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王

时间:2009-02-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典心 点击:

[NextPage楔子]

【简介】
  她解开了他的封印。
  慧黠灵巧的豆蔻,无意中「捡」到了龙王,
  但这个没良心的家伙,竟想把她吞吃入腹。
  还口口声声说,能成为他的粮食,绝对是她的荣幸。
  呜呜,这种「荣幸」,她可是一点都不想要啊!
  为了避免他为非作歹,祸害人间,她只好勉为其难,
  把这个俊美无俦、脾气恶劣的龙王留在身边使唤。
  谁知道他却趁著危机当头,大胆勒索,
  要求她「牺牲小我」,乖乖的被他「吃」了!

楔子
  
  传说,龙王是个祸害。
  
  他的美,没有言语可以形容,足以魅惑神魔;他的恶,没有文字可以描述,不论天上、人间,以及无底的炼狱,经过之处,都化为一片焦土。
  
  因为贪恋黄金、白银与珍宝,他拥兵自重,集结万千魔物,四处征战屠杀,攻打一座又一座的城池、一个又一个的国家,攫取无数的珍宝。
  
  战事蔓延,烽火连天,人间生灵涂炭,天界终于插手,发动众多神兵,血战了九百九十九个昼夜,直到碧海沸腾、巨山融化、千川都被血色染红,才降服这为非作歹的龙王。
  
  神族们商议,该要杀了这骇人的魔物,一劳永逸,从此免除后患。但是,那绝世的美貌,蛊惑了神族放下刀剑,只设下四方结界,将他封印在囚龙山的一块巨石下。
  
  从此,天、地,平安、无事。
  
  春天过去了、夏天过去了、秋天过去了、冬天过去了。
  
  然后,又一个春天、又一个夏天、又一个秋天、又一个冬天……
  
  无数个春夏秋冬,在龙王眼前过去了。
  
  五百年后,直到那一年那一月那一日,就在他即将睡去时,有个人类女子闯进结界,出现在他眼前……
  
[NextPage第一章1]

第一章
  
  正午的日光,照拂着大地与汪洋。
  
  海水湛蓝,白波点点,在大海与大川的汇流处,有巨石堆垒的大城,城内民居无数,炊烟袅袅,人们务农渔猎与经商,衣食无虞。
  
  城外,是一望无际的良田,阡陌纵横,翠苗茵绿。
  
  而往远处望去,在天际的尽头,是一脉绵延无尽的高山峻岭。黑色的山头,怪石嶙峋,山势阴鸷,映照着日光,更显奇诡难测。
  
  山间覆盖着古老的巨木,异兽盘桓在其中,浓浓的树荫,连正午的日光也照不进,林间深处,一如千年前般幽暗。
  
  深山大泽,多是魑魅魍魉丛生之处,人们口耳相传,山林幽谷之中,其实有妖魔栖身,涉足蔽日深林的人,往往一去不回,多是让妖魔活生生撕裂成数块,被血淋淋的分食。
  
  这类传说,有人深信不疑,却也有人嗤之以鼻。
  
  例如,豆蔻。
  
  在三个时辰之前,她以为那些传说,不过是老猎人们,为了吓唬晚辈,刻意编造的故事。
  
  况且她身负重任,受了云大夫的请托,四处寻找绛珠草。这绛珠草可是难得的药材,只生长在杳无人迹的深山,寻常山林根本瞧不见,她花了好一番功夫,才终于打听到,在囚龙山的深处,曾有过绛珠草的踪迹。
  
  身穿红袄的豆蔻,背着药篓与小药锄,不顾老猎人们的劝阻,独自走进浓密的山林,认真的四处搜寻,一心只想取得绛珠草。然而,三个时辰后的现在——
  
  「救、命、啊!」尖叫声响遍山林。
  
  休憩的鸟儿受到惊吓,啾嘎之声不绝于耳,它们鼓动翅膀飞起,盘旋在树梢之上,飞腾鼓动的羽翼,遮蔽了大半个天空。
  
  从高空俯视而下,只见密林之中,脸色惨白的豆蔻,正死命的往前奔逃,手里还握着一株须根黏着上的绛珠草,那根须上还湿润润的,显然是刚被挖出来的。
  
  在她身后,聚集了一大群妖魔鬼怪,个个青面獠牙、各形各状,有的还半腐半枯、肠肚黏呼呼,忘了塞回肚子里。
  
  更可怕的是,它们全都在追她!
  
