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亡之妆

时间:2009-04-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周德东 点击:

[NextPage第一章]

第一章 
 
  像很多恐怖故事一样,这个故事发生在医院,一所座落在市郊的医院。医院四周有山有水,树木郁郁葱葱,到了晚上,风一刮起来,那些树木哗哗啦啦作响,有几分阴森。

  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地形:

  进了这个医院的大门,先是门诊楼,然后是住院部,最后是停尸房。停尸房位于医院大院的最后边,从住院部到停尸房,是一片空地。一条曲折的石径小道,四周生满了荒草。

  不要怀疑你自己的抗恐怖心理素质,其实我们都一样,对停尸房这类地方都胆战心惊,不愿意接近它。这可以理解为活人对死人的恐惧,也可以理解为生命对死亡的恐惧。

  因此,停尸房的四周就空空荡荡。因此,这里的风就很大。因此,它就显得更恐怖。

  这家医院很小,前来看病的人不多,停尸房也长年空着。里面,很潮很暗,有一股霉味。没有专人看管。只有一扇黑洞洞的小窗,像一个简陋的子宫,回收报废的生命。

  有一天,停尸房放进一具男尸,是个老头,死于癌。他很老了,脸上的皱纹像深刻的蜘蛛网。据说,他生前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见了猫都害怕,自从他变成一具尸体,人们立即对他充满恐惧了。

  怕什么呢?他已经定了格,变成了一张照片。大家可能是怕那张照片突然笑起来。

  这具尸体只在停尸房放了一天。第二天早上,他的家人要把他送到火葬场去,可是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老头果然笑起来。

  他苍青的脸扑了厚厚的粉,眉毛也画了,弯弯的女人眉,还戴了长长的假睫毛。毫无血色的嘴唇竟然涂了很红很红的口红,嘴角向上翘,一副微笑的模样。

  他的家人第一眼吓坏了。惊慌地退到门口,看了半天,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马上愤怒地质问医院负责人,负责人当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医院决定查一查。

  那天晚上,有一个值班男医生和一个值班女护士。男医生叫黄玉凤,性格很孤僻,不爱与人交流,没有人了解他。他头发很长,戴一副黑框眼镜,眼睛后面总像还有一双眼睛。他上班下班总是不脱他的白大褂。

  他已经下班回家了,医院领导首先把他叫来。

  院长:“黄大夫,昨夜你值班,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啊?”

  他看着院长的眼睛,平静地说:“没有。”

  院长没有避开他的眼光,长时间地看着他的表情,突然问:“你最近是不是总失眠?”

  黄玉凤说:“没有。”

  院长问:“夜里有没有出去转一转?”

  院长的话音还没有落,他就冷静地否认了:“没有。”还是看着院长的眼睛。

  院长笑了笑:“那你干什么了?”

  他淡淡地说:“看一部小说,推理的。”

  院长问:“你几点睡的?”

  黄玉凤医生:“我没睡。”

  院长:“你刚才不是说你没有失眠吗?”

  黄玉凤医生:“我夜里很少睡觉。”

  院长:“那没听到一点动静?”

  黄玉凤医生说:“很多猫一直叫。”

  院长终于躲开他的眼神,点着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昨天我们医院发生了一点事情,你知道吗?”

  黄玉凤一点都不惊诧,他一直看着院长的眼睛,说:“不知道。”

  院长:“也没有多大的事。好吧,你去吧。”

  接着,院长又叫来那个值班女护士。她叫葛桐,正在热火朝天地谈恋爱,是个很外向的女孩子,快言快语,平时大家都喜欢她,把她当成单调工作中的调味剂。

  听了事件的经过,葛桐吓得脸都白了。

  院长问她昨夜有没有听见黄玉凤医生出门。她努力回忆昨夜的每一个细节:“我查了各个病房,然后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再然后……就睡了,一觉睡到天亮,什么也没有听到呀。”

  她请求院长:“领导,您饶了我吧,今后别安排我值夜班了,我这个人天生胆子就小,天黑都不敢看窗外。”

  院长说:“那怎么行呢?每个职工都要值夜班,这是制度。”

  葛桐是个说话不绕弯的女孩子,她脆快地说:“院长,要不然您把我的班串一串。黄医生怪怪的,我怕他。”

  院长说:“他就是那种性格,其实没什么。”

