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月儿圆(2)

时间:2009-05-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典心 点击:

第二章
         春风送暖,甫方的江水也渐渐暖了起来。
         浣纱江的江水,注入浣纱湖,再沿著蛛网般的水渠,流入浣纱城。
         这儿春雨如酒,柳如烟,盛产丝绸,富甲天下。
         秦不换刚进城,人们就急著争相走告,还没踏进方府,大厅里就已摆好洗尘的好酒好菜。
         到底说来,他可是浣纱城里数一数二的人物,撇开那俊美的模样不提,在楚狂尚未成为浣纱城城主前,他已是黑衫军麾下第一军师,谈笑用兵,计谋诡谲,剽悍的黑衫军有如虎添翼,在北方战无不胜。
         三年前,楚狂迎娶方舞衣,成了浣纱城的城主。
         弟兄们不需再过著刀口舔血的生活,全成了安居乐业的老百姓,大部分的人都娶了南方的姑娘,在此定居。
         一马一驴在方府大门前停下,白色骏马上头坐著英气逼人的秦不换,杂色小驴上,则坐著灰头土脸的月儿。
         她跟在他屁股後头,一路上吃了不少灰尘,如今正忙著吐掉嘴里的砂土。
         守在门前的,是方舞衣的贴身丫鬟春步,远远瞧见秦不换,连忙上前福礼。
         「秦公子,城主跟夫人已经在厅里候著了。」她殷勤的说道,眼睛往後一瞄瞧见月儿的瞬间,表情有瞬间呆滞,向来伶俐的小嘴,一时语塞,说不出半句话来。
         「多谢。」秦不换点头,露出亲切的微笑。
         春步脸儿一红,虽然早有论及婚嫁的意中人,但是面对这倾国倾城的笑容,仍是忍不住心儿怦怦跳。
         他俐落的翻身下马,笔直往府内走去。所经之处,总不吝於施以温和微笑,让所有丫鬟们看得傻眼。
         後方不远处,月儿拎著大包小包,滚下小毛驴的背。
         「喂,等等我啊!」她喊道,连忙跟在後头跑著。
         这男人好差劲!进了浣纱城,也懒得跟她解释什麽,无论她如何叹息惊呼,或是好奇询问,一迳沉默以对。倒是面对旁人,他就嘴角上弯,笑得优雅斯文,任谁经他那麽一笑,全都如沐春风,像被勾了魂似的,痴迷的望著他。
         唉,那可是她从未见过的表情呢!
         这一路南下行来,秦不换总是冷著一张脸,她问上十几句,大爷他要是心情好,就回她一、两个单音,若是心情不好,就任她自言自语上一整日。
         进了浣纱城,她才知道,原来那张俊美的脸庞,不是仅有冷淡的神情,他也是能够和颜悦色的!
         这就怪了,她又没得罪他,干麽唯独对著她净摆一张臭脸?
         月儿一面思索著,还不忘四处张望,追著那脚步奇快的秦不换。
         话说回来,这座城好美呢!
         春季刚到,城内满是飞花,无论朝哪个方向看,都像是一幅画,每个人脸上都是友善的笑,让人打从心里觉得舒服。
         「杨柳山庄」已是号称景色冠绝天下了,跟这儿一比,却又立刻被比下去了,浣纱城的景致,简直像是人间仙境呢!
