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糖心淑女(5)

时间:2009-04-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典心 点击:

         ★        ★        ★
         唐心在许久之后才醒来,她的四肢都是处软的,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气。
         慕容达远似乎为了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半小时前穿着整齐后下楼去了,离去前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还体贴的在她赤裸的娇躯上覆盖了一层薄被。
         也许是因为分离了几周,还是她先前的逗弄使然,他的情欲是激烈而吓人的。
         她连回想起那些疯狂的片段,都会觉得难以呼吸,双腿之间还有隐约的酸疼,抗议着他的贪欢。
         她不能确定将来如何,只是隐约地知道,大概这一辈子都会与他纠缠下去了。两人都不服输,都是诡计多端的,这样的甜蜜战争可以持续上许久。
         想到未来,她心里的慌乱竟神奇地消失了,只剩下淡淡的甜美,甚至还有些迫不及侍地想再见到他。
         轻微的声音响起,她猜测是他回来了,连忙爬起身来穿上衣服。以她对他的了解,要是他一回到卧室,看见她仍是赤裸的,大概又免不了一场激烈缠绵。桌上有一套米色的衣服,是尚未拆封的,她稍微看了一下,确定是她的尺码。
         他总是把一切都计划得好好的吗?没有事情可以破坏他的缜密心思,以及他的平静吗?她一边穿上衣服,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
         而那声音逐渐接近卧室,她慵懒地回头,却诧异地看进一双冰冷狰狞的眼睛里。她张开口还没来得及说出任何话,一记凶狠的手刀就已经劈下,她在转眼目被劈得昏厥。
         在昏迷前,她的震惊却已经烙在心底——她认得那个人。
         第九章
         林睿维,竟然会是林睿维!
         唐心在颈后剧烈的疼痛中醒来,她咬着牙没有呻吟出声,之后慢慢地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摆设,她先是深呼吸,确定身体没有受到其它伤害后,才慢慢撑起身子。
         “睡得还好吗?”轻柔的女性嗓音询问道,带着些微的笑意,没有半分的惊慌情绪。
         唐心转过头去,发现在房间的另一端,火惹欢同样被绑着,坐在纸箱上面,带着笑容看她,表情十分平静,完全不像是被绑的肉票。
         “我的老天,他不要命了,竟然还绑架了你!”唐心张口结舌地眨眨眼睛,不知道该说林睿维勇敢或愚笨。她因为身分特殊,从小到大已经被绑架过多次,但是火惹欢的身分则更敏感,碰了她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她环顾四周,发现她们是被关在一间仓库里,高高的墙上在接近天花板处,才有一小扇的窗户,要爬上去是绝对不可能的。
         仓库的四周堆放了不少纸箱及存货,上面都印着林家下游厂商的商标。她大略观察了一下环境,猜测这里大概是林家众多堆放存货的地方。看存货累积的情况这么夸张,不难猜到整个企业有多么经营不善。
         也难怪林睿维会被逼着狗急跳墙,朋友这几年来,唐心是感觉到他的追求没错,但是从来不当一回事。说得更狠毒些,或许她根本不当他是个威胁。
