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边城绝恋

时间:2019-05-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光辉 点击:
边城绝恋

  边城的天亮得早,笨鸡们早就不约而同地伸长脖子一起报晓。黑龙江北岸的东大营早已站满了戎装待发的东北军将士,战旗高扬在大营的练兵场号令台前。
 
  1932年5月15日清晨,身材矮小、穿着将服的马占山命令部队出发。就在这时,号令台上闪现出穿着戏服的姨太太筱荷来,只见她一身虞姬的扮相,凄厉地道白:“妾妃出丑了……”她将“了”字拖得很长,然后就从马占山的腰间拔出长剑,边舞边唱起了西皮二六板:“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她又舞了一番长剑,满脸泪水地哭道:“哎呀,大王啊!愿以大王腰间宝剑,自刎君前,免得挂念妾身!”随后真的要用那把利剑去自刎。马占山一把夺过长剑,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的两眼终于忍不住涌出了两行泪水。可筱荷嘴里还在唱着:“哎呀,大王啊!妾身岂肯牵累大王……”全场将士被她这么凄凄惨惨地一唱也全红了眼睛。
 
  这筱荷是个闻名东北的京剧刀马旦,是喜欢京剧的马占山到此出任黑河警备司令、步兵第三旅旅长之后认识的。他们一来二去,就有了感情,他就娶了筱荷做自己的姨太太。
 
  马占山原本是个绿林好汉,后来被东北军收编,一路提升上来。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兵不血刃地侵占了我国东北的辽宁、吉林两省,接着又集中兵力向黑龙江省大举进犯。10月10日,马占山接到张学良任命他代理黑龙江省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电报后,面对大片国土被侵占的现状,面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他决心要与日寇血战一场。他知道装备精良的日军数倍于己,自己又是孤军奋战,早就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因而,被人称为“马小个子”的马占山对全体将士说:“吾奉命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一息尚存,绝不敢使半寸土地沦于异族!”就在10月19日这天清晨,他亲率步兵团从黑河出发,去齐齐哈尔宣誓就职,然后出征迎敌,从而在江桥打响了中国武装抗日的第一枪,但最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
 
  这是一支抱着赴死决心的复仇之师,他们知道自己踏上征程后就会一去不回,也都明白此战必败,但没有一人退缩,也没有一人临阵脱逃。他们就是为失败而战,就是为悲壮而战的。
 
  1932年,北国的雪花浸染着寒风,阴灰的天空豪放地飘洒着寒冷的悲情。穿着一身伪军将服的马占山,在嫩江边的一家俄式酒馆里,与手下的军官们悲愤狂饮。他肯定不是在饮酒,而是在饮恨。几天前,他被日本关东军任命为伪黑龙江省省长。此前,日军采取各种手段对马占山进行诱降,甚至威胁要掘他原配夫人的坟墓、杀他的妻妾儿女。而此时马占山领导的抗日军队,在没有任何援军的情况下,已经陷入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中。马占山决定以假投降的方式逃过此难。然而,对自己的诈降,全国百姓不能理解。这些日子,声讨他的浪潮席卷了全中国,被激怒的爱国民众向他讨还爱国捐款,驻黑河的部队发生集体哗变,黑河马占山公馆也被抢劫一空。马占山回想自己3个月前打响抗日第一枪后全国的声援盛况:全国各地寄发的电文和慰问信有如雪片飞来,全国各界慰问团奔赴前线慰问自己的官兵,著名的教育家、诗人陶行知为自己写下《敬赠马占山主席》:“神武将军天上来,浩然正气系兴衰。手抛日球归常轨,十二金牌召不回。”每每想起这些,他就情不自禁地落下了委屈的眼泪。这时,他“神武将军天上来”的英雄气概已经荡然无存。
 
  马占山望着雪景便想起了那年冬天,第一次见到原配妻子杜赞义的情景。那个冬天也是大雪封山,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妇领着一个10岁的小女孩,来到马家乞讨,还要将这小女孩送给马家当童养媳。这个小女孩就是杜赞义。马占山家一贫如洗,比马占山大3岁的杜赞义与他一起同甘共苦。马占山12岁那年,母亲在饥寒交迫中去世了,杜赞义就盘起了头发,算是过了门,承担起了繁重的家务。
 
  马占山后来当上了东北军的将领,先后娶了四房姨太太,但他对杜赞义始终感情深厚。马占山要求妻妾们不能忘本,勤俭持家。马占山穿的衣服都是妻妾们缝的,家里吃的腌咸菜也都是妻妾们做的。马占山外出上班,家中大小事务都由杜赞义负责管理。每次外出回家,他首先到杜氏房中洗脸、进食,调查了解家里发生的大小事务。1929年,杜氏病危时,马占山正在外地检查指导工作,得知消息后,立刻日夜兼程赶回家中。不久,杜氏去世了,马占山极度悲痛。他给妻子磕头、守灵,一直将她送到坟地。他为妻子买下了14亩地,墓坑用青砖砌成,并在墓边建了3间房,作为守墓之所,四周又遍栽杨柳,以表对亡妻的思念之情。
 
  对于马占山和杜氏的深厚情感,日本关东军间谍组织特高课得知之后,威胁他要掘开杜氏的坟墓,这也使马占山找到了诈降的由头。马占山再举抗日大旗后,日军四处搜寻马占山的家属,有汉奸出卖了位于柳家沟的杜夫人坟墓,于是上演了一出掘坟刨尸、鞭骨扬灰的惨剧。到了这时,马占山的“将军别妻”也就包括泪别亡妻了。
 
  这一天,日军将马占山原配夫人杜赞义的坟墓团团围定,又将远近的百姓押到坟前,然后开始掘坟。他们将棺木扒开,往杜夫人的尸骨上浇汽油,再放一把大火点燃。血红的火焰呼啸而起,燃起的青烟被狂风吹得四散而去。片刻过后,狂风将化成灰烬的尸骨吹得无影无踪,墓穴里只剩下烟熏火烧后的一片焦土。
 
  几天后,马占山在接二连三地收到全国各地发来声讨自己当了汉奸、指责自己出尔反尔的电函同时,又收到了自己原配夫人被掘墓焚尸的消息。他跪倒在雪地上,痛不欲生。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亏欠她太多太多,当年要不是她四处乞讨,自己早就饿死了。后来自己当了官,她却病死了。她生前没过几天好日子,死后还因为自己,被小鬼子掘墓焚尸!想到此,面对夫人坟墓的方向,他深深地叩了三个头,泪水流满了他清癯的脸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