  凄厉的鬼啸声响起,声音尖利得让人双腿发软。芰蔻咬紧牙关,撑着颤抖的双腿,不断往前奔跑,在心里不断嘱咐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回头!千万千万不要回头!
  
  蓦地,脚踝上一凉。
  
  有湿润的东西,拂过她的脚踝。
  
  豆蔻本能的低头,却看见一条腥红软黏的肉块,追缠着她的脚踝,红肉的最前端,还滴悬着腥黏的液体,一蠕一蠕的抖动着……
  
  那是什么?
  
  难道是……难道是……是……是……舌头吗?!
  
  她惊喘一声,全身窜过颤抖,因为这可怕又恶心的惊吓,双腿用尽全力,奔跑得更快了。
  
  颈后不远的地方,传来嘎嘎嘎的剌耳笑声,一股恶气扑颈而来。
  
  「这娃儿的味道,尝起来好得很呢!」腥黏的舌,又朝她的脚踝湿黏黏的舔了一口。
  
  妖魔们霎时骚动起来,争先恐后的朝奔逃的豆蔻扑抓,尖笑声、叫嚷声、奔跑跳跃,还有吞咽口水,以及肚子饿时咕噜噜的声音。
  
  豆蔻冷汗直流,奔跑得心儿怦跳,要不是她胆子比常人大了些,外加求生意志坚强,肯定早就已经吓昏,被这些妖魔一口一口的嚼了。
  
  呜呜呜,讨厌啦,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记得,自个儿在山林里搜寻,不断找了又找,好不容易在巨岩旁,看到一株小小的、珠红色的绛珠草。她用小药锄小心翼翼的拨开上,仔细的挖出绛珠草。
  
  豆蔻太专心了。
  
  她专心到没有察觉,打从找到绛珠草,开始挖掘后,那些像是被召唤而来,一个又一个,静悄悄的从树缝中、从泥土里、从水洼里冒出来的妖魔,就群聚在她背后。
  
  等到她挖出绛珠草,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预备再进深山,找寻更多绛珠草时,才一个转身,她的笑容就陡然冻结了。
  
  妖怪!
  
  天啊,好多好多的妖怪!
  
  更可怕的是,它们全对着她猛流口水!
  
  豆蔻吓得尖叫出声,顾不得药篓与药锄,立刻拔腿狂奔,在森林里又跑又跌。而那些妖魔鬼怪,竟也如影随形,像是瞧见猎物的猎犬,纷纷欢腾跳跃的追了过来。
  
  森林幽暗,不见日光,她摸不清方向,心里愈来愈慌,却无意间奔进更深的森林之中。日光消逝,林中幽暗得如同夜晚,别说是看不见路了,根本就是无路可走,她一跌再跌,不断被树根绊倒。
  
  因为速度慢了下来,后方的妖魔,愈来愈靠近了!
  
  终于,在豆蔻不知第几次摔倒,试图重新站起来时,那红腥的舌头,飕的一声卷来,缠住她的脚踝,猛力的一扯——
  
  糟了糟了!
  