         “林睿维不晓得我的真正身分,不晓得我那些监护人们的脾气都不太好。”火惹欢淡淡地微笑,打量着唐心。“怎么样,跟你的相亲对象处得还不错吧?林睿维绑了你回来时可是气愤得很,他是在慕容先生的床上发现你的。看你刚刚睡得那么沈,想来慕容先生先前该是做了一些让你万分疲累的事吧?”她根本不把林睿维带来的威胁看在眼中。
         “你这个为虎作怅的女人,竟然还有脸来挖苦我?原来,你先前就知道他的身分,甚至还跟他有过协议!你到底还算不算是我的朋友?”唐心瞪着好友,虽然对方所说是事实,但是她心里多少有些不甘心。
         最初的抗拒褪去后,她也能够承认,这世上除了慕容达远之外,她大概不会再为任何一个男人倾心。但是她怎么能承认?他的嘴角始终泛着那么得意的笑容,像是有十成的把握,一定能够得到她的心。
         惹欢一脸的无辜,清丽的外貌仿佛绝对无害,实际上她用这模样骗了不少人。
         至少,林睿维就完全没有察觉,她其实拥有的智能与权势。
         “先别急着责备我,我会这么做还不是出于对你的关心。最初我在红砖小屋里见着了渥夫,就隐约觉得这人似曾相识,放你与他独处绝对不是明智之举,但是你那么固执,根本就听不进我的劝告。”她轻轻眨着眼睛,双手被绑得有些疼了。“下山后我逼问杜丰臣,又详细调查,才知道渥夫真实的身分。”
         “那时候你还是可以警告我啊!”唐心愤愤不平地说道,根本听不进惹欢的解释。
         她勉强半坐起身子,瞧见纸箱上有个被人遗忘的坡璃杯。她狠狠地踹了纸箱一脚,玻璃杯晃了几下,在地上摔个粉碎。
         “我看过慕容达远的所有资料,之后只能同意你父亲的论调,他的确是最适合你的人。”惹欢低下头来掩饰着眼里的笑意。“再说,我调查到内幕时,已经是数天之后的事情了,他不是愿意等待的男人,你那时大概早就被他给吃了吧!比起亡羊补牢,我觉得还是乐观其成的好。”
         唐心转过身去,捏住一块玻璃碎片,开始割着绳索。看来林睿维还不够老谋深算,只是拿一般的绳索捆绑她们,他说不定还把她跟火惹欢当成一般的富家千金。
         “不要再找借口了,别人还会被你的态度蒙蔽,而你其实有多恶劣,我可是一清二楚。”唐心停了一声,因为看不见背后,玻璃不断在细致的手心上划出伤口,疼痛让他皱起眉头。
         “我好难过,我这么为你着想,你却说我恶劣。”惹欢摇头叹息。
         “你如果不恶劣,早在我从红砖小屋回来时,就会告知我一切真相,不会乐着在旁看戏,看着我被慕容达远戏弄。”唐心终于割断绳索,手上已经有着不少血迹,她随意在衣衫上抹干,之后帮着惹欢把绳子割断。
         “他对你另有计划,我不好意思揭穿。再说,如果事先就告诉你真相了,还引得出林睿维这条大鱼吗?”惹欢甩甩头,让血液能够循环,指尖因为长时间的缚绑,在松绑后有着刺痛与麻木。她一直是被娇养的,不曾受过这样的待遇。
         “连杀手部是林睿维派来的,他先前就是有计划地想除去我身边的人。”唐心冷静地回想,才发现自己真的太过疏忽,早在林家向唐家寻求企业帮助未果后,林睿维的态度就有几分急切,仿佛认定了绝对可以娶到她似的。
         几年来的相处,林睿维倒是掩饰得不错,不过他的行动力可跟演技相差甚远。
         “慕容先生早就从杀手那里逼问出真相,但是为了怕打草惊蛇,干脆也暂时隐瞒你。
         我们知道,一旦慕容先生的身分曝光,林睿维就会采取行动。而慕容先生打算不经由警方,亲自解决。“惹欢解释着。
         “意思是说,连这次的绑架行动,都是在你们的算计之内?”唐心皱着眉头,愈来愈觉得慕容达远的心思缜密得惊人。成为他的手下败将,似乎还不算是不光彩,但那种感觉仍是不好受的。
