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糖心淑女(2)

时间:2009-04-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典心 点击:

[此处删除部分文字]


         他先前的确是居心不良,想要戏耍玩弄那个传说中美丽却又胆大妄为的唐家长女,才会答应杜丰臣,从一个国际企业的总裁,伪装成出卖身体的牛郎,为的全是要整治自以为是的唐心。
         但是,他完全没有料到,她竟会这么美丽!真正面对面时,他有瞬间无法呼吸,只能笔直地看进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除了她的美丽之外,她的颐指气使,以及聪明过头的模样,都让他为之惊艳。她聪明而诡计多端,这点竟意外地更加吸引了他。她的傲慢来自于自信,那骄傲的眼神是与他那么神似,就像他时常在镜中研看见的。原来,真有一个女子,有着与他相同的眼神。
         他无法克制地品尝了她,她的甜美让他迷醉了。除了她那恼人的智能,她还有着绝对适合他的美丽身子,从先前的吻与接触中,他感受到她内在如他一般狂野的热情……
         他的决定几乎在一瞬间改变,最起码接下来他所要做的一切,绝对不会仅仅是一场戏弄。在他们最初相见的这一天起,他就已经暗自下了决定,这一生都不会放她离开了。
         第三章
         唐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尽量减少走出房门的机会。她在房内焦躁地绕着圈子,对眼前的情况愤怒极了。
         一切应该照她的计划完美地进行才对,可为什么这个牛郎偏偏那么邪恶危险,竟能引出她从未有过的紧张情绪?她不断地想起他的热吻,想起他在她身上肆虐的双手,想起他握着她蕾丝内衣,缓慢摩挲布料时,那双黑眸里浮现的掠夺光芒……
         她烦躁了一下午,最后决定早早上床休息,心中真的开始考虑起,是不是要让杜丰臣另外选择适合的人选,她本能地想避开渥夫,那个男人实在太危险了些。
         只是,她从来也不是会避开挑战的人,甚至还欢迎各类的挑战,而怎么这次只是稍稍交手,她就有预感,自己会在他的手中惨败?
         困惑愈积愈多,唐心翻了翻身,躺在温暖的丝质被单里,她的睡意变浓,在蒙蒙眬眬间睡去。
         夜色更深了,环绕着红砖小屋的,是广阔的森林,屋内些许的灯光提供有限的照明,四周都是昏暗的。
         唐心正沈睡着,昏暗的房里突然窜入一道身影,他的动作优雅却寂静无声。微弱的灯光,照着那人的侧影,勾勒出明显约五官及高大的身躯。他昂然地站在床畔,灼热的目光紧盯着她沈睡中的小脸,之后缓缓俯下身子。
         有某种温热的气息接近她,先是落在她光洁的额上,梭巡到她微张的柔软红唇,热热的呼吸拂弄着,包里她精致的脸庞,让她无意识地发出轻吟,那柔软的声音,在夜里听来格外清晰诱人。
         她以为自己在作梦,梦见了先前在沙发上,他那温热的怀抱及肆无忌惮的吻……

[此处删除部分文字]

         在幽暗的房间里,暗哑的男性嗓音低语着,充满了温柔,却也充满了霸道。
         “小暴君,你是我的,这一辈子都是。”渥夫轻吻上她的唇,封印了这个誓言。
         ★        ★        ★
         接下来的日子,对唐心来说变得一片朦胧。
         渥夫完全否定了她先前的恳求,就算是天亮之后也不肯放她离去。他缠住了她,充分利用两人此刻的独处,灼热的唇与灵活的双手,始终不曾离开她的娇躯。
         就在无人到达的森林小屋里,在舒适的床上,他成为最严格却也是最体贴的老师,教导她关于欢愉的一切,而她则是迫不及待的学生,就算是先前因为羞窘而有些微反抗,却总在他的热吻与爱抚下软弱,不久后就忘却一切,热情地响应着他。
         她不是生性害羞的小女人,性格里狂野的一面,全被他发掘了。她像是对他上了瘾般,沉醉在他的怀里无法自拔。
         唐心躺在柔软的床上,漂亮的眼睛瞪着天花板,眉头轻皱着。她生性聪慧,虽然暂时被蒙蔽,但也本能地知道事情有些蹊跷。
         “怎么了?为什么要皱着眉头?”灼热的男性躯体靠了过来,一双手臂将她光滑柔美的身子揽入怀里。他靠在她的耳边低笑,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畔。“是我刚刚的表现让你不够满意?”