  「啊!」她惊叫一声,被那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拉倒,扑跌在不知积累了几千年落叶的地上。
  
  那些妖魔鬼怪,全都围了上来。
  
  「捉到了!」它们欢呼着,围在她的四周,快乐的扭动身子。
  
  「捉到了!捉到了!终于捉到了!」太过快乐了,有个妖怪的眼珠子,还因为剧烈的扭动而滚落到地上。
  
  吐着长长红舌,人面虎纹的妖怪,低下头来审视她,然后说道:「是人类!」它嘎嘎嘎嘎的直笑。
  
  长得像羊,却有九条尾巴、四只耳朵,眼睛还长在背后的妖怪,转过头来看着她。「是一个女人。」
  
  有着牛尾的老虎,眯起了眼睛。「她挖走了绛珠草。」
  
  颈间有着一圈火般红毛的羊,把头凑了过来。「绛珠草是我们的,不能被她带走。」
  
  「那怎么办?」满身是刺的牛问。
  
  「那怎么办?」用双脚站立的马问。
  
  「那怎么办?」长着老鼠的头、背上有翅膀的羊问。
  
  所有的妖魔齐声问:「那怎么办?」
  
  人面虎纹的妖怪,再度发出刺耳的笑声,提出一个可怕的建议。「我们吃了她!」
  
  妖魔们欢声雷动。
  
  「我要吃她的手!」
  
  「我要吃她的脚!」
  
  「她那热腾腾、软嫩嫩的肝是我的!」
  
  掉了眼珠子的那个妖怪,凑到豆蔻的面前来,用仅剩的眼睛,打量着青春美貌的她。「那么,我要她的眼珠子!」
  
  「不行!」长着女人面貌的蛇,腾身而趄,威胁的探吐舌尖。「她的脸都是我的!」
  
  「我只要一颗眼珠子。」
  
  「不行!」
  
  怒吼声响起,掉了眼珠子的妖怪,朝女面蛇扑过去。腐叶飞起,两个妖怪相互扑打啃咬,女面蛇发出女人似的尖叫,用蛇身绞住对方,单眼妖却张大嘴,咬掉女面蛇的鼻子,直接吞下肚去。
  
  「啊,我的鼻子!我的鼻子。」女面蛇尖叫着,被咬破的鼻子,流出冷凉的血。「我受伤了,所以我有资格可以独吞那个女孩!?±
  
  妖魔们哪肯同意?一时间骚动起来,纷纷鼓噪着。
  
  「凭什么?」
  
  「是啊!」
  
  「分着吃、分着吃!」
[NextPage第一章2]
  
  争吵的声音,在森林里响起,有的妖怪怒吼,有的妖怪咆哮,有的妖怪发起火来,用头上角去顶撞意见不合的妖怪。它们争吵得太厉害,地面上的落叶,都像是沸腾般,翻滚震动,沙沙沙的作响。
  
  被妖魔们包围着,即将被分食的豆蔻,在这危急时刻,倒是慢慢冷静下来,聪明的小脑子,为了保住性命,迅速的想了想。
  
  「各位,请住手!住手!」她突然站起身来,在众多「食客」之间,勉强挤出友善的笑容。「请各位妖怪大爷、大姊们,别再吵了。」
  
  那清脆的声音,吸引了妖魔,纷纷停下争斗。
  
  豆蔻眨了眨眼睛,鼓足勇气,装出最乖巧可爱的表情。「偷拔绛珠草是我的错,要是因为我,害得各位妖怪大爷、大姊们再伤了和气,那我的过错就更大了。」
  
  「你倒是很懂事。」人面虎纹的妖怪,露出讶异的表情。
  
  她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认真的说道:「我反省过了。这是我的错,该由我来负最大的责任。」
  
  「那就乖乖让我们吃了!」腥红色的舌头,伸到她眼前蠕动着。
  
  克制住恐惧,豆蔻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她露出惋惜的表情,双手一摊。「我很愿意被各位吃掉。但是,我个子太小,又没什么肉,实在不够大家一起吃。」她还叹了一口气,仿佛不能被妖魔们分食,是她今生最大的遗憾。
  
  妖怪们听着听着,又在她身边绕绕闻闻,东瞧瞧、西看看,也觉得她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
  