         春步跟在後头,有些困惑,瞪大眼睛,看著这圆呼呼的姑娘。
         「呃,姑娘,你——你是秦公子的……呃——」她可是头一次瞧见,有人如此大摇大摆,也没通报半声,迳自就往府里闯。
         胖嘟嘟的手伸向前方,指著那高大男人的後脑勺。
         「我是他赢来的。」她宣布,嘴里嘿咻一声,将沉甸甸的包袱甩上肩头。
         为了怕饿肚子!她花光了临出门前,山庄里众姊妹塞给她的铜钱,每晚秦不换对她咆哮後,她就躲在被窝里,一面骂他没血没泪,一面含泪啃著乾粮。
         「赢……呃……赢来的?」春步低叫一声,更加诧异。
         「是啊!」月儿理所当然的回答,才一分神,那高大的身影就消失了。「他哪里去了?」她回过头问道,一面探手入包袱,拿了个山东大饼往嘴里塞。
         「你跟我来。」春步说道。
         知道这圆润姑娘是秦不换带回来的,春步心中疑虑一扫而空,态度也转为亲切。她领著月儿走下长长回廊,穿过庭院的月洞门,直接到了大厅门前。
         「军师肯定在里头,几个时辰前,城主跟夫人就已在这儿候著了。」她轻声说道,拍拍月儿的手,这才转身离开。
         月儿站在门外,边啃著大饼,边打量四周。
         浣纱城果然是富可敌国,院落雅致不说,就连门窗也格外讲究。这些窗棂,用的全是上好的黑檀木,还糊上一层烟云似的红纱,看来漂亮极了。
         里头传来断续的谈话声,她嚼著大饼,侧耳倾听,考虑著该不该进去。
         一路上,秦不换总用那双漂亮黑眸睨著她,冷冷的告诉她,不许做这做那的。
         这会儿,她要是贸然闯进去,那如冰似箭的目光,是否又会在她身上留下好几个洞?
         「你的天下第一美人呢?怎麽没瞧见?」里头传来好听的声音,软软甜甜,像刚温好的桂花蜜。
         「出了一些差错。」悦耳的男性嗓音响起,斯文有礼,让人心旷神怡。
         啊,这声音好熟悉——窗户外的月儿,贴得更紧了些。
         那温和的声音,真的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吗?在里头说话的,真的是那个比寒月寒冰还冷上几分的男人?会不会是听错了?
         圆脸贴在纱窗上,形成一个圆圆的剪影。
         「是空手而回吗?」这次,一个低沉严峻的声音响起,仅是几个字,就有不怒而威的气势。
         这次,温和斯文的声音里,掺入一丝僵硬。
         「不是。」秦不换简单回答。
         「那你是带回了什麽?!」女人的嗓音里,带著暖暖笑意。
         月儿眨眨眼儿,急著想听听,秦不换会怎麽回答。
         她像一只壁虎,全身贴平,尽力往窗上趴,拉尖耳朵,屏气凝神的偷听。
         「嗯啊——嗯啊——」里头传来模糊的声音,还伴随叮当铃声。
         那声音愈来愈靠近,一只小小胖胖的手,摸著门槛,接著小脑袋探出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眨啊眨,错愕的看著月儿。
         那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只有一岁多,刚学会走路。
         她穿著一身红袄,胸前挂著长命锁,脚上套著小小的绣鞋,鞋上还绑著红穗流苏,跟两个银铃,每走一步,铃铛就响个不停。
         「小绫,你要上哪儿去?」桂花蜜似的声音,也渐渐接近门口。
         一个美丽的少妇出现在门前,晶亮如晨星的眸子,往门外看来。看见月儿时,她也为之一愣。
         这少妇跟那小娃娃,有著一模一样的眼睛,一大一小都是美人儿。
         「巴、巴、巴!」小绫指著月儿,口齿不清的说道。
         大厅里传来低沉的问句,是那个威严的声音。
         「舞衣,怎麽了?」
         「没事的,只是个小姑娘。」舞衣走来,丝裙飘逸如浪,姿态优雅,唇上噙着友善的微笑。「你是谁?怎麽窝在这儿不进去?」她轻声问道。
         「呃——呃——」月儿慢慢从窗上滑下来,抬起双手,尽快拍掉粉颊边的饼屑。
         「你刚进府里吗?!」舞衣又问。
         月儿提起裙角,咚咚的跑到门前,指著正坐在厅内的秦不换。
         「是他带我来的。」她宣布道。
         俊美的面容有一瞬间的僵硬,他举起酒杯,仰头饮下,看都不看她一眼。
         舞衣挑起柳眉,神情有些古怪。
         她仍清楚记得,当初秦不换去北方前,还夸下海口,回来时,身边必定带著未婚妻子。只是,呃……莫非,这位就是他的新婚妻子?