         “唯一没有料到的,是林睿维竟会连我都一同绑架来了。”惹欢叹了一口气。
         唐心摇摇头,猜测林睿维绝对是难逃一死了。“他是在唐家时,就已经动了念头吧!”她回想起在唐家,林睿维知道慕容达远就是渥夫时,表情十分地狰狞可怕。
         仓库的门被推开,流泻入几丝光线,几个男人走进仓库内。
         唐心抬起头,冷静清澈的眼眸看向来人,带头的果然就是林睿维。他的表情跟以往都不同了,阴狠而狰狞狡滑,原先的温文尔雅都消失不见,如果这才是他的本性,也难为了他隐藏了那么久。
         “邀请我们来作客,主人却这么晚才到吗?”惹欢淡淡地笑着,优雅地坐在一旁,态度轻松得像是在参加下午茶。
         “给我闭嘴,我等一下再解决你!”林睿维凶狠地说道,已经忍耐了太久。他厌恶极了火惹欢,那女人的眼睛像是能够看穿一切,让他始终有着无所遁形的恐惧。
         “我看,你最好还是先把她送回去吧!”唐心挑起眉头,难得善心地给予建议。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是怜悯林睿维的,他不但没有任何足以看清事实的眼光,就连作歹徒的能耐都低级得可笑。
         “唐大小姐都自身难保了,还想替朋友说话吗?真是令人感动的友情。”他讽刺地说道,以为唐心只是想帮助火惹欢脱困。“别以为我还会乖乖听话,我已经忍耐你够久了。”他凶恶地说道,示意手下把唐心架起。
         唐心没有挣扎,知道根本就挣脱不了这些大男人的蛮力。“这可难为你了,这些年来乖乖地随侍一旁,还处心积虑地算计着,最后却还是必须动用到绑架。”她讽刺她笑着,冷不防一下重重的耳光,打得她的头偏了过去,嘴里尝到鲜血的味道,她眼神冰寒,却充满了鄙夷。
         “该死的,你还在给我端什么架子!我早就受够你了,这几年来我好说歹说、卑躬屈膝地取悦你,你却倒进姓慕容的男人怀里,我盘算了多年的东西,眼看唐家的财富就快到手了,怎么能够眼睁睁让给他?”林睿维握着拳头,凶狠地瞪着唐心。
         反正林家的企业大概是没有救了,那么他不能以正大光明的手段得到唐心,继而得到唐家的财产,那么就干脆破爹沈舟,绑架了唐心勒赎巨款。
         “低能到这种程度,也难怪林家的企业会凄惨成这样。”惹欢坐在一旁,双手交叠在腿上,语气平静而温和,像是在陈述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就算是没有慕容先生出现,唐心还是不可能会嫁给你的,你根本配不上她,她能看上眼的男人,可需要有几分能耐呢!”她轻笑几声。
         一个手下瞇起眼睛,没等林睿维的指示,就赏给惹欢一巴掌。那重重的一掌,在花瓣似娇嫩的脸蛋上,留下五指红痕。
         “完了!你们都别想活着走出去了。”唐心呻吟地开上眼睛,不敢想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句话该是我说的,就算是拿到钱也罢,你还是要死,我会活活掐死你们这两个女人的!”他凶狠地吼道,伸出手扼住唐心的颈子,残忍地截断空气。他痛恨这两个女人,那些过度聪慧的眼光与言词,总让他感觉到自身的不如。
         唐心挣扎着,两旁原本架住她的男人已放开手,但她却仍挣脱不开林睿维的箝制。
         她受了伤的手用力地想扳开颈问的紧勒,伤口被撕裂得更开,鲜血黏滑,沾了两人的手。
         她虽然心中笃定,慕容达远会来救自己,但是眼下情况已经那么危急,怎么他还没赶到?因为缺氧,她眼前一片昏黑。
         “放开她!”惹欢这时才有些着急,连忙奔上前去,想要阻止林睿维的暴行。