  「她的手太细了。」
  
  「她的脚也太瘦了。」
  
  「这样一来,我们根本分不到什么肉。」青羽赤喙的鸟群,开始叽叽喳喳的抱怨起来。「每次每次,我们都只能啃骨头,我们偶尔也想吃肉啊!」
  
  「你们只配啃骨头!」牛尾虎不以为然的吼了一声。
  
  鸟群愤怒的拍动翅膀,扑向牛尾虎,用尖锐的喙攻击,有的拉扯它的毛发,有的咬住硬硬的肉。
  
  「你说什么?!」
  
  「不公平!」
  
  「吃肉吃肉吃肉,我们吃肉,你吃骨头!」鸟群嘎叫着,喋喋不休。
  
  牛尾虎痛得发出吼叫,闭着眼胡乱挥舞,厚掌利爪,扑下几只飞旋的飞鸟,却引起更激烈的攻击。
  
  突然,有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各位各位,请听我说。」豆蔻说道,阻止了一场混战。「我有个好办法。」她宣布。
  
  「什么办法?」
  
  她笑咪咪的回答:「为了公平起见,不如各位来场比赛,赢的那个,就有权利独吞,这么一来,各位妖怪大爷、大姊们,就能不伤和气。」
  
  独吞的诱惑,让妖魔们难以拒绝。它们全都竖起耳朵,听着这人类女子所说的话,深怕漏听了什么,会失去吞食她的机会。
  
  「什么样的比赛?」有妖怪问。
  
  豆蔻笑得甜蜜蜜的,显得更加美味可口,害得妖魔们全都馋得猛吞口水。
  
  「赛跑啊!」她理所当然的说道,纤嫩的雪白小手,指着幽暗森林的一个方向。「各位可以比赛,谁先从道里到达森林的边缘,第一个返回的人,就可以独吞我。」
  
  妖魔们全歪着头,慎重考虑这个提议。最先赞同的,是青羽赤喙的鸟儿,它们有翅膀,比其他妖魔有更多胜算。
  
  「太好了,就这么办!」
  
  「是啊是啊!」
  
  「这是我听过最公平的比赛。」鸟儿聒噪着。
  
  飞鸟为数众多,在每个妖魔的肩头跳跃,在每只耳朵旁嘎叫,鼓动那些能力较弱的妖魔,取得了意见上的多数,一面倒的赞同声浪,逼得能力较强的妖魔,只能被迫同意。
  
  人面虎纹的妖怪,却还有疑虑。「要是你逃了怎么办?」
  
  豆蔻眨着眼睛。
  
  「我不会逃走的。」她甜笑着保证,看来格外温驯无害,为了加强保证的效力,还从地上摸出一条坚韧的树藤,在脚踝上东缠缠、西绑绑,打了个非常复杂的绳结。
  
  「我把自己绑住了,逃不掉的。」她展示着脚上的结。
  
  所有妖魔都靠上前来,仔细瞧着那个绳结,这才放心的同意。「你乖乖待在这里。」
  
  「好。」
  
  「等我回来吃你。」
  
  「好。」
  
  「不对不对,该是由我来吃才对。」
  
  「谁先回来,谁就可以先吃我。」她好意的提醒。
  
  「我们要吃、我们要吃!吃她的皮、吃她的肉、吃她的眼、吃她的心。」飞鸟鼓噪着,迫不及待的展翅,啪啦啪啦的率先往森林边缘飞去。
  
  为了独吞美食,妖魔们个个奋勇争先,呼吼声震动整座森林,落叶之海被划分出一条道路,妖魔们挟带着狂风,冲往森林尽头。不过眨眼之间的功夫,触目可及的地力,已经看不见半个妖魔。
  
