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佛手茶

时间:2017-05-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妙华 点击:
佛手茶
 
  以前我也喝茶,红茶、绿茶、花茶都分得出来,而且知道好坏。我还看过陆羽的《茶经》,看过云南古老的茶树王,看过杭州龙井茶树、茶垅和龙井寺旁古人专门用来泡茶的龙井泉,还目睹了工人制作茶叶的整个过程,甚至还听到很多关于茶的故事,和茶人们谈茶道,观赏茶艺表演。最玄的要算把禅和茶弄到一起的佛门中人了。他们说禅中有茶,茶中有禅,习禅如品茶,品茶如习禅,大家都这么说,玄玄乎乎的,至于茶中怎么个禅味,禅中怎么个茶味,我至今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到,更没有体味到。禅门大德的开示中又很少将禅茶并讲,所以至今我的心里也还是未辨东西。
 
  在玻璃杯中冲龙井茶,水不要太烫,不要盖盖子,这是杭州人教给我的;在泥壶或紫砂壶中泡乌龙茶,水要开要烫,壶要盖严,这是福建人教给我的。如此各种不同的茶具,不同的技法,可以说是林林总总,花样百出,说不能尽,书之不完。但这些在我看来,都是花活,因为茶到底是什么味道,完全在于喝茶或品茶的人。
 
  花茶酷似老北京,温润浓郁。茶和花的香味儿,耐闻耐喝。你可以大碗大碗、大杯大杯地喝,解渴;也可以慢慢咂吧着喝,随便,没有那些个讲究。
 
  乌龙茶恰如闽南人,它对你的那份情意要细细地品味,在舌尖,在上腭,在喉间,只能小盅小盅的,和着那苦涩,和着那浓香,拿捏着品茶的规矩,吃着茶点慢慢品。
 
  龙井茶正如苏杭人,清清爽爽。朋友远近,经济往来,毫不含糊。借的是借的,必须还;给的是给的,不必还,没有什么好啰唆的。弄不清的事,苏杭人不喜欢。北方人大口大口地喝龙井茶,末了,抹抹嘴,说有一股青草味,把难堪留给苏杭人。所以,龙井茶要一小口、一小口地呷,三遍过后,可以将水滤去,把茶叶吃了。
 
  大热天,在街上奔来跑去,外灼内热,喝什么茶都只有一个目的——解渴,茶也就没有什么味了;大冬天,聚在一起,家长里短,外冷内寒,喝什么茶也只有一个目的——暖和,茶也就没有什么味了。
 
  我喝茶曾闹出过好大一个误会。老和尚从陕西带给我一盒价值五百元的陕青,我特意叫来几位同道,实实在在地泡了一紫砂壶。大家刚喝了一口,都不约而同“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边抹嘴边说:“苦死了,比中药还苦。”我小心地呷了一口,真苦,没有一丝香气,也没有一点茶味。
 
  我很委婉地打电话给老和尚。老和尚很耐心地给我说:“陕青又名‘佛手’,长在很高大的树上,春天茶树抽枝的时候,茶农连同枝条摘下来,阴成半干,一个一个搓成麻花状,再揉成一小团,所以一杯只需放一个,便可以喝半个月,你咋能泡半壶呢?而且它清火明目,味道苦中含香,是不可多得的茶中上品啊!”
 
  末了,老和尚赘了一句:“苦,才是人间正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