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束修

时间:2013-04-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毕淑敏 点击:
毕淑敏散文集(在线阅读) >  束修        


    倪正有个朋友在公安局,常从倪正的摊上混双小孩鞋。时间长了不过意,说:“我们那儿有电脑,你不想查查以前认识的谁谁,现今在哪?”      
     倪正没什么可查的人。该有联系的,搬哪去也知道下落。该没缘份的,把名字地址写小本上也白搭。突然,一个名字像氢气球似地从记忆的深海浮了出来,塞在他的喉咙口。      
     别!还是别打听她!      
     倪正把这触目的红气球强压进心底。可是从此他不得安宁。终于有一人,他去找朋友说:“帮我打听打听汪学勤吧!”      
     “女的?”      
     “女的。”      
     “以前是干什么的?”      
     “小学老师。”      
     “30多岁?”朋友颇有深意地歪着头。      
     “对,30多岁。”倪正眼前出现了一位端庄的女人,穿敞领很大的制服,好像那是两片葵叶托者她的脸庞。      
     “明天听信吧!”      
     “哎,错了错了!”倪正两手一拍,清脆地如同塑料鞋底击在一起。“那时候30多岁,现在25年过去了,该是靠60的人了!”      
     小时候教过你的老师,在学生眼睛里,似乎永远年轻。      
     朋友把地址送了来。倪正小学五六年级时的班主任汪学勤,现已退休,住在郊外的卫星城。      
     倪正给小学时的中队长,现在的女记者姚小蒙打电话,约她一块去看汪老师。他不愿单独去见老师。“下课后你单独到我这儿来一下。”对所有的孩子,这一句话都具有持久的威慑力。      
     “你怎么突然想起扎她来了?”      
     “不是突然。这么多年,我其实一直想找她,只不过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咱们再约上乔一水吧!她现在是医生,主治医师。当初是咱们三个人。现在也许是咱们三个。”女记者说。      
     倪正用的是公用电话,已经有两三个排在他后面,像准备玩老鹰抓小(又鸟)的游戏。“由你安排吧!我是自由职业者,随叫随到。”他预备搁下话筒。      
     “你是发起人,怎么反倒成了我召集?”女记者骇怪地叫起来。      
     “别忘了,你是中队长,而我不过是个普通队员。”倪正觉得这理由天经地义。      
     “那乔一水还是大队长呢!”姚小蒙很愿意延长这种谈话,它使人觉得年      
     倪正回到家,修了胡子刮了脸,又叫老婆预备了一套西服。最后把这几天的晚报重新后了一遍(他没订别的报),把国家大事说了说,预备那个女老师提问。想了想,再没什么可准备的了,便安安静静地开始等通知。      
     天下雪了,倪正的雪地靴卖得挺快。他突然用余光瞟到两位气派不凡的女士站在一旁,虽没看清脸,也立刻停止了同顾客的讨价还价。他得让小学同学记忆中那个诚实厚道的小男孩永远活着。      
     真是她俩!姚小蒙穿一身大红色太空棉防寒服,喜庆得如同一根笔直的二踢脚。乔一水脸色苍白,从头发梢卫往外沁着药气。      
     “刚下夜班。”乔一水轻敲着自己的太阳穴。明亮而聪慧的眼睛,在太阳穴的内侧,宁静地注视着倪正。      
     瞎!大队长就是大队长!这一眼,就让倪正回到了当年俯首听命的位置上。      
     “我同汪老师联系上了。她在家养病,随时欢迎咱们去。”姚小蒙面向乔一水说。      
     “我回去换套衣服。”倪正也向乔一水说。      
     “不必了。去看老师,又不是当新郎倌!你当年拖着两筒鼻涕,汪老师也没嫌弃过你啊!”      
     假如是别的女人这样说倪正,倪正会火的。但乔一水从小就是这样对倪正讲话,反倒亲切。      
     “既然是去看病人,空手不好。”姚小蒙说。      
     倪正本来想说从自己摊上拿两双鞋吧。有一种适合老年人穿的棉鞋,脚踩进去就像陷进面包里,暖和极了。又一想,从自己摊上拿,显不出贵重。就是她们终于决定要送同样的鞋,也一块到国营商店去买。      
顶一下
(5)
71.4%
踩一下
(2)
28.6%
------分隔线----------------------------
栏目列表