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佩孚与段祺瑞

时间:2016-10-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洁 点击:
  民国初期,段祺瑞因在清末做过北洋武备学堂的监督(校长)而被许多职业军人奉为师长,直系主将吴佩孚也是其一。然而,对昔日的老师,吴佩孚却从未有酬恩之念,反倒每作忤逆之举,直至老段过世后,才捐弃前嫌,亲自致祭并执绋,了却一生恩怨。
  士兵与将军
 
  在北洋巨头里,吴佩孚起步太晚,故辈分不高。
 
  1898年,吴佩孚在天津投军,成为一名护兵。当兵之前,吴佩孚是“北漂”一族,混在京城街头,靠算命和写对联为生。本来他在老家山东蓬莱已经考中秀才,但因莽撞砸了本县电报局长家的堂会(他嫌人家请来男女同台唱戏有伤风化),被革了功名,成了县衙的通缉犯,不得已跑到帝都来闯荡。因生活无着,稍后,他赶赴天津,投奔了一位叫郭绪栋的山东胶州同乡。郭是驻军的师爷,即营部的文秘,虽不是什么官儿,但却能荐人当兵。这一年,吴佩孚24岁,已是老大不小的年纪了。
 
  这一年的段祺瑞,33岁,正春风得意,任武卫右军炮兵统领兼炮队兵官学堂监督,是令军界瞩目的新军骨干。
 
  按说,两人相差9岁,年龄差距不算太大;同在天津驻军,相距也不算太远。但一个是威风凛凛的炮兵司令兼军校校长,一个是跟在管带(营长)屁股后头的护兵(实为勤务兵),两人在军营里的地位实有天壤之别。
 
  此为吴佩孚二度入伍。此前,在老家,父亲亡故后,为补贴家用,15岁那年即在家门口当过登州府的“学兵”,为的是每月挣二两四钱银子。
 
  吴佩孚仓促参加的第一场战斗,乃是本军对遍地拳匪(义和团)的回击。成片死于阵前的拳民让他痛感国人愚昧盲从的可怕和可悲。他经历的第一场兵败,乃是本军在八国联军洋炮轰击声中的大溃败,直隶提督聂士诚在阵前被洋炮炸伤又在阵后被拳匪残忍杀死的血腥过程他看得很真切。身为大清国常备军的一名护兵,从江山到统帅,啥也护不住,他只有沿着铁路线向东北方向流落的份儿。
 
  这一年的段祺瑞也离开了天津,跟随赴山东巡抚任的袁世凯到了济南,成为弹压义和团的清军主力部队的三品衔大员。
 
  一个是流落民间的散兵,一个是平定内乱的将军,吴佩孚与段祺瑞的差距越拉越大。
 
  然而,走到唐山外的小镇开平时,吴佩孚意外得知,此地有个武备学堂,乃李鸿章所创办,正在招第二期学生。这个秀才出身的散兵遂驻足开平,考取了这所由清国与德国军官共任教习的军校,自此才正式走上了职业军人的坦途。
 
  一年后,袁世凯自山东巡抚升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将开平武备学堂迁往直隶省会保定,与原在该地的若干所北洋军校合并为北洋武备学堂,段祺瑞为监督。本来,这是吴佩孚与段祺瑞结缘的时机,但吴听说,进入新校后要复读一年级,他不愿从头再来,故选择了留在兵营。两位未来的北洋巨子失之交臂。
 
  但吴佩孚仍得到了比较理想的安置,他被派往天津陆军警察队任正目,即警察班长,亦算是中国第一代警长。
 
  学生与督办
 
  两年后,袁世凯又创办了陆军速成学堂,学期仅一年。吴警长为获得文凭,前往保定报考,一举考中,被分到测绘科,成了段祺瑞的学生。是年,吴氏已28岁,属大龄学生;段氏37岁,乃军界中坚。两个未来将影响中国政局走向的军人自兹结缘。
 
  数年后,段校长已贵为大清国主力部队陆军第三镇统制官(师长),而吴学生还只是北洋督练公所参谋处的小官佐。不过,吴佩孚此间的经历却让人刮目———在日俄战争期间,他奉派参加了山东芝罘岛(今烟台市)的日本军事情报小组,赴东北侦察时,被俄军俘虏,差一点给毙了。幸亏他跳下火车逃跑,才捡回一条命。
 
  一年后,段师长签署命令提拔了一批中级军官,吴佩孚也在其列,晋升为直接带兵的管带(营长)。虽说当了管带,但中间还隔着一堆协统(旅长)和标统(团长),吴营长够不上段师长。
 
  至民国元年(1912年),段祺瑞已是全国头号军人———排名第一的陆军上将、内阁陆军部总长,而吴佩孚则刚刚被陆军第三师师长曹锟保荐为炮兵团团长。
 
  让吴氏入老段法眼并使其在全国军界声誉鹊起的,是他在讨伐张勋复辟中的锐不可当。民国六年(1917年)7月,“辫帅”张勋在京拥兵复辟,下野的前总理段祺瑞在天津奋起组织“讨逆军”并自任总司令,驻军保定的曹锟通电响应,被段总司令委为西路讨逆军司令,曹师长命吴佩孚担当西路先锋。吴氏精心谋划,一马当先,从丰台一口气杀进天坛,击溃了“辫子军”3000余人,而张勋带到北京来的“辫子军”总共才4300来人。
 
  此役,吴佩孚为中华民国立下了赫赫战功。
 
  部将与总理
 
  一战成名的吴佩孚,成为北洋军中的一员骁将,其所统辖的部队自然也是复任总理的老段所依恃的劲旅。
 
  段总理下令:袁氏已死,以反对帝制为名义的西南各省独立务须取消。但中央政府的号召却遭到西南割据政权的反对。曹锟奉命挥师南下,其急先锋,又是吴佩孚。那会儿的吴氏,是何等的威风!率北洋大军出直隶,下河南,过湖北,至湖南,势如破竹,所向无敌。老段喜出望外:只要这位学生一声令下,他的军纪严明、士气正盛的大军即可抵定三湘进而荡平粤桂两省,而北京政府“武力统一”的梦想则指日可待。
 
  然而,吴佩孚却突然按兵不动了,他开始与占领区的军政首领及士绅终日饮酒赋诗,不再言战!段总理急得亲往前线劳军,除批准晋升吴佩孚为第三师中将师长外(曹锟已晋为直鲁豫巡阅使),还授予其“孚威将军”的殊荣,以励其一鼓作气扫平两广,统一中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