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偷、车夫和老头

时间:2014-03-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萧红 点击:
萧红散文集(在线阅读) > 小偷、车夫和老头

  木柈车在石路上发着隆隆的重响。出了木柈场,这满车的木柈使老马拉得吃力了!但不能满足我,大木柈堆对于这一车木柈,真象在牛背上拔了一根毛,我好象嫌这柈子太少。“丢了两块木柈哩!小偷来抢的,没看见?要好好看着,小偷常偷柈子……十块八块木柈也能丢。”
  我被车夫提醒了!觉得一块木柈也不该丢,木柈对我才恢复了它的重要性。小偷眼睛发着光又来抢时,车夫在招呼我们:
  “来了啊!又来啦!”
  郎华招呼一声,那竖着头发的人跑了!
  “这些东西顶没有脸,拉两块就得啦吧!贪多不厌,把这一车都送给你好不好?……”打着鞭子的车夫,反复地在说那个小偷的坏话,说他贪多不厌。
  在院心把木柈一块块推下车来,那还没有推完,车夫就不再动手了!把车钱给了他,他才说:“先生,这两块给我吧!拉家去好烘火,孩子小,屋子又冷。”
  “好吧!你拉走吧!”我看一看那是五块顶大的他留在车上。
  这时候他又弯下腰,去弄一些碎的,把一些木皮扬上车去,而后拉起马来走了。但他对他自己并没说贪多不厌,别的坏话也没说,跑出大门道去了。
  只要有木柈车进院,铁门栏外就有人向院里看着问:“柈子拉(锯)不拉?”
  那些人带着锯,有两个老头也扒着门扇。
  这些柈子就讲妥归两个老头来锯,老头有了工作在眼前,才对那个伙伴说:“吃点么?”
  我去买给他们面包吃。
  柈子拉完又送到柈子房去。整个下午我不能安定下来,好象我从未见过木柈,木柈给我这样的大欢喜,使我坐也坐不定,一会跑出去看看。最后老头子把院子扫得干干净净的了!这时候,我给他工钱。
  我先用碎木皮来烘着火。夜晚在三月里也是冷一点,玻璃窗上挂着蒸气。没有点灯,炉火颗颗星星地发着爆炸,炉门打开着,火光照红我的脸,我感到例外的安宁。
  我又到窗外去拾木皮,我吃惊了!老头子的斧子和锯都背好在肩上,另一个背着架柈子的木架,可是他们还没有走。这许多的时候,为什么不走呢?
  “太太,多给了钱啦?”
  “怎么多给的!不多,七角五分不是吗?”
  “太太,吃面包钱没有扣去!”那几角工钱,老头子并没放入衣袋,仍呈在他的手上,他借着离得很远的门灯在考察钱数。
  我说:“吃面包不要钱,拿着走吧!”
  “谢谢,太太。”感恩似的,他们转过身走去了,觉得吃面包是我的恩情。
  我愧得立刻心上烧起来,望着那两个背影停了好久,羞恨的眼泪就要流出来。已经是祖父的年纪了,吃块面包还要感恩吗?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