         唐心的脸红了红,咬着唇想推开他的胸膛,却没想到他反而抓住她的手,靠在唇边轻吻着。
         “放开我,这样子我没办法思考。”她有些生气地说道,气愤他竟然可以影响她这么深。
         “我甜美的小暴君,跟我在一起你不需要思考。”他霸道地说道,黑眸里闪烁着骄傲与笑意。能让聪明的她无法思考,可是一件天大的难事。
         “不需要思考?人不能只靠着本能过活,我也不能老是跟你耗在这张床上。”唐心翻过身去,抱住枕头,眉头还是皱着的。
         他嘴角的邪笑不减,指头落在她光滑的背上,随着美丽的曲线起伏,欲望的火焰又悄悄燃起。她完美的身子总会让他失去理智,他怀疑自己这一辈子是不是有要够她的一天?
         “小暴君,我们这些日子以来,‘在一起’的地方,可不只是在这张床上,我可记得你,在沙发上、在皮椅上、在其它各处,你有多么热情可爱。”渥夫的语调暧昧,充满了暗示性,低头轻舔着她背部的敏感肌肤,换得她的阵阵颤抖。
         唐心发出一声困扰的呻吟,把烫红的脸埋在枕头里,不愿再听他说出任何下流的话。
         跟他相处的这些日子来,让她完全清楚,他有多么地霸道与下流,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不要脸!”她骂道,因为脸埋在枕头里,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他微笑着,十分坦然地接受她的评语。“唐心,你早该知道,我除了不要脸,其它什么都要。”他笑着,双手落在她的身上轻抚着。“来,告诉我,你在心烦些什么?”
         他诱哄着。
         唐心猛地翻过身来,在阳光下完美白皙的娇躯裸裎着,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白里透红,如此的美景使他看得目光灼热。她反而不太在意,已经完全习惯了在他面前裸体。
         “想知道是什么惹我心烦?你!当然就是你,除了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外,还会有谁?!”她漂亮的眼睛里有着怒火,像是遇到一题最困难的数学题,无论如何都解不出来时,心中充满了愤怒。
         他一脸无辜。“啊!你真是对我的表现不够满意吗?我的服务没有让你觉得值回票价?”他还在装傻,俊美的脸上甚至还充满了被伤害的表情。
         唐心翻着白眼,在心中从一默数到十,之后才能够开口。“不可否认的,你的确是最完美的情人,不只床上功夫了得,就连言行举止都能完全侵占女人的心,彻底地讨女人欢心。但是,我可不是傻子,不会看不出你的能耐其实不仅止于此。”
         渥夫挑高浓眉,黑眸里的眼光有些改变,从先前的戏谑,转变成赞赏。早就知道她聪明过人,但是他没有料到,她会精明到这种地步;即使是陶醉在他怀里,也还是能看出事情另有蹊跷。
         “这些话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赞美。毕竟让客人满意,是我这一行最大的服务宗旨。”他微笑着,从漫不经心的表情,看不出他正在怀疑她到底看出了多少。
         唐心偏过头,瞇起了双眼,打量着他俊美的脸庞以及过人的健硕体魄。他们之间除了身体上奇异的契合与合适外,她对他甚至一无所知,那么,那股从心中涌现,仿佛注定相属的荒谬感觉,到底又是从何而来的?
         “你不只是个牛郎,在这段时间里,你偶尔透露的一些言行,都暗示出你有极高的智能以及过人的观察力,或许你没发现,但是在某些时候,你甚至还运用得上一些罕见的商界专业术语。”唐心的语气接近指控,她总是有种被算计的怪异感觉。
         “亲爱的,那都是手段,我的客人里有不少商界人士。”他的笑容没有改变,存心戏弄她到底。
         要他轻易承认?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他要是不够下流、不够厚脸皮,当初又怎么会答应杜丰臣,加入了这场诡计,前来戏弄这个太过聪明的小暴君?
         唐心摇摇头,没有轻易被说服。“你所具备的商业见解,甚至超过我所认识的一些商界巨子,那绝对不仅仅是用来讨好女人的伎俩。”她斩钉截铁地说道。
         “如果我跟你说,我其实是个商界大族的后代,从小受到了完整的教育,后来因为家道中落,不得不出来卖身。这样是不是可以解除你心中的迷惑?”他继续笑着,不在意此刻的赤裸,高大伟岸的男性身躯结实而充满美感,躺卧在床上,斜撑着一只手,闪烁的黑眸观赏着眼前的美景。
         “胡说八道!”唐心愤怒地指控,听出他语气里戏谑的口吻。她握紧双拳,漂亮的眼睛因愤怒而闪亮,看来狂野且美丽。
         渥夫只是微笑着,对着她伸出食指,在她气得发红的小脸前缓慢地摇了摇。“美丽的小暴君,我跟你说过了,你买下的只有我在床上的服务,想要见识到我的智能或是其他面目,就必须等待其它的场合。”他的指来到她的红唇上,轻点几下。“别心急,总有一天你会见到的。”他说出谜语似的话。
         “该死的!不要给我语焉不详。”她恨不得咬住他那碍眼得很的食指。
         他仍旧看着她,视线稍微往下瞄去,眼里的赞赏意味不减反增。面对她惊人的怒气,他懒洋洋地开口。
         “小暴君,你知道吗?当你因为生气而颤抖时,你胸前美丽的蓓蕾实在诱人得很吶!