         舞衣退开几步,打量著月儿。
         这姑娘容貌不差,肤色如雪,却跟南方的纤瘦美人截然不同,那圆润的脸儿可爱讨喜,让人一瞧见,就手痒得想去捏捏。瞧那神情,还有著几分的稚气。
         呃,看来秦不换不是眼光独到、就是对年纪小的姑娘有特殊偏好——「你叫什麽名字?」舞衣问,笑意不减。
         「月儿,施月儿。」她礼貌的回答,眼儿滴溜溜的转著,往大厅里头瞄。
         厅内摆设富丽堂皇,有著一整套的檀木桌椅,在铺著绣毯的主位上,坐著一个高大的男人。如今,他正拧著眉,锐利的目光扫向门口。
         啊,这个男人,肯定就是浣纱城的城主楚狂。
         月儿火速收回视线,不敢妄动。
         身上的鸡皮疙瘩,被那双眼睛一瞪,全都乖乖立正了。她早听过传闻,在统领浣纱城前,楚狂可是战无不胜的将军。
         楚绫叮叮当当的走到月儿面前,一脸期待的看著她。
         「看来,小绫喜欢你呢!」舞衣笑道。
         月儿粉脸一红,有些高兴,先把乾粮搁在一旁,再跑回来抱起小女孩。
         「巴、巴——嗯包、巴!」小绫还在嚷著,迫不及待的扑进月儿怀里,脸儿红扑扑的,愈来愈兴奋。
         月儿笨拙的抱著她,很怕她摔下地去。怀里的小娃儿软软香香的,像刚捏好的糯米团似的,那嫩嫩的肌肤,让人很想咬一口。
         真的好香好软喔,好想咬一口,或许可以偷偷的、不太用力的咬她的小指头——「啊!」
         发出惨叫的,是月儿。
         小小的嘴,正咬紧了月儿的脸。
         这娃儿竟先下口为强!
         「嗯包,嗯包……」她一面咬著,还含糊不清的说著话。
         「哇!不要咬我、不要咬我!」月儿连连惊叫,一双手在半空中挥个不停,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小绫,放开。」舞衣上前抱住女儿。
         「嗯包、嗯包,包包。」楚绫还在说著,小小身躯都被拉开了,就是一张嘴死不放开,咬得紧紧的。
         舞衣叹了一口气,拍拍女儿的小屁股。
         「那不是包子。」
         「唔?包包?」楚绫偏著头,困惑的看看娘亲,再看看捣著脸逃进大厅去的月儿。
         「不是。」舞衣再度摇头。
         小女娃儿松口,一脸沮丧,很是失望。
         逃过一劫的月儿,三步并作两步,奔逃到秦不换身後,扯著他的衣袖,从他的肩上探出小脑袋,盯著那个小食人族,那圆呼呼的粉颊上,已被咬出一排整齐的小牙印,像豆沙包似的,被点上红印。
         「她咬我。」她可怜兮兮的说道,仰头望著那张俊美的脸庞,拿起他的衣袖。
         擦擦颊上的口水。
         「少不了你一块肉。」他淡淡说道,眼睁睁看著上好的白绸,被染上一片濡湿。
         月儿嘟起水嫩红唇,喃喃抱怨。
         「但是,会痛啊!!」
         这回,他勾著唇,保持微笑,笑意却没有到达那双黑眸里。
         她不死心,用力扯扯他的袖子,非要正视那张俊脸。瞧清他的表情後,她惊讶的大呼小叫。
         「哇,你也会对我笑?」她喊道,小脸逼近,直勾勾的瞪著他。
         嘿,这一路上,他可是从没对她笑过呢!
