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中国人为他打灯

时间:2017-10-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余秋雨 点击:
千年一叹(全文在线阅读)  >  中国人为他打灯
 
 
    自从在哈马丹不期然地读到了伊朗史的第一、第二页之后,我就一直把目光投问南方。
    我坚持否认波斯文明的雄魂在德黑兰或在伊斯法罕的说法,尽管这些地方近几个世纪以来最繁荣也最重要。波斯文明的雄魂一定仍然在波塞波里斯、设拉子一带游荡,两千多年来没再挪移,游荡在崇山荒膜间,游荡在断壁残照里。它没有理由挪移.也没有挪移的迹象。
    因此,今天从伊斯法罕出发南行,心情急迫。我知道两千多年不会留下太完整的东西了,这不要紧,只要到那个地方站站就成。
   路途幸良远,有很大一部分还是险峻的山道。那些寂寞的遗迹怎么才能找到呢?在这儿.几乎役有英文路标,看来必须请伊朗新闻部门、文化部门和旅游部门的专家带路。他们正好也乐意,于是开出一辆面包车领头,我们的车队随后。
但是开了一阵之后,我们全体者体不耐烦了,时速六十公里,这哪里是我们的速度?赶上前去拦住他们商量,他们说,山路太险,交通部门警告过,必须限速。我们说,这样的速度半夜才能到目的地,深夜在山上开车岂不更危险?他们一想有道理,又为我们急干去看他们民族早已冷落的遗迹而感动,决定加快到时速八十公里,神情间有一些悲壮感。
    这样开了一阵还是不对劲,我们又一次超车把他们拦下,说交通部门的罚款由我们支付,你们的车跟在我们后面吧,只要有一个人到我们第一辆车上引路就行。这些专家神情异样地看着我们,都愿意到我们车上引路,我们只请了一位上车,便呼地一声蹿出去了,时速一百二十公里。看得出来,跟在我们后面的面包车迟疑了一阵,然后还是跟上了,只是故意保持了一段距离。
    就这样我们超过不知多少车辆,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坐在上面就像乘当年的老式电梯一样,中腔都在痒哩哩地发颇。一直开到晚霞满天,汽油即将耗尽,便拐进一个山间油站加油。那辆跟在我们身后的面包车就趁这个当口悄然超前去执行前与附壬务了,但我们谁也没有发现。加满油后上路不久,我们就在一个岔道口见到了它,不禁大吃一惊。难道它是飞越我们的头顶先期到达这儿的?他们笑笑,只是庄严地指着岔道说:这儿,就是居鲁士大帝的陵寝。
    这句话对我来说振聋发碳。根本顾不得他们超前的原因了,连忙催促车队赶快拐到岔道上向前开。推开车门跳下,谁也不做声了。
这时太阳刚刚沉人大地,西天一片鱿拍红,平野千里间,只有眼前一个石筑。约/七术高,六米见方,由灰褐色的大石砌成,由于逆光,看不真切,却压人眼目。快速趋近,只见下面是阶梯式台座,上方是一个棺室,开有小门。
    整个陵寝构架未散,但大石早已棱磨角损,圆钝不整。
除了这个不大的石筑,周围什么也没有了,不知平日是否还有人偶然想起,拐进岔道来看看?
    但是,我们就是为此而来。这里长卧的,是波斯帝国的真正缔造者,古代亚洲伟大的政治家居督士大帝。他的气概和魄力,他所统治的帝国之庞大,他在军事征战和行政管理上的才能,不能说古往今来无人比肩,但能比的人数确实不太多。
    在陵寝的东北方有他的宫殿遗址,当然早已是叫片断残石柱。我们摸黑走到了他接见外国宾客的宫殿,高一脚、低一脚地有点观唯。
当地的文化官员指给我看一方石碑,上面用古波斯文写着:我,居鲁士大帝,王中之王,受命解救一切被奴役的人… … 
    我想他至少已经部分地做到了。我佩服他征服巴比伦后释放当年被尼布甲尼撒掳掠来的犹太人,发还本来属于他们的全部金银祭器,并鼓励他们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我佩服他把巴比伦强征豪夺来的各城邦神像归还给各城邦,而对巴比伦本身的信仰又极其尊重,对巴比伦末代君主也予以宽容和优待。
    他喜欢远征,但当时很多邦国对他的臣服,主要是由于他的政治气度。
    于是,我请求车队的每一盏车灯都朝这里照射,好让我们多拍几个镜头。今天,我们中国人为他打灯。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今天我们会着了魔似的在高原险路上如此莽撞地往前赶一原来是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召唤。如果晚一点,连夕阳的余晖也消失了,车队不可能再拐到这条岔路上来。现在四周已经一片漆黑,只有我们的车灯亮着,指认着伊朗高原的千年穴位。
    乍幻转而照向我,摄像机也已打开了灯光,引导我们来的伊朗专家们正站在我面前,我就对着镜头说了一番话,人意是:如果说历史像个舞台,那么走上台去的各色人等最终会划分出主角和配角,而主角永远是极少数;我们在黑夜里赶来,只因为这里站立过一个真正的主角。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设拉子,下榻Ho ~旅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