拜把大哥,娶了个爱管闲事的女人当老婆。
         舞衣不放弃,还在劝说。
         「就当是为咱们的商道清清路子。」她说道,殷勤的为秦不换斟茶。
         「你派别的人去。」他刚从北方回来,还不想出门奔波。
         「你博学多闻,说不定能帮上那些人。」舞衣又劝又哄,猛灌迷汤。「再说你近来闲暇无事,带月儿出门晃晃,也是一桩雅事。」
         雅事?
         那女娃儿不把他折腾个半死,就已经是万幸了!
         喀啦喀啦——屋顶上的噪音,再度打断谈话。
         这回,噪音持续著,从屋顶这端滚到屋顶的那端,灰尘像小雨般落下。
         「搞什麽鬼?」楚狂拧起眉头。
         喀啦喀啦喀啦——轰——屋顶遭逢重力,猛地穿了个大洞,砖瓦哗啦的往下砸。大洞的边缘,传来小声的惨叫。
         「抓住我,我要——啊——」
         砖瓦继续往下掉,楚狂抱著女儿、拉著妻子,当机立断,飞身往外窜去。
         秦不换不动如山,坐在原处眯起黑眸,瞪著那个大洞,在一片噪音中,还能辨认出,那惊慌的惨叫是由谁发出的。
         轰!
         又一声巨响,胖嘟嘟的腿儿穿过大洞,惊险的晃啊晃。
         「呜呜,抓住我啊,我要滑下去了——呜呜——」惨叫声转为无助的低泣。
         「拉上来!快拉上来!」屋顶上喧闹嘈杂,几个人忙成一团,努力想把那只胖腿儿拉回屋顶上。
         「呜呜——」娇嫩嫩的声音呜咽著,在众人用尽力气的嘿咻声中,小胖腿儿慢慢往上缩,终於消失不见。
         秦不换舒展眉头,端起茶碗,还没凑到唇边,屋顶上又是一声巨响。
         「哇!」惨叫声响起。
         他倏地拔地而起,一个鹞子翻身,跃出三尺开外,避开屋顶上那个大洞。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哗地一声,圆滚滚的身子从另一个洞掉下来。
         「哇。」长长的惨叫声,以一声沉重的撞击声作为结束。
         那情形就像是十五的月亮,当空砸了下来,最糟糕的是,那枚圆月,竟还不偏不倚的掉在他腿上。
         就算铜筋铁骨,只怕也禁不起这等重击,他武功再高强、内劲再浑厚,到底只是血肉之躯。
         他的腿被压断了!
         好半晌的时间,两人贴得好近,只能大眼瞪小眼,说不出半句话。
         大厅内一片死寂,只能隐约听见彼此的呼吸。
         月儿因为逃过一劫而庆幸不已。屋顶那麽高,地板又那麽硬,有那麽一瞬间她还以为自个儿会摔成肉酱呢!
         但是,眼前秦不换怒火中烧的表情,又让她雀跃的心情迅速消失。呃,老实说,她压根儿想不到,那张俊脸因愤怒而扭曲时,会如此令人胆战心惊。
         他双眼里喷著火,嘴角抿得死紧,表情狰狞吓人,脸色则因为断腿的剧痛而惨白。
         沉默蔓延,气氛紧绷著,只有黑眸里的怒火愈来愈炙热。
         「你在上头做什麽?」薄唇间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声音很轻柔,却饱含危险,让人全身发麻。
         「呃,修、修屋顶。」她小声回答,稍微挪动身子。
         月儿开始怀疑,就算是摔断胳臂或是脖子,都比不上面对震怒的秦不换来得可怕。
         「别动!」秦不换厉声说道,凶狠的瞪著她。
         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击碎他的冷静,但是这枚圆月,净做些脱离常轨的事,让他滴水不漏的自制全盘溃堤。
         愤怒伴随疼痛,来势汹汹,他简直想抓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摇晃!
         「呃,我、我只是想——」她被那张狰狞的表情,吓得连连後退,一心只想脚底抹油,尽快逃离现场,搁在他断腿上的臀儿,悄悄又移动了几寸。
         痛!
         「施月儿!」秦不换狂吼,声如响雷,窗子差点都给震破。
         她坐在他腿上,不敢再动,一脸无辜,用食指塞著耳朵,瑟瑟发抖。
         呜呜,别骂别骂,她不是故意的嘛!这屋子这麽大,谁要他刚好就站在下头,干麽不躲远点?