         但是她还没能赶去,几个男人就一脸淫笑地接近她,毫不留情地撕开她的衣服,将她运到角落,打算要一逞兽欲。
         砰地一声巨响,门上徒然被炸开一个大洞,硝烟刺鼻的味道弥漫整个仓库,所有人的动作都有瞬间的停顿。
         在烟雾弥漫间,高大的身影缓缓踏入,冰冷危险的表情让人战栗。慕容达远只是用冰寒的眼神一扫,就让不少人不敢动弹,那双眼睛深邃得像是可以看见地狱。
         林睿维迅速地放开双手,连忙将唐心拉到胸前挡着。“不要过来,要是敢再接近一步,我就当场杀了她。”他从腰际掏出一把枪,紧紧抵住唐心的头,双手都在颤抖。
         慕容达远瞇起眼睛,不动声色地看着。在烟雾弥漫间,他只能隐约看出唐心被挟持的身影,而这样的景况就足以挑起他激烈的愤怒。他在烟雾之间缓慢往前走去,辐射出的怒气吓得众人不敢接近。
         “再动她一下,我就把你碎尸万段。”他冰冷地陈述着,没有任何夸大,没有人会质疑他所说的话有几分真实性。
         “不可能的,你们不该有任何举动。唐家的所有人,甚至那的高级干部全都在我的监视之中,根本都留在唐家,你怎么还有办法找到这里来?”林睿维气急败坏地吼道,拉着唐心拚命后退。
         “我早就料到你会动手,事先已经怖下不少据点监视。”慕容达远淡淡地解释,丝毫不以为意,继续往前踏去。当他看清唐心有些苍白的脸庞时,心中的怒火更加狂热。
         虽然早料到,以唐心当饵会为她惹来危险,但是他料想林睿维没有胆子动她,却不意对方已是狗急跳墙,根本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不可能!你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林睿维还在狂乱地摇头,疯狂地四下张望,想要找到一条逃生之路。他停止不了颤抖,仿佛看到死神已经逼近。
         “你的另一个错误是,还绑架了火小姐,这让她的监护人们很生气。”慕容达远一偏头,烟雾之中徒然又出现了几个类似鬼魅的影子,悄然无声地接近。
         几个男人们冷着一双眼,迅速地出手。俐落而凌厉的几下攻击,就让那些原本对惹欢图谋不轨的手下们抱头鼠窜。
         惹欢的衣衫残破,紧闭双眼窝在角落,她不是恐惧,而是不想看见太血腥的场面。
         一件外套落在她身上,她被仔细地抱起,男人们确定她身上没有严重的伤痕。
         “惹欢没事了。”闇雷宣布道,之后将她的头按在胸前,不许她再观看。
         像是禁令解除了,男人们露出可怕的微笑,毫不留情地抓住那些妄想逃走的属下们。
         之后,在烟雾之中就只传来极为凄惨的哭叫声,以及类似骨头被折断的声响。
         惹欢紧闭着双眼,不敢想象那些人会有什么下场。她的监护人们有着极强的保护欲,什么人伤了她一根发都要计较上老半天,更何况被他们当场撞见,那些人打算要强暴她的场面。
         她等了几秒钟才睁开眼睛,抬眼环顾几个靠拢过来的男人。“我没事。”她露出安抚的微笑,心里知道接下来大概要被严加管束很长一段日子。她想起唐心,连忙转过头去。“唐心他们……”
         “那是慕容达远的事情,他不会希望我们插手。”一个男人沉声说道,脸庞与高大的身形始终被掩盖在烟雾的暗影之中。众人的目光望夫,沉默地等待结束。
         林睿维不停地冒冷汗,拖着唐心往后退,很奇怪的,怀里的唐心竟然也不反抗,反而顺从地跟着他返到阴暗处。
         “你放我一条生路,我就把她完好地还给你。”他鼓起勇气说道,看见属下凄惨的模样,心里已经吓个半死了。他无限后悔,竟会招惹上这些男人,他认得其中几个人,那都是有着可怕名声的人,谁晓得他们竟然会为了火惹欢齐聚一堂!
