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承认是中国人

时间:2018-11-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柏杨 点击:
西窗随笔(全文在线阅读)  > 道貌岸然集 >  不承认是中国人
 
  杨皓云女士曰:
 
  「谈到观光事业,你总是说日本如何如何(我相信),但你一定忘记有些同胞崇拜东洋人的心理矣(据说若干今天的知名之士,在电视里看见日本天皇,还下跪哩)。盖该等人士以为十全十美者,只有日本人。而十缺十无者,只有中国人。我说这话你或许不相信,高中时一位同学,我曾亲耳听她骂曰:『我就不高兴承认我是中国人。』我乃问之曰:『然则你高兴承认你是日本人乎?』她默然不语。呜呼,受十二年祖国教育的新青年,尚有此惊人之语,无怪乎本班有两位同学,为此还到科学馆后面痛哭一场。而柏杨先生你再三赞美日本人(当然他们也是真好),必有若干人更以模仿日本人为今世真理,给你来个观光旅社的女招待必穿和服焉,必鞠躬到地焉,必满口撒油那拉焉,届时从美国来的观光客,必以为乘错了船,到了扶桑三岛也。此不比在日本东宝歌舞团前大唱莫名其妙的日本歌,更恶心百万倍乎!故我建议你以后称赞日本人时,三两句就可。其实又说回来啦,凡是对书本杂志多瞧几眼的人,谁不知道日本今天工业进步,观光事业发达哉?痛心的是,每一提到日本人的优点,就有爱国同胞曰:『你是死人?如果不是日本发动侵略,共产党哪有机会坐大?我们哪有今天?你还说他们好?』可是美国在数月前还在日内瓦要共产党代表保证对台湾绝不先动手,有谁敢痛诋之乎?盖中国人的西崽活像没有骨头,我虽才活了十七年,已一览无余了矣。」
 
  杨女士才活了十七岁就一览无余,真是时代进步,连孩子都聪明起来,柏杨先生一直活到七十岁,才恍然大悟,真是老不如小也。杨女士年纪轻轻,然而行文如流水,较当代大文学家还过之。如果肯虚心学习,经我老人家再加指点,将更了不起,拭目可待也。不过杨女士这一段议论,前后矛盾,前段猛训我不可称赞日本人,后段却替称赞日本人的朋友打抱不平。然而主题固是一贯的也。
 
  首先我向那两位跑到科学馆后面痛哭的同学,致无限的敬意,假设能把她们的姓名见告,柏杨先生拟赠书两册,略表寸心敬意,想不到中华民族有此青年,我们应快乐才对。至于有人不承认他是中国人,请杨女士不必为这个着急,盖硬不承认没有用。人虽是万物之灵,可以选择任何一件东西,好比说,我嫌蓝色衣服不好,可穿黑色的焉。我嫌屋子太小,可住大一点的焉。我嫌胖胖的小姐不好,可追瘦瘦的焉。我嫌坐公共汽车太挤,可改坐三轮车焉。可是只有一件东西不能选择,那就是自己的生身父母,有谁先在空中观光一番,调查了父母的身世前途,品格财富,才投胎的耶?如果连父母也可选择,恐怕美国总统甘乃迪夫人累都要累死,至少生下十万八万。若柏杨先生府上,家徒四壁,那些小精灵恐怕都会望望然而去之,还打算有儿孙乎?
 
  父母既是不能选择的,如果父母是中国人,那他就铁定的非当中国人不可,再踢腾咆哮,只能献丑,对事实不能有所改变。我们常看到报上「脱离父子关系」的广告,那才叫奇文共赏,天下啥关系都可以脱离,只有父子关系如狗皮膏药,硬是揭不下来。一○年代之初,有一位满族的什么「格格」(郡主)(她在外洋自吹她是公主),发誓非洋人不嫁。那时美国还吃不香,乃嫁了一个英国伯爵,总算打上了如意算盘,可是无论她长多么漂亮,无论她的英语多么流利,英国上流社会的大门对她始终是关着的。犹如我们的朋友中,忽然有一位太太是非洲窝丸其族的酋长之女,目睢睢而牙峄峄,过年过节吃饺子或是举行家庭会,能请她乎?盖总觉得有点距离,多少有点别扭,不愿因为她一人而使大家均不欢也。在该「格格」想,丈夫的国籍乃妻的国籍,俺这一番成了洋婆子矣,却不知道一旦到了那种地步,她的中国国籍反而更为明显,人人都要挑明她是「中国人」,真是用铁钳拔鼻,都木法度。
 
  法律上的国籍,可以很容易的去掉,大爷大奶只要在美国国土上生了一个娃,便可成为美国公民。但血统上的国籍,尤其肤色有别,便是再大的英雄,再厉害的学问,都束手无策。前些时接到一位入美国籍的朋友寄来全家福照片,一大群小孩,和台北街头的娃儿一模一样,他就是连姓都改成「甘乃迪」,人家照样也要说他是中国人,你说痛哉不痛哉?杨女士那位同学,幸亏她还在中国,如果她已到了外洋,而再以当中国人为辱,你想她还能愉快的活下去哉?以己之心,度人之意,可知其梗概矣,一个刚果籍太太,如果痛诋她的祖国,并以当刚果人为羞耻,我们对她还看得起耶?
 
  至于说到对赞美日本的人,多有责备,而对美国人乱搞,却没有一个敢作声。其实固没啥可稀奇的,吃谁的饭自然就得听谁的?喝,三十年风水东西转,鸦片战争后,英夷最为当行;甲午之战后,日夷也插上一脚;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夷代之出笼。大官之辈整天看人家的颜色,几乎成了习惯。如今既是美国人的天下,只要和美援沾上点亲,不贵焉就富焉,纵是天大的子,都不肯得罪衣食父母。前几年教育部一再通令各学堂不准讲日语,而且还派督学之类的官去查,我当时便开腔曰:「因何不准说日语乎?」答曰:「因日语是外国语。」我曰:「然则英语也是外国语,为啥可以乱说?」该官语塞。呜呼,我们自认为是一个讲中庸之道的民族,结果有的见了东洋人发麻焉,有的见了西洋人发麻焉,各趋极端。中国弄到这种地步,能怪谁哉?
 
  杨女士的信很长,我们讨论到这里为止,敝大作出版后,当奉上一册请教,多寄的五元六角,不再小家子气退还矣。谨谢,谨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