         「我——呃——我——我——」太过恐惧,月儿支吾了半天,还说不出个下文,全身抖个不停,圆亮的眼儿凝满害怕。
         呃,他不是真要宰了她吧?
         「你胆敢再动一下,我就掐死你。」他嘶声说道,握紧双拳,腿上的剧痛,令他冷汗狂流。
         断骨戳刺肌肉,随著月儿的每次移动,几乎就要破肤而出,这种剧痛要是换作其他人,肯定早已昏厥。
         「好好好,我不动。」她连连点头,全身僵硬,不敢再刺激他。
         站在门外的城主夫妇,也因这突然的变故,一时之间呆若木鸡。倒是原本沉睡的楚绫,被巨响与咆哮惊醒,睡眼惺忪的揉著眼儿,抬起小脑袋四处端详。
         「啊,包包。」瞧见坐在秦不换腿上的月儿,她双眼发亮,跳下爹爹的怀抱,踩著小鞋,就想冲进大厅咬人。
         吵杂的声音引来不少人,徐香瞧见这一团乱,脸色直发白。
         老天,这丫头把秦公子的腿给压断了!
         「月儿,你在做什麽?!」徐香连忙问道。
         原本修屋顶的人们,全像蝙蝠似的,趴在屋檐上探头探脑。
         「她来帮忙修屋顶,然後就掉下去了。」屋顶上传来声音。
         「我们有努力拉她上来喔!」
         「但走没两步,她又跌下去了。」
         舞衣走入大厅,悦耳冷静的口吻,立刻稳住场面。
         「别杵在这儿,快去请喜姨来瞧瞧。记著,请她连药箱一块儿带过来。」她吩咐道,款款走往大厅中央,朝那僵硬不动的两人望去。
         楚狂嘴角噙著微笑,大步跨进厅内,单手一扬,就将月儿从秦不换的膝上拎起来。
         「该说这娃儿厉害吗?能让你发这麽大的火。」他偏头说道,看著多年下属兼好友,觉得秦不换那咬牙切齿的表情很有趣。
         月儿悬在半空中,腿儿晃啊晃,圆脸上仍溢满惊慌。
         她好想好想逃走,但是城主拎著她,她的双脚没著地,根本哪儿都去不成。
         再说,秦不换用著那好吓人的眼光看著她,她就像被毒蛇盯上的小老鼠,动都不敢动一下,只能垂著小脑袋,像条腊肉般挂在那儿。
         舞衣轻嗔,拍拍丈夫手臂。
         「别吓著她了。」她咬著红唇,克制著别流露出任何笑意。
         这些年来,她可是头一次瞧见,秦不换如此狼狈的模样,那冷静温和的面具,全让月儿给毁了。
         眼见救兵到来,月儿连忙开口。
         「呜呜,夫人,救——救我——我——」她颤抖的说道,伸出手臂在半空中挥舞。
         快啊,她得快些逃离现场,要是让秦不换恢复行动能力,他肯定立刻来掐死她!
         「放她下来。」舞衣不忍心,低声催促丈夫。
         楚狂耸肩,手掌一松,原本挂在手上的那颗圆球立刻咚的跌到地上。
         「啊!」月儿低喊一声,揉著摔疼的屁股。
         「摔疼了没有?」舞衣关怀的问道。
         「没有。」她晃著小脑袋,以乌龟後退的方式,慢慢往门口挪动,打算畏罪潜逃。
         只要能留得这条小命逃出大厅,她非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一辈子都不要见到他。
         呃,好吧,暂时啦,在他生气的时候,暂时不要见到他就行了。
         想到一辈子都见不著那俊美的脸庞,她心里还是会有些惋惜呢!毕竟,他的脸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人。
         一步、两步——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扫来。
         他发现了!
         三步、四步——糟糕,他脸色变了!
         五步——「施月儿!」吼叫声响起。
         她冻结在原地,全身僵硬。
         「过来!」秦不换吼道。
         「我——」讨厌,只差几步啊!
