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永生之酒(2)

时间:2020-09-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姚一十 点击:
 
  我抬头,见先前找酒家沽酒的少年提着两个褐色的酒壶去而复返。酒家自酿的梅子酒,取自六月摘下的青梅,入口清凉,香甜之中泛着丝丝酸意。
 
  家里无菜下酒,他说,不如就着清酒闲谈。于是一人一句,说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他说他从京城而来,还说那里有最繁多却最不好吃的糕点。
 
  我告诉他镇上哪家包子铺的包子最是皮薄馅大,什么时辰过去才能刚巧赶上包子出笼。
 
  他带着笑意说这镇上有珍宝,我举起酒杯喝上一口,偷偷打量他的衣着。他衣服上有祥云暗纹,那是镇上最贵的衣料都没有的织法,和我娘画像中的衣服质地很像。
 
  我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我娘是不是也是从京城而来的,一边觉得我现在喝这梅子酒的心境,肯定极像莺莺私会张生时的那副心境。
 
  酒酣耳热,他说他素爱饮酒,有人共饮很高兴。
 
  不知是不是酒气熏人的缘故,我连耳朵都红了,热得只会轻轻点头。
 
  他问:“你可曾听闻世有奇酒,饮后可得永生?”
 
  我将醉未醉,迷迷糊糊地回答:“纵有永生之酒,得了永生又当如何?”
 
  流 民
 
  之后,少年时常找我饮酒,我已经知晓自己酒力深浅,不再贪杯。
 
  过了半个月,我爹未归,我向从那边过来的路人问起,他们都说一路未曾见人施米。我只身守着米铺,无人商量此事,找了街边酒家的伙计,打算托他替我走上一趟,如果寻到我爹,就让他尽快归家。
 
  在酒家,正好遇到来沽酒的少年。他问了缘由后让我别急,先托人帮忙打听,并说再等上几日,若还无消息,便和我一起过去寻找。
 
  心神不宁地等了三日,他的朋友带回一位和我爹一道出门的街坊。那是个靠体力吃饭的青壮年庄稼人,被带回的时候断了一条腿,豆大的泪珠流过青肿的脸。
 
  我爹他们在路上遭遇了抢米的流民,大伙来不及解释那米的用途,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那些灾民为得到米拼了命,我爹怕是也丢了命。得了消息,我顾不上悲伤,收拾了包裹便去寻我爹。要带的东西很少,无非是一些衣物、碎银以及我娘的那幅画像。
 
  少年怕我悲伤过度,一路上与我做伴。我也不知自己是不是难过,只是觉得我爹一定没有过世。
 
  直到在一个破庙里见了我爹的尸体,我才觉得天仿佛塌了下来。
 
  “姑娘,之后有何打算?”同行的少年这样问我。
 
  我自小与爹相依为命,如今我爹惨死异乡,我还能有何打算?只不过不想放过那些行凶的流民。
 
  县衙外的鼓敲了三遍,我进了公堂,跪求大人做主。磕破额头,却只得到“会尽力抓捕那群流民”的许诺。
 
  幼时我爹告诉我,天下总有人食不果腹,后来我见识了食不果腹的人,我爹却再不能牵着哭闹的我回家。
 
  诅 咒
 
  几十年前,寻死的姑娘在烧毁娘亲画像的时候找到一个方子。
 
  “永生之酒,以米为媒,取陈米半,新米又半,以生机为引,以命续命。”
 
  以至爱性命求得半生苟活,虽称永生,实为诅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