         那轻柔的颤动,像是在等待我前来品尝。“他瞇起眼睛,甚至邪恶地伸出舌轻舔着嘴角。
         “啊——”她忍无可忍地发出尖叫,再也受不了他下流的话,愤怒地往他扑去,双手狠狠地扼住他强壮的颈子。“混蛋东西,我要杀了你!”
         他的反应极快,握住她的双手,以俐落的动作将她用力一扯,轻易地就将她拉入怀里。他一翻身,将她压回床中,带着邪气的笑容俯视她的脸蛋。
         “你可以用你的热情杀死我千百回,我绝对会心甘情愿的。”他享受着她细致的肌肤,在挣扎时带来的销魂触感,落在她耳边的话语都变成男性的喘息。
         “下流!”她气喘吁吁地骂着,漂亮的眼睛瞪着他。
         渥夫还是嘻皮笑脸。“你不就正是爱死了我的下流吗?这些日子以来,你是那么地欢迎我对你下流。”他若有所指地说道。
         唐心气得偏过头,紧闭上眼睛不想理他。但是他的呼吸落在她的肌肤上,每一次吹拂都是一次撩拨,隔绝了视觉,他的一举一动对她来说更形刺激。
         每次都是如此。这样的情况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在这段相处的时间内,她几次想提出问题,但他只是顾左右而言他,之后以热吻封住她的唇,让她就算是有再多的问题,也没办法问出口。
         在男女情欲方面,唐心只是个生手,怎么可能斗得过渥夫?
         “小暴君,是我把你教坏了吗?闭上眼睛,将可以享受到接近梦境的完美。”他舔吻着她的耳朵,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颤抖,热热的呼吸撩拨着她敏感的细致肌肤。
         “少来烦我!”唐心克制着那股快要融化的感觉,尝试着要把他推开,但是放在他裸露胸膛上的手却有点软弱无力。她索性紧紧闭上眼睛,试图不去理会他的举动。
         渥夫却不肯轻易死心,他轻笑几声,又吻了吻她的头发,之后突然松开对她的箝制,高大健硕的身躯俐落地跃下床铺。他舒展着全身的肌肉,那身黝黑的肤色,在阳光下更显得诱人,他轻松地走出房间,稳健的步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唐心悄悄睁开眼睛,往敞开的门望去,刚好看见他离去的背影。
         虽然她努力排拒着他的接触与爱抚,但无法理解的是,当他听话的不再触摸她时,她心里竟会有个怅的失落!
         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像是对他上了瘾,不只是生理上的依赖,甚至连心上,都像是有着他的痕迹。
         她与生俱来的骄傲跑到哪里去了?他只是个牛郎啊,为什么就能轻易的占去她的心?
         唐心直觉地想快点逃走,知道再不逃开,她就真的再也逃不掉了,那双邪魅的黑眸会锁住她一辈子!
         房门再度被打开,渥夫走了回来,嘴角的笑容增添了一些不怀好意。他手中端着晶莹剔透的水晶杯,杯子是八分满的,有着琥珀色的液体。
         “想尝点东西吗?”他询问,长腿一跨又回到了床上,将她娇柔的身子往怀里揽。
         “不要。”唐心赌气地说道,却闻到蜂蜜香甜的气味,她有些困惑地抬起头来。
         就算是他肚子饿了想用餐,光是一杯蜂蜜能够填饱肚子吗?倘若不是为了进食,他又为什么要带着蜂蜜回到房里?瞧他那邪气的表情,她不由得猜测他是不是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主意?