         「过来!」
         月儿嘟著红唇,慢吞吞的晃过去,走到他身旁三尺外,就停下脚步,不肯再向前。
         「别想逃,我们的帐还没算完。」秦不换瞪著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站在原处,瑟瑟发抖,心里觉得好哀怨。
         呜呜,谁来救她啊?。。。。。。。。。。。。。。。。。。。。。。。。。。
         顺著方府大厅左方的回廊,行走百来步,穿过花圃,穿过两处月洞门,可以到达一处雅致的院落。
         这里,是秦不换的住所。
         经过喜姨的诊断,那腿骨断得极为平整,是断折而非碎裂。他是练武之人,身强体健,筋骨比寻常人强壮,只要好好休养,再以良药内服外敷,不到两句便可以活动自如。
         喜姨还说,看这伤势,肯定是遭重物重击。
         她说出这些话时,月儿缩在角落,又窘又怕,双手无意识的在地上抓啊抓,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呜呜,别说了别说了,她招了,她就是那个「重物」啦!
         理所当然的,照料他的工作,全落到月儿头上了。
         这院落很是宽阔,包括了两进内室,一进书房,以及一座小小的花园。
         用膳时分,月儿端著精致的餐点,手腕上还提著药箱,用圆圆的臀儿顶开竹门,大剌剌的走进书房。
         坐在书桌後的秦不换,缓缓搁下书册,幽暗的眸子扫了过来。
         「来,吃饭了。」她招呼道,将饭菜全都摆好,圆脸上露出无邪的笑容。
         回应她的,是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
         「呃,你不饿吗?」月儿充满期待的问。
         他眯起双眼。
         「如果我说不饿呢?」
         水嫩的红唇,咧开了个大大的笑容。
         「那我可以帮你吃。」她自告奋勇。
         他睨了她一眼!撩袍而起,走到桌前,拿起碗筷用餐,用行动拒绝了她的「好意」。
         「啊,你能走了?」她瞪大眼睛,盯著他的腿瞧,一脸诧异。「喜姨说你还要过好些天,才能自个儿走路。」
         「已经好了五、六成。」秦不换淡淡的说道,即使在受伤严重的那几日,也宁可拖著伤腿,一跛一跛的走著,不愿让人提供帮助。
         月儿走到他身边,熟练的搬起药箱,拿出小竹刀,将伤患处的旧药刮去。
         「还痛不痛?」瞧见他伤得那麽严重,多日不良於行,她心里多少有些罪恶感。
         他瞪著她,薄唇里吐出简单的回答。
         「痛。」
         月儿缩缩脖子,不敢再问。
         唉,看来,她是真把他惹火了!
         只是,他的度量也狭小得不像话,她又不是故意的。不都说「不知者无罪」
         吗?她是真的不知道他就杵在下头啊!
         她一边偷偷抱怨,一边挥舞小竹刀,一个不留神,手劲大了些,小竹刀不只刮去旧药,还重重的划过伤处,留下一道惨白的痕迹。
         尖锐的抽气声在头上响起。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没事吧?」她胖嘟嘟的双手,立刻捧著他的脚,确定伤处是否无恙,那颗圆圆的小脑袋,急切的凑近些,一脸的关切。
         两张脸靠得很近,近到她可以在那双黑眸里,看见自个儿的倒影。
         啊,他真的很好看呢!
