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月儿圆(10)

时间:2009-05-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典心 点击:

第十章
         「月儿。」
         徐缓的女声传来,伴随一阵淡淡药香。
         被子下毫无动静。
         「月儿。」那人又唤道。
         被子动了动,露出一双迷蒙的眼睛,困倦的看看窗外。
         天色大亮,一夜风雨过後,晴空万里。
         只是,她还好困,蜷著身子在床铺上乱摸,却摸不著相偎一夜的结实热源。
         摸著摸著,睡意来袭,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陷入梦乡。
         「月儿。」
         好吵喔!
         「嗯?」她懒洋洋的,又往被子里滑入几寸,把小脑袋埋得更深。
         「月儿,起床。」
         「我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她含糊的说道,执意要回梦里,跟周公把那盘棋下完。
         那人也没发脾气,口吻里反倒带著几分莞尔。「月儿,把衣裳穿上。」
         衣裳?
         啊!
         月儿倏然一惊,瞌睡虫都被吓跑了。她探出头来,这才发现喜姨站在床前,而昨晚紧搂著她的秦不换,已经不知去向。
         「醒了吗?」喜姨问道,手中提著药箱,在床边坐下,视线在月儿脸上、身上转了一圈。
         她羞红了脸,抱紧被子,只露出一颗小脑袋。
         喜姨微微一笑,打开药箱,拿出几样草药。「秦不换说你昨天淋了雨,怕你受了风寒,所以一早就把我找来了。」她吩咐道。「把手伸出来,我替你把脉。」
         月儿乖乖的伸手,用下巴夹住被子,羞窘得不敢抬头。
         喜姨探著脉音,没一会儿就收手。「没什麽事,这两日衣服穿密实些,流了汗也别吹风,再吃一帖温补就没事了。」
         「是。」她乖乖点头。
         一小盒药膏被搁在床上。
         「把这个擦上。」喜姨说道。
         「啊?」她困惑的眨眨双眸。
         「瞧瞧你自个儿的手臂。」
         月儿照著指示,低头一瞧,只见手臂上有好几处淡红色的瘀痕,像是被谁咬过似的。她低呼一声,抬起手臂端详,想不出是在哪儿受伤的。
         是跌伤吗?又不像啊,她不觉得疼呢!
         「只是吻痕。」喜姨淡淡的说道。
         月儿倒抽一口气,粉脸轰然转红,小脸埋进棉被里,害羞极了。
         昨晚睡到半夜,秦不换就不老实了,以吻、以手骚扰她的梦境,热烫的男性身躯覆盖著她,悠闲的诱惑著她。
         温香软玉在怀,他求之不得,怎麽会放过这大好机会?
         月儿睡得迷迷糊糊,任由那黝黑的双手滑过她的身子,在她身上点燃小火苗,带来连番快感。她被摸得迷迷糊糊、被吻得迷迷糊糊,就这麽——噢,完了!她是个坏姑娘,还没成亲就——不对,他跟她成亲了,他们还喝过交杯酒呢!
         月儿闷在棉被里,双颊嫣红,唇上却忍不住有著娇赧的甜笑。
         「颈子上更多呢!」喜姨提醒道,神情愉悦,也乐见这对年轻男女成了眷属。
         「抹上药膏,两、三个时辰内,那痕迹就会褪了。」
         「好的。」
         「秦不换说,你昨日还跌伤了,是伤在哪里?让我看看。」
         月儿乖乖伸出左腿,在膝头上,绑著一块白布。
         「他替我止血了。」她小声的说道。昨晚欢爱後,秦不换拧了湿布,替她擦拭身子,顺道也替她处理了膝上的擦伤。
         喜姨检查了一会儿,满意的点头。「那就没事了。你穿上衣裳,跟我到厨房去,我先弄碗药粥给你喝。」这段时间里,这小丫头的身子,都是交由她调养的呢!
         「喜姨,他人呢?」月儿穿好衣裳、套上绣花鞋,这才开口。
         怎麽一大早就看不见秦不换呢?想起昨夜,她虽然羞赧,几乎没勇气面对他,但是见不著他的面,她心里又不踏实。
         「在议事大厅。」
         「在谈正事吗?」
         「在下逐客令呢!」喜姨说道,牵著月儿往外走,一手还拿起药箱里的乾荷叶,思忖著要弄道荷叶粥给月儿喝。
         逐客令?!