  然后,他开导了葛桐一番,最后,葛桐撅着嘴走了。

  查不出结果,院长只好作罢。

  他分明地感觉出,如果是医院内部的人所干的事,那么百分之九十是黄玉凤医生所为。只是他拿不出直接的证据。

  从此,医院里的人对黄玉凤医生有了戒备。大家都在谈论这个死尸化妆的怪事,但没有人和黄玉凤医生谈论此事。

  黄玉凤医生和从前一样,见了谁都不说话。和病人说话也是很简单,简单得有时候话语都残缺不全。没有事的时候,他就拿一本推理书阅读。不烟不酒,不喜不怒,他是个没有特征的人,是个没有表情的人。
 
 
[NextPage第二章]

第二章 
 
  时光踏着日月沉浮的节奏,缓缓地前行。撕心裂肺的爱情,不共戴天的仇恨,都可以被时光的力量吞噬。同样,大家心中那恐怖的阴影也一点点淡化了。那个莫名其妙的事件经过很多的嘴,最后变得更加神乎其神,其中有一个细节已经成立,那就是尸体确实是笑了。同时,它在医院后来的工作人员眼里,也一点点变成了一个没有什么可信度的传说。

  因此我们最好不要一概否定一些传说的母本的真实性。有一句老掉牙的话:无风不起浪。

  葛桐这个人不会表演,她作为那个事件的当事人之一,每次见了黄玉凤医生,都无法掩饰住对他的猜疑和害怕,所以后来她再和他相遇,总是远远就躲开。

  有一个周末,葛桐下了班准备去城里。城里离医院大约有60里。长途车在这个镇郊医院围墙外有一站。吃过饭,她背着包要出发了。天快黑了,葛桐快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远远看见了黄玉凤医生,她穿着白大褂,莫名其妙坐在大门口,不知道干什么,好像就是为了堵截她一样。他和葛桐这一天都不值班,周末除了值班的人都应该回家了。葛桐不敢从大门口走出去,她只好绕路走,翻墙出去了。

  她一路小跑来到公共车站牌前,正好上车,她气喘吁吁地在一个空位上坐定,一抬头,差点惊叫出来:穿着白大褂的黄玉凤医生脸色苍白地坐在她旁边,正看着她!

  葛桐惊恐地看着黄玉凤医生,半晌才说:“黄大夫,刚才我怎么看见你坐在医院的大门口……”

  “不是我。”他冷冷地打断她。

  葛桐说:“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天要黑了。

  通往城里的公路空荡荡。

  黄玉凤医生也去城里。巧合?

  “呀,我忘了一件事……”葛桐说。

  黄玉凤医生毫无表情地看着她。

  “我有一件衣服晾在药房外面了。”她说得结结巴巴,任何人都能看出她在撒谎。“我应该回去……”

  就在这时候车开动了。

  “咳,算了。”她又不自然地说。

  车走着。没有售票员,只有一个司机。

  两个人都不说话。

  车上的人不多,都不说话。那种静默就像印象派电影。

  天快黑了。

  车偶尔经过一座村庄,节俭的人们还没有点灯,村庄暗淡。路边是北方常见的白杨树,高大,挺拔,胸怀坦荡。

  车上柴油味刺鼻。

  葛桐有点恶心,心情更糟糕。

  她先开口了:“黄大夫,你去城里干什么呀?”

  “没什么具体事。”

  葛桐:“我去我哥哥家。”

  黄玉凤医生敏感地转过头看着葛桐:“他接你吗?”

  葛桐:“是的,电话里说好了。”她说这句话又结巴了。

  黄渔凤医生不再接她的话头。

  天快黑了。

  车慢吞吞地停下来,到了第一站,是公路的一个大十字口。乘客陆续下车,竟然都下光了,只剩下葛桐和黄玉凤医生。

  最后一个人下车的时候,葛桐的神色更加慌乱了。

  车“哐当”一声关了门,又慢吞吞地朝前走。

  其它的座位都空着,葛桐和黄玉凤医生坐在一起,他们在慢节奏对着话。

  葛桐不看黄玉凤医生的脸,她大声问:“黄医生,你是哪里人?”

  黄玉凤医生:“外省人。”

  葛桐:“很远吧?”

  黄玉凤医生:“关里。”

  葛桐:“怎么来这个小镇了?”

  黄玉凤医生:“命。”

  葛桐:“你今年不到三十岁吧?”