  就连咆哮呼吼声也远去,豆蔻才松了一口气。
  
  「呼,好险好险!」她拍拍胸口,低嚷了几句,然后迅速的站了起来。柔软的脚踝轻易的抽离绳结,转眼间就重获自由。
  
  好在这些妖魔们,没有人类那么狡猾多疑,全被她哄骗了过去,她绑在脚踝上的绳结,虽然看似复杂难解,其实只要抽了腿,轻易就能离身。
  
  当然,豆蔻没有笨到继续逗留在原处。
  
  她转身拔腿就跑。
  
  虽然说谎不是件好事,但是为了保住小命,她脸不红、气不喘的欺骗那群妖魔,才觑得逃走的机会。
  
  想起它们的尖牙与利爪,豆蔻更是跑得飞快,深怕脚步慢了些,就要被哪只妖魔抓去,从她的小脑袋开始,喀嚓喀嚓的咬到脚趾头,把她吃个精光,再拿她的一根肋骨来剔牙。
  
  豆蔻死命的跑着,跑得气喘吁吁,却还是找不到能离开森林的道路。
  
  好不容易,她瞧见前方不远处,浓浓的树荫裂了个大洞,泄漏出暖暖的日光。
  
  她本能的,朝着那处奔了过去。
  
  只是,才刚跑了几步,一声骇人的咆哮,就陡然从后方传来。
  
  「她骗了我们!」咆哮声里充满了愤怒。
  
  「她跑哪里去?」
  
  「把她找回来!」
  
  「吃了她!吃了她!」
  
  糟糕!
  
  那些妖魔的速度,比她想像中来得快多了。才一会儿的时问,妖魔已经奔回原处,发觉了她的诡计,愤怒得乱吼乱跳。
  
  「她朝那里去了!」看得远的妖怪嚷着。「我看见她了!」
  
  「我闻见她了!」
  
  「我听见她了!」
  
  哇,不好了,那些妖魔发现她了!
  
  豆蔻压抑着恐惧,奔逃得更快更快,但妖魔们的速度,远远在人类之上,转眼之间,她就能清楚听见,从背后传来奔跑窜跳的声音,还有妖魔们愤怒的怒吼,以及咒骂。
  
  「她骗了我们!」
  
  「吃掉她!」
  
  「不要放过她!」

[NextPage第一章3]
  
  她不敢回头,但不论跑得再快,喷洒在背后的腐臭鼻息,还是愈来愈靠近,她几乎能感觉到,那锋利的尖牙,喀喀喀的咬合着,只差一点点,就要咬碎她的肩膀。
  
  「站住!」
  
  「停下来!」
  
  「抓住她!」
  
  心妖魔们呼吼着,挥舞着利爪,朝她抓去。
  
  锐利的爪子,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声音。
  
  「啊——」豆蔻应声发出尖叫。
  
  呜啊,她的衣服被划破了!
  
  利爪没能伤了岂蔻,却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她往前推去,娇小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冲,撞着一座淹没在森林之中,不知存在了多久、样貌早已风化模糊的石像上。
  
  石像的头部,应声而断。
  
  而她则是脚步不稳,整个人不受控制,猛地往前扑跌,闯进阳光洒落的地方——那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洞穴!
  
  「哇啊!」
  
  她惊叫着,根本收不住劲势,只能紧闭着双眼,跟着那座石像的头部,像颗不受控制的球儿,咚咚咚的往洞穴里滚去。
  
  风声在耳边呼啸,夹杂着妖魔的怒吼声。她紧闭的眼睛,仿佛仍看得见无数的光影闪耀,巨大的崩裂声在耳畔响起,像是有什么封闭许久的东西,被骤然打碎。
  
  最后,当她停止滚动,重重摔落在地上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四周静悄悄的。
  
  豆蔻忍住疼,双手抱住脑袋,先睁开左眼,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慢慢的睁开右眼。洞穴的最底部,平坦而宽阔,最让人讶异的,是阳光还能照进这里。
  
  那颗面貌模糊的石像脑袋,恰好就落在她面前,上头爬满了藤蔓跟青苔,枯残的叶子填满了青苔的双眼,看来格外诡异。
  
  她转开视线,不安的往上看去,担心着那些妖魔会不会追来时,一个低沈的声音响起。
  
  「喂,女人!」
  
  豆蔻吓了一跳。
  
  哪来的声音?
  