         月儿猛地抬起头来,脱口问道:「李锦娘?」
         「还会是谁?她这麽对待你,实在太过恶劣。是舞衣不想将事情闹大,才打算趁早把她撵出去,否则别说是秦不换不饶她,只怕是全浣纱城的,都会抢著来替你作主。」喜姨说道,手里却陡然一空。
         月儿挣脱她的手,像头小鹿般,灵巧的奔了出去。
         *****她赶到时,大厅里一片岑寂,弥漫著森冷的气氛。
         城主夫妇坐在主位上,闲啜香茗,管家奴仆们,垂手站在墙边,个个表情严肃,一语不发。
         大厅里堆满了姑娘家的用品,那全是李锦娘带来的,如今全被整理妥当,就等著搬上车去,连人带行李,直接运回北方。
         「你说什麽?你给我再说一次!」一身华服的李锦娘,双手握著拳,表情扭曲,气得不断颤抖。
         大厅中央,秦不换一身月牙白的衣衫,背著众人而立,即使是背影,也有著无限压迫感。
         「滚。」冷声命令,由他口中传来,不带丝毫情绪。
         李锦娘咬著唇,承受不起这样的羞辱。
         「你不能这麽对待我,那只是一个丫鬟、一个微不足道的丫鬟,我要怎麽对她都可以,顶多我用钱买下她,可以了吧?」她喊道,压根儿想不通,只是恶整一个丫鬟,方家竟就要她即刻滚出城去。
         这消息要是传回北方,她肯定会被人议论上一辈子!
         高大的身躯缓缓转了过来,寒冽的视线,让那俊美的脸庞,有著死神般的肃杀氛围。
         李锦娘的气焰顿消,不由自主的倒退数步,连篇的咒骂全咽了回去。
         无人开口,那凛冽如寒风的视线,比严刑拷打更教人难受。
         月儿悄悄赞叹,又发现秦不换的另一面。他真正愤怒时,是不会吼人的,泉涌的冰冷怒意,会从全身迸射而出,让人不寒而栗,别说靠近了,就连看他一眼,都需要鼓足全部的勇气。
         深幽的黑眸转向门口,其中的冷酷,稍稍软化。
         「月儿。」秦不换开口。
         门口的小脑袋探了进来,圆亮的眼睛眨啊眨。
         「过来。」
         她想了一会儿,才踏入大厅,站在门口。
         「过来我这里。」秦不换伸出手。
         她粉脸一红,鼓起勇气,走到他身边。
         黑眸转回李锦娘脸上,又凝成了万年寒冰。
         「你刚刚羞辱了我的妻子。」他徐缓的说道,罔顾众人的目光,大胆的揽住月儿的纤腰,宣布了他的所有权。
         尖锐的抽气声响起,李锦娘捣著胸口,连连摇头。「你要娶她?有我在你眼前,而你竟要娶她?」她瞪著月儿,还不忘质问。「你这男人,难道是瞎了眼了?
         你难道看不出来,这女人根本比不上我。」
         那凶恶的表情,让月儿倒退一步,她明显的感受到,对方毫不掩饰的鄙夷与羞辱。
         腰上一只坚实的手臂扶住她,给她无言的支持。
         不知怎麽的,她心里的慌乱,因为他的举动,瞬间就消失无踪。他的支持,给了她力量,也给了她勇气,她深吸一口气,抬高下颚,不再退缩。
         「你错了,是你比不上她。」秦不换摇头,眼中的愤怒,已转为讽刺。
         「秦不换!」月儿低叫,脸儿羞红,没想到他会这麽说。
         「我没有说错。」他淡淡说道,看向她的眼里,是满满的暖意。
         她红著脸,心头却有著满满的快乐。
         秦不换勾起嘴角,在心中感谢老天,没让他先前的誓言成真。他要是真娶了李锦娘这种只有容貌,却脑袋空空、心地恶毒的女人,大概不出半年,他就会被逼得失去理智,活活把她掐死。
         还好,他遇见了月儿。
         两人间的亲昵气氛,令李锦娘更加愤怒。
         「喂,你——」
         「滚。」这回,秦不换甚至没有看她。
         「你竟敢叫我滚?你知道我是谁吗?」李锦娘双手插腰,俏脸扭曲,恨极又气极。想她天下第一美女,哪个人不捧在掌心,是瞧这男人俊美无俦,才给他几分颜色,没想到他竟毫不领情,还对她冷言相向。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秦不换竟然还说,她不如那个小丫鬟!