  黄玉凤医生:“四十多了。”

  葛桐:“这正是男人干事业的年龄。”

  黄玉凤医生:“我最大的愿望可不是医疗。”

  葛桐转头看了看黄玉凤医生:“那是……”

  黄玉凤医生叹口气:“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他很瘦,干巴巴的身子裹在白大褂里显得很可怜。他为什么总是不脱白大褂?他呈现给人的永远是这一种表情,这一种装束,好像是一张照片,一张医生的工作照。

  葛桐一直在问,好像要尽可能地接近这个古怪的人。可是他那无神的眼睛却让人捕捉不到任何信息。

  停了停,葛桐:“你太太也是外省人吗?”

  黄玉凤医生:“是。”

  葛桐沉默半晌:“你们有孩子吗?”

  黄玉凤医生:“没有。”

  葛桐:“为什么还不要孩子?”

  黄玉凤医生:“我们早离婚了。”

  葛桐:“你一个人生活?”

  黄玉凤医生:“还有一只猫。”说到这里他奇怪地笑起来。

  葛桐显得很不自在:“你太太是干什么的?”

  黄玉凤医生想了想,慢吞吞地说:“美容。”

  葛桐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她慢慢转过头,看着正前方。

  天快黑了,看什么都有点看不清楚了。

  又经过村庄,村庄的灯亮起来。

  路还远。

  黑暗是一种压力,铺天盖地缓缓降落。车灯亮了,前途惨白。葛桐盼望那个司机偶尔回一下头,却不能如愿。她上车后再也没有看见那个司机的脸,只是一个背影。

  车颠簸起来。

  黄玉凤医生纹丝不动。

  葛桐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突然问:“黄医生,你喜欢美容吗?”

  黄玉凤医生平静地说:“不喜欢。”

  说完,他双眼闪亮地看着葛桐:“你怎么问这个?”

  葛桐惊慌失措地低下头:“我随便问问。”

  葛桐问完这句话,黄玉凤就靠在椅子背上,慢慢闭上双眼,似乎不想再说话。

  整个车厢彻底静默,气氛沉重。

  葛桐没有睡,她一直警惕地睁着眼睛,她的余光严密地关注着身边的黄玉凤医生。他没有一点声息,似乎睡得很香。

  终于进城了,是一条很偏的街道,路灯昏黄,没有行人。

  车还在朝前走。

  假如闭上眼睛,没有任何声音提示现在已经进了城。

  可是,就在这时候,黄玉凤医生冷静地睁开眼睛,抻了抻白大褂的领子,准备下车了——看来他对一切了如指掌。

  车停了。

  葛桐坐的位置靠车门,她指着车外面一个陌生男子说:“黄医生,我下车了,我哥哥在那里。”

  黄玉凤医生抬头看了看,平静地说:“他不是。”

  葛桐顿时又惊诧又尴尬,她掩饰说:“我这眼睛怎么了,总出错!我走啦,黄医生,再见。”

  “再见。”

  葛桐和黄玉凤医生告了别,大步朝前走。走了十几米,她紧张地回头看了看,根本没有黄玉凤医生的影子。
 
 
[NextPage第三章]

第三章 
 
  有一次,轮到黄玉凤医生和葛桐值班的时候,停尸房又放进了一具尸体。

  葛桐又找院长了,请求换班。她哭起来,如果院长不为她换班,她就要辞职了。

  为了照顾小姑娘葛桐,院长决定再派一个男医生和黄玉凤医生一起值夜班。院长是个很有威力的院长,他虽然没什么文化,是个大老粗,工作作风更像一个村支书,但是他什么事都身先士卒,雷厉风行,大家都挺敬畏他,平时他说什么没有人不服从。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快下班的时候,院长叫来外科的田大夫,对他说:“你今夜和黄玉凤医生一起值夜班,串一串。”并没有多说什么。

  田大夫立即苦着脸说:“院长啊,我家的小孩高烧,正在家昏睡着,我老婆白天都想让我请假呢!”院长知道,平时田大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如果孩子发高烧,他今天肯定不会来上班。而且,院长今天见他很喜兴,中午休息还打了一个半小时的牌,他那独子是他命根子,如果有病,他不会如此轻松,中午早骑车回家看望了。家属楼离医院只有十分钟的路。但是他把孩子拿出来当盾牌,院长又不好说什么,否则就太不近人情了。

顶一下
(10)
76.9%
踩一下
(3)
23.1%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