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远山有灯

时间:2014-03-05来源:《私房书》 作者:简媜 点击:

  黄昏早早降临,我所能眺望的天空一派泼墨。最后一只野雀衔走小粟飞回它的巢,我捻亮案头的灯,灯笠轻轻晃起来,终于停止。不记得风怎么来去的,好像流失的光影也是如此。远山有些亮光,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日复一日捻亮灯,他的心情也随着夜色与灯影摇曳吗?他知道哪些灯影穿越时空映入半山上小屋时,变成我最钟爱的风景吗?那么,我的案头灯又是谁人眼中的风景?

  海浪研洗过的沙滩,应该有人去走字;雪花覆盖的野地,应该有鸿爪钤印;漠漠水田,应该有鹭鸶照镜;一远平铺的苔草,应该有人去点墨。这样,天地才不会寂寞。

  返乡的火车什么时候开?我的行李已经准备好。这样的阴天想要回我心爱的宜兰,二十八个山洞,一片汪洋,不知道左脚还是右脚先沾染乡土。

  若有人叛逆社会,其实是在背叛社会化至深的某一部分自己,人与人无仇,与自己的仇才不共戴天。

  烟,真美。古人焚香净神,确有高妙之举。观烟,可以思索动静相偕、虚实互动、炎凉轮转之理,及苍天与玄黄参有的过程。中国人谈中庸,不无深意。唯有中庸才宽纳万物万事,使其相生不息。如此说来,这思想不是落伍(落伍者,今是昨非之义,难免以偏概全),中庸思想落实于每个时代,其规则、条例或有不同,也理应不同;而顺物之至、秉事之情促进生息和谐的本旨,却是不易的。

  今天的天空是手染青布,鎏云精雕细琢。我想成为风的一部分,向青天泼釉。

  太阳从天空向我洒絮,案头一片水光浮影,照得笠叶、印石与炉烟都透亮起来。每当我感觉自然界步履轻盈地行进时,常想静静独坐,什么也不想,任凭心中的经卷被风翻起,字句铿锵一地。

  上辈子是不是个偷米的人?为什么这辈子要以字还粮?

  今天非常长,很多街道、行人交错成恍惚的梦。终于我回到自己的青苔路,雨下过了,今日的太阳正在驾马。我是最早响起的銮铃。

顶一下
(30)
62.5%
踩一下
(18)
37.5%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