         这怎麽可能?她有美貌、有财富,所有的男人都应该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为何眼前的这些人,全站在小丫鬟那边,急著撵她走?
         「你是想要我亲自登门,告诉你父亲,该好好管教自家女儿吗?」他挑起浓眉,冷冷的问道。
         「哼,你这个家伙,凭什麽说话?我可是城主的客人。」李锦娘转头,力持镇定,使出所向无敌的美色,眨动媚眼,盼望楚狂作主。
         城主说话了。
         「快滚。」
         美人计无效,楚狂的语气一样森冷,倒是比秦不换多了一个字。
         「来人,送客。」舞衣微笑说道。
         「遵命!」两个大男人闪身而出,分工合作,迫不及待的把李锦娘扛出去了那位天下第一的美人,脸色煞白,狼狈至极的被人扛著,丢出大门口,可怕的尖叫声,一直到她的马车出了城,都还在众人耳边嗡嗡作响。
         大厅里头,月儿拉拉秦不换的衣袖,要他低下头来。
         「你真的要娶我?」她严肃的问。
         「他昨晚都吃了你了,这会儿,就怕你不嫁都不行。」来迟了的喜姨,选在这时插嘴,口吻平静,所说的内容却很震撼。
         众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在秦不换脸上。
         他没空理会旁人,一双黑眸盯著眼前的小女人。
         「是。」
         「为什麽?」
         「我昨夜说过理由了。」秦不换的表情,有些僵硬、有些窘迫,黑眸扫向她的後方。
         月儿回过头,发现满屋的人都竖起耳朵,听著他们的对话。
         「我要你再说一次。」她露出微笑,得寸进尺。
         不只是月儿,整屋子的人,都等著他再说一次。
         秦不换低咒一声,才又开口。「我爱你。」他说道。
         身後传来欢呼声,人人都高兴极了。
         「我还以为他永远看不清呢!」舞衣浅笑的说道,偎在丈夫怀里,乐见其成。
         「他不是笨蛋。」楚狂搂紧妻子,严酷的脸上,也出现难得的笑容。
         「是不笨,只是花的时间多了一点。」舞衣取笑道,脑子里已经在想著往後的安排。太好了,这会儿尘埃落定,浣纱城可以准备办喜事了!
         大厅中央,月儿的问题还没问完。
         「你永远都会爱我?」她问。
         「是。」他许诺。
         「我要是变胖呢?」
         「我心不改。」他勾唇微笑。
         「变得像以前那麽胖呢?」
         「无妨。」秦不换微笑,张开双臂,将她抱在怀中。在她圆圆胖胖时,他就已经爱上她。
         「更胖呢?」
         他微微一愣。
         月儿继续追问。
         「很胖很胖呢?」
         「呃——」
         「胖到把门槛踏断呢?」虽然不太可能,但是她很想问清楚些。
         「月儿——」
         「胖到出不了大门呢?」她开始胡言乱语了。
         「月儿——」
         「胖到——唔——唔——」
         他吻住她,所有的疑问与答案,尽在不言中。
         整座浣纱城,热闹喧腾。
         秦不换跟月儿成亲,这可是件大事,城内不少小伙子,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来,自知无法与秦不换匹敌;二来,月儿那甜甜的笑容,也让众人知道,她心上的位子,早让秦不换给占了。
         他们尊崇秦不换、他们喜爱月儿,这对新人,有著全浣纱城的祝福。
         婚事由舞衣主持,她亲自挑选了各色丝绸,为月儿裁制嫁衣。城里的人们,自动送来各色礼物,当作是月儿的嫁妆,大大小小的锦盒,摆满了方府。
         清静的院落里,月儿站在铜镜前,试著刚送来的嫁衣。
         柔亮的丝绸,是深深浅浅的大红喜色,就连一身新装的她,粉颊也是配红的。
         月儿看著铜镜,白嫩的手,滑过绣圈、坎肩,摸到腰上时,却摸著了另一双结实的臂膀。
         热烫的呼吸从後方吹来,宽阔的胸膛,紧贴著她的背部,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
         秦不换的俊脸,也出现在铜镜中。