         秦不换保持笑容,轻轻抽回衣袖,就将圆滚滚的她从地上扯了起来。他的劲道用得极巧,刚好能拉起她,又没弄疼她的手腕。
         那双手腕,又软又嫩,像棉花糖,也难怪小绫一瞧见她就想咬。
         「当然会。」他不著痕迹的移开视线,回答得极为轻柔,笑容可掬,以往的阴冷,此刻荡然无存。
         月儿皱起眉头,搔了搔头。
         「你是秦不换对吧?不是他的孪生兄弟什麽的?」她努力确认,还伸手捏捏那张俊脸,确定上头没有黏著一张面具。
         「我是。」秦不换伸手,握住那双肆虐的小手。
         俊脸上的笑容,仍是十分温和,只是黑眸深处,闪过些许愠怒。
         月儿呼了一口气,不再追究,但粉颊上的刺痛,让她不禁又嘟起红唇。
         「你刚刚怎麽不救我?」她质问道,胖嘟嘟的指戳著他的胸膛。
         这一戳之下,她赫然发现,秦不换的胸膛结实得很。在那身月牙白的素衫儒衣衫下的,竟是结实有力的体魄,她这麽胡乱戳著,反倒是疼了自个儿的指尖。
         哇,还真看不出来,这男人颇为「有料」呢!
         秦不换淡淡一笑,黑眸盯著她。
         「我为什麽要救你?」他问。
         「因为我是你带回来的啊,你赢了我,成了我的新主子,当然要为我负责,怎麽可以见死不救?」她理直气壮的问,气愤他先前杵在那儿,任她被小娃儿咬着玩。
         舞衣从门前走了回来,眨著双眸,很感兴趣的听著,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游走。
         「他真要娶这小丫头作妻子?」她抱著小女儿,走到丈夫身旁,话中带笑,吐气如兰。
         小绫把握机会,往爹爹身上爬去,在他怀里占了个好位子。她伸出手,扯起一绺垂在宽阔胸膛前的黑发,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嚼著。
         楚狂拉开黑发,黝黑粗壮的手掌,力道却出奇的轻柔。
         「那丫头才多大?他难道想娶回去当女儿?」他皱起眉头,看著多年的属下兼好友。一块儿出生入死多年,他可不知道,秦不换有这等特殊「嗜好」。
         「或许他口味变了,爱拣嫩的,留在身边好好养著。等著她长大,性子就全由得他捏圆捏扁。」舞衣挑著秀眉,红唇上有一抹笑意。
         隔著大老远,两人的轻声谈话,却全被秦不换听得一清二楚。
         他以素扇格开月儿的戳胸攻击,转头看向城主夫妇。
         「夫人,请别胡说。」秦不换简单说道,黑眸注视著舞衣。
         他早就料到,此行没带回绝世美人,反倒带回个圆润得有如十五明月的小丫头。这伶牙俐齿的方舞衣,绝不会放过调侃他的大好机会。
         这女人美貌超群,智慧也超群,运筹帷喔的手腕,可比男人还厉害,不禁让楚狂头疼,连带他这外人,也不时会遭到池鱼之殃。
         尚未开口解释来龙去脉,一旁的小脑袋,却已经摇得比博浪鼓还激烈。
         月儿往前一跳,双手乱摇。
         「不对不对,老爷说了,我只是给他作丫头的。」她坚定的说道,彷佛嫁给秦不换,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酷刑。
         秦不换那双笑意难达的黑眸,扫见舞衣莞尔的表情,一抹光亮,闪过瞳眸的深处。
         任谁都看得出,舞衣正在心里暗笑,他的俊美首度失效,竟被一个小丫头嫌弃。
         「你不需要否认得那麽快。」他转头,略略眯起眼,盯著那张圆润的小脸,很想拿出包子,塞住那张小嘴。
         「不快些否认,让他们误会了怎麽办?」月儿眨眨眼睛。
         怪了,她这是替他解释呢,他非但不领情,那双眸子还冷硬得像冰块似的。
         啊,她说错话了吗?哪里说错了?
         「是否该要让他们误会,由我来决定。」秦不换语气平淡的说道,森冷的神态一闪而逝,再度恢复温文儒雅。
         他站起身来,摇著素扇,往门外踱步而去,姿态如同行云流水,令人移不开视线。
         舞衣挑著眉,仍是那莞尔的表情。
         「月儿怎麽办?」她问道,首次发现,竟有人能在秦不换那温文的假面具上凿出一个缺口,她觉得很是有趣。
         他没有回头,身形已飘荡到门外,只有醇厚低沉的声音传来。
         「就交由夫人安排。」。。。。。。。。。。。。。。。。。。。。。。。。。。
         舞衣先安排她去用餐。
         吃饭?!