  她惊疑不定,急忙左看右看。
  
  「喂!」这次,声音里多了浓浓的不耐。
  
  惊恐的视线,落在石头脑袋上。
  
  「是、是你在说话?」她小心翼翼的问,还好奇的探手,用嫩嫩的指尖,戳了戳那硬邦邦的石头。
  
  怪了,她是不是听见愤怒的抽息?
  
  那声音再度响起。「女人,转过头来!」
  
  难道,说话的不是眼前的石头脑袋,而是另有其人?好奇心压抑了恐惧,豆蔻毫不犹豫的转身。
  
  然后,她看见了他。
  
  
  
  那是豆蔻有生以来,所见过最美的人。
  
  他的眉剃锐飞扬,黑如墨染,那双眼睛像是午夜的星星,直挺的鼻,形状优美,薄而红润的唇,如水般润泽。
  
  这男人有着难言的魔力,美丽得难以形容,只要望上他一眼,就会被蛊惑,轻易被夺走心神。
  
  他太美太美,美得让她只能看着他,一时之间失了神。
  
  那薄唇在她的注视下,吐出一个句子。
  
  「喂,女人!」他不耐烦的喊道。
  
  豆蔻猛然直起身子,眨了眨眼睛,秀丽的小脸上,有几分的茫然,像是突然被人从梦里粗鲁的摇醒。
  
  「嗯?」她左看右看,才又回过头来,狐疑的发问。「你在叫我吗?」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他瞪着她,一副对她开口就已是纡尊降贵,有损他高贵身分的事情。
  
  「也是啦!」她难以抵抗诱惑,不由自主的又靠近一些。
  
  他眼里有着浓浓的嫌恶。
  
  「是谁派你来的?你又是怎么闯进来的?」换作是以往,他根本不屑跟人类对话。但是,他已经被困在这里太久,久到他开始觉得厌烦,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人类女子竟闯了进来。
  
  神族留下的四方结界,以及巨石上的符咒,让他五百年来动弹不得。封印的力量极强,这五百年来,别说是有神魔人兽涉足了,就连片落叶都飘不进来。
  
  哪里想得到,竟有一天,会有个女人,哇啦哇啦大叫着滚下来。
  
  「没有人派我来啊!」豆蔻连忙摇头。「我是被一群妖魔追着,才会不小心掉进来的。」
  
  浓眉紧拧着,从她那张无辜的小脸,看到她身后那颗布满青苔的石头脑袋。他这才恍然大悟。
  
  「你破坏了结界。」囚禁他多年的结界,终于被毁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豆蔻急忙道歉,捧起石头脑袋。「我立刻去把它修好。」
  
  「不用了。」
  
  「你不用客气了,既然是我弄坏的,就该由我来修。」她捧着石头脑袋,认直的对他说道。
  
  啊,又来了!
  
  她又听见,那声愤怒的抽息。

[NextPage第一章4]
  