         “没得商量。”慕容达远冰冷地拒绝。
         “该死的!”林睿维怒吼一声,干脆全部豁出去了。他猛地推开唐心,之后胡乱朝烟雾中开枪,巨大的枪响回荡在仓库内,更多的硝烟弥漫,子弹撞击纸箱,爆开散乱的纸花,更加遮蔽视线。
         慕容达远轻巧地躲开,以野兽般的灵活,扑向已经半崩溃的林睿维。他一手揽住对方的双手,轻易地就制住所有反应。他冰冷地靠在林睿维耳边,露出嗜血的笑容。“伤了唐心,你认为我还会放过你吗?”他狠毒地微笑着。
         林睿维疯狂地挣扎着,恶毒地攻击,却完全伤不到慕容达远半分。他先前的预感没有错,他的确是远远不如这个男人。
         “放开!”唐心突然也扑了过来,加入混战之中。可她的加入不但没有半分帮助,反而弄巧成拙,让林睿维有了反抗的空隙。
         慕容达远神色一凛,想开口警告唐心,要她远离危险,但一切却已来不及——“我杀了你们!”林睿维吼叫着,在一片混乱之中扣了扳机。
         枪声回荡在四周,唐心的身子先是一僵,视线落在慕容达远的脸庞上,恰巧与他惊恐慌乱的眼神对望。她的双手捂上胸口,之后紧闭上眼睛,软倒在一旁。
         “唐心——”慕容达远吼叫着,声音里的痛苦与愤怒让人不忍听。愤怒与绝望如同潮水一样淹没他,他没有任何理智,甚至不再有心思替她报仇。他只能想着快生赶到她身边,察看它的伤势,绝对不能让她死去。
         他们之间才刚开始,他怎么受得了失去她?但是子弹在这么近的距离射出,她似乎伤在胸口,种种可怕的臆测充斥着他脑海,让他几乎盲目了。
         林睿维想乘机逃开,奈何颈上被慕容达远勒住,不到半秒的时间,他就因为巨大的力量而昏厥了。
         闇雷低咒一声,急忙想上前帮忙,但是惹欢却扯住他的衣袖,缓缓地摇了摇头。
         “别打扰他,他现在不需要我们。”她心中忐忑着,却知道上前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烟雾遮蔽了视线,他们没有看见先前的缠斗,等到走近几步时,却惊见唐心已经倒下,慕容达远小心翼翼地抱起唐心,脸上痛苦的表情让人不忍卒睹。
         惹欢的视线又转向别处,在看见唐心身后的纸箱时,紧皱的秀眉徒然松开,一抹心知肚明的微笑染上红唇。她轻笑着摇头,无声地与几个监护人退出一片混乱的仓库。
         “唐心,回答我。”慕容达远低低唤着,看见她的衣服上沾满血迹,双手紧捂住胸口,脸色十分苍白,紧咬的牙关里不时逸出几声痛苦的低吟。他伸出手,想要察看她的伤口,这才发现自己正在发抖。
         “不!好痛……”她的手紧按在胸前,娇躯在颤抖着,像是感觉十分寒冷,靠在他胸前困难地喘气,断续的呼吸仿佛随时可能停止。
         他不敢再动她的伤口,只能绝望地将她抱在胸前,万分痛恨先前的决定,竟然为了引出林睿维而让她置身险地!他没有想到唐心会冲上前来;没有想到她会奔上来妄想要救他;想到她随时可能死去,他的心像是有刀子在割。
         “我会不会死?”她小声地问,模样让人揪得心里发疼。
         “不会,我不许你死,听见没有!”他紧抱着她,全身肌肉都紧绷着,根本也难以呼吸。
         “渥夫。”她喊着他的名字,在看见他痛苦万分的表情时,心中狠狠地一紧,只好再闭上眼睛不看他,才能继续说话。
         “我就在这里,哪里都不去。”他许诺着,紧咬着牙关,眼眶里有着泪水在蔓延,他却无力阻止。他是从不曾流泪的,但是却无法确定,如果她真的死去,他会不会哭得肝肠寸断?