         “好可惜,那么我就只能独自享用了。你知道吗?我最美丽热情的小暴君,我对蜂蜜可有很深的偏好呢!”他深深地叹息,之后继续轻笑着,用食指沾了些蜂蜜,放到她半张的红唇边,用温热的蜂蜜沾触她柔软的舌。
         她本能地舔了一口,从他的指上尝到甜美的蜂蜜,那种香甜因为他的体温,变得更加深刻,跟他捣入她丝滑口中的指一般,纠缠着她的舌。她听见一声压抑的男性喘息,抬起头竟看见他眼里的火焰,因为她无心的举动而徒然炙热,她连忙转开头,让口唇避开跟他手指的接触。
         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把她教得太好,她完全清楚他那灼热的眼神所代表的意义。
         “接下来,这杯蜂蜜都是我的了。”他缓慢地说道,声音暗哑低沉,一双眼睛看着躺在身下的唐心,灼热的视线几乎可以烫着她。
         唐心眨眨眼睛,有几分似懂非懂。她的视线落在蜂蜜上,全身的血液翻涌着,大概明了了他想要做什么。
         “你……”她仰望着他,第无数次觉得他是如此的高大,严重地威胁到她的呼吸及一切。
         “嘘!接下来的时间是属于我的。”他愉快而期待地说道,伸手抚摸她细致的脸,低下头温柔而邪气地舔着她的肌肤。“小暴君,让我告诉你,我是多么地喜爱蜂蜜。”
         他的口气充满诱惑。
         唐心的脸变得更加嫣红,她伸出手去推他,妄想要把他推开。至少,别让他那耳热烫得有如烙铁的肌肉紧贴着她,那大大的影响了她的思考能力。亏她还是世间少有的才女,从小受尽尊崇,怎么一落入他手里,就成了泥人,随得他高兴捏圆搓扁?
         只是,渥夫早有预谋,他迅速地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往怀里带,之后拿出两条黑色的绸布,一条绑住她的手腕,另一条则是蒙住她的双眼。
         “该死的变态,你又想做什么?”唐心惊慌地喊着,徒劳无功地想要摆脱他的箝制,但是他的力量比她大上太多,她只能乖乖地被绑缚,而两条黑色的绸带完全控制了她的行动,当他终于松开手时,她也成为最无助的猎物,只能在黑暗中忐忑着。
         她不知道他想做些什么,当视力被阻隔后,她可以听见他浊重的呼吸,以及自己愈来愈快的心跳。
         “我想做什么?我比较不想说给你听,而是想直接做给你看。”渥夫靠上前来,将她无瑕的娇躯温柔地推入抱忱间。
         眼前的美景几乎要夺去他的呼吸,如白玉的完美身段上,就只有两条黑色的绸带,强烈的对比让眼前的一幕显得更加刺激,令情场老手的他也不禁呼吸急促。
         “你不要乱来。”唐心挣扎地想摆脱黑色的绸带,但是努力了几次,那两条绸带还是牢牢地捆绑在她身上。
         她尝试了许久,最后终于挫败地决定放弃。因为先前的挣扎,她的长发有些凌乱,气息紊乱不稳,就连肌肤上地出现了点点香汗。
         “我只想取悦你,绝对不会伤了你。”他保证似地说道,在她疲累时才靠上前来,没有接触她诱人到极点的身躯,他只是靠在她身边,以体温包围了她,一种若有似无的存在,反而延长了两人的期待。
         唐心忍不住颤抖着,她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但属于他的存在是那么强烈,她可以闻到他身上那股已被她渐渐熟悉的男性气息,以及他的体温、他的呼吸。
         她不由得猜测,他到底又想用什么方法来折磨她。这样绑着她、蒙着她,是他又想在她身上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举止吗?
         在极端的不安时,她感觉到黏稠的蜂蜜滴落在她的唇上,她可以尝到香甜的滋味。
         这个突然的刺激,让她颤抖得更厉害,一声低呼逸出口中,却马上被他炙热的唇给吞去。
         渥夫炙热地物上她,以灵活的舌,在她口中搅弄着最甜美的蜂蜜,执意与她分享,他的手没有接触她,只以唇舌折磨着她。这个吻十分炙热,当两人分开时,都已是气喘呼呼。
         唐心喘息着,还可以在唇上尝到他的气息,在刚刚那个吻之中,她几乎要忘记自己此刻正被绑缚着。她被他诱惑得想碰触他,但是手腕间的绸带却又让她难以如愿,她因为挫败而感到有些愤怒。
         “把带子解开。”她命令道,扭动着手腕。
         “时机未到,我美丽的小暴君,长久一点的等待,是为了得到最甜美的果实。
         你必须学会享受等待,等待我即将带给你的完美。“他轻笑几声,满意地看见她宛如水蛇般柔软的腰,在挣扎时形成的美丽曲线。

顶一下
(12)
48%
踩一下
(13)
52%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