         太好了,吃了好几日乾粮,她都快忘记米饭是啥滋味了!
         月儿立刻觉得,舞衣夫人是个难得的大好人。最起码,这位美丽夫人的心地可比秦不换好多了。
         方府里的总管,是和善的徐香,她也带著一脸微笑,领著月儿往厨房走去。
         「你们是刚从北方赶回来的?」徐香走过回廊,一面问道,好奇的打量著月儿。
         「嗯。」月儿跟在後头,仍是一身翠绿,远远看来,像颗翠绿小球儿。
         「连日兼程,真是辛苦你了。」徐香怜惜的说道,拍拍月儿的手臂。
         这小丫头的模样,实在讨喜极了,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勾起其他人的保护欲。
         她那无辜的眼儿,跟胖呼呼的身子,让人只瞧一眼,就恨不得将她搂在怀里,抱得紧紧的。
         话说回来,秦不换怎舍得让月儿累著呢?
         他靠著一张俊脸,跟能言善道的本事,迷倒不少姑娘。但这些年来,他总是屡过花丛不染香,既不见他带过任何女人回来,更不见他跟哪个姑娘纠缠不清。
         这回,倒是开了个特例,这枚圆润润的月儿,跟在秦不换的屁股後头,进了方府。
         厨房里空无一人,几个厨娘丫头们,都去屋後头清洗晚膳时要用的食料。桌上搁著腌好的小炒肉,篮里有著几把青葱蒜苗,桧木桶里的米饭已经炊好,正在冒着阵阵香气。
         哇,米饭呢,月儿吞了口口水,圆亮眸子发直,瞪著那冒烟的桧木桶,就怕那桶饭长脚跑了。
         「你肯定饿了,先坐下,我替你盛饭。」徐香殷勤招呼著,拿了个瓷碗。
         月儿用尽自制,才能将视线从桧木桶上移开。
         「呃,我跟大夥儿一起吃好了。」她低声说道。初来乍到,总得装装样子,客气一点。
         只是,她的肚子不争气。
         咕噜——徐香一愣,疑惑的偏头。
         这回那声音更加响亮了。
         咕噜咕噜——老天!
         月儿粉脸羞红,圆脸唰地成了红苹果,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徐香豁然开朗,微微一笑,轻拍她的手,仍是一脸和蔼。「可别跟我客气啊,在浣纱城里,可没有半个人会饿著肚子的。」
         月儿扬著肚子,制止那令人羞窘的声音持续冒出来。
         「呃,那——嗯——好吧,请给我一些酱菜,我随便吃一吃就好了。」她细声细气的说道。
         「这才对。」徐香打开刚炊好的白饭,拿著饭杓,从桧木桶盛了些饭。怕小丫头客气,她还特地多盛了一些,白饭几乎要满出瓷碗。
         未了,她走到墙角去,抱出一瓮酱菜,挟了两块酱瓜搁在饭上。
         「这可是京城里‘六安酱园’产的酱菜,夫人最爱用这酱菜佐粥,城主特地差人带回来的,你吃看看,合不合口味。」
         「谢谢。」月儿露出灿烂的笑容,用力点著小脑袋,差点没扭了颈子。
         接著,就看她走到桌前,完全忽视那碗白饭与酱瓜,直接捧起整瓮酱菜,笔直走到墙边,将酱菜连同酱汁往桧木桶里头倒,再用胖嘟嘟的手拿起木杓子,大力搅拌均匀,然後半个人就栽进桧木桶里,埋头吃了起来。
         长达半刻的时间里,徐香就僵在那儿,目瞪口呆的看著月儿那圆滚滚的身子愈来愈往桧木桶里滑去。
         终於,桧木桶底传来「咚」的一声。
         她挖到底了,一会儿之後,月儿抹抹嘴,从桧木桶里爬出来,慢吞吞的走回原处。
         「谢、呃,谢谢香姨。」六安酱园的酱菜真好吃呢!为了怕吓到这里的人,她只意思意思的吃了一点,不敢太过放肆。
         徐香全身僵硬,呆呆看著月儿,满脸错愕。
         糟了,今晚的晚膳,米饭肯定不够了!
[NextPage第三章]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