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手工业者的职业病

时间:2013-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倾城 点击:

倾城十年·芙蓉锦(全文在线阅读) > 手工业者的职业病

  这所有的痛,
  就是要交的饭票之一。
  这几天,多写了几个字,右手腕就一阵阵不舒服起来,酸、麻、胀痛,那种掣肘的无力感很难受。我几乎是愤怒地想:我用两只手打电脑,为什么只有一只手疼?简直是为了呼应我的愤怒,我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很快就牵牵拉拉提不起来,一伸一屈间,生理感觉是指缝间生了鸭子的蹼,牵一发动全身的沉重。
  ——求求你,腱鞘炎,不要来,等我写完这些稿子再说。
  教科书上是这样说的:腱鞘炎多发于半机械化产业工人、体育工作者、戏剧和杂技演员、伏案工作者及家庭妇女,是手工业者的职业病。
  还有腰椎病、颈椎病、肩周炎……大概都是。常常地,在电脑前一坐十五小时,腰痛得直不起来,我心想我这么胖,胖得都没腰了,腰竟还会痛;而肩背紧张,我不能洋派地耸肩,我会听见自己关节的咯咯吱吱;两只手臂都是软的,我去超市想挑一只柚,正拎在手里掂分量,忽然一阵软弱袭击我,柚脱了手,轰轰烈烈满地滚……胆战心惊去拍过片子,医生说看不出骨头的明显变形,只有轻微的骨质增生——也许补钙补多了?随即收起笑容警告我,骨头一旦变形就变不回来了。而我,还这么年轻。
  有朋友慷慨悲歌道:“我把腰写断了,我自己医。”而我该向谁带怨含嗔地说“我为你,落下了一身的病”?我从来不敢说文学选择了我,我不是詹姆士一世的钦定本,反而是我五体投地,选择了文学。“我自愿的。”这一句经典台词,是所有创作者胸口的红字,与天地抗衡。
  在*,小妹帮我按摩,手一搁上我的肩背,就问:“你是做电脑工作的吧?”我正想叹苦情,却从大镜子里看见,隔壁有个洗头小妹,正皱着眉,在一下一下用力甩手,满脸痛楚。她们为客人按摩,一捏就是四十五分钟。我只付出十元钱,到她们手里的才有多少?在辛苦之前妄谈辛苦,太轻浮,我只说:“啊,可能上网聊天比较多。”很想很想对甩手的小妹说:用热水袋敷一下,会舒服一点。我已经久病成医。
  因此不抱怨,我谢谢祖师爷赏了我饭吃,但这饭不是免费的,我怎能不付代价呢?想中五百万大奖也得先买一张两元钱的彩票呀。我必得不断地写,这所有的痛,就是我交的饭票之一。
  这么痛,或许我还是写不出什么来,但没有值得不值得。写作这件事,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大奖获得者与血本无归者,付出的,是同一个两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