         “我好痛……”她低喃着,紧闭着双眼在颤抖,双手始终是捂在胸前的。“我很喜欢你的,但是你却不断欺骗隐瞒我。你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只想玩弄我?”她低低地呻吟,像是不问出究竟,就会死不限目。
         “不会的,我不会再对你有任何欺骗与隐瞒,唐心,我……”他无法再说出任何话,用尽力气抱紧她,生平第一次感到彻底地无助。
         “说到可要做到啊!”唐心的声音徒然变得轻快,甚至还带着奸计得逞之后的得意,那语调根本不是重伤的人能够发出的。
         慕容达远高大的身躯一僵,徒然瞇起眼睛。十分缓慢地,他慢慢松开对她的怀抱,仔细地打量着她。
         她躺在他怀里,美丽的脸庞不再苍白,反而堆满了甜笑,跟先前垂死的模样比起来简直是天渊之别。紧紧捂在胸前的双手,此刻也改而攀住他宽阔的肩膀。
         “你没事?”他的声音暗哑,谨慎而不可思议地问。
         “我有说我有事吗?”她一脸无辜地问,无害地眨着美丽的大眼。
         “你没有中弹?”他又问。
         “呃,林睿维的枪法不太行。”她瞄一眼旁边的纸箱,先前那一枪只是打中纸箱,并没有伤到她。她只是在瞬间反应,想要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顺便也将先前被他恶整的怨气一股脑儿全吐尽。
         他先是瞇起眼睛察看她的胸口及手上的伤痕,确定她没有中弹,而衣衫上那些血迹,都只是她手上没有大碍的割伤。他仔细地审视半晌,按着突然爆出一声怒吼,用力地摇晃着她。
         “你没事!该死的,你这个应该下地狱的女人,竟然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他的心里松懈下来,先前那种痛苦还让他心有余悸。虽然早就承认迷恋她、爱着她,但是在以为她即将死去时,他才知道自己原来根本无法忍受失去她。
         “我不趁这个机会扳回一城,怎么骗得过你?”唐心抚摸着他的脸,想起他先前的反应,心里一阵温暖。就算是有再多的怀疑,看见它的反应后也都烟消云散了,她确定了他的真心真意,怎么还能拒绝躲避?他甚至为她热泪盈眶,要是她再晚些揭穿真相,那些泪大概真的会滴落在她脸上。
         “我真该给你一顿好打。”他凶狠地说道,将她狠狠地拉到身前,热烈地吻上她,想确定她真的是安好的。
         “你承诺过不欺骗我,也不隐瞒我,要好好照顾我的。”她在他的唇上轻笑,被他整个人抱起,在热吻之间被他抱离仓库。
         “不欺骗你、不隐瞒你,但那可不代表我不能好好‘惩罚’你。”知道她安然无恙,他的邪魅又全回到眼中,许诺着要如何宠她一生一世。
         在满室的烟硝之中,她心甘情愿地给予他一个最深的热吻。两人踏入阳光之下,往未来迈去。
         她曾经说过,那个能够掳获她的男人,不是尚未出生就是已经死去,但是怎么想得到,原来他是真的存在的!
         她属于他,但却不是一种臣服,那是一种足以相互抗衡的长久关系,他们都有能力让对方折服。可以预期,与他共度的未来,是绝对不会无趣的。
         他们属于彼此,这一生都是!
         ★        ★        ★
         唐家的宅邸里,老管家挂上电话之后,恭敬地向唐霸宇及方款款告知唐心安然无恙,不过暂时可能不会回家。因为慕容达远在电话另一端很坚持,要带唐心去详细“检查”
         一番。
         报告完毕后,老管家慢慢地走出大厅,之后来到唐心的房间里。想到小女孩终于也长大,找到了归宿,他带着微笑与感慨环顾房间。
         唐震却在这时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忙问道:“你知道老姊是被那姓慕容的家伙拐去哪里了吗?快说出地点,我一定要去好好观赏一番。”他俊秀的小脸上满是热切。
         老管家先是一愣,接着扯开嘴角笑着。他有预感,就算是唐心出嫁了,他的窃听行为还是不会孤单,最起码唐震会是他忠实的伙伴。
         看看唐震俊秀的小脸及与生俱来的傲气,他突然想起了远在日本的外孙女。在走出唐心房间的时候,他漫不经心地提起。
         “小少爷啊,你还记得吗?我在日本的小外孙女,你该记得她的,她两年前来过台湾,精致美丽得像是瓷娃娃……”脚步声及谈话声,逐渐在长廊上远去。
         或许,在多年之后,那又是唐家另一桩传奇的开始了。
         ──全书完编注:(一)关于唐霸宇与方款款的爱情故事,请看花蝶系列第192号《极品淑女》。
         (二)关于杜丰臣与莫安娴的爱情故事,请看花蝶系列第199号《双面淑女》。
         (三)关于雷霆与冷蜜儿的爱情故事,请看花蝶系列第232号《惹火淑女》。
         (四)关于商橱风与贺兰的爱情故事,请看花蝶系列第248号《黑市淑女》。
         (五)关于阎过涛与冷萼儿的爱情故事,请看花蝶系列第256号《销魂淑女》。
         另外,继“淑女系列”之后,典心即将为你献上精彩绝妙的古装作品,各位喜欢典心的读者一定不能错过喔!!
