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寻梦者

时间:2017-02-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郑玲 点击:
寻梦者

  回忆总是具有谜一般的荒凉魅力,既美丽又令人生畏,我多半只是站在回忆的门口徘徊一下,不敢真正走进去。但是,几十年来,我始终没有忘记他,不过,早以为与他幽明永隔了,而他,突然来了,像陷落的庞贝古城的一尊雕塑复活了。
 
  不知他怎样终于找到我的工作地点,反正他们通知我,有个风尘仆仆的四川老乡要我接电话。一听到他自报姓名,我手里的话筒差点儿落在地上,我急忙一边叫人去接他,一边旋风般的走向梳妆台。想起当年他那雪莱般的容颜和风采,我怎能黯淡无光地迎接重逢?
 
  我穿戴好了,照了几回镜子,努力镇定自己。
 
  奇妙的少年时代有过许多悲欢,多是一阵轻风、一首短歌,说忘就忘。但有一种悲欢却是一片新绿的幼林,它会在你的记忆中长大、茂盛、横逸斜出,与你的一生盘根错节地交织在一起。
 
  他不是我的同学,那时,我们是男女分校的,但我与诗的因缘际会却是从他开始。到过抗战大后方的同时代人也许知道,长江上游的一个绿色小城里,一群诗的圣徒集结在抗日风云之下,他们之间无论相识与否,都相互交换诗人们的诗集或自己的习作,我这个从来没有写过诗的中学生,也连续收到《黎明的林子》。给我寄这本刊物的,是一个陌生的名叫史之曦的男生。他在信中说知道我体育不及格,作文却很有诗意。起先,我不敢回他的信,只把那诗刊藏在课桌里读,放在枕头边读。但有一天,我感到有一种东西在心里萌动,便鬼使神差地写起诗来。这是我和诗神最初的邂逅,悄悄地渴望有人分享我的甜蜜,便把那些习作寄给史之曦。从此,我们的友谊在《黎明的林子》里无声无息地开花,终于从书信往来中跳出了一个约会。
 
  那是在秋天,明沙净水,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一块伸出水面的岩石上。我一看,就知道是他,因为那异常优美的风姿,正是我从他的诗里感觉到的。但我不敢先打招呼,带着稚气的羞涩躲在岩石后面。不知怎么他也感觉到了我,惊喜地唤着我的名字,从岩石的另一面向我跑来。他那双湖水般的眼睛有些含愁,仿佛注视过摇篮里的我,亲切极了,一下子就赢得了我的信赖。而他故做成人的严肃,问我的理想和对社会的认识,我不好意思背出作文上的句子,红着脸,只回答“是”或“不”。不知是恼怒还是失望,他顺手捡起一块薄薄的鹅卵石往江面一丢,一圈圈涟漪连环似的出现在水面,很长很长,好看极了,我不禁欢快地惊呼起来。他连忙拾一块塞在我手里,教我扔了几十次。最初相约的黄昏,便在“打水漂”中度过了。
 
  那时,来四川的流亡学生很多,他们比较开放,但本地人最怕子女自由恋爱,管得很严。但之曦也是本地人,他那洒脱而高贵的风度又招我家人的喜欢,都觉得他的心灵如明净的溪流,是有岸的,很安全,便让我跟着他去参加学生们的各种集会。对我最有影响的是“诗的会”,参加者都是些追求自由民主的、怀着山河之痛的青年。我那时当然不能完全理解其进步意义,只是因为父亲的一处产业被强权霸占以致家道衰落,朦胧地感到一种痛苦。但我不懂得之曦为什么不满当时的现状,他是一个富商的独生子,集千般恩宠于一身。有一次,我想问他,有个女同学暗中扯了一下我的衣角,我便噤了声。后来才知道,之曦是姨太太的儿子,刚发出第一声啼哭便被大娘夺去,伪称是自己所生。他的亲娘则被远逐,在备受虐待中死去。他在大娘的监护下宁静地长大,谁知宁静也有缝隙,秘密终于泄露出来,他不敢诘问,一种咬啮神经的怅惘就这样永远地在他眼波中荡漾了。
 
  之曦的外表优雅而文弱,相处久了,就会知道他有一种禀性上的狂热,常在校刊上发表一些热血文字。他之所以幸免于被开除,除了校长畏惧他家庭的势力,还有赖于进步老师的庇护,说“他的才华比门第更高贵,有成大器以光耀母校的趋势”。那时,他算得上是小城里少年们心中的英雄,许多女生都希望得到他的青睐。他对我的专注很快就传开了,有调侃的,有攻击的,尤其可怕的是他的表妹,她与我同班,总是黑影似的盯着我,她那小女巫般的眼神和气息令我坐立不安。
 
  当时,我还是个短发覆额的小女孩,爱情尚未在我身体内觉醒,根本不懂得它的神圣伟大可以直面刀山火海,只感到受了诬蔑,觉得非常羞耻,白天罪人般地走进学校,夜里在噩梦中惊叫,最后大病一场,耽误了功课。我不愿留级,就跳级考到远离小城的另一所高中。
 
  离开小城的前两天,我写信约他到公园里告别,因为我们曾在凉亭里共读过诗章。那天一到凉亭,我便看见一位华贵的夫人正在凭栏打量我,瓷一样的目光,很冷。她慢悠悠地自言自语:“史之曦明天订婚,今天同他的未婚妻选戒指去了,不会来了!”
 
  一见她身后那个女巫般的女孩,我立刻明白这夫人是谁了。像一头幼鹿逃避眈眈的虎视,我掉头便跑。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之曦。高中毕业后,我离家出走,参加游击队。新中国成立后,我全力奔赴新生活,日夜处于鏖战般的兴奋状态,顾不上和人通信,再说之曦属于应该被打倒的阶级,也不便通信。总之,往事在我心中沉寂了,犹如前生的经历,朦胧而遥远。
 
  然而,他却来了,在我一心要“忘却”的时候,他却千里迢迢地来了。
 
  他来做什么?是为大半生的思念寻找归宿吗?但少年时代的情谊如西伯利亚雪地上的光芒,若真若幻,怎值得思念大半生!他来做什么?是以诗会友吗?似乎不像,如果为了诗,他早该写信来了。他来做什么?是不是路过此地遭遇不测,偶然知道我的地址而来寻求帮助呢?但是,我等待着,以少年时代的全部激情等待着,回忆如丽日中天,脑海里尽是他当年的形象,英华独秀,玉树临风,天生的优雅中有一种我害怕触动的纤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