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最得意的爱情

时间:2015-11-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安若彬 点击:
最得意的爱情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过年。
 
  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的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他们已经有三个年头没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邮寄过来,一次一个样,她看着照片,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每到这时,他就安慰她说,今年春节一定回去。
 
  临行前,他给她买了身新衣裳,大红的羽绒服,把她打扮得像个待嫁的新娘。两个人开着货车,欢天喜地上了路。
 
  广播里不停地说,南方地区遭遇了罕见的暴雪,他隐隐有些担忧,不过担忧很快就被回家的喜悦和兴奋冲淡了。“好不容易才回去一趟,天公不至于那样不作美吧?”他在心里安慰自己。然而,之前那隐隐担忧被证实了—车刚进安徽,就从高速公路上被赶了下来—–因为暴雪,高速公路全线封闭。他们艰难前行,拐上国道,却发现前面的车已经排起了长龙。他下车打听情况,心也随之沉下来——前面有些车辆甚至已经在原地等了三天三夜。
 
  她说,小时候曾跟父亲开三轮车到这里卖过菜,知道附近有一条老山路,可以走出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他喜出望外,赶快要她指路,接着便退出了国道,顺着她指的方向出发了。
 
  一路上还算顺利,但傍晚时分,天空中再一次飘起了雪花,而且越下越大。他的车沿着山路艰难前行,忽然,“砰”的一声,车子陷入一个塌方的坑里。夜色已经很沉,他下车查看情况,却一脚踩空,重重地摔了出去,再想起来,只感到右脚钻心地痛。他知道,一定是扭伤脚了。她下车扶他,想打电话求救,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漫天风雪里,她抱着他,急得直哭。
 
  两个人跌跌撞撞回到车里,开始等待。那一夜过得很艰难,他们头靠着头,把所有的衣服都取出来裹在身上。终于,天一点点地亮起来。
 
  车窗外依旧寒风凛冽,他看着自己肿得老高的脚,对她说:你出去找救援吧,这里还有4个烧饼,你拿两个,给我留两个。
 
  她含泪望着他,心里虽然不舍,但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于是裹紧身上的羽绒服含着眼泪上路了。
 
  四周一片苍茫寂静,她不知道自己走出了多远。越往前走就越绝望,她的眉毛和头发上挂满冰碴,脸在寒风中越来越硬,还传来一阵阵疼痛……中午时分,她饥饿难耐,啃起了硬邦邦的烧饼。当她发现自己上午走过的脚印已经快要被新雪覆盖时,心里一阵恐慌,觉得逃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傍晚时分,前来修复通电线路的工人发现了伏在雪中的一抹枣红—–他给她买的新羽绒服派上了用场,那艳丽的经色在关键时刻区分了她和四周的白雪,她获救了。经过艰难地搜索,两天后,救援人员终于找到了那辆几乎已经被白雪覆盖的货车。男人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他在车里虽然没有受冻,却已经三天没有进食,身体很虚弱。出院后,他和她因为在大雪中演绎了九死一生的雪中逃生奇迹,被邀为嘉宾,坐在了抗击暴风雪的电视节目现场。
 
  主持人问他:“你不是有两个烧饭吗,为什么三天都没有吃东西?”
 
  他脸上带着一抹腼腆,对主持人说:“以我多年的行车经验,那种情况下我们获救的希望微乎其微。我扭伤了脚不能动弹,说是让她去找救援,其实是让她自寻活路。车里一共就只有两个烧饭,我的那两个,是用布兜裹着扑克盒,骗她的,我就怕她走得不放心……”
 
  她眼眶红了,哽咽起来,台下的观众也跟着哽咽了。
 
  主持人转过头问她:平时对他的感觉怎样?
 
  她抹着眼泪,努力地微笑,说:“平时只觉得他窝囊、没用,是小男人,但他心眼好,忠厚老实。”
 
  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主持人又要求他说出一个他们的生活细节。说要拿他的资料去参加“抗击暴风雪勇敢男人”的评选。他着实拘谨了一阵,看着身边的妻子说: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冬天,我们住的筒子楼前的下水道突然坏了,工人维修挖了坑,没有及时填上,我怕你晚上加班回来会出事,打你的手机也不通。所以我就一直在门外的街上等你。你平时走正门,但我担心你那天恰好走侧门,所以我从正门跑到侧门,又从侧门回到正门……你遇到我的时候,我说我刚出来接你,实际上,我已经转悠了三个小时……
 
  这一次,她有哭,伸出双臂抱住了他。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是多么幸福:大难临头时,有英雄牵住你纤细的手;平凡的日子里,有一个诚惶诚恐的男子,捧住你柔弱的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