         这些日子以来
         典心七月“冠如,全台大停电耶,连计算机都不会动了。”
         “然后呢?”冠如温和的笑声又出现了。
         “然后,就没办法写稿了。”典心忐忑地回答。
         “几个小时的停电,会影响到你的进度多少?在这之前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跟我说,已经写了不少了吗?”冠如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
         “……”危机危机,最大危机,典心陷入先前的谎言中无法脱身。
         “不要沉默,明天到出版杜来,记得把稿子全部带来。记住,我要全部。”冠如依旧在笑,随后轻松地挂上电话。
         第一回合,典心惨败,乖乖地含泪回去写稿。
         八月“冠如,李登辉提出两国论,中共好象很生气耶!”
         “然后呢?”美女的气质还是维持得很好。
         “宋楚瑜宣布参选,新闻很热闹说。”典心眼睛看着报纸。
         “然后呢?”好一个以不变应万变。
         “……然后……李敖也要参选……”典心说得吞吞吐吐。
         “然后呢?”
         “……”典心的视线停在运钞车抢案的新闻上,考虑着要不要念出来。
         “再掰嘛!小姐,那些社会新闻跟你的稿子没有关系喔,交稿日不变,你到时候记得准时出现。记得,准时出现。”冠如轻笑几声,把电话挂了。
         第二回合,典心再度败北,连忙拋下报纸,跑回计算机前赶稿。
         九月“冠加,台风要来了耶!”
         “然后呢?”冠如似乎在电话另一端瞇起双眼。
         “气象台说可能一次要来三个,气象奇观呢!”
         “那跟你的稿子还是没关系啊!”冠如好整以暇。
         “但是……我要去做防台准备啊!买米、买罐头、买美食杂志,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典心理直气壮地说。“没有准备那些东西,台风来了我会饿肚子的。”
         “你的交稿日是明大,那时候台风还在巴士海峡上。”冠如冷静地说。
         “我知道啊,但是妈妈不准我出门,她说台风来之前,风会很大很大,台北市的招牌都摇摇欲坠。所以,冠如,我们等台风过去再见面好了。”还好不是视讯电话,不然冠如一定会看到我脸上的贼笑。
         第三回合,靠着抬出典心妈妈的名号,典心扳回一城,成功争取到几日的苟延残喘,耶耶!台风、台风,我爱你。
         真的,这就是这段日子以来的生活,我是不是真的有点怪怪的?争取拖稿日的时候,像是在夜市杀价一样,会有快感的说。要是把这种精神放在写小说上,我大概就不用在最后期限前,累得趴趴喘了。
         呼!终于把这票淑女们解决完了,一口气为了六本,连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六本耶,没有挂系列名,书名却都是相似的,所有故事大概像是一串粽子,全都被我抓成一挂了。该交代的全都交代完毕,就连唐心都找到归宿了,聪明过人的她,被慕容达远吃得死死的,这算不算老天有眼?不知大家看得还满意吗?
         至于在“糖心淑女”里提到的美人——火惹欢,以及她身边神秘的“恶魔党”,则是另一串粽子,是我想写的另一堆现代故事,再过一段时间,就会跟大家见面的。
         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写一个古代的系列,书名该是以“佳人”为主,大家如果不嫌弃典心的现代小说,那么也赏点面子,欢迎旧雨新知继续捧场,也给我的古代小说一点批评指教吧!
         嗯,这本书上市应是年底的事了,该提提几位损友们的序文相助,虽然序文里,略有破坏典心美好形象的嫌疑,但还是让与心很感动。为了答谢各位,我们还是茶楼里见吧!为了答谢你们,我们就多叫一盘萝卜糕来庆祝,嘻嘻!
         也谢谢冠如,如果不是你的照顾,这些日子以来我不会写得这么开心。这类工作上的默契,是最棒的。这样吧!我们还是茶楼见,我可以叫笼叉烧包给你吃喔!
         谁?!是哪个不怕死的在骂我没诚意?好胆给我站出来!嗯,没人说话?很好很好。
         大概就这样了,希望明年也会很好,希望我可以写出好看的古代小说,大家咕得掰啦!

顶一下
(12)
48%
踩一下
(13)
52%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