         「你好美。」他双眸闪亮,靠在她耳边说道。
         月儿羞怯一笑,摸摸领口的流云绣花。「真的吗?」
         「真的。」他在她雪嫩的颈上,印下一个吻。
         酥痒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笑出声,在他的唇下直缩脖子。
         「没娶到天下第一的美女,你不惋惜吗?」月儿取笑道。
         他勾起嘴角,黑眸锁著她,双手也不规矩,在嫁衣上缓缓游走。「谁说我没娶著?我的妻子,就是天下第一。」
         她知道自个儿不是天下第一的美女,但是她也知道,在他的心里,她是他最重视的女人,这就已经太足够了。
         「你这麽想,别人未必认同。」月儿拍掉那双到处乱摸的大手,水眸睨著他,存心不给他台阶下。
         秦不换挑起浓眉,懒洋洋的撂下这句话。「没人敢质疑我的话。」
         「霸道!」她伸出食指,戳著他的胸膛,觉得这男人真是狂妄极了。
         他迅速出手,握住胸前的白嫩小手,放到嘴边,一根根的轻咬著,幽暗的黑眸里,闪过几分邪气。
         撩人的酥麻,从指尖一路往心口窜动,她双脚发软,却只能杵在原地,呆呆的看著他啃过她每根手指。
         秦不换的眼神,好像他很饿很饿,而她碰巧就是一顿丰盛的大餐,他迫不及待,想把她给吞了——屋内凝著暖暖春意,门上却传来不识时务的轻拍。
         「秦先生,夫人请您到议事大厅去一趟,要跟您谈谈新居的事。」徐香的声音,透过窗子传来。
         秦不换低咒一声,松开嘴里的柔嫩美食,扬声回答。
         「知道了。」
         门外的脚步声远去,他摔著眉头,一脸懊悔惋惜,知道要是不去大厅,等会舞衣肯定会带著大票人马过来。
         「我很快就回来。」他简单的说道,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顺过气儿的她,一瞧见他要离开,连忙伸出小手,扯住他的衣袖。
         「等等。」
         他挑眉,等著。
         「我们成亲後,真要搬出去?」月儿仰著小脸,认真的询问。
         早在定下婚期前,他就动员无数城民,在浣纱湖畔,建筑了一楝雅致的宅子结绸挂彩,贴满了红绸喜字,作为新居,要将她迎娶到那儿。
         「你舍不得这里?」秦不换问。
         她点点头。
         「我们随时可以回来。」
         「但是,我觉得这里很宽敞舒适,为什麽就不能住下来呢?」她难过的说道。
         府里的人们,每个都对她好亲切,就像是她的亲人,虽然新居离这儿不远,但她心里就是会舍不得。
         「月儿。」他的嘴角挑著一抹笑。
         「嗯?」
         「这儿只住你我两人,是很宽敞,但是往後,要是有了孩子,还是稍嫌狭隘了些。」他柔声提醒,亲昵的揉揉她的小脑袋。
         粉嫩的双颊,瞬间变成红苹果,她垂下脑袋,努力研究胸前的刺绣。
         孩子呢!他们的孩子,会不会有他的眉、他的眸——水嫩的红唇,弯成微笑的弧度,暖暖甜甜的幸福,充塞在她胸口,让她几乎想高兴的大叫。
         交代完毕,他转身又要走。
         「秦不换!」月儿陡然喊了一声,娇小的身子往前一跳,捧住他的脸庞,飞快的在他唇上啄吻了一下。
         他黑眸一亮,双臂一紧,将她圈在怀里。
         「等我回来。」他低声吩咐,又在她的唇上,印下一个短暂结实的吻,这才离开她,跨步离去。
         看著那高大的背影,幸福的暖意,仍是充满了胸口。月儿隐约知道,有他一生伴,这美好的暖意,将会持续一辈子。
         她带著笑容,走到书桌旁,拿出笔墨纸砚,展开宣纸。洁白的纸上,先画上一弯圆月,按照惯例,再画上很多食物。
         接著,她红著脸、噙著笑,在圆月里头,画上一对手握红彩的小人儿。
         窗外,无垠的夜空中,悬著一轮皎洁的明月。
         月儿圆,情人也团圆。
         (全书完)
         编注:欲知浇纱城城主楚狂与方舞衣的爱情故事,请看采花系列058 ,059 《驯汉记》(上、下)
         欲知山狼与楚卿卿的爱情故事,请看采花系列070w《问狼君》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