         月儿看得有些呆了,楞楞的瞧著他。
         那深幽的黑眸闪烁如星,更有著比姑娘家还浓还长的眼睫,像两把小扇子似的。
         她又凑近几寸,没有发觉,秦不换的脸色,正由森冷转为铁青。
         好看的薄唇里,逸出一句低嘶。
         「别压了。」
         「啊?」她眨眨眼睛。
         秦不换深吸一口气。
         「我说,别再压著我的腿了!」他咬牙切齿,俊脸转为狰狞,克制著想掐死她的冲动。
         糟糕!他的俊美令她看得出神了,竟没发现,自个儿大半的体重正不偏不倚,全压在他的断腿上。
         「啊,对不起上月儿连忙滚开,双手举得高高的,做投降动作。
         秦不换紧拧双眉,闭上双眼,等著那椎心刺骨的疼痛快些过去。
         「做完你的事。」僵硬的语调,从牙缝间迸出来,任何人都感受得出,他有多不好受。
         「喔。」月儿咕哝著答道,慢吞吞的爬回来,抓起小竹刀速战速决,将新调的药布贴上他的伤处。
         这回,她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尽快完事,然後滚到一旁去坐好,远远的看着他。
         秦不换闭目养神,运气周身,让药效发挥作用。碗筷早被冷落在一旁,他只用了少许餐点,就停下筷子,不再碰桌上的膳食。
         室内陷入岑寂,月儿耸肩,习惯了他的琛默。她收拾起残羹剩菜,到厨房去绕了一圈後,端著满盘的水果回来。
         「这是从四川运来的荔枝,夫人特地让人给你留了一盘。」白嫩嫩的手搁下荔枝,又从裙子里拿出一颗又大又红的苹果,放进嘴里喀嚓一咬。「这个是香姨给我的。」她宣布道,踱步到旁边去啃苹果。
         他没理会,仍旧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运气疗伤。
         月儿在他面前探头探脑,嘴里嚼著苹果,一脸好奇。
         「看什麽?」薄唇突然动了动。
         她吓了一跳,差点没跌倒。
         「你看得到?」她挥挥手,测试他是不是偷偷眯著眼。
         他没有回答,仍旧闭著双眼。
         月儿等了一会儿,胆子大了些,慢慢的又靠上前去。
         「嗯,我可以跟你借些东西吗?」她小声的问。
         「什麽东西?」
         她偏头想了一会儿。「笔墨纸砚那类。」
         他点头。
         「谢啦!」
         脚步声咚咚咚的从桌边响到了书桌旁,接著是一连串凌乱的声响,秦不换能听得出,她正在磨墨铺纸,忙得煞有其事。
         半晌之後,室内重新归於岑寂。
         月出东山,夜色渐深,只有窗外偶尔传来夜莺的吟唱。
         约莫一个时辰後,秦不换收气起身,这才睁开双眼。室内已被点上烛火,盈满一室光亮,那枚圆月窝在桌边,手里握著笔,一脸专注,不知在写些什麽。
         「你在做什麽?」
         「写信。」她头也不抬的说道,嘴里还喀嚓喀嚓的啃著苹果。
         他挑眉。
         「你识字?」
         「不识字也能写信。」月儿仍旧没抬头。
         秦不换走近书桌,这才瞧见,她在上好的宣纸上,画了个大圆月,在月里填个笑脸。圆月的四周,则画了许多的食物,每一样都维妙维肖,令人垂涎。
         「这是什麽?」他侧著头,拧起浓眉。
         「信啊!」月儿白了他一眼,嫌他没见识。「我写信告诉庄主,我过得很好这里的人都好和善,请我吃了糖李子、烘饼、白糖糕、桂花藕粉——」她扳动白嫩的指头,一路往下数著。
         「这是信,还是食谱?」秦不换毫不留情,兜头浇了她一盆凉水。
         她才不理会,握著毛笔,又在宣纸上画了个苹果。「至少,他们不必再担心我是否会饿著。」
         那张俊脸上,满是不以为然,她偷偷猜测,这家伙肯定是那种,离家多年也不会写上半封信报声平安的无情男人。
         也或许,他并没有可以报平安的人……
         这个男人,表面上看来温和有礼,其实骨子里冷漠疏离。而她所能接触到的全都是他所愿意泄漏的,再深层的真实情绪,就全都是一团谜。
         月儿偏著小脑袋,瞄了他一眼,冷不防又接触到那双黑眸。她叹了一口气,收回视线。
         要是相处得久了,她能摸清他的脾气吗?
         毛笔滑过宣纸,画出各类食物,浓重的沉默弥漫在两人之间。秦不换一撩衣袍,不再理会,迳自往内室走去。
         「喂,等等。」月儿连忙出声唤道。「夫人知道你能走路了,她说,你要是个男人,别留在府里吃闲饭,凤阳村的事,记得尽快去处理。」她仔细的交代。
         他深吸一口气,额上青筋隐隐抽动。
         「我知道了。」
         月儿又说:「夫人还交代,你得带我去。」
         黝黑的大手握成拳头,猛地往墙上一槌,发出轰然巨响。
         「你留下!」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
         一想到必须带著这枚圆月出远门,他的伤处就传来一阵刺痛。天晓得这个女人,一路上会给他惹出多少麻烦!
         「夫人也说了。」喀嚓喀嚓,苹果即将消失不见。
         「她又说了什麽?」
         月儿张开小嘴,一口将苹果核也吞掉,这才郑重宣布。
         「她说,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NextPage第四章]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