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留痕

时间:2013-10-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倾城 点击:

倾城十年·芙蓉锦(全文在线阅读) > 留痕


  一直以为心是烧过的灰烬,早已尘埃落定,
  可是当滚烫的泪水洗去一层尘埃,又洗去一层血渍,
  那竟还是颗活鲜鲜、亮莹莹、温温热热的心。
  那份成长中的勃勃生气,
  将少年的青春刻画得无比清晰。

  少年时的他,狂热地爱着摄影,想用一架照相机追猎世界的美丽。当年岁渐长,那些千辛万苦拍来的照片大都散失。而惟一存留下来的,他也没有想到,竟会是一帧自己的裸*照。
  其实那个下午,一如他少年时代的每个下午,阳光无忧,却只因朋友一个诡秘的眼神,一切就都改变了。紧垂的窗帘营造出深黑的夜,他们小心翼翼地翻开第一页,顿时,所有的呼吸都屏住了——那,是一本人体摄影集。
  海滨狂野的风里披散长发的少女,线条如狮、肌肉贲张的壮硕男子,身体隐秘处的重重阴影,细腻光线中朦胧如诗的肌肤。暗旧脆薄的画页一张张掀过去,他们抬头互望,看见对方眼中有与自己一般的呼喊,那应该是每一个爱上摄影的人都不能抗拒的诱惑吧。
  此时尚是八十年代初,人体模特儿还是珍稀动物,何况又只是一群少年,他们惟一的摄影对象,只能是他们自己。
  那晚吃饭的时候,他心事重重,那样的时代,那样的年龄,性和发育仿佛都是一件至为羞耻的事,他甚至从来没有仔细地看过一次自己的身体,而现在,他竟已经真的以裸裎面对过镜头的眼睛。衣袋里的照片,隔着衣服,滚烫地烙他,他想他做了一件傻事——不,他犯了罪。
  深夜,他偷偷拧开煤气炉,刚把照片凑上去,灯“啪”地亮了,背后传来父亲惺忪的声音:“你在干什么?”他想把照片藏起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父亲的眼睛立刻就瞪大了,左手慢慢握成了拳,手背上的青筋全暴了起来。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如此大怒,情不自禁地一护头,而拳头却迟迟没有落下来。他从指缝间偷看,父亲还在看着那张照片,同时,一种他所不明白的东西,缓缓涌上父亲的脸颊。
  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却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父亲转身走了,什么也没说。他心惊肉跳地等着父亲秋后算账,父亲却绝口不提。他当然更不会问,慢慢地,也就忘了。
  青春岁月的梦想与青春岁月一起过去。千篇一律的成长日子后,他长成一个最普通的男人,摄影早就放弃了,偶尔在聚会的时候拍一两张集体照,大家都说好,也只是大家都说好。
  那也是一个星期六,阳光晴灿,他帮父母清理壁橱,抽屉里“啪”地掉出一张照片来,远远看去,画面上是一个白色的东西,他俯身拾起来,顿时,他的呼吸完全停止了。他看见了自己。
  那当然应该是他,他还记得自己在镜头前的惊惧恐慌,然而他看到的,却分明是一个陌生的少年,以奔跑的侧身面对着他,似乎刚大步冲进镜头,又好像在疾速地逃离,神情警觉,姿态却是如此狂放。初初发育的身体,是羞怯的,却饱含了生命的激情,那份成长中的勃勃生气,将少年的青春刻画得无比清晰。因为当初的仓促和时间的流逝,整个画面是暗黑的,惟有一束自由的光投在他身上,将他的全身镀上一层金边,仿佛他才是惟一的光源。
  三十余岁,他仍然是一个英俊的男人,然而此时面对着自己十八岁时几近完美的胴体,他却深深震憾于青春的不可追回和不可比拟。
  这一瞬间,他恍然触摸到父亲当年的心情。是什么使得父亲放下了暴怒的拳头?是不是因为想起了他自己也曾有过的、这般夺目的青春?而他又明确地知道,终有一天,今天这个惹事生非的儿子也会长大,做人家的丈夫、人家的父亲,渐渐地老去,永远的忘掉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再没有人会比父母更渴望留住儿女的年少,而面对时间的匆匆无情,父亲惟一能做的,就是用这一张小小的照片,为儿子的青春留下永远的痕迹。
  已经做了父亲的他,此刻终于缓缓掉下泪来。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