  豆蔻直盯着那男人,在心里赞叹着,他竟连咬牙切齿的表情,也是那么的美丽,害她的心儿,因为不明原因而怦怦乱跳。
  
  当那美貌的魔力,对她的影响稍稍降低了些许,她才有心神,去注意其他的细节。
  
  这个美若天仙的男人,竟是被困在一块巨石下头,石上还贴着一张写着不明文
  
  字的白绢。庞大的石头压住他的身躯,他只能露出那张绝世美貌。丰厚的黑发,披散在他额前、眼前,模样虽然狼狈,却有一股难言的骁狠狂霸。
  
  而且,最让她讶异的,是他的头上有一对,色如玄铁,厚实沉重,根粗尾细,先后弯而凌起,刻痕栉比的角。
  
  「你是妖怪?」豆蔻脱口而出。
  
  蓦地,一道闪电落下。
  
  只听见轰然一声,不远处的一棵千年老松,被这道焦雷劈中,瞬间燃起熊熊烈火。
  
  扭曲的火影,映照着那张恼怒的俊颜。
  
  「我是龙王。」他冷睨着她,一字一字的宣布,等着她颤抖的下跪,诚惶诚恐的求饶,并宣誓对他永远忠诚,连灵魂都愿意成为他的奴隶。
  
  豆蔻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她没有下跪,也没有求饶,反倒是伸出手来,用力的扳着那对漂亮的角。
  
  「你是羊吧?」她认真的问,质疑他说的话。
  
  唔,这明明是羊角嘛!
  
  他难以置信,重重倒抽一口气。
  
  自从盘古劈开天地,女娲补全青天,精卫沉溺东海,夸父追逐旭日,神农嚼尝百草,燧人引燃火苗,这么长久的岁月以来,从来没有任何神魔,胆敢触摸他的双角。
  
  而这个女人,居然还扳着他的双角,质疑他其实是一只羊!
  
  这是最大的羞辱,要不是贴在石上的符咒,压制了他的能力,而她又还有些利用价值,她这个大大不敬的动作,就足够让她惨死一万遍,连魂魄也不剩!
  
  「放开。」
  
  「嗯?什么?」她还在确认。
  
  「我说,放、开!」
  
  察觉到他的怒气,豆蔻这才松手,举着小手闪到旁边去。「噢,抱歉,我只是要确认一下。」
  
  她还循循善诱,对他强调。「是羊就承认是羊,不要谎报身分,更不要骗人说你是什么龙王,别人不会相信的。」
  
  他用掉一千年份的忍耐,才没有当场咬死她。他闭起眼睛,深吸几口气后,才按压下怒火。
  
  「喂!」
  
  「我的名字叫豆蔻。」她好心的告诉他。
  
  他却当作没听见。
  
  「女人,把石头上的那张符咒撕掉。」那是囚困他的最后一道封印,一旦撕下那张符咒,他就能重获自由。
  
  啊,自由!
  
  睽违了五百年,这两个字是那么甜美,他早已迫不及待。
  
  但,就像是刻意要折磨他似的,这有眼无珠的年轻女人,却迟迟不肯动手,反倒凑近符咒,仔细看了半晌,还有闲情逸致发问。
  
  「这上头写着什么?」
  
  够了!
  
  反正结界已经解开,就在他开始考虑,是不是先杀了她,再等待下一个可能比较聪明点的闯入者时,在洞穴的上方,突然传来骚动。
  
  「她在这里!」
  
  「吃了她!」
  
  「不能放过她!」
  
  「她骗了我们、骗了我们!」
  
  无数的妖魔,又窜又跳,跃下了巨大的洞穴,来到底部,执意要把她生吞活剥。它们张大嘴,露出尖牙,朝着她龇牙咧嘴,个个愤怒且饥饿。
  
  「糟糕!」豆蔻低嚷着,眼睁睁看着那些妖魔,围成紧密的半圈,还一步一步的,渐渐缩小半圈的范围,朝她走了过来。「呃,各位,请冷静点,有话好说啊!」
  
  飞鸟忙着叫嚣,鼓动着翅膀。「她的话不能听、不能听!她欺骗了我们!」
  
  豆蔻紧贴着巨石,冷汗直流,恐惧的发现自己再也没有退路了。
  
  呜呜,天啊,难道她注定要被这群妖魔吃掉吗?
  
  「撕下那张符咒,我可以救你一命。」低沈的声音,在一片恐吓的呼吼中响起,那冷静平淡的语气,显得格外突兀。
  
  她低下头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贴靠到了他的身边。虽然说,他指引了一条生路,但她心里还是有些怀疑。
  
  「你能够救我?」她问。
  
  他的脸色一变,像是受到莫大的侮辱。
  
  「女人,你怀疑我?」
  
  豆蔻用力点头,还回答得理所当然。「当然怀疑啊!你要是很厉害,怎么会被困在这里?」她顿了一下,再度开口确认。「你其实是羊吧?」
  
  怒气陡然爆发,他再也无法忍受这个女人的愚蠢。
  
  「你到底撕不撕?」
  
  怒极的吼叫,化做一道耀眼金光,人面虎纹的妖怪,原本还在张嘴叫嚣,却在金光之中粉碎,当场灰飞烟灭,消失不见。
  
  瞬间,不论是那群妖魔,还是豆蔻,一时之间都愣住了。
  
  半晌之后,飞鸟最先回过神来,嘎嘎叫着绕圈子。「这女人找到帮手了!」
  
  「连他一起杀掉!」
  
  「咬死他们!」
  
  眼看同伴被杀,妖魔们更加愤怒,一时之间,尖锐的牙齿、锋利的爪子、啄人的鸟喙,伴随着嘶声咆哮,以及阵阵狂风,朝着巨石蜂拥而来,急着要把他们大卸八块。
  
  豆蔻吓得脸都绿了。
  
  「哇,救命啊!」情急之下,她伸手乱抓,抱住他的脑袋,害怕的把脸埋进流泉般的黑发里,还不断颤抖着。
  
  「撕掉符咒!」他厉声说道。
  
  啊?啊?对了,符咒!
  
  说不定,这只羊真的很厉害,真能救她一命——
  
  妖魔的咆哮,在豆蔻耳边回荡,湿黏的舌扫过她的耳,让她几乎因为恐惧而呕吐。
  
  唉啊,她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古老的符咒,在狂风中啪啦啪啦作响,不断拍打着亘石,符咒上红色的字迹,在阳光之下,流动着诡异的光芒。
  
  为求保命,豆蔻无法多想,她伸出手来,猛地撕下符咒。

[NextPage第一章5]
  
  就在符咒离开巨石的瞬间,古老的白绢化为粉末,红色的咒语却悬浮在空中,而后陡然窜进她的手心,一股热流窜过她全身。
  
  豆蔻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狂笑声响起,巨石震动着,无数的裂痕从底部窜开,迅速变深变大,坚硬的巨石,被更强大的力量撕扯成无数块。
  
  天际乌云滚滚翻腾,日光顿时失去踪影,天地一片昏暗,只剩狂风怒舞呼号,四处飞沙走石,只剩一片灰濛濛。
  
  呼啸的狂风里,隐隐传来妖魔的惊惧惨叫,以及阵阵狂笑。
  
  空中银蛇乱舞,雷电汇集,在云里隆隆作响,声声震耳欲聋。她被狂风吹得匍匐趴倒,像颗果子一样滚啊滚。
  
  不祥的预感闪过心中,她在狂风中忐忑着,担心自己是不是在无意中,犯下了天大的错误?
  
  当妖魔的惨叫止息,狂风与雷电都消失,日光再度露出云端时,四周只剩一片寂静,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豆蔻埋头等了一会儿,半晌之后才有勇气抬头。她慢吞吞的睁开眼,因为那生死瞬间的恐惧,以及耀眼的阳光而有些头晕目眩。
  
  妖魔全都消失不见,在她眼前,只剩下那个沐浴在日光下,结实黝黑,高大完美的赤裸身躯。
  
  她的救命恩人,已挣脱巨石的囚困,正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
  
  像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他缓缓转过头来,用那双晶亮的黑眸注视着她,目光里的深意,比最难的谜题更难猜。
  
  她只能屏气凝神,在他的注视之下,像被困住的小动物,一动也不能动。
  
  半晌之后,他才勾起嘴角,对她露出了一抹笑。
  
[NextPage第二章1]

顶一下
(7)
58.3%
踩一